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五十九章 喜遇良将房松澜

水晶之蓝 收藏 2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20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因为是51团初到当地,第一次开会陆少郡要亲自前去军区,军区司令和政委也召集来各路部队指挥官齐聚一堂,大家彼此也算认识一下熟识了起来,军区政委说得好,

“日后打仗还要依靠各部密切配合联手拒敌呢!”

随后司令员为众人介绍了军区周边日军的态势。

各部队指挥官们对当前局势有了清醒的认识,会议也就该收尾了,在其他一些指挥官还要在军区逗留些时日的时候,陆少郡会议结束就辞别司令员和政委,掣马赶回部队。

临走,司令员送他一份已绘制好的当地地图……

陆少郡带着几个警卫员穿插一道曲折的山涧而过,谷涧两旁山势连绵起伏、峰峦雄伟直上云霄,陆少郡见这里山清水秀,树木葱郁,而且花香鸟鸣,涧水叮咚汩汩而流,不禁大为心生喜欢,于是驻马而停,环望四周,

“真乃闲云野鹤的栖息之地!多似家乡的山水啊!他日投鞭解甲,真想有此安居之所,颐养天年,此生亦无大憾矣!”陆少郡不禁心生感叹,悄语独言。

这时王小柱靠过来,陆少郡就对他说,

“柱子,你看这里多像我们家乡啊!”

王小柱也对这里如痴如醉,毕竟最自然的美景总是最摄人心魄,王小柱说,

“团长,您想家了吧?!”

陆少郡一笑,沉吟半晌,

“说不想那是假话,想归想,可我现在不能回去,日本人还没有除尽,让我怎么回家面对母亲呢?

柱子,打开地图,我想知道这座山有名字么?”

王小柱利索地从背上的防水筒里抽出地图,两人伸手各执一边小心展开,陆少郡的手指在图上移动,最终锁定了他们的位置,

“卧虎峰!”

身后的另两名警卫员听团长这么一说旋即回过神来,

“卧虎峰?!”

陆少郡长吐一口气,

“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有卧虎呢?”边说边卷起地图,交与王小柱小心收好。

就在几人扬起马鞭意欲继续赶路时,一声清脆的枪响突然回荡在山涧里,几个随身警卫员赶紧持枪机警地将陆少郡牢牢护在中间,紧紧盯住四周。

虽回音模糊,但陆少郡嗅出了些味道,“三八式步枪?日本人?”

正疑惑间,一头野猪嗷地一声叫从前方灌木丛里钻出来,直冲几匹战马,51团骑兵训出的战马已经处变不惊,依旧牢牢屹立不乱阵脚,只有一匹马奋蹄扬起像是要警告踏踩冲上前来的野猪,因为没有团长的命令,警卫员将有些不驯的战马收住按下。

陆少郡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地瞧着这头奔他而来送死的野猪。

突然,他飞速从枪套里拔出手枪以令人眼花缭乱地速度顶弹上膛同时出手抬枪就射,砰砰砰连发三弹,刚才还在发飙狂奔的野猪顿时被击中三枪,栽在地上不再无动弹,于是片刻之后山谷又恢复了平静。

陆少郡从人马静息到闪速出枪射击得手,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当中枪的野猪还在挣扎着嚎叫时,他已经快速装枪入套,而驾下的战马从前至后一直岿然不动,像生铁铸定的一般……

警卫员们心里连连惊叹团长不见踪影的动作和迅捷精准的枪法!

这时,察觉出危险的陆少郡朝树丛里马鞭一指,

“谁?!出来!”

一个警卫马上用身体挡住那个方向,护住陆少郡,这时,从树丛里钻出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支三八式步枪,看来刚才就是他放的枪了,陆少郡示意士兵们放下枪,退到一边。

陆少郡打量着这个人,见其气宇轩昂,举止豪放不俗,眉宇间蓄藏英气,心有顿时几分判断:这个人如若有才,可与副团长杨耀骏、参谋长祁文良之能比翼齐肩,不相上下了……

陆少郡问到,“你是做什么的呢?!”

年轻人见这位看起来有些秀气的马上军官温文儒雅,一脸善相,也无多少担虑,

“我是这山里的人家,你们是路过这里吗?”

陆少郡见他语措不惊不慌,此时心里已有几分肯定,

“刚才是你开的枪吗?”他不理睬这个年轻人刚才的问题。

“是我开的!”年轻人举起手里的枪,示意地晃晃。

陆少郡回身看看他的士兵,冲年轻人笑笑,

“你的枪好像打飞了!你的猎物撞到了我的马前!”

年轻人不说话,转身返回树丛,不久即见他身扛一头足足近两百斤的野猪出来,而且面不改色,几个士兵惊叹起来。

年轻人走到陆少郡马前,把大头的野猪用力掼在地上,

“我发现两头野猪,打中一头,正追着另一头,就看见你们了!”

陆少郡旋即下马,看着年轻人,

“你叫什么名字?!”

“房松澜。”年轻人不卑不亢。

“松澜,今天太晚,我们几个回不去了,能到你家借宿一宿吗?!”陆少郡率真地问。

叫房松澜的年轻人看着陆少郡眼里坦诚的目光,很爽快地答应下来,于是陆少郡让士兵驮上他刚才打死的野猪,自己下马步行,跟随房松澜边走边说话,两人似乎相见恨晚,越谈越兴致勃勃,当然,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

交谈中,陆少郡发觉房松澜谈吐文雅,思维敏捷,这个人不但有力拔泰山之勇,好像更具博览群书之浩瀚学识,身怀胆略、勇气、胸谋、心智,此人文韬武略,可堪大用。

走到房松澜的家,陆少郡举目四望,在这山岭之中,房松澜的家并无普通山民之居的简陋,庭院虽是山石松木筑垒,却显肃正大气。

房松澜推开屋门,让进陆少郡一行人。刚刚进去,陆少郡发现屋中正位摆放着一具新上的牌位,陆少郡愕然,随即肃然,躬身行礼,几位随行士兵也毕恭毕敬,效随团长。

房松澜很感激,

“家父前不久刚刚逝去安葬,多谢几位如此顾及礼节,松澜答谢各位。”

说罢对陆少郡几人深深鞠躬作揖,陆少郡上前扶起他,

“松澜,忠孝乃我华夏之民推行的为人之本,古而不老,入乡随俗,客随主便也是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应尽的礼节,你就不必如此过谦了。”

见屋内一角堆有几排古今书籍兵册,陆少郡先前心中疑惑顿时明晰几分,而且,更为醒目的,是书柜旁边的一排枪支,足足有好几杆,全是日军的步枪。

房松澜说,

“家父和我本居住在山外的县城,因为日本人到处横行霸道,我们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我本有意从军,打这些东洋人,只是我家中已无亲故,家父又一向身体不好,虽家父脾性倔强坚持让我从军不必顾及他,可他身边毕竟无人照料,让我怎么能放得下心呢,就带他到这卧虎峰躲起来,过了一段平稳日子,有次一队日本人钻进了这山涧,被我当捕猎禽兽给猎杀了,这就是他们的枪……”

陆少郡微微颔首,看着他,

“松澜,令尊既已入土为安,你能随我离开这里吗?”

“你们是……”房松澜有些踌躇,不敢大意。

“我们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这是我们51团团长!”旁边一个士兵寥寥数语,说话雷厉风行简单干练。

房松澜见这一个士兵尚且如此,可足见他们这支部队的作风。

陆少郡说,

“松澜,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叫我陆少郡就可以了,愿意跟我走吗?!”

房松澜有些犹豫,看看四周,恋恋不舍,

“我本想为家父再守丧一些时日……”

陆少郡毫不客气打断他,

“当今国家受苦受难,百姓水深火热,生不如死,你一人固然自可尽孝,可放眼天下,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人家被日军连老带小残忍屠杀掉,对令尊你是尽了自己的孝道,可对我泱泱华夏众多天下子民呢?!国为父,民为母,强我国民,这才是最大的忠孝!假若人人守此小节,这天下地上对我华夏黎民百姓的最大的忠孝谁来尽呢?!”

陆少郡义正言辞,他接着说,

“我国民百姓本应人人以此忠孝为最大职责,死不足惜!为我华夏,为我民族,人人当忠肝义胆!可当今国破民弱,能以死抵抗外寇强敌者有几?!既然你我有番报国心志,愿撒一腔热血,为什么还要顾此失彼呢?!”

房松澜经陆少郡一番开导,顿心意已决,

“陆团长真知灼见,如此深明大义,让我汗颜羞愧!此番话真如醍醐灌顶,让小弟茅塞顿开!松澜愿追随陆团长,誓死不离左右,甘愿粉身碎骨听候陆团长阵前驱使!”

说毕房松澜双手抱拳对陆少郡颔首垂腰行礼,被陆少郡接住,拍拍他的肩,

“好!你我已是自家兄弟!我们部队不兴这个,松澜,我们明天就走,今晚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

当晚,几人在卧虎峰山下,露天里以山中的松木架上柴堆燃起篝火,以打来的猎味作食,放声言笑,大吃畅谈了一晚!

……

陆少郡带着房松澜回到51团,见过副团长杨耀骏和参谋长祁文良,之后陆少郡塞给房松澜一杆步枪,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51团一员士兵!归属我53营建制,你愿意吗?!”

房松澜毫不在乎地接过来,“团长,只要能打日本人,在哪儿都一样,我服从命令!”

53营营长带走房松澜后,副团长、参谋长、副参谋长都靠过来,陆少郡对他们说,

“我必须把他放到部队,我想看一看他到底有多少的本事,也许他不适合当一个士兵,但他必须学会历练,他必须立下战功!告诉53营长,安排下去,让房松澜尽快熟悉八路军传统和我们的部队作战纪律,

耀骏,文良,如果不出意外,此人日后就是你们两位的得力助手了,尤其是文良,他还要进你的参谋部协助于你,你要准备好带一带他了……”

……

然而,就在陆少郡霍霍磨刀砺斧时,一个巨大的意外发生了,这个意外,直接促成了51团警卫营比还在待编的55营战斗部队“早产”,也由此,导致日后无人再敢对这支天不怕地不怕的部队随意擅自动粗,尤其是那些“自己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