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特区精神丧失 珠港澳合作遭遇尴尬

转自香港文汇报



珠海行政效率的低下,已早为珠海市民、珠海企业熟知。据透露,今年上半年,珠海政府某些部门仅完成全年工作的30%,珠海市长钟世坚曾就此专门提出过批评。珠海各经济园区对政府效率抱怨尤其大,一些园区项目,国家、广东省的手续几天就能办妥,但在珠海本市的手续反而需要几周。政府本身的项目都如此缓慢,其它项目就更可想而知。

这一切,与改革开放初期的珠海大相径庭,形成鲜明对比。


创业者:三十年梦破珠海

三十年前,珠海无疑使中国青年的梦工厂,这里的一举一动,都起着风向标的作用。比如,重金奖励科技人员,给优秀企业家发大汽车,珠海西部的大开发等等。这里曾吸引了全中国的热血青年,冒险商人,失意的政客,这里还曾吸引了乃至亚洲的媒体目光,这里曾创造了无数城市经典语言。壁如,今日借你一杯水,明日还你一桶油。这里是邓小平最早给特区提词的地方,邓小平两次亲自视察珠海,第二次南巡讲话内容也是在这里产生的,

广东当代经济研究中心杨正浒博士,就是当年百万到珠海的寻梦者之一。 1994年在朋友的邀请下,他来到珠海。“我朋友曾于20世纪90年代初从甘肃至珠海创业,当时正值珠海‘科技重奖’人才之时。”那时,珠海对于高科技人才,奖励价值100万元的别墅一栋,此外还有1辆汽车。“那时珠海很有号召力,吸引大批年轻人到珠海,包括史玉柱这样的商业人才。”但很多得奖人不久后都离珠海而去,“我朋友仅在珠海待了1年半就回了兰州。”

离开的不仅是人才,还有支柱企业。巨人和金山两大软件公司总部离开珠海,对珠海冲击很大,软件行业一度受挫,珠海成为国际软件外包基地的梦想也随之破碎。

公务员队伍也在这个过程中丧失特区精神。杨正浒指出:“30年前,年轻的特区人怀抱梦想到珠海创业,但梦想逐个破灭,珠海发展屡屡受挫。当年的年轻公务员,如今已是四五十岁,没有了激情,整个公务员体系亦没有活力。”

尽管如此,珠海仍然具有吸引力,就像30年前,到了珠三角的人都愿意去珠海转一趟。但心境不同了。过去到珠海是为了创业,现在是为了放松心情。今天的珠海更象一个风景美过欧洲、闲散胜如英国人的大花园。但特区开荒牛的精神,特区人敢领风气之先的魅力,都荡然无存。


专家:呼吁珠海重塑软实力

珠海的“交通末梢”地位,确实是珠海人多年的切肤之痛。但将珠海的落后完全归结于此,难让世人信服。记者采访中,很多人对此提出质疑。

质疑者言之凿凿,他们指出,纵观中国的市场经济,真正能崛起的不少都在偏远地方,不少是在行政鞭长莫及的地方,甚至是在三不管的地带,比如象河北的白沟,清河县温州的小商品市场,就是在广东,比如象花都的狮岭皮革镇,顺德红木家俱市场,中山的古镇灯饰城。如果要讲交通不便,温州远远不如珠海,如果讲政策的滋润度,温州远远不如珠海。一个不得改革开放之先、人多地少、既没有地缘优势也没有政策优势的温州,为什么大大超过珠海?那是因为温州人有一种不服输,不怕苦,敢冒险,敢闯荡,不等,不要,不靠的大精神。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珠海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华本良教授呼吁,珠海要抓住新的机遇,必须重塑软实力。华本良指出,近年来珠海城市软环境确实不理想。“珠海政府行政效率低下,官员因循守旧,缺乏创新精神。同时珠海人才政策不佳,难以留住人才。”

他坦言,目前不止珠海,整个大珠三角,包括港澳,在经济发展中都缺乏“闯”劲。这种现象在珠海更为明显。“目前珠海公务员待遇,比广、深都要好,以致于他们养尊处优,没有了当年的‘特区精神’,缺乏创新。官员办事拖沓,怕担责任,只看领导颜色行事。”

珠海留不住人才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对城市而言,高端科技人才、优秀管理人才、高级技工是最能创造生产力的人才。华本良称,目前珠海人才政策欠佳,能吸引人才来到,却无法留住。“人才到珠海兜一圈,又走掉了。珠海要制定切实的人才战略,同时更要有相应的产业配合,才能留住人才。”


珠海的财政尴尬——土地置换解决财政困难


珠海市财政一直紧缺,一些在珠三角其它城市能顺利实行的民生政策、市政基建,在珠海都捉襟见肘。广东当代经济研究中心杨正浒博士认为:“这还是珠海历史遗留问题。”

改革开放之初,各种大项目都由政府投资建设,全国如此。但珠海基础设施建设过于超前,比如机场、伶仃洋大桥等,留下了极大的债务负担。杨正浒说:“珠海是‘小城市、大包袱’,别的政府只管吃饭、建设,珠海政府还要多一项还债任务。”据了解,当年珠海西区开发时设立的“西区管委会”如今依然存在,还有巨额的债务。

据梁广大回忆,珠海特区成立之初,中央81到83年分三次给珠海2700万特区开办费。特区开办费用完,特区一下子就被推向了市场,利用国内国外的资金。

最初珠海借了国外两、三千万美元搞九洲港,打通通往香港的交通,又向国内银行借了两个来亿来修路。珠海没钱贷了,1984年,梁广大就带队去北京借钱,向中国人民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共借了几个亿,加上珠海地方银行借款,共借款5个亿。当时,只要有抵押就可以借钱。但是,还款的期限很快就到了,行长们都怕接梁广大的电话。梁广大就直接找上门去,行长们不得不见面了,就说“梁市长呀,那有钱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你借的没有底,搞的我们很难呀!”。

最后,珠海只好靠土地政策解决了资金的出路,先后建设了机场、伶仃洋大桥等大项目。暨南大学产业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张耀辉认为,珠海基础设施超前建设,造成政府财政压力。“珠海政府常年欠账,不得不利用土地置换,来解决财政困难,带有一定盲目性。”


珠海的产业尴尬——产业链支离破碎


珠海政府常年财力匮乏,新产业的发展受到很大约束。很多项目因无资金,只有通过招商引资。为尽快引进资金,珠海总是许诺很多优惠条件,但始终无法兑现。

而且珠海招商引资与别处不同。比如中山,以企业为招商主体,珠海则是以政府为招商主体。这样造成的结果是,珠海政府更迭频繁,每届政府招商目标都不尽相同,使珠海产业横、纵都无法形成链条,产业集群也就无法形成。

张耀辉表示,招商本应以企业为主体,政府只需做好配套服务,让企业带动其上下游行业发展。“现在珠海政府已明白,但可惜各园区企业已支离破碎。”

珠海在产业上的失误另一表现是,珠海各行业规模都小,企业数量少。即便在规模大的产业中,也是1到2家龙头企业独大,能占据行业比例的80%,其余都是不成规模的中小企业,且数量有限。比如电器中的格力电器,电子加工中的伟创力等。

珠海产业组织结构的不合理,是珠海多年自身发展形成的。20世纪80年代,珠海着力吸引港澳企业,90年代是吸引日韩、台湾企业,21世纪是吸引重化工业等大型企业。但引资时,珠海有个明显的倾向:有大的,就不要小的!于是,多年来,珠海各行业中,都是几家龙头企业独大,而给大企业配套的中小企业很少。广东当代经济研究中心杨正浒博士指出:“大小之间没有缓冲带,行业也无法形成规模,这样整个行业的收益水平就很低。”

产业组织结构的“尴尬”,促使珠海政府政策更容易向大企业倾斜,中小企业就更难生存、发展,很多中小企业被迫迁至中山的坦洲镇、三乡镇等地。据介绍,从1997年到2007年的10年间,珠海年销售额500万元以上的企业总数,一直在3,700家到4,200家之间波动,没有太大变化。而另一个统计显示,到2008年末,珠海引进的大小项目共有17,000个,但到2009年,参与年检的项目仅有3,000多个,成活率不足18%。


珠海尴尬的背后——两年半一次城市定位


珠海自梁广大离任之后,城市在广东省内的影响力明显弱化。反思珠海发展的落伍,吉林大学珠海学院珠海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华本良教授认为,一个最直接原因在于,珠海城市定位多年来没有找准,频繁变动。

暨南大学产业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张耀辉更是直言不讳地批评:“珠海每换一届领导,就会有全新的主张。领导总认为,上届领导的想法不是自己的,即便相同,也不是自己亲口说出的,要争‘自主知识产权’。所以珠海政策不连续,城市战略摇摆,改革始终无法到位,在广东省内影响力越来越弱。”

据统计,珠海特区成立29年来,市政府在人大报告中明确提出的定位就有7次之多,其中80年到98年间有三次定位,98年底到09年初十年间有四次定位,平均2年半一变。这就好比开车,直路上行车可以匀速、加速前进,不停的在弯道上来回拐弯开车,速度肯定上不去。

定位变化太频繁,是中国城市的通病,只不过珠海病得更严重。这与珠海近些年来高层频繁调动,领导人太注重各自政绩,急功近利有关。每一任领导来到珠海,总想在任内让珠海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吉林大学珠海学院教授王凯宏指出,目前考核官员政绩都以GDP为标准,什么最能促进GDP增长就发展什么,使得珠海的发展目标和定位失去应有的连贯性。

一位关注珠海的网友直言,珠海近十年来患上了高层领导镀金恐慌症,这种恐慌尤其是在中上层领导中表现突出,一个领导来熟悉下情况就换个思路,再调一拨人,时间不长拍拍屁股走人。这种没有真正地扎根珠海,没有对一个地方完全了解和培养起应有感情的领导,很难让人相信其能为这个城市留下什么值得称道的“政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