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艳芳:八十年代最值得怀念的女皇(图)

世界王牌 收藏 1 1698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博客“小义大道”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0_12_17364_10117364.jpg[/img] 写给梅艳芳的四十六岁冥寿 不知不觉的梅艳芳已经离开我们6年了。真是感觉时间好快好快。如果用你的名曲《女人花》去形容你。再合适不过了。当年的霞玉芳红在香港的电影黄金时期,真是使人回味的时期啊!那时候产生了好多好多的巨星。一串就可以报十个。10月10号也许很平常,但对于喜欢梅艳芳的朋友来讲绝不亚于荣迷的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小义大道”





梅艳芳:八十年代最值得怀念的女皇(图)

写给梅艳芳的四十六岁冥寿






不知不觉的梅艳芳已经离开我们6年了。真是感觉时间好快好快。如果用你的名曲《女人花》去形容你。再合适不过了。当年的霞玉芳红在香港的电影黄金时期,真是使人回味的时期啊!那时候产生了好多好多的巨星。一串就可以报十个。10月10号也许很平常,但对于喜欢梅艳芳的朋友来讲绝不亚于荣迷的9月12日。很值得纪念的日子1963年10月10日。祝福你;在天国快乐!


这几年来,社会上掀起一股“八十年代风潮”:数不清的歌星在演唱会向那个时代致敬,大唱梅艳芳张国荣的歌;在电视上,每隔一阵子就看到新晋歌星或艺员扮梅艳芳草蜢载歌载舞;当然还有因肥肥去世而对电视工业最蓬勃的八十年代的回顾,以及因黄家驹逝世十五周年而对当时乐队歌曲的怀念。这个怀旧热潮的表面原因,是香港艺人今不如昔,我们再没有像梅艳芳罗文的巨星,然而,在这个表层原因背后,对八十年代的感情还蕴藏了什么?说到底,八十年代有什么好怀念?这个问题,可以在梅艳芳身上找到答案。



歌手:由街坊变成皇者


谈八十年代之前,先看看七十年代。七十年代被普遍认为是香港人建立主体意识的重要阶段,这从歌曲电影可以清晰看到。六十年代最流行的是来自台湾的国语歌,最卖座的是邵氏的国语片,那时的香港流行文化处於一个隐约的大中华概念中,没有独特个性,也没有触及香港人日常生活。到了七十年代,以许冠杰的歌曲、许冠文的电影、电视剧《狮子山下》为首的本土文化兴起,讲打工仔生涯,讲加价热潮,讲屋邨生活,充满草根味。这种流行文化在当年港督麦理浩的一连串利民政策——兴建公屋、成立廉署、免费教育——之下,推动著本土意识的成长。


然而,踏入八十年代,香港迈向国际化,经济起飞,文化也随之转型:在流行音乐方面,由许冠杰代表的草根性,渐渐被由梅艳芳代表的另一种社会阶层取代。许冠杰唱出小市民心声,梅艳芳却建立了华丽舞台;许冠杰形象亲民,梅艳芳的形象却是耀目巨星。歌手的角色,一下子从一个街坊变成了一个皇者。这种变化,代表了经济起飞下整个香港的社会阶层提升,也就是从忧柴忧米的草根变成了向往时装潮流、生活品味、视听效果的小康。如果说七十年代香港人的身份是透过“我是打工仔,我是屋邨仔”的阶级认同而建立的,那么八十年代的香港认同则透过“我是坏女孩”来构建。也难怪唱片《坏女孩》当时卖出四十万张,成了香港史上最畅销的唱片之一。


八十年代的香港人,再不喜欢“家阵恶搵食,边有半斤八两咁理想”的歌词,因为,香港人富裕了;就是不富裕的一群,也不希望别人提醒他仍是“打工仔”,他们更喜欢“why why tell me why,夜会令禁忌分解”这种洋化的、有型的、谈风花雪月但不失反叛精神的歌词。梅艳芳的歌曲与舞台造型,成了被渴慕的一种社会阶层,那是八十年代香港“富起来”后的集体意识。至於梅艳芳由一个出身寒微的小歌女褪变为天皇巨星,更是一则阶级流动的寓言——一种当时社会高唱的“只要肯拚搏就能出头”的香港精神。



香港:曾经的独一无二


梅艳芳是八十年代最重要的标志之一。她的歌曲虽然很少像许氏兄弟触及社会现象,但她却折射了整个时代的香港文化——《坏女孩》等歌曲反映了当时女性地位的转变,以及社会对性爱的开放;《蔓珠沙华》及《梦伴》的东洋风反映了当时的崇日潮流;她的大胆形象与美国麦当娜遥遥呼应,反映了二十年前香港跟西方潮流亦步亦趋;它带动了服装潮流的造型,又反映了“四小龙”时代的香港的消费文化。


因此,虽然八十年代中港台的交流没有今天的频繁,当时没有卫星电视,当时香港歌星也不常出访台湾大陆,但梅艳芳仍然红遍中港台,甚至是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因为,当时没有一个华人地区可以出产一个像梅艳芳的人物。当梅艳芳在香港的事业如日方中,台湾最红的是陈淑华、蔡琴一类斯文大方的歌星,如果要类比,她们属於徐小凤一类,风格甚至比主打香港市场的甄妮还要保守。台湾要到了二十年之后才出产了一个舞台型天后蔡依林


至於内地,当时更没有自己的歌影流行文化工业。电影《如果爱》就侧面说明了这一点:在八十年代的北京,不懂广东话的周迅也得在歌厅跟著梅艳芳的《冰山大火》又唱又跳。对当时的大陆来说,香港是窥探世界潮流的一扇窗。八十年代的梅艳芳代表的是一种经济成果,一种消费潮流,甚至是一种开明开放的文化,那是当时在华人世界独一无二的香港文化。纯粹“香港制造”的梅艳芳崛起之时,代表大中华的邓丽君淡出,带著传统中国味的徐小凤受欢迎程度下降,这并不是巧合。追捧梅艳芳,其实是一种有关文化认同的选择。


另外,不知是刻意还是巧合,梅艳芳的歌路甚有策略性:她歌路纵横,除了《烈焰红唇》等劲歌显示香港的独特与开明之外,她也擅于演绎中国风味的歌曲:跟《坏女孩》同一张唱片的有广东版《不了情》,跟《烈焰红唇》同期的有《胭脂扣》,后来的《似是故人来》也是含蓄典雅。梅艳芳很能代表香港,那是一种“半唐番”文化。作为“东方麦当娜”,梅艳芳唱中国小调比不少大陆歌星还要动听,她在《胭脂扣》穿旗袍也很有味道。可以很洋化,可以很中国,我们在梅艳芳身上看到了香港的精髓,而这种精髓在八十年代发挥得最淋漓尽致。



越是迷失,越是怀旧


八十年代被香港人怀念的原因就在这里。从梅艳芳张国荣等巨星身上,香港人看到一段已经不再的香江光辉岁月。事实上,踏入九十年代,随着九七逼近、盗版盛行、卡拉OK兴起,再加上从英美而来的一股保守的政治文化势力,香港歌影事业风光不再,而另一边厢,台湾的流行文化产业却日趋成熟,就连大陆都渐渐有能力打造自己的明星,更显香港文化日走下坡。因此,在中港台几个地方,香港对八十年代流行文化的怀念最为明显。香港,越是在九七之后自我迷失、定位模糊,就越是怀念八十年代那种辉煌与独一无二,而流行文化恰恰是最鲜明的一个部分。


八四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之后的香港,一方面人心浮动,另一方面却经济火红,晋身国际都会之列。那个千年一遇的独特历史背景,孕育了香港的歌影文化,孕育了梅艳芳。对八十年代流行文化的怀念,香港人追思的是一个可一不可再的时代。时势创造了梅艳芳,梅艳芳也创造了一个时代。因此,谈论梅艳芳,除了怀念其歌艺、演技与舞台魅力,其实我们还可以从她身上看到了一个特殊的历史场景,一种已经没落的文化,还有香港那一个虽然躁动但活力无穷的时代。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