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头将尾 第 一 章 (1、2)

刘国斌 收藏 16 1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


1

不祥的预感像一朵云彩莫名其妙地飘荡在尚武的脑海里,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随即,尚武察觉到有一股浓烈的硝烟扑面而至。他下意识地翕动一下鼻翼,轻易地分辨出那是重机枪子弹集射的火药味。

快了……尚武在心里默默地说。紧张了?不可能……他立即否定了转瞬既逝的念头。当兵五年,自己在训练场上称得是身经百战,不存在临阵怯战的问题。兴奋了?有一点儿……这毕竟是向集团军首长汇报,但他又很快否定了这一念头:军区的比赛都参加过,眼前的表演只能算小菜一碟。

静卧在单兵掩体里的尚武,二十五、六岁,身着迷彩训练服,佩戴士官肩章,显得精明、干练。此刻,他尽量地稳定着自己的情绪。他知道,无须再去重复“晴空霹雳”的动作要领,那已练了千百次,万无一失。

但他不明白,自己不祥的预感缘自何处。别胡思乱想了……尚武做了一个深呼吸,抬眼朝前方狠狠地扫了一遍。

天已黄昏,集团军标准化靶场主席台上方挂着的横幅标语,仍清晰可辨:集团军骨干集训队汇报表演。而在主席台正前方三百米开外的半空中,则飘着两组气球,每组由两个串在一起。

行进间的班射击在向纵深拓展,一发发曳光弹拖着美丽的弧线射向靶标。子弹击中之处,引爆蓝色的彩烟,显示弹着点。

主席台上,一位将军和十几名大校为战士们高超的技艺鼓掌。

“嘟嘟……”随着指挥官的小喇叭急促的号令声,单兵跨越堑壕射击开始。

尚武清楚,轮到自己表演了。只见他臂挎微型冲锋枪,手握一根竹杆,从掩体中跃出,敏捷地沿开进路线奔跑。

冲刺不远,一条五、六米宽的堑壕横在前面。只见尚武凭借奔跑的惯性,伸出竹杆插入壕底,身体随着腾飞而起——滞空的一瞬间,枪响了:“叭……”

但见那两组气球被击中,散落下两条巨型标语:

“首战必胜没有别人:我。”

“末位淘汰只有一个:你。”

“哗……”观礼台上掌声一片,为尚武赞不绝口。

那位将军和大校们议论纷纷:

“这是‘晴空霹雳!’”

“厉害,这个小伙子是哪个单位的?”

“装甲旅的神枪手尚武!”

“‘晴空霹雳’这一手绝技,自从一九六四年全军大比武上李希元创造后,再也没听说过有人玩了……”

观礼席上,装甲旅的大校旅长郭宝刚用力鼓掌,为自己的战士感到自豪。

“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呀!”有个大校与郭宝刚搭话:“老郭,你能不能发扬点风格,把尚武让给我当排长——不,我让他直接当副连长!”

“不行……不行不行……”郭宝刚含笑摇头:“总而呀,你就是拿一个现成的副连长换尚武,我也不干……”

“你还是当连长时候的那个臭毛病,”大校失望地:“什么总而总而地,那叫总而言之。”

那位将军张副军长笑着说:“就是简化,起码也该简化成‘总之’呀……”

“哈哈……”郭宝刚和众人都笑了。

张副军长又道:“老郭,外国军事观摩团到你们旅参观的事,准备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郭宝刚回答首长的话。突然,他似受到启发,想起什么。随即,脸上又阴晴难辨……

“嘟嘟……”又是几声小喇叭的号令。尚武随着一列表演完毕的战士们整队小结,他的脸上,仍旧愁容不减。

“晴空霹雳”的顺利完成,并未给尚武些许快慰,那分驱之不去的不祥预感,仍然在心头缭绕。

2

集训队院内的一块黑板上,用粉笔写道:“记住: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墙外的操场上,矗立醒目的标语牌:“铸军魂,谋打赢。”“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一辆军用丰田大吉普驶进院,随后听到有人喊:“尚武,有位大校首长找你……”

很快,尚武跑向吉普车。一身军装的尚武,英俊的脸上露出刚毅,标准的姿态上透出机敏。

“报告首长,尚武报到……”见到对方,尚武脸露差异:“郭旅长,是您找我?”

郭宝刚故作严肃:“我就不能找你?”

尚武笑了:“首长,您可别吓唬我!”

郭宝刚爱怜地:“可能还真要吓你一跳……”

尚武镇定地:“首长,请指示。”

郭宝刚先打外围战:“欧洲军事观摩团要来咱们旅参观,点名要看你们三排表演。”

尚武称赞道:“好,向国际同行展示神枪手三排的雄风!”

郭宝刚开始渗透:“你们排长上军校三个多月了吧?”

“是。”尚武道:“八班长蔡云竹在代理排长!”

郭宝刚迂回:“我知道蔡云竹在代理排长,问题是……”

尚武不明就里:“怎么,他出事了?”

“你能不能往好地方想,出事?一个战士,能出什么事?”

“那你提他干啥?”

“总而呀,”郭宝刚还在措词:“给欧洲军事观摩团表演,他好像还缺一点什么。”

不祥的预感再一次冲击尚武的大脑,他下意识地说:“首长,您的意思……”

郭宝刚亮出底牌:“我想……让你回去代理排长!”

尚武意外地:“我……我……还是回去代理排长?”

郭宝刚松了口气:“有了你这个尖子,我才放心哪!”

尚武找借口:“这……这不是凑尖子吗?”

郭宝刚反问:“怎么是凑尖子?你本来就是一连三排的人吗,这可不能算弄虚作假……”

尚武仍在寻找托词:“集训队集训半年多了,还有五个月时间……这个时候……”

郭宝刚宽慰道:“军事观摩团一走,你回来继续学习。”

尚武留恋地看着训练场,一时转不过弯子。

郭宝刚道出实底:“我已经跟集团军张副军长请示过,不会耽误你从预提排长集训队直接提干的。”

尚武的心绪这才好转。

郭宝刚理解地:“观摩准备也就半个月,啥也不影响。”

尚武放心了:“首长,明天单元考核,考完我就回去,行吗?”

郭宝刚看看吉普车,脸上露出本想把尚武直接带回去的意思。

尚武仍在争取:“首长,我总得收拾收拾东西。再说,也得跟家里爸爸妈妈打个招呼哇!”

“打招呼好办,”郭宝刚掏出手机,道:“先用我的手机跟家里说。”

尚武没有退路了,犹犹豫豫地接过手机:“这是您的手机……我用,方便吗……”

郭宝刚使个眼神:让尚武到车后面去打电话。

无奈,尚武只好从命。

郭宝刚拿出香烟点燃,刚吸几口,尚武走过来。尚武递上手机:“首长,电话接通了,要说的话讲完了。”

郭宝刚接过手机,猛地问道:“尚武,连队保密守则第四项第五条是什么?”

尚武迅速回答:“不准用地方电话谈论部队的军事机密和涉及部队代号、番号、电话号……”

“停!”郭宝刚故作严肃地:“你用别人的手机打电话,手机上会留下你呼叫的对方号码!”

尚武一愣,不知所措。

郭宝刚笑了,认真看了一眼,边删除尚武用过的号码边说道:“你那点鬼把戏还能糊弄了我?什么跟家里打招呼,是女朋友吧?”

尚武无言以对。

“你也老大不小的啦,”郭宝刚感叹:“是该有个女朋友了。但是,你可不能在驻地处朋友!”

“是!”尚武大声回答。

“是?”郭宝刚疑惑:“真是在驻地处的?”

尚武索性兜出实底:“我参军前的大学同学苏丹……”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