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四十二 前方报捷 糨糊充饥

谢志熙 收藏 19 12771

之四十二 前方报捷 糨糊充饥

3月3日上午,沙巴方向的炮声,开始由稀疏变得异常的激烈起来。根据炮声的猛烈程度来判断,前方的战斗应该进入到最后阶段了。

上午8时许,我们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要我们立即做好支援149师,攻打沙巴的战斗准备。

连队的气氛一下紧张了许多,特别是刚从上海警备区补充来的几十个战士,他们比经历过代乃阻击战斗的“老战士”们,显得紧张得多。当然,也不乏几个表现镇定与勇敢者。这次命令,也给了我们考察这些老战士的机会。

做好随时出发准备的同时,我们没有忘记做些临战教育,就是再次向大家反复讲述:战斗中,如何根据炮弹在空中穿过的声音来判断炮弹落点的远近,如何躲避炮击,如何在丛林中观察敌情,如何使用单兵技、战术的方法,等等。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力争减少战斗减员,努力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前面的枪炮声,开始由密集变得稀疏起来了。

等待一直持续到黄昏6时,前方传来了149师的特大喜讯:

149师在其他部队的支援下,已在上午11时左右,基本上歼灭了316A师扼守沙巴的部队,已经给予了越王牌之师316A师以毁灭性的打击。

与此同时,中央军委也向我云南作战部队前指发来贺电,盛赞我云南前线作战部队,为惩罚越军做出的贡献,为打击越南反华政府的嚣张气焰,打出了国威和军威。祖国人民期望我们在取得最后胜利后的凯旋!

此时,应该说是我进入越南境内作战以来,心情最好的一刻。

第一,我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316A师遭我军毁灭性打击,也有我们英雄6连的一份功劳,也有我个人的一点功劳!

第二,最残酷、最惨烈的、成规模的战斗,我们已经挺过来了,我们能幸存下来就是幸福的!

第三,即使再次投入新的战斗,我们都已具备了一定的作战经验,也相应的积累了对付越军的一些办法,我们已经不惧怕战争了!

至于第二阶段的任务是什么,我们不清楚。但我们清楚的一点是,在靠近中越边境线的纵深10—20公里范围内,成规模建制的越军部队已经不复存在。如果要继续打击成建制的越军,就必须再深入10公里以上,也就是翻过黄连山,向山南方向挺进。就我们目前的军需保障来看,这种可能性不会很大。

果然,晚上我们就接到上级要求我们原地待命的指示。

我们当前的任务来,就是在登朱这个无名高地上,管理好各自的防御区域,随时保持高度警惕,特别是夜晚严防越南特工的袭扰。因此,我们并不敢因眼前的胜利而放松下来,我们的神经依然还是绷得紧紧的。

3月4日上午,是我们十分平静的一个上午。

中午12点过,营部专管后勤工作的管理员,通知各连队,马上派人去登高寨南侧300米的早外(村寨)领粮食。

据说,我们的兄弟部队在那里缴获了一个越军的粮库。连里当即派了司务长尹庆闪,带着3排7班的人去了。

不到14点钟,司务长尹庆闪一行人,带着几十斤面粉回来了。我一看,还是加拿大支援越南的上等白面呢!这下可乐坏大家了。这么多天了,除了攻占代乃无名高地前,在387高地西侧吃了口米饭外,就再也没有真正吃到过正餐了。

在之前的那些年里,越南在军事上靠着前苏联和中国的武器支援,在生活物质上靠着中国的大米、加拿大的面粉、古巴的白糖,过着军事化生活。而我们自己则勒紧裤腰带,节衣缩食,省下粮食支援他们。现在,他竟敢反过来祸害我们,真不知好歹呀!我愤恨地想着。

炊事班的人在司务长的带领下,马上忙活起来。他们用从山下打来的沟水搅和着面,司务长的原意,是想让大家吃顿面皮混炖。

也许是柴火太大,或许是面和得不均匀,结果煮好后的面皮混炖成了一锅粥,跟糊墙壁的糨糊没有两样。

当2口大铝锅从山下抬上高地时,大家看着锅里冒着滚滚热气的糨糊,想着饥肠咕噜直叫唤的肚皮,还是忍不住的直咽口水。

我站在一边看着:炊事员用手中的勺子,从大铝锅里舀起糨糊,挨个倒进大家的盛饭器具。

战士们手中的盛饭器具,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啊。有口缸,有罐头盒,也有用芭蕉叶卷成的漏斗,有用叫不出名的热带阔树叶折叠成的碗,甚至还有把自己头上的单布军帽翻转来当碗的。简直就是一顿名副其实的战地野餐!

再看看战士们喝完糨糊后的嘴巴,呵呵,很多人那一直没有剃过的胡子,被糨糊粘在一起了。糨糊没有干透以前,你是揩不干净的。

尽管这样,大家对这顿伙食还是相当的满意。不管怎么讲,毕竟肚子还是填了个7、8分饱了。那些用军帽当碗喝完糊糊的战士,把帽子挂在树稍上晒了晒,再搓搓揉揉后,又戴在了头上。

作为领导,当然要等战士们吃完了,才去吃上一点。我的通讯员潘伟真精,早在开饭前,就给我准备了满满一罐头盒。

喝着还在冒热气的面糊糊,感觉就象吃的是滋补药汤。虽然就仅仅有一点盐味而已,但毕竟是在越南境内,这么多天以来吃的第二次称得上顿的、冒着热气的食物。尽管只吃了个半饱,但也感到了极大的满足。

谁也不知道下一顿什么时候还能吃上,更不知道这一生还有没有下顿!毕竟任何时间、任何时候进入战斗状态的可能性都会发生!

如果有人要问“你现在最希望做的事是什么”时,那一致的回答肯定是“战争早点结束回国去”,因为战争时间虽然短暂,却让我们留下了太多的伤痛与记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