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3.6亿巨奖引发隐私权和知情权博弈(组图)

明珠济南 收藏 1 201

河南3.6亿巨奖引发隐私权和知情权博弈(图)2009年10月13日 05:01大洋网-广州日报

河南3.6亿巨奖引发隐私权和知情权博弈(组图)

超级巨奖的诞生,激起了安阳彩民分析、购买福彩的空前热情。


自10月8日晚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第2009118期开奖以来,河南安阳中出的3.599亿元超级大奖震惊全国。

随之而来的,是全国范围内广泛存在的好奇与质疑。大奖得主至今按兵不动,坊间传言五花八门,世人望眼欲穿。

然而,根据我国2009年7月1日开始施行的《彩票管理条例》,好奇者或质疑者恐怕要失望了。因为该条例只保障彩民的隐私权,而不在个人信息问题上涉及公众的知情权。

那张价值3.599亿元的小纸片,注定将继续纠集人们的各种复杂情绪。它就像一道冲击波,冲击着人们敏感而冲动的心灵。


河南省郑州市晨旭路8号,一个中国人钟爱的门牌号,一栋外形壮丽的欧式大楼。这里是福彩大厦,是河南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以下简称“河南福彩中心”)的办公地点。每一张河南境内售出的彩票,相关信息都会在瞬间传输至大厦某处的一套机房里。每一次开奖后,不停运转的机器都能在第一时间检索出全省的得奖分布。此次超级大奖的得主,必须先走进这座大厦“验明正身”,然后才能“满载而归”。

第一波:是真还是假?

网友:176元买88注同一组号“有违常理”


自大奖公布以来,河南福彩中心的对外科室就没有消停过。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纷至沓来,来自业内业外的电话络绎不绝。有的记者最关心“中奖者何人”,有的记者则最关心“得奖之真假”。对于第一个问题,河南福彩中心宣传部门负责人的回答是“中奖者目前还未与我们联系”,“确实如此,决无隐情”。对于第二个问题,回答则更为干脆:“不可能有假”。


记者们的两大关注点,颇能代表外界目前的所思所想,第二个问题尤为敏感。网络上,对巨奖真假的质疑更是滔滔不绝,质疑者的感性论据主要是:一个人花176元只买88注的同一组号,有违常理;且奖金总额刚好临近奖池的“积水总量”,试问“他”的自信从何而来?


质疑者的理性论据主要是不久前发生在深圳的“软件工程师木马篡改福彩数据”案,他们试图以此证明我国目前依托于IT技术的福彩系统存在漏洞。


今年6月,深圳某公司的软件工程师程某先行编写了一个可以自动运行的木马程序,利用与福彩中心合作的机会,进入福彩中心机房将其植入。一旦摇奖结果揭晓,该程序会自动将程某购买的彩票修改为一等奖的号码,由此中得5注一等奖。


此案虽被警方迅速破获,但仍然引人深思。尤其是,深圳福彩中心在发现疑点并报案后,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向外界透露“大奖得主仍未现身”。


事后,专业人士分析,这起案件的侦破过程透露出三点信息:一,只有进入福彩中心机房,才有可能作假,若真的存在猫腻,“堡垒肯定是从内部被攻破的”。二,即便成功潜入机房并做完相关手脚,一般的技术手段也会留下明显的尾巴,因为作假者不可能远程操控中彩中心的摇奖结果,而只能篡改省(市)一级福彩数据库的数据,这种伎俩实属掩耳盗铃,一经比对,就会不攻自破。三,深圳福彩中心工作人员起疑后为保福彩声誉的违规操作,以及报警后的捂盖行为,反而使自身的信誉受损——这也为本次亿元超级大奖背后的嘈杂质疑声埋下了伏笔。


河南福彩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介绍,有深圳福彩案在先,河南福彩中心此番高度警惕,开奖后严格核实了中奖彩票的真实性,最终“确定是真的”。这位工作人员向记者感慨道:“投这么少的注,中这么大的奖,实在是小概率事件。但小概率事件不等于不可能发生的事件,我只能说中奖者实在太幸运了。”


第二波:幸运儿是谁?


河南福彩中心:《条例》在上,随意披露信息是违法行为


中奖者何许人也?他现在何方?近日来,围绕该问题的猜测不绝于耳。在安阳,有人说他是安阳钢铁公司职工,有人说他是做钢材生意的个体户;有人说是一个三十多岁“微微秃顶”的男子,也有不少人说中奖者并非1人而是4人。甚至有人言之凿凿地说他在得知中大奖当夜就已带着妻儿远走他乡……而河南福彩中心声称,中奖者尚未兑奖,甚至从未联络过福彩部门。


如此一来,各种猜测和质疑便愈演愈烈了,中奖者俨然成了一个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传说,正应了眼下的一句网络流行语:“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记者向河南福彩中心的有关负责人询问中奖者兑奖后的信息披露安排,该名负责人递给记者一本2009年8月印制的全国《彩票管理条例》,该条例自2009年7月1日起开始施行。


条例第25条规定,彩票中奖者应当自开奖之日起60个自然日内持有效证件到指定地点兑奖;逾期不兑,视为弃奖。由此看来,留给3.599亿元中奖者的时间还有很多。条例第27条规定,彩票发行机构、彩票销售机构、彩票代销者以及其他因职务业务便利知悉彩票中奖者个人信息的人员,应当对彩票中奖者个人信息予以保密。条例第40条又规定,泄露彩票中奖者个人信息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正是由于上述两条规定的存在,大奖诞生地——安阳梅园庄福彩投注站的老板娘陈桂霞,在记者的“轮番轰炸”下表达模糊、三缄其口。事实上,有无数安阳彩民分析认为,该投注站平日里并无太多流动人员光顾,中奖者的投注方式又是如此诡异,陈桂霞不可能印象不深刻。有熟人甚至跟陈桂霞开玩笑:“你嘴巴还真严实,我想你肯定知道是谁。”


河南福彩中心的负责人明确表示,兑奖完成后,将根据中奖彩民本人的意愿确定披露信息的“深度”,依据同样是《条例》。根据规定,福彩中心只有披露销售情况、开奖结果等宏观情况的责任;擅自披露彩民的个人信息是违法的。他补充道:“毕竟是破纪录的大奖,我们知道社会各界都很关注中奖者。他来兑奖的时候,我们会跟他积极沟通,看他本人是否愿意公开、愿意公开到什么程度。我们会尽量争取说服他,让他谈谈选号前后的心路历程,并及时公布,以满足广大彩民的需求。”


中了奖的不想声张,没中奖的却想知道“他是谁”,有不少人认为:的确,一夜暴富若让世人皆知,会让中奖者麻烦不断。但福利彩票具有相当的社会性,福利彩票的销售额是靠千万彩民一份又一份的“二元”积少成多的。根据相关规定,双色球销售额的50%用作奖金,3.955亿元本质上来源于彩民的贡献,因此彩民有权知道奖金的流向,福彩中心有义务公布中奖者的信息。


河南福彩中心的负责人向记者辨析道:不仅中国如此,充分尊重中奖者的个人隐私权,是国际通行的办法。他举例说,今年8月22日,一位意大利彩民花2欧元中了奖金高达1.47亿欧元的“超级乐透”大奖。透过信息披露,人们知道这张彩票是在意大利小镇巴尼奥的一个投注站售出的,但无从获知获奖人是谁。


第三波:该不该曝光?


律师:如果彩票中奖者要曝光,那赚了钱的股民呢?


河南福彩的上述负责人认为,在中奖者的信息披露问题上,社会各界可以质疑条例,但不应该质疑福彩部门,因为他们“只是依法行事”。


该问题涉及个人隐私权与公众知情权的关系问题,记者就有关法律问题采访了广州市律师协会会长、广东金鹏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波。王波开门见山地作了一组生动的对比,以劝导那些拥有强烈好奇心的公众充分尊重中奖者的隐私权:如果彩票中奖者要曝光,那赚了钱的股民呢?如果没中奖的彩民可以要求公布中奖彩民的信息,那么,赔了钱的股民也应该可以要求公布赚到钱的股民的信息。因为,股票和彩票在性质上有相当程度的相似性,两者都是带有投机性质的投资行为。


王波认为,事实上,公众对中奖者个人信息的强烈探知欲只是这一问题的表象,问题的实质是公众对彩票机构公信力有所质疑。即使中奖者现身,公众的质疑也并不会就此消除,大家还是会继续追问:他凭什么就会独中88个一等奖?


把火烧到中奖者的身上,属于“找错了对象”。公开中奖者信息,可能对其财产权、甚至生命权构成威胁。与这两项权利相比,公众的知情权显然是次要的。


当然,公众若真想探个究竟,可通过法定程序申请公检法系统介入,对彩票机构展开调查。为了保障公共利益,公检法有权调查中奖者的个人信息——前提是认真行使保密义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