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群戏面面观,由《建国大业》说起(图)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慕容天涯”




华语群戏面面观,由《建国大业》说起(图)




2009年9月,迄今为止华语电影史上影响力最大的影片《建国大业》登上了大银幕,席卷整个神州大地,最终,成为了无法回避的里程碑式作品。从某种角度上说,这部电影的魅力来自明星云集的壮观阵容。这种闪耀着星辉令人几近无法正视的群星上阵可谓前无古人。而最重要的是,当我们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将六十年前的那段风云际会演绎之后,得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官体验。




这是群戏的魅力,和电影艺术中明星法则效用的最大化呈现。




群戏这种影视艺术模式,以其演员众多,角色个性鲜明出位,成为了电影艺术的特殊表现形式之一。在群戏电影中,往往出场人物多且塑造得体。令故事情节在峰回路转之余,把各线索发展轨迹和人物命运的不确定性展现得酣畅淋漓。在西方电影世界,群戏往往是智力电影游戏和精彩的演技大比拼。而回过头看,《建国大业》的模式,显然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部群戏。演技派演员和特型演员出演建国元勋,青中年的明星塑造时代个性人物与乱世枭雄之选择,可谓是相得益彰。




因此,当《建国大业》渐成为风潮和议论的焦点,我们有必然将华语电影群戏长河稍加梳理,这将会是不俗的光影史实重写,与银幕闪光记忆。




从华语电影市场化开始,群戏便是一幕难得的风景。当港片开始成为我们记忆中的娱乐之王时,一些群戏便有着难以动摇的地位。诚然,群戏的定义也就由此变成了明星数量的比较。如果单独以数量计,上世纪80年代,徐克老怪在新艺城的典范作品,由麦嘉与许冠杰搭档、张艾嘉曹达华等人加盟的《最佳拍档》可谓是引子。与此同时,嘉禾的对抗式《五福星》系列随之应运而生。两个卖座系列片这种此消彼长的错开年份厮杀,可谓是难得的胜景。




当进入到上世纪90年代后,大牌明星再次成为了被堆砌的银幕劲爆点。这一时期的特点是明星开始“各自为战”,只有颇感“艺术”的王家卫的手下才云集了最庞大的明星阵容。以那部八星同耀,甚至“奢侈”得剪掉王祖贤戏份的《东邪西毒》为例。影片不但用剪影般的视觉效果,和令人心驰神往的黄历台词秒杀了众多“小资”,成为不朽经典,且几近相同阵容的爆笑片《东成西就》,也因其足够癫狂和过火的风格,至今仍是众多人津津乐道的不俗喜剧。




当然,在这一时期,群戏开始出现了两大特殊阵营:一是以黄百鸣+最火明星组合上阵的喜剧作品。如《92家有喜事》和《97家有喜事》,和再续经典的《大富之家》系列,把家庭成员作为描绘对象,塑造了成功的各类型人物。把每个年龄层次受众吸引,在年终岁尾用火爆热闹的港式幽默杂烩热炒,最终风靡一时,至令我们喜爱不已。再者,便是在特殊时刻上演明星聚会引人关注。那部为庆祝TVB台庆应运而生的电视电影《群星会》。因为有了时空穿越的噱头和如日中天的周星驰加盟,成为华语群戏的“编外”之作,至今依旧是影迷宝贵的记忆。此外,一部因华东水灾赈灾诞生的《豪门夜宴》更是因其特殊的身份给人无法磨灭的印象,艺术以救世的面目示人,并且品质精良,运镜表演都堪称完美,可谓不俗。




而当时间的脚步进入了21世纪,华语电影市场的商业化因为大片的出现开始逐步定型。2002年底,《无间道》在香江救世,《英雄》在内地上映。后者那色彩对比强烈的画面,脱胎于《罗生门》结构的故事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关注。但是说到关注,最重要的是片子有着山寨黑泽明《七武士》一般的群星荟萃。李连杰甄子丹的对打,张曼玉梁朝伟《花样年华》后若即若离的联手,章子怡的友情回报加盟,陈道明必须达到“压场”效果的大段个人秀。都构成了商业大片的基本精髓——“看点”。于是,从此之后,华语电影仿似突然开窍,每一部片子的预告片和海报上,必然布满着长长的一串演员名单。这尤其以几部古装大片为甚,陈凯歌国画大师“油画”作品的《无极》,不止云集了华语明星,更是为了市场收益加入了日韩籍明星的出镜。无奈,原声而非配音的选择显得不伦不类,整体质量更是不尽如人意。至于特殊的徐克武侠写实“求变”作品《七剑》,更是一场毁誉参半的演出。人物的侠气与故事的粗朴不可兼得,可谓遗憾。




由此可见,到了商业大片以明星数量定票房的年代,群戏便成为了一种摆设。往往变成了噱头大于演技的模式,而非考究演员表现的PK。这些片子大部分的演员只能称为“明星”。说着不痛不痒的台词扮演着并不契合自身气质的角色,使得群戏陷入了危机。




而很关键的是,当我们都认为“群戏”等同于“大片”时,明星数量仿佛成为了衡量一部电影是否值得观看的唯一标准,这很显然是有失公允的。大张旗鼓明星众多的《荆轲刺秦王》之表现,并不及之前那部历史大片的沧海遗珠《秦颂》出色。而如果单以数量计,《十一罗汉》之类的索德伯格商业佳作,就应该因为数量上毫无争议的压倒性优势成为票房超级杀手。但是,事实却又并非如此。




也正因为此,出现了一些怪异的作品。2007年暑期,《天堂口》云集吴彦祖刘烨和张震等帅哥却一塌糊涂。对比便知,今夏的《窃听风云》。吴彦祖古天乐刘青云方中信、王敏德的五大型男聚首,甩开了前者几条街的距离。这种差距很明显,装腔作势的前者首先就输在了片子质量上。说不通的故事,任其演员有再好的表现,依旧是无济于事的灾难。




而一些黑色喜剧也成为了群戏的另类延伸。这些影片中,与西方《21克》、《撞车》等片相仿的复杂结构和先进叙事手法开始为喜剧添砖加瓦,不但使得“疯狂系列”蔚然成风,更令黄渤等明星以丑出位,成为此类型作品中小人物角色的典范式代表。至于“转型”一说,也由于群戏的戏份打散,不再专注一人,开始在帅哥身上体现出效果。2007年底,《投名状》因为三大男星的彪戏,令刘德华的不俗表现深入人心,有着当年阿汤哥在《木兰花》中自毁形象的那般惊艳之感。




最终,进入2009年,群戏依旧没有停止。《赤壁(下)》明星云集死于不文不白的台词,只有台湾电影《停车》这样的小成本电影角色鲜明算是难得的意外惊喜。而《追影》则证明:山寨是把双刃剑!那些模仿明星的配角们不但抢夺了属于主角的稀少片长,也搞死了本就建立在虚构基础上的故事,让整体结构体无完肤摇摇欲坠。




好在《建国大业》的独一无二气势,给了群戏以强心剂的作用。当《十月围城》用一则预告片宣告这个年终岁尾群戏将“再现江湖”,这种模式必将成为影视文化在华语世界的主流时,能够得见这样的盛景,可谓是难得再见的银幕传奇。




而群戏本身,其必将是一条可以预见未来光明却依旧崎岖的道路,会绵延盘旋,一路向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