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亲历(17)战场上吃了死人,狗眼睛红得吓人

浪子虚名 收藏 28 210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正在紧张的往干粮袋里装大米的时候,第三小组的一个战士跑到粮仓门口对我大叫:“班长!村里发现敌人!”


“哗”的一下,我扔掉手中的干粮袋,操枪蹿出了门外问道:“(敌人)在哪儿!”


“前面那幢(屋子)、街中心对面的屋子里!”


“跟我来!”我带着其他战士迅速向前运动过去。来到副班长隐蔽的位置,只见副班长和另一个战士各自倚靠着一个墙角,操枪瞄着前方。


到了副班长身后,我问:“什么情况!”


“对面楼上,一个!可能是越军的伤兵!”顺着副班长枪指向的方向看过去,对面是一幢比一层楼高些,又不到两层楼的屋子;屋子正门上方,是一扇有四根竖栏杆的窗户,窗户里,一张惨白而又不甚分明的脸在晃动。


“两侧有没有敌情?”我问副班长。


“没发现敌人!”副班长没回头,操枪死死的瞄着对面的目标。


“好!争取抓活的!”紧接着我提高了嗓门歇斯底里向全班喊道:“同志们,立功的机会到了!第二小组,注意后方警戒!副班长,你的(第三)小组掩护!第一小组注意!尽量抓活的!跟我上!”话音刚落,我“蹭”的一下朝着对面屋子右边的射击死角蹿了过去,迅即占领了屋子的右侧墙角;几乎同时,大个(刘)也从左侧逼近了屋子。


紧贴着屋墙,接近了靠我一侧的窗子,窗子是木栏杆的,没有关上,小心翼翼的探头扫了一眼屋内,发现屋子正中有一张方桌,上方是阁楼,楼梯在屋内右侧,呈7字形通向楼上。大个(刘)此时也紧贴着屋墙,从他占据的另一侧窗户向屋里观察,而后对我做了没有发现异常的手势。


我转身对跟在后边的单低声说:“准备手榴弹!我和大个从大门进入(屋内),你跟着后面,如果屋内有敌人开枪抵抗,你就从这(窗子)往里扔(手榴弹)!”说完,一猫腰从窗户下穿了过去,占据了大门的右侧。而后示意大个占据了大门的另一侧。


大门关闭着,贴着墙,我反着手试探着推了推,发现大门是反闩着的。就在此时,阁楼上发出了声响,接着有像是在发出询问“是谁?……是谁?”的人声音从阁楼上传来。


事不宜迟,我赶紧向大个示意“破门”而入,大个随即从左侧闪身上前起脚踹了过去,“砰嚓”一声大门被踹开的同时,**枪从右侧倏的一下扑进屋子里!紧接着大个和单也冲进了屋子里!


万幸!我们没有遇到抵抗!


这时,阁楼上再次传来“是谁……是谁?”的询问声。我冲着阁楼上大喊了一句:“诺松空叶!宗堆宽洪毒兵!”(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


“大个注意屋子外面,单,跟我上(阁楼)!”


“诺松空叶!宗堆宽洪毒兵!”我一边不停的大声喊着,一边举着枪瞄向发出人声的方向,沿着楼梯小小心心的、试探着向上移动着。


正往楼梯上走了三、四级的时候,单从后面一下把我拽住拉下了楼梯说:“班长!危险!我先上(去)!”说完,也不等我反应过来,端着枪蹭、蹭、蹭蹿了上去。单在楼梯口一伸头,“啪啦”出枪对准了发出询问的人大喊“诺松空叶!宗堆宽洪毒兵!班长,是个老头!”


“小心!诺松空叶!宗堆宽洪毒兵!”我紧跟着单向楼上扑了过去。伸头朝阁楼的窗户方向一看,一个老头,坐在窗前,怀中抱着一个布袋。“小心接近!注意那个布袋!”说着,我和单一左一右举枪瞄着对方逼过去。几乎在同时,我们扑了上去抓住了对方的两只手,我用力一拧,将对方拧翻在地板上,那布袋掉在地板上一歪,“哗啦”一下,淌出一大滩黄豆,散在阁楼上。“快搜他身上,看有没有武器!”


单搜了一遍:“没有!”


“呼~”我松了一口气,把对方从地板上扶着坐了起来。这时我才看清楚,这个越南老头是个瞎子,约摸五十来岁,他嘴里唧唧哇哇的说着,一点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对单说:“呆在屋子里危险,你快去把翻译叫过来,我把这老头弄到楼下去。”单应声准备下(楼)去,没留神踩在黄豆上,脚底一滑,“嘭”的一下重重的摔了一跤,单气急败坏从地板上爬起来,照着那老头狠狠的踢了一脚,下楼去了。


老头挨了一脚之后,开始哆哆嗦嗦的爬在地板上,摸索着把散落在地板上的黄豆收拢,放回布袋里。不一会(儿)我从窗户向外看去,翻译正跟着单过来。于是一把拎着老头的领子对他说:“黎挑堆!(跟我走!)嗯?黎挑堆!嗯?”


老头似乎听懂了我的意思,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手中紧紧地抱着装有黄豆的布袋,摸索着,被我拎着下了阁楼。


到了楼下,大个(刘)找来一条板凳,叫老头坐在大门边,翻译开始问话。那老头说,这个村子曾经驻扎过越军,5天前就跑了,老百姓也跟着跑光了。正问着,另外两个小组过来了,一个战士把我扔在粮食仓库里的干粮袋递给我,接过干粮袋,我对副班长和甑说:“带着你们的小组,分头严密搜索!不要漏掉有价值的情况!搜索完后向我报告!”副班长和甑带着各自的小组散了开去。


从翻译与越南老头的对话中得知:这老头是越籍华人,会说广西话,他在阁楼上的“是谁……是谁?”就是在用广西话在询问。老头家里的人都跑了,他眼瞎了,不能跑,也跑不动了。(老头)认为,自己是个华人,中国军队来了也不会太为难自己,于是就留下来守家。我对翻译说:“告诉他(老头)我们解放军是爱护越南老百姓的,你问问他(老头),这四、五天他怎么过的?”


翻译叽叽咕咕对老头说了一通之后告诉我:“老头说,家里已经没有任何粮食,这些日子,就是吃他怀抱着的这袋黄豆活了下来。”


“黄豆怎么吃?”我问。


“生着吃。” 翻译说。


我从干粮袋里把最后的半包压缩饼干拿了出来,塞到越南老头手里,而后对翻译说:“告诉他,那粮食仓库有的是大米,他尽管去取来吃就是。”


翻译把我的意思告诉老头,老头听了拼命摇头叽叽咕咕的对翻译说着,我问翻译,老头说什么?翻译告诉我:“老头说,他如果动了粮仓里的大米,他全家人都会遭殃的,越共政府会清算的?”


我问翻译:“你的干粮袋装好了大米么?”


翻译回答:“装满了。”


“那就把你的大米给他(越南老头)吧!”


翻译取下身上的干粮袋,塞给了越南老头。就在这时,从第二小组方向“砰”的传来一声枪响!接着传来一阵凄厉的狗吠。我们小组,还有副班长的小组的人全都从正在搜索的屋子里窜了出来。


“注意隐蔽,准备战斗!大个,跟我来!”说着,我和大个(刘)向枪响的第二小组方向奔了过去!这时,第二组的佟跑了过来喊道:“没事!班长!”


“没事开枪干什么!暴露目标!”


“有条狗追过来要咬我们!”佟有些惊慌。


“慌什么!越军没吓倒,一条狗就把你们吓成这样!”我气不打一处来。


这时,甑过来,指着那条正在狂吠的黑狗对我说:“班长,你看那(条)狗,眼睛都是红的,只有吃了死人的狗才会这样!”


“所以你们吓得开枪?开枪还没有打中?窝囊!”我吼了甑一句。


“是佟开的枪,我干了它(指狗)”甑说着就要举枪射击。


“不要开枪!用石头砸(狗)!”我制止甑,随即我们几个纷纷从地上捡起石头,朝那只冲着我们狂吠的黑狗砸过去,那狗夹着尾巴逃出村子外边,站在一口池塘边的小路上继续对我们狂吠。


“同志们,我们在这里的行动可能已经暴露,快点!交替掩护,立即撤出(村庄)。”说完,我带着全班向村庄东面撤去。单跟在我身后问:“班长,那越南老头怎么处置?要不要把那老头杀了?”


“不管他了,快撤出去!”


“跑到村东头,副班长赶上,对我说:“班长,你们在村子外面等一等,我带人再搞点肉回去吃。”


“哪儿有肉?”我问。


“喏,那个。”副班长指了指在村庄边觅食的小花猪。


“动作快点,不能开枪!”我交待。


“好的!”副班长从翻译手中要过那枝半自动步枪,打开枪刺(刀),带着第三小组另外两个战士奔那头猪而去。


我们隐蔽在村庄边,不多会儿,副班长拎着一条血淋淋的猪腿跑了过来。我们全班汇合,迅速的向420高地方向回撤。


返回(420高地)的路上我问副班长:“你们是怎么搞死那条猪的?”


“我们几个先把猪赶回猪圈,关了猪圈(门)就用步枪的刺刀捅那猪,捅了好几下都没捅到要害,那猪嗷嗷叫,在圈里乱窜,我一看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就从猪圈的门上抽出一条木棒,照着猪脑袋敲下去,敲了几棒子,猪敲昏了,木棒也敲断了。我们几个摁着那猪,用匕首割了这条腿,本来想多割一两条猪腿带走,那两个兵不大愿意,总说够了、够了,带上(猪腿)行动不方便,我想想也就算了。”副班长有些遗憾接着说:“如果这里离我们的防线近些就好,这样可以把猪全部带回去,全连可以加餐了!”说到这,副班长憨憨的笑了。


回到420高地,我把收集到的半挎包越军的书信交给排长。随后排长在步兵营指挥所,用电台向上级报告了我们此次侦察的情况。


半小时后,我军对411高地的进攻开始了,炮火密集的向411高地倾泻。趴在战壕里,我用望远镜观察着,火箭弹爆炸发出的暗红色连成一片,我心想,这炮弹落在头上,要怎样的血肉之躯才能承受呢?


正出神的想着,一阵烧焦毛发的糊味飘了过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