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元皇后 第四章 秋色渐浓 第七节 严刑

19111212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size][/URL] “哦?”韩子非摆摆手:“难道是准备要招了吗?这样也好,小姐少受一些皮肉之苦,本官也可以早一些回复上面。” “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怎么会招。”李团心底无私坦荡荡,仰视着上面道貌岸然的韩子非:“我只是替你可怜,你为虎作伥,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将来小安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丫头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


“哦?”韩子非摆摆手:“难道是准备要招了吗?这样也好,小姐少受一些皮肉之苦,本官也可以早一些回复上面。”

“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怎么会招。”李团心底无私坦荡荡,仰视着上面道貌岸然的韩子非:“我只是替你可怜,你为虎作伥,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将来小安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丫头的嘴硬,这话果然不假。”韩子非轻轻一笑,把签子丢到地上去;“给我先打二十杀威棒,本官一定要叫她们老老实实的全部招供。”

他一声令下,那些如狼似虎的衙役们蜂拥而上,将三个女孩子按倒在地,抡起杀威棒毫不留情的“啪啪”“啪啪”痛打一一番。初开始,三个人连声喊痛,再然后唯有闷声,到二十杀威棒打完,眼看着已经是出的气多,入的气少。

“拿水泼醒。”韩子非抿了一口香茶,“带下去交大夫好生养着,本官一日不说结案,她们便一日不能死,明白吗?”

交代完这之后,子非大人伸伸懒腰,琢磨着山上筱尒的粉墨登场也该结束了。还得上去给皇后娘娘复命呢。说不定那几个好吃的家伙又炖上了锅子围在一起吃了起来。

再过半个月,黄侍郎就要从淮北回来了。

人民群众都知道,黄侍郎对于庖厨之道颇为知道。有了他,想必御前四人会议的夜宵会更为精彩一些。

只是章虹章大人没有这个口福了,他正忙忙碌碌的为出发去淮北正准备呢。今晚,七王爷德安就是被他拉过去一起筹划,章虹凡事都爱事必躬亲,不分巨细,连路上要带的水粮、行走用的盘缠他都要过问一番。

按照章虹的构想,将天下划分为二十七道实在是太多了一些,钱黎不是喊没钱没钱吗,非常简单,把那些人浮于事的冗官冗员裁汰一些就可以了。

调整之后的一级行政大区将只剩下六个:三晋与燕赵故地划为华北道,潼关以西陇秦故地划为关陇道,巴蜀与滇黔桂划为西南道,荆楚同岭南合为中南道,长江以南东南沿海全部合并为东南道,而中原大地与江淮之间合为中原道。现在章虹的新头衔就是中原道经略使,而只等黄魁一回来,就会给他加上东南道经略使的头衔。华北、西南、关陇与中南四道的经略使也都各自名花有主,落在了素来皇后所亲近的人物当中。

如果也有人会稍微的注意一下的话,他就会发现,西南与中南两道的经略使都是出身荆楚军门,曾经在徐老相爷幕府效力,而华北和关陇两道的经略使都是出身洛阳,与曹老爷子是青梅煮酒的道友。

不动声色之中,崔皇后将天下兵权钱粮人事都收到自己的囊中来了。

韩子非步履匆匆的上了山,终于赶上了御前会议。等到天亮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德安王爷的准王妃不见了,而且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他韩子非把她带走的。当然,这个所有人并不包括七王爷德安,因为淮北突然出了很急的事情,八百里加急的文书一封接着一封,必须呀他和章虹当即就启程,事不宜迟,就在今晚。

崔皇后巧妙的玩弄了一下时间差,就轻松的解决了这个问题。韩子非不禁想到,有时候人说这世界最毒的是什么,毒蛇口中液,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畏,最毒妇人心。

不过目下的问题是,崔皇后到底想把团儿给弄成什么样子呢?是一了百了永诀后患还是折磨的她生不如死?怀孕的女人的心思一天变上一百回,他也猜不出来皇后到底想怎么样。

不过,话说回来,应该还有人比他更头疼吧。团儿和他小姨子好像关系不错的样子——那么也就意味着钱黎会在其中被夹着,他是素来怕老婆的,如果蝴蝶闹起来,他可真收拾不下。

韩子非想着,来到殿前,正看见他连襟兄弟在那里唉声叹气,筱尒依旧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在一边看精装绣像版的《肉蒲团》,皇后娘娘呢?大约今晚又是不回来了的。

他轻轻咳嗽一声,推门进去。

钱黎一望见他的影子,不由得大喜过望:“瑶泉,你可来了。”

“嗯,”韩子非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李团是被你弄走了的吧?”

韩子非点点头:“请她去我那儿喝一口茶而已。”

喝茶一件优雅而且在通常情况下都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事情,但是那是在通常情况下,有的时候,喝茶并不会总对身体有好处。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钱黎奇怪韩子非的大胆,虽然他隐约可以猜到背后有那个怀孕中的女人的女人的影子,但是还是不太明白。

“知道,他当然知道。”内幕与闻者之一的筱尒悠悠哉哉的抬起头来:“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去做。”

“可是这样会惹麻烦的。”钱黎是怕自己惹上麻烦吧。

“想吃羊肉还能怕膻啊。”筱尒丢下手上的书:“子非大夫,今天有点吃坏了,给开个方子吧。”

“我看看。”韩子非娴熟的抓着他的手号了号脉:“没事,死不了。多吃点蔬菜就好。”

“皇后娘娘驾到。”随着小虫子那一声熟悉的长音,崔皇后准时出现在了三人面前,见过礼之后,君臣分坐下。崔皇后为了勉力这些还在熬夜的亲信们,特地带来了一些糕点送给大家吃。

“叔麟还要过几日才能回来,回来之后还要赶着去杭城上任,本宫怕你们三个吃不消,所以想再给你们找几个人来分担一下。”崔皇后笑意盈盈:“你们说几个名字吧。”

三个人委实是少了些,特别是最能吃苦耐劳不发牢骚老老实实办事的章虹走了,把三个说的永远比做的多的可累趴了。光是这么半天就觉得头晕目眩。

“依臣看,沈敏沈御史似乎可以。”韩子非先报出来一个名字:“沈御史在朝中为官多年,上上下下都比较熟悉而且口碑也很好。”

筱尒想了一下:“江西仓司唐仪征素来成为干吏,也可以调来备用。”

“他是有个女儿叫晓羚的吗?”崔皇后问道。

“是。”虽然不知道皇后为什么突然问起来这个,但是筱尒还是回答了她。崔皇后也只是微微颔首,又把目光投向了钱黎。

“嗯,”钱黎脑袋里转了两圈:“江瑶,江瑶如何?”

“很好,就他们三个吧。”皇后似乎懒得思考:“筱尒,叫他们来吧。让江瑶放下手上的所有事情,都留给黄魁去办。他务必在五日内赶到。唐仪征三日内赶到。至于沈敏——本宫希望他明天晚上就可以坐在这里开始办公。”

“遵旨。”

崔皇后似乎倦怠了,起身离去。很快大殿里又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们三个。

“今天我们就到这儿吧。”

筱尒把手上的书卷一扔:“这些律法的东西我实在是不太精通,还是让沈御史来处理吧。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韩子非也打个哈欠:“本官也困顿了,需要休息休息。”

看到两位同僚如此不负责任,钱黎也只能随大流:“那么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本官也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是啊,”筱尒暧昧的笑道:“今天钱夫人可在山上啊,钱大人,要保留体力啊,明天还要办公呢。”

“你个流氓。”钱黎笑骂了一句率先离开。筱尒和韩子非把东西收拾一下之后也都离开了大殿,这么晚了,城门早就锁上了,韩子非也回不去他在城中的家,只能去金石阁睡一晚上。那里面堆放着很多书,在书香中入睡,还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也正好琢磨琢磨明天再怎么对那三个倒霉的女孩子用刑。

大晚上了的,金石阁里的灯光还亮着。不用问,肯定是黄三郎的那个侄子还在挑灯夜战。明明身子骨弱的不行了,还偏偏死也不肯遵医嘱。那么这样也不是韩子非的错了。死就死好了,无论是作为一个大夫还是作为通判,他都见到了足够多的死人,再死一两个或是一两万个,对于他而言也都无法在心里荡起最小的涟漪。

“居然还在看书。”筱尒大惊失色道:“真是羞愧死人了啊!”

“难道二公子准备晚上回去红袖添香夜读书?”韩子非拿他打趣道,众所周知,筱尒现在被那两个温柔美丽的女人缠着,经史子集早就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看不了了。”筱尒叹口气:“没有时间,没有功夫——韩大人,皇后交代的事情你都办好了吧?”

“那是自然。”韩子非含笑点点头:“放心吧,一切都会按照皇后娘娘的意思去办。娘娘怎么说,就会有什么样板上钉钉的结论。”

“这样果然好。”筱尒与他道了别便往自己的小屋那边去了。韩子非摇摇头,走进金石阁:“宇锋侄儿,药喝了没有?”

他的好妹子正被皇后娘娘打发来给这个病歪歪的文弱书生熬药呢。

皇后娘娘爱惜黄魁,爱屋及乌,连着宇锋的病体也成了皇后关心的事情。

能被娘娘挂在心里,或者很幸福,或者很不幸。二者必居其一,除此之外,都是荒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