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亲历(16)越南人的粮仓堆满了中国大米

浪子虚名 收藏 15 18482
导读:[color=#3809F7] 排长压低嗓子对我说:“如果没事,最好搞点吃的回来。” “知道了!”我向小组的战士挥了挥手,带着全班,下了420高地,向班绢方向运动过去。 ……[/color] 行进到一半路程,我们接近了一处小高地。对高地搜索,确认没有敌情之后,我们占领了高地顶端一侧,再次对班绢进行观察。单爬卧在我一侧对我说:“班长,我有几个问题不是很明白。” “哦?你说说。”我扭头对单看了一眼,心里想,“这家伙怎么在出发前不提出问题来。”

排长压低嗓子对我说:“如果没事,最好搞点吃的回来。”


“知道了!”我向小组的战士挥了挥手,带着全班,下了420高地,向班绢方向运动过去。


……


行进到一半路程,我们接近了一处小高地。对高地搜索,确认没有敌情之后,我们占领了高地顶端一侧,再次对班绢进行观察。单爬卧在我一侧对我说:“班长,我有几个问题不是很明白。”


“哦?你说说。”我扭头对单看了一眼,心里想,“这家伙怎么在出发前不提出问题来。”


“班长,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接近那个(班绢)村子,非要向东走,绕个大圈子,从南边接近?南边离越军的防线更近,不是更危险么?”


“这是我们的战术欺骗动作。你想,如果班绢村里有敌人的话,他们防守的重点肯定是北边,也就是我军的方向。我们从北边直接向他们逼近,很容易被敌人察觉,这时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结果会怎么样?”我一边用望远镜观察,一边继续说:“结果是他们早早的做好准备,等着我们送上门、送死!。如果班绢有越军防守,那么朝我方一侧,地雷、陷阱恐怕也少不了。所以我们要从南边接近。虽然离奇穷河敌人的防线很接近,但是越危险的地方往往越安全,越南人总不至于把地雷埋到退路上自己去踩吧?对于班绢的敌人来说,班绢南边就是他们(越军)的后方,我们出现在敌人的后面,就能出其不意!主动权就在我们手中!所以,秘密、突然,是我们侦察兵行动的基本准则。清楚了吗?”


“清楚了!班长,嗯……我很想在战场上多杀敌人,争取立功。但是,出发前,你说‘与敌遭遇,务必先敌开火,杀伤敌人,交替掩护,迅速撤离’。这‘先敌开火,杀伤敌人’我明白;可是这‘迅速撤离’不就是‘逃跑’的意思么?如果我们与敌人遭遇,我们不是奋勇杀敌,消灭敌人,反而是打起来就(逃)跑,回来后,我们会不会受处分?”


“处分?谁处分(我们)?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我问单。


“到班绢侦察敌情。”单回答。


“侦察敌情,不是像步兵那样进攻、冲锋!勇往直前!如果我们发现了敌人,而且敌人很多,你用枪和敌人战斗,你能打死多少个?敌众我寡,我们全班都壮烈了,没有人向上级报告敌情,这就不叫完成任务。与敌人遭遇,就已经说明我们侦察的区域有敌军,我们回去向上级报告,用我们的大炮轰敌人,又能轰死多少敌人!如果我们进一步搞清楚了敌人的兵力、企图,这样将来我军进攻就能避免更多的伤亡,这比我们用手中的冲锋枪直接杀死敌人更有价值吧?所以,在执行侦察任务中,活着回去(报告),比英勇杀敌、壮烈牺牲更重要,懂了吗!


“是!班长,我懂了!


“当然,如果敌人兵力比我们少,我们可以杀了其他几个,留他一个孤立无援的,用政治喊话威逼捕俘,抓个俘虏,就可以审出情况。如果敌人多,发现了我们而又无法摆脱时,就要用手中的武器不惜一切杀伤敌人。(自己)受伤了,就要想法拖住敌人,掩护其他战友脱离,给自己留下一颗手榴弹,在最后关头与敌人同归于尽,绝不能当俘虏!”


说到这,我看见单有些微微发颤,于是问他:“今天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害怕么?”


“不害怕!不过,班长,我有些担心……”


看见单吞吞吐吐的样子,我皱了皱眉:“把你想说的,全部说了!等会(儿)集中精力,投入行动!”


“我看跟着我们班(第二战斗小组)的越语翻译,听说他是在越南生活过的,你看他拿着枪,歪歪扭扭的,心不在焉的样子…… ”单看了看我,又低声说:“我担心到了前面,他会不会自己跑了,跑到(越军)那边去,或者打起来,我们打不过敌人的时候,他会说越南话,我们不会说,到时(他)会不会把我们出卖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打断了单的话:“ 翻译是被越南驱赶回到国内的华侨,他们家不愿意加入越南国籍,越南人把他们家的财产什么的都没收了,精光光的赶出了越南,所以他跟越南人有深仇大恨呢!政治上很可靠的!你看他歪歪扭扭的样子,那是他战前半个月刚刚从宁明华侨农场应征入伍的,枪都不大会用,那支半自动步枪在他手上,跟截棍子差不多。当然你看不顺眼。行动中注意照看他一点!”


“明白!”




反复观察了我们的行动路线情况,确认没有异常,我把望远镜收起,向副班长示意继续行动。副班长带着他的小组,从一侧离开小高地,按照预定的路线,朝着目标搜索前进。拉开一段距离后,我们两个小组也先后离开小高地,尾随而行。


越过一小片开阔地,我们接近了一条一人多高的土坎,土坎一直向东南方向延伸很长一段距离。有了土坎的屏蔽,我们的行进速度明显快了许多。突然,副班长的先头小组停止了前进。


向副班长小组的方向看去,只见他们三个弯着腰,不停的在地面拨拉着什么。我示意跟在后面的战士停下,就地隐蔽,自己赶紧过去,向前问道:“发现了什么?”


“水!好干净的水!”副班长兴奋的对我说。


走前一看,只见一股清澈的水流,从远处沿着土坎下,顺着小沟渠蜿蜒而至,再流进旁边的水田里。


“这水多干净啊!”副班长捧起水,咕噜咕噜大口的喝了下去。“这些天,喝那些放了净水片的脏水,喝得倒胃口哪!”


“万一敌人对水投了毒怎么办,别喝了!”我制止道。


“活水,没事!”副班长继续喝着。


“那也要放净水片再喝!小心拉肚子!还有你们俩——”我指着另两个战士:“不准喝生水!把水灌满水壶,放了净水片再喝。”接着,我转身对副班长说:“带你的小组,(爬)上土坎警戒,我叫其他战士过来把水壶灌满,你们快上(土坎)去!”


副班长带着他的小组小心翼翼爬上了土坎,刚刚给我发了个没有发现情况的手势,就看见副班长一弯腰“呕哇、呕哇……”吐了起来!我心里一惊,心想是不是那水渠里的水莫非有毒?赶紧对其他战士说:“不准喝水!慢点灌水!我上(土坎)去看看!”说着便迅速爬上土坎,来到副班长身边问:“你怎么啦!”


“你看、你看!”说着,副班长又“呕哇”一声吐了出来。


顺着副班长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土坎上,小沟渠的上游十来米处,一头水牛四蹄朝天死在那里,尸体已经高度腐烂,牛皮绷在骨架上,褐色的血水顺着低处流到水渠里,难怪副班长会大吐特吐!


“好了、好了!”我轻轻拍了拍副班长的背,“你算是栽了!就当作喝了一顿'牛血汤'!叫你不要喝(生水),你偏要喝!撤下(土坎)去!”


退下土坎,我对还在恶心的副班长和正在把水壶的水往外倒的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离目标很接近了,做好战斗准备!现在,由我们第一小组在前方搜索接近(目标),第二小组后方警戒,副班长的第三小组在中间接应。”说完,我指挥我们小组,迅速向香蕉林荫蔽接近。


不多会(儿)我们全班潜入了香蕉林,布置好警戒之后,带着副班长和小组长(甑),我们三个悄悄的接近了香蕉林边缘。


从香蕉林向外看去,班绢村沉寂着,一条小溪绕村而过,一座七、八米的石板桥通向村庄入口处,有一只黑色的小花猪在桥边的土堆旁拱食。错落的十几座民居没有炊烟、周围以及上上下下没有任何人影和异常的征兆。


我低声对副班长和甑说:“这猪到处乱跑没死掉,说明村庄里没有地雷。我决定:立即进入村庄搜索。行动路线是:从南侧石板桥进入,搜索所有民居,然后从村庄东侧涉过小溪撤出。


“首先,由我带领第一小组交替掩护越过石板桥,占领村庄边缘有利地形,查明情况、发出信号;然后,副班长带领第三小组,在第一小组掩护下进入村庄;第一、第三小组在村子里交替掩护,对民居逐个搜索,特别要对有敌人住过的房屋注意,对敌人遗留的文件、信件,还有用过的东西,比如烟盒等一切可疑物品全都不要放过,统统带回去。


“甑的第二小组随后跟进,负责后方警戒,一旦发生战斗,掩护我们两个小组迅速摆脱敌人!撤出战斗!如果在战斗中打散了,我们的1号集合点定在那头死了的水牛土坎附近;如果1号集合点发现敌人,我们的2号集合点定在中途停留观察过的小高地北侧100米处的荫蔽位置。如果这两个集合点都不宜停留,那大家直接返回420高地!明白了吗?”


“明白!”


“那就各自带领小组接近观察,明确行动方案!”


“明白!”副班长和甑,随即组织各自的小组布置任务去了。


对班绢村观察十多分钟之后,我下达了开始行动的命令,端着冲锋枪,第一个蹿过了石板桥,占领了村庄边缘的一处房屋墙角荫蔽处。随后小组的两个战士也先后迅速的接近了村庄边缘,占据了有利地形。


第三小组随后,在我们的掩护下进入了村庄。


搜索到村里第五座屋子的时候,我们已经接近了村庄中心的位置,这时,在前方的副班长向我作了个手势,要我过去。


来到副班长身边,我低声问道:“什么情况?”


副班长从窗子指了指屋子里面:“粮食仓库!门被锁住了。”


从窗子向屋里看去,果然看见了堆了大半屋子、用麻袋装着的大米。再看大门,一把拳头大的铁锁牢牢的锁住。


“太好了,有吃的了!撬开它!”我下令。


一个战士取下携带的班用十字镐上前,“啪!”连锁带栓砸脱落下去。


我对副班长说:“我带第一小组负责前方警戒,你们小组进去把个人干粮袋装满后替换我们(警戒),我们装满各自的干粮袋再替换第二小组过来装(大米)。”


很快的,副班长的小组装好(大米)替换我们小组。


进了粮食仓库单惊奇了一句:“都是我们的大米呐!你们看,麻袋上都是‘中粮’(字样)!”


我从麻袋里抓起一把大米看了看,对单说:“这米透亮,不像我们平常吃的大米,是梗米,煮稀饭忒好吃。快点装!”


正在紧张的往干粮袋里装大米的时候,第三小组的一个战士跑到粮仓门口叫:“班长!村里发现敌人!”


“哗”的一下,我扔掉手中的干粮袋,操枪蹿出了门外……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前面7-13章节没法点开,是被版主删了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这猪到处乱跑没死掉,说明村庄里没有地雷.


机警!是有作战经验的老兵啊!

10楼1022k

“班长,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接近那个(班绢)村子,非要向东走,绕个大圈子,从南边接近?南边离越军的防线更近,不是更危险么?”

“这是我们的战术欺骗动作。你想,如果班绢村里有敌人的话,他们防守的重点肯定是北边,也就是我军的方向。我们从北边直接向他们逼近,很容易被敌人察觉,这时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结果会怎么样?”我一边用望远镜观察,一边继续说:“结果是他们早早的做好准备,等着我们送上门、送死!。如果班绢有越军防守,那么朝我方一侧,地雷、陷阱恐怕也少不了。所以我们要从南边接近。虽然离奇穷河敌人的防线很接近,但是越危险的地方往往越安全,越南人总不至于把地雷埋到退路上自己去踩吧?对于班绢的敌人来说,班绢南边就是他们(越军)的后方,我们出现在敌人的后面,就能出其不意!主动权就在我们手中!所以,秘密、突然,是我们侦察兵行动的基本准则。清楚了吗?”

“清楚了!班长,嗯……我很想在战场上多杀敌人,争取立功。但是,出发前,你说‘与敌遭遇,务必先敌开火,杀伤敌人,交替掩护,迅速撤离’。这‘先敌开火,杀伤敌人’我明白;可是这‘迅速撤离’不就是‘逃跑’的意思么?如果我们与敌人遭遇,我们不是‘逃跑’的意思么?如果我们与敌人遭遇,我们不是奋勇杀敌,消灭敌人,反而是打起来就(逃)跑,回来后,我们会不会受处分?”

-------------------------------------------------------------------------------------

新兵以老兵就不一样,老兵战术ok!






请求楼主重发。版主如果是你删的请注意实事求是这一原则,楼主按实际情况的回忆录不要被和谐了,是很珍贵的历史资料!

好详细的战斗经过,谢谢楼主老兵!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