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四十四 撤军先锋 准时凯旋

谢志熙 收藏 21 10265
导读:之四十四 撤军先锋 准时凯旋 作为整个云南参战部队的回撤先头部队,要在没有任何友邻部队掩护的情况下,徒步穿行在曾被我军战火焚烧过的土地上,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虽说10余公里路程,对于我们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换在当时的处境当中,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我们的体力才恢复到平时的50%,再说了,谁敢保证沿途不会遇上越南武装人员的阻击或偷袭? 因此,我们必须: 一、 行进中必须保持一定的战斗队形。 二、 必须对道路沿线的山峦沟坎和丛林,做侦察搜索,并交替前进。 三、必须随时对照地图,确保前进路线万无一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之四十四 撤军先锋 准时凯旋

作为整个云南参战部队的回撤先头部队,要在没有任何友邻部队掩护的情况下,徒步穿行在曾被我军战火焚烧过的土地上,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虽说10余公里路程,对于我们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换在当时的处境当中,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我们的体力才恢复到平时的50%,再说了,谁敢保证沿途不会遇上越南武装人员的阻击或偷袭?

因此,我们必须:

一、行进中必须保持一定的战斗队形。

二、必须对道路沿线的山峦沟坎和丛林,做侦察搜索,并交替前进。

三、必须随时对照地图,确保前进路线万无一失。

四、无论遇到什么车辆,必须隐蔽避让,以防不测。

五、在地形复杂的地域,还要为后面的部队留下标记。

听说,我们攻打沙巴的战役中,在纵深的12号公路上,有兄弟部队发现一群穿着我军服装的越南特工人员,在公路上大摇大摆的行进,还在我军的队伍边穿行。要不是他们嘴里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歌曲(而这首歌早就随着林彪反党集团的覆灭停唱了),被我军识破的话,我们的部队就要吃亏了。)

因此,尽管沉浸在回归祖国的兴奋之中,我们的神经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19点10分。

“1排长,出发!”这道命令对我来说,与以往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因此,显得特别的轻松。

部队开始下山,向保胜公路出发了。*

部队来到一个山脚的一侧,这里有一处完全用竹子搭建的二层越南民房,房中空无一人。

“放把火!”我看见前面尖兵班的战士从里面搜索出来继续前进后,对身边的2班战士下令说。

我想,既然离开这里了,一来可以发泄一肚子民族怨气,二来我想看看放火烧房究竟是什么滋味,再说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3个战士听我一说,一下就把火给点着了,大火顿时燃起来。随着“辟辟啪啪”的燃爆声,火势一下就冲上了天。此时,我的心里还真有那么一种莫名的快感。

我突然想起了当年日本鬼子为什么那么喜欢“烧”的原因了。

“副连长,山下发生了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情况?”罗连长在对话机里叫着。

“没什么情况,是我把越南的民房给点然了。”我还沉浸在那种莫明的快感之中。

报告,尖兵班已到达10号公路!”19点27分,谭贤荣从步话机里报告。

“原地待命!”我随即发出命令。并马上把所在位置告知了连部,得到的指示同样是等待。

我马上要求大家,如果还有吃的东西就赶紧吃点。结果,除了个别战士有1、2片饼干外,大部分人什么吃的都没有了。

好在我还有节约下来的“大重九”,在给谭贤荣一支后,分别给1、2、3班各发了一支,希望大家都能抽上几口。

今天是我的生日呀,这一天又有这么多喜讯,我的心情当然好得很呀。

夜幕在缓慢的降临,时间总算熬到了晚上20点正。

今夜的天空格外的明朗,天宇可谓晴空万里,月亮繁星早早地冒了出来,像是知道我们就要离开这里,特意聚集起来跟我们打招呼告别。

“1排按计划出发!”我的步话机里传来了罗真宪代理连长的命令。

“1排长!尖兵班沿保胜公路向北出发!”我也向1排发出了指令。

代理1排长谭贤荣带领尖兵班于20时02分,正式向着祖国的方向出发了。

这一刻,标志着我们已经顺利完成了对越的惩罚性作战任务,可以向祖国向人民报捷了,也是我们所有参战部队官兵的共同愿望。再挺过几个小时,我们就算真正的胜利凯旋了!

“1排长,注意沿公路左侧搜索前进!尽可能靠近山脚!注意保持联络!”夜幕下,我发现公路左侧的丛林要密实得多,且地势高于右侧后,向尖兵班发出了第一道指令。

我带领2、3班在尖兵班后200米跟进。同时向连指第一次发出了“一切正常”的讯息。

“副连长,我们已在你身后500米出发,有什么情况及时报告!”罗连长的声音从步话机里传来。

“明白!”我答道。在月光的映照下,我们都神经紧张小心缓慢地前进着。

我朦胧的看见一、二百米外,尖兵班在谭贤荣的指挥下,分成三个战斗小组,成三角队形,交替前进的身影在晃动。他们每前进三、四百米,就给我发回一道正常平安的讯息,同样我也给连指报告一次。

“注意隐蔽,有汽车来了。”当有汽车灯光从远处照射过来,我们都会立即靠在路基边下卧倒,直到汽车远去,无论它的方向来自何方。

我们沿公路两侧交替搜索,走走停停的缓慢行进着。途中,我们可以看见很多公共建筑,稀疏的散落在公路的两边或一侧,而且都被我军摧毁得面目全非了。民用建筑虽然大多保存完好,但都空空无人了,也不知那些老百姓跑哪里躲起来了。

足足用了2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穿过了近5公里的丛林地带,进入了相对平坦的开阔地域。

“老谢上来一下!”这时谭贤荣在步话机里叫我。

“停止前进!”我下意识感到他遇到麻烦了,立即带着新换的通讯员潘伟赶了上去。

“有什么情况吗?”我看见尖兵班仍分成几个组,卧倒在公路边的不同地点上,谭贤荣在等我。

“这里有个岔路口,该走哪条呢?”原来他们被这个岔路口给迷住了。

我看了看地形,把心里的路线图默读了一遍:往左应该是通往保胜县城的公路,往右几十米,再往北拐(往南即通柑糖),就可以沿红河绕开保胜县城中心,擦县城外围而过。

“往这边走几十米再左拐,继续前进吧!”为了避免进城带来的风险,我选择了从保胜县城外绕行通过的方案。我十分肯定的指向右边这条道,对谭贤荣说道。

“我在这里等部队,你去把2、3班带上来。”当尖兵班前进后,我对通讯员潘伟说。然后我找了根三岔树枝,做成一个路标,放在应该前进的路口上,以便后面的部队能判断方向。2、3班上来后,又来到一个拐点,我又用树枝做了一个标记。

行进不到20分钟,隐隐的看见保胜县城就在前面了,行进速度也稍微快了点。

与前面相比,这里的建筑相对密集了许多。跟前面一样,也都被我军的炮火给破坏得差不多了,基本没有一座完好的。

走了这样久,除了遇到过2次从前方往回走的我军的几辆卡车外,就没有看见一个老百姓或其他的活人,更没遇到什么越南特工袭扰。但是,越是接近最后的胜利,就越是不能有半点的马虎,思想上更不可以有丁点的放松。

经过县城外围时,我们看到整个保胜县城里没有一丝灯光。借着月色和星光,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片废墟,所有建筑物已经被我们的炮火给摧毁了,留给越南的保胜县城是死一般的寂静。


本文内容于 2009-10-13 13:50:20 被谢志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