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突击 和平—突击突击 "铁拳”出击8

邋遢汉子 收藏 5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


热锅上的蚂蚁只会惶恐乱窜,时间跑掉了整整一个小时,候六发现自己就象那只掉在热锅的蚂蚁,苦眼巴巴地熬了一个小时,不知道团长在搞什么鬼,那帮直升机驾驶员就是欠揍,百分之二百五的欠揍,可现在却不能揍,团长有命令,所以目前候六只能安于一只蚂蚁的命运。


焦躁不安的候六抬腕看了一下表,心情更加郁闷。


团长站着,直升机驾驶员坐着,屁股下的椅子显示着身份,他们是我军的骄子,坐自然心安理得,候六想扔颗手榴弹过去,不知道这帮家伙看见吱吱怪叫冒烟的手榴弹会是什么表情,屁滚尿流应该不会出现吧,但可以肯定的是脸色绝不会正常,想到这时候六笑了,内心为自己的突发奇想得意。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候六重重地舒了口气,但还是紧张,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应该有结果了,那帮驾驶员的屁股离开了椅子,跟在团长后面,候六忙迈开了双腿迎了上去,差一点摔倒……


候六冲到团长面前用眼神指了指后面的驾驶员:“团长,成了?”


李建设笑而不答,一脸的神秘。


候六疑惑,怔在原地发愣……


李建设瞅了一眼候六吼道:“愣着干嘛?登机出发……”


候六游离的魂忙归位,大步飞奔朝机场边上集结待命的部队跑去。


机库的四架直升机也被机场地勤人员用车拖出,候六瞅着这些忙乱而有序的俘虏更加迷惑,难道团长给这些人吃了迷魂药?


部队按照李建设的命令迅速分成两队,分别快速登上了机场上的六架直升机,,每架直升搭载了十二人,由于是全副武装,稍有些拥挤,但对于第一次坐直升机过洋瘾的兵来说,拥挤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兴致。


直升机发动机轰鸣,巨大的桨叶产生的气浪吹机场边上的杂草东倒西歪,在众人的惊奇中拔地而起,而后在空中稍作调整,两组直升机编队分道扬镳各朝目标区域飞去……


……


李建设知道了专注于航行驾驶员的名字,张军,毕业于陆军航空兵学院的优秀驾驶员,一名强烈渴望驾驶攻击直升机痛歼敌人的热血飞行员,两人只用了不到三秒就成了知已,这听起来的确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李建设还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眼光落在张军身上时的情景,张军是主动开口问道:“要直升机做什么。”李建设根本就没有思考,直接了当地告诉了张军:“进行一次低空突击。”


张军听到这句话后表情相当惊讶,要知道这可是破天荒地第一次听到低空突击,并且是从一个团长口中听到要运用直升机垂直袭击战术,张军在进陆军航空兵学院前也是一名步兵,并且是一名优秀的步兵,因为机缘巧合和自身努力而成了直升机驾驶员,但步兵骨子里那种对飞翔的渴望深深地洛在脑里,丝毫没有犹豫地答应了李建设,并帮李建设说服了他那帮兄弟哥们,那帮桀傲不驯的热血飞行员。


李建设直到登上直升机才相信这是事实,也太容易了吧,可能自己把这事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也不需要人相信,因为这本身就是事实。


脚底下的山不断后退,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枪炮声,李建设知道一营长带着兵还在浴血奋战,战斗应该非常的激烈,因为要面对是装备、人员数量以及单兵素质都超强的“铁拳”师,耳朵里传来张军的声音:“李团长,还有二分钟就到达目标上空。”


李建设收回目光扫了扫机舱内命令道:“准备战斗……”


机舱内响起一片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兵都把子弹轻轻地推上了膛,并打开了保险。


三架直升机同时出现在“铁拳”师师指上空时,引起了哨兵的警戒,但哨兵并没有发出警报,谁也不会料到“放羊团”会奇袭直升机机场,然后大摇大摆坐着直升机对“铁拳”师师指进行垂直打击,这一切迷惑了哨兵,直升机安全降落下来,当机舱门打开后,哨兵发现跳下的是敌军时,一切都晚了,一阵轻微的枪声响起,哨兵一头栽倒在地,一颗微声冲锋枪的子弹准确命中了他的额心,哨兵还瞪着惊讶的眼睛,有些不太明白,这仗怎么越打越糊涂,“铁拳”师师指在无声无息中被迅速占领……


李建设带着人钻进“铁拳”师师指作战中心时,里面所有人员都投过来吃惊的眼神,李建设拍了拍巴掌,脸上洋溢胜利者特有迷人的微笑:“同志们辛苦了,放羊团将接替你们的工作,大家可以休息了。”


“铁拳”师众人面面相觑,愣在原地。


李建设眼光在迅速扫遍整个师指,最后落在中间的沙盘上面,走过去把所有代表“铁拳”师的三角红旗全拔了下来,顺手拿起搁在边上代表“放羊团”三角蓝旗仔细插起来:“这里是“放羊团”的,这里也是“放羊团”的……”,不一会,整个沙盘上遍是蓝旗。


就在李建设正得意专注于抢沙盘上的地盘,一个声音响起:“李团长真是得意啊……”


李建设扭头一看,吓了一跳,忙扔了手里的旗,“拍”地立正敬礼:“首长好……”


面前一位肩上扛有一颗金豆豆的少将,自然是“铁拳”师的师长,少将摆了摆手:“行了,都成了你的俘虏,还什么首长不首长。”


李建设干瘪地笑了笑。


少将朝身边一位参谋命令道:“向上级报告,说演习结束。”


参谋迟疑了一下:“首长……”


少将:“要我在重复一次吗?“铁拳”师被“放羊团”打败了。”


李建设:“首长,你们没有败。”


少将眼光在李建设脸上停顿了三十秒:“你是在污辱我的智慧。”


李建设极其尴尬,想掩饰自己的不堪,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道:“没有,没有,你们还有坦克团,装甲步兵团,重炮团啊!”


少将:“我的坦克团,装甲步兵团,重炮团以你“放羊团”一团之兵力,肯定是吃不下,但你狡猾,现在你占我师指,接下来肯定上演一场以我之矛攻我之盾的精彩大戏,结果都知道了,李团长认为还有演下去的必要吗?”


李建设发现在这位少将面前无法继续演下去,只得如实承认:“原来我想的和首长想一样。”


少将马上否定:“错,是你先想到,我现在才明白。”


李建设不再继续争论,特别是在这位固执的首长面前。


……


“铁拳”师坦克撤退了,步兵也开始撤退了,杀得兴起的一营长疑惑不解,看见了“铁拳”师所有兵都是一个神情,沮丧,一种只会出现在战败军人脸上的神情,后方传来欢呼声,一营长回头……


远远地望见参谋长站在高地上,嘴里大呼小叫,双手象丢了魂似的乱舞,极似一个捡到宝贝的孩童。


二连长添了添干皱的嘴唇:“营长,怎么回事?”


一营长喘着粗气回答:“我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二连长:“参谋长疯了?”


一营长摇头否认:“不会,他怎么会疯。”


通讯员朝二人冲来,边冲边吼:“营长……”


一营长闻声回头,通讯员已冲到了面前,一营长:“你吼啥子?”


通讯员缓了口气:“报告营长,演习结束了。”


二连长接过话头:“啥?演习完了?”


通讯员点头肯定:“演习结束了。”


一营长迷惑:“怎么会这样就玩完了呢?”


通讯员:“报告营长,我们胜了。”


一营长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通讯员:“我们胜利了。”


一营长使劲地搓了搓脸,然后又一个劲地猛拍自己的脑袋,这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一个团竟然打败了一个师,并且是“铁拳”师,忽然把胳膊伸到二连长面前:“快,张嘴,咬我。”


二连长迟疑了一下,猛地张口,狠狠地咬住了一营长的小臂。


一营长痛呼:“哎哟,痛,狗日的快住嘴……”


二连长松口。


一营长说话开始发颤:“我们真胜了,我们真的胜了。”


二连长兴奋得双腿开始打颤:“是哟,营长,我们真的胜利了。”


一营长哆嗦着从军装里掏出那包开了封的烟来,烟叼在嘴里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却始终找不着火:“我的火机呢,我的火机掉那去了,你身上有火没有?”


二连长忙跳进了战壕:“我帮你找,通讯员,快帮营长找火机。”


三人终于在战壕的一个角落找到那只静躺着的打火机……


一营长深深地吸了一口,结果被呛得眼泪直流,按常理说他这种老烟枪是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边流泪边语无伦次:“我给你们说,我给你们说哈,今天,今天那,今天是我这辈子最最最开心的时候。”


结果二连长和通讯员都被烟呛得眼泪直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