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二十年后,我想知道

风紧扯糊 收藏 5 90
导读:[color=#DD2292]转自09年第2期《杂文月刊》:[/color] 这份期刊是河北日报 报业集团主办的。 20年后,如果不出意外而我的生命又够顽强的话,我已年近五十了。孔夫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天命”我是不想知也不敢知的,那是人家圣人的标准,我一个凡夫俗子只想知道一些现为我所见所闻,又不为我所知的真相罢了。   积以往之经验,历史真相总是在二三十年后才被揭示的。生也有涯,30年太长,就20年吧——毕竟时代总要进步,我取最小值,以表达我对时代进步的信心。   20年后,我想

转自09年第2期《杂文月刊》:


这份期刊是河北日报 报业集团主办的。



20年后,如果不出意外而我的生命又够顽强的话,我已年近五十了。孔夫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天命”我是不想知也不敢知的,那是人家圣人的标准,我一个凡夫俗子只想知道一些现为我所见所闻,又不为我所知的真相罢了。

积以往之经验,历史真相总是在二三十年后才被揭示的。生也有涯,30年太长,就20年吧——毕竟时代总要进步,我取最小值,以表达我对时代进步的信心。

20年后,我想知道那只华南虎到底是谁或者谁们“生”出来的。现在,“正龙拍虎”的大戏算是拉下了大幕,该撤的撤,该免的免,该检讨检查的检讨了,而“罪魁祸首”正龙先生也已判刑。这戏,所有该画的圈都已画完,所有该走的程序也都已走完。但等喧嚣散去,我们好多人没能看到极想看到的幕后的东西。对此,也许会有人极不耐烦地训斥“真相不都已告诉你们了吗?你们这些刁民到底还想干什么?”呵,那咱还是赶紧地闭了嘴吧。我是极佩服周正龙先生的,一场闹动全球的大戏,他一个人在前台居然从头到尾全扛下来了。而20年后,我更愿正龙先生再让我佩服一次,再让世人吃惊一把,“想知道虎照的真相么?看我的《正龙拍虎》吧”!有人的“日心说”是等死后N年才敢发表的;有人的日记也是死后N年才肯示人的;但愿正龙先生能在生前给世人捅破那张纸。

20年后,我想知道“汶川大地震”到底是不是“唐山大地震”的翻版。那些大大小小的地震部门真的没监测到“前兆”又没预报出么?还是已监测到也预报出,只是有人又来“保密”又来瞒着人民?不然,为什么汶川一所学校在地震前1小时,接到紧急通知,老师能带着学生紧急撤离,使在校学生无一伤亡?(2008年5月19日《南方工报》)不然,为什么广元政府能震前通知村民转移?(2008年5月14日《厦门晚报》)地震局的官员们一会儿信誓旦旦“地震不能预报”,一会儿又斩钉截铁地预报“北京近期不会发生地震”,嘴皮子任意翻飞自打自嘴,我只剩下纳闷了。不用费心思追问什么也罢,现在我们得不到真相。我只愿20年后,真相会浮出水面,虽然这亦是可悲的。

20年后,我还想知道……

罢了罢了,且打住吧,想知道的何止这些呢?突然想到《疯狂的石头》里的那个彩铃:“我不接,你打它有啥用啊,你打它有啥用啊?”是啊,你再问,你再想知道,要是人家死捂着硬是不说,你再问你再想知道又有啥用呢?那就姑妄说这些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