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正文 第六集(下)

黑发男声 收藏 0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size][/URL] 16.汉元帝刘奭将传国玉玺盖在立后诏书之上。 17.未央宫。前殿。日。内。 [字幕]刘奭即位三天后 石显:“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昭仪王政君内惠外秀,端庄稳重。封为皇后,母仪天 下。钦此。” 整个前殿又一次卷起一阵骚动。虽然这是大家的众望所归。但是,仅仅三天,未央宫前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


12.宣室。黎明。内。

汉元帝一下子醒了。他看看四周,坐起来。定神。揉眼。终于明白,刚才是一个回忆往事的梦。

他看见了丝褥上的污斑。赶紧穿上衣服,拿了一块手巾,蘸了水,去擦那污迹。身为皇帝,也身为人,这样的事情,让下人知道了,即使没人敢讲,也不愿意让他们心里好笑自己。

汉元帝刘奭呆呆地坐在那里,眼睛里面流出了眼泪。

[闪回]司马良娣极力挣扎着:“太子!我死非天命。是其他姬妾得不到太子宠爱,忌

恨诅咒我,活活要了我的命!”

[闪回]司马良娣:“太子!没有错的。有人蛊惑于我,我中了诅咒!我中了诅咒!”

[闪回]司马良娣:“为我报仇……为我报仇……太……”

汉元帝刘奭无神的眼睛。泪水又一次流出来。

[汉元帝刘奭画外音]司马良娣,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要是现在在我身边,我的心里该多高兴啊!良娣——”

专事太监进:“皇上,该梳头洗漱了。太后派人请皇上过去。”

太子刘奭怔了一下,说:“知道了。”

13.宣室。卫生房。

几个太监、宫女侍候着皇帝刘奭。

一个太监将一个黑色猪鬃制作的精致小刷,先在银瓶里面蘸了一点水,然后伸进一个银质小盒,将里面散着薄荷香气的灰白色粉末蘸了一点,然后伸进皇帝刘奭的嘴里面,来回刷着,刘奭嘴里面顿时出现了大量的泡沫,并有液体流出来。另一个太监手持一个银盆,早已接在那里。

纯金的脸盆装着加热的泉水端了过来。

厚厚的纯棉布毛巾蘸上水,拧干,为皇帝刘奭擦脸。额头、眼角、鼻子、脸颊、耳朵、下巴……太监一点一点仔细擦着。皇帝刘奭浓黑的眉毛微微皱起,屏住呼吸,耐心等待着他结束。

一只浸泡着名贵中药乳香的小瓶,太监将瓶中的液体倒出来一点在自己的手上,用另一只手蘸一点,然后一点一点、轻轻地涂在年轻的皇帝刘奭那细腻、饱满、充满男性皮肤弹性和质感的脸上。

虽然这是太监每天必做的事情,但是他的手还是有一丝颤抖。能如此零距离地与年轻英俊的皇帝接触,恐怕没有几个人。他甚至能感到皇帝刘奭鼻子里面呼出的热腾腾的气体,直喷在他的手上。在如此小的接触范围,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思维。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敢有一丝杂念。

刘奭满头的黑发披在肩头,浓密乌亮,足有一米多长。梳头太监拿起枣木木梳,伸进皇帝刘奭那瀑布一般的黑发之中。

14.太子宫。夜。内。(刘奭回忆)

司马良娣为太子刘奭梳头。

太子刘奭微闭眼睛,沉浸在无限的遐思之中。

司马良娣将刘奭浓密的黑发梳成了两根又黑又粗的大辫子。

司马良娣:“好了。”

太子刘奭睁开眼睛,站起身,走到一人高的铜镜前。发现不对劲,又仔细照照。伸手一摸,摸着一根大辫子,大吃一惊,又一伸手,又摸到一根。

躲在一旁的司马良娣,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太子刘奭恍然大悟:“你……”

司马良娣又爆发出一阵大笑,前仰后合,直不起腰、喘不过起来。

太子刘奭:“好啊,我让你使坏!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冲上去,在司马良娣的脸上、身上大口大口亲着、吻着,使劲一掀,将她的裙子掀开,一下子扑上去,使劲挺了上去。

大笑的司马良娣拼命躲着、笑着。但是没有片刻,就失去了反抗能力,也不再大笑。她使劲抱着太子刘奭热血沸腾、滚烫、充满弹性的身体,陷入了一下又一下的晕厥之中。

15.未央宫。日。外。

皇帝刘奭乘坐的轿车,走在去往太后宫的路上。

16.太后宫。晨。内。

王太后和皇帝刘奭静静坐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

王太后看了看皇帝刘奭,先开了口:“皇帝,立后之事,你考虑的怎样了?”

皇帝刘奭早已猜到王皇后请他前来之意,但是他实在不愿意提及这个问题。

王太后:“王政君是太子刘骜的亲生母亲,也许是母后偏心,说实话,我几乎看不出她有哪怕一点点的不是之处。未央宫包括先帝在内的人,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她有哪里做得不妥之处。我实在也搞不清啊,皇帝为什么就不喜欢她呢?”

皇帝刘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面却发出一句:“也许,就因为她太完美了……”

王皇后:“皇帝,你把我说糊涂了。莫非完美成了不足?”

皇帝刘奭:“母后,平心而论,我也实在挑不出她有哪怕一点点毛病。而且,她为我生了第一个儿子。也许,就因为这个儿子,我才能坐在皇帝这个位置上。因此,说心里话,我非常感谢她。甚至,感谢她一辈子。当然,这其中母后的努力也功不可没。可是,母后,也许正因为她太完美了,在她跟前,我没有一点自在。而是要全身心地处在一种防备的应急状态之中。时刻提醒自己,不要作出什么傻事,或者不妥之举,让她心里取笑。也许,她心里面很善良,可是,我总感到,她在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在时时刻刻、一寸一寸地在衡量、检验我。她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我能感觉到,她每时每刻都在盘算着、计划着、图谋着……她的目的性,太强了。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我没有任何兴致,有的只是越来越强烈的索然无味、防备、甚至恐惧。我很厌恶!”

太子刘奭只顾着倾诉自己多年来的一腔苦水,像是终于将心中的一个沉重的包袱,在一个公平的地方,体面的拎了出来。他如释重负,长长地呼出一口恶气。

但是他半晌没有听到王太后那里的一点回应。他不禁小心翼翼地转头看王太后,不禁大吃一惊。

王太后静静地坐在那里,脸色苍白。一道道泪水,无声地流着。

皇帝刘奭赶紧自身过去,掏出一方丝绢,递给王太后:“母后!都怨我不会讲话,惹您生气!母后!您不要伤心,好吗?我只是说说心里话而已,我的家事,乃国家大事。我不会自作主张,母后尽可放心……”

王太后仍旧一动不动,流着眼泪。

皇帝刘奭扑通一声跪在王太后面前:“母后,我求求你,不要伤心好吗?父皇刚刚离去,您若再有好歹,我将如何是好……”

王太后见皇帝跪在自己面前,赶紧强压悲伤、控制自己的情绪,起身去扶皇帝刘奭。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跪在地上的刘奭感到不对劲,抬头一看,大惊失色,赶紧站起来,去扶王太后:“母后!母后!你怎么了?要叫太医吗?”

王太后慢慢摆了摆手,坐下,有气无力地说道:“不是我嘴坏,按理故人不可指责。可是,司马良娣,我承认她是个没有坏心眼的女孩子。可是,那样的女人,是母仪天下的人吗?刘奭,这个,你想过吗……”。

17.宣室。汉元帝刘奭将传国玉玺盖在立后诏书之上。

18.未央宫。前殿。日。内。

[字幕]刘奭即位三天后

石显:“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昭仪王政君内惠外秀,端庄稳重。封为皇后,母仪天

下。钦此。”

整个前殿又一次卷起一阵骚动。虽然这是大家的众望所归。但是,仅仅三天,未央宫前殿的两道本应该是合在一起的诏书,让所有的朝臣心中,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王舜画外音]此时的汉朝正处于汉宣帝开创的中兴时期,国泰民安,仓廪殷实。人口数达到了有史以来的的顶峰。

19.未央宫。前殿。日。内。

汉元帝刘奭高坐龙椅,目光平视前方:“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只要为君者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为臣民垂范道德人格,就可以实现天下大治。即日起,大汉帝国单崇儒家,纯任德教,治国完全以经学为指导,选官用人完全用儒家标准。增太学博士弟子数量,由200增至千人。博士弟子每年按甲、乙、丙三科考试,考试合格者,即可授以相应官职。今后天下想踏入仕途者,儒考成其必由之路。”

丞相丙吉正要说什么,欲言又止。

汉元帝刘奭:“众位爱卿,有事请奏;有话请讲。”

丞相丙吉犹豫再三终于没有说话。

其他大臣中,也有一些要说话的,见丞相犹豫再三,也就作罢。


已经退朝多时,空旷的前殿显得格外安静。

整个前殿,只有丞相丙吉一人,静静地跪在那里。空旷而安静的前殿,衬托的他的身躯更加衰老而悲伤。

一个人悄悄地走到了他的身旁,此人是中书令石显。

石显:“丞相,已经退朝了。您回家吧。”

丙吉的眼中流出了泪水:“先帝的规矩,怎能说该就该呢?此乃国策,此乃国策啊!事关江山社稷、国家安危啊!”

石显:“丞相,有话慢慢说,不要着急,您先回府上歇歇。再上奏不迟。身体要紧,身体要紧啊。”转身吩咐左右,“将丞相扶起来,好生伺候回府!”

20. 未央宫。前殿。日。内。

石显:“齐奏陛下,丞相丙吉年事已高、身体多病,不胜心力。正式向朝廷提出辞呈。”

整个前殿涌起一阵骚动。

汉元帝刘奭:“允。”

整个前殿又涌起一阵骚动。

[王舜画外音]一年后,丙吉病故。

21.日蚀。

[王舜画外音]元帝即位当年,将孔子第13世孙孔霸封为关内侯,赐食邑800户,加赐黄金200斤,府第一所。

22.冬天。响起巨大的雷声。

[王舜画外音]初元二年,正式起用元帝老师、著名儒学学者萧望之,赐爵关内侯,食邑800户。

23.夏天。

雪花飞舞。

[王舜画外音]王皇后的一番努力,虽然大幅度地改变了宣帝和太子的关系,但却丝毫没有改变太子刘奭头脑中的治国思想。即位后,元帝刘奭大力实践自己的新思维,背弃了父亲的治国主张,一改宣帝法制与教化并重的国策,实行全儒教国策。自汉武帝采纳由西汉思想家、政治家董仲舒建议,提出“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治国思想后,历经三朝、到其高孙的汉元帝时期,儒家思想始真正成为国家统一确立、执行的治国方略。尊师重教,尊重儒学、尊重儒家,蔚然成风。通过学习儒家经书改变自身命运、走入仕途,成为大汉全民共识。知识分子的地位,被抬高到一个神话的地位。

24.全国各地儒生刻苦学习儒家经典的场面。

各种考试场面。

作弊之生被投入监狱。

考生考试过关进喜若狂的激动场面。

过关的儒生被授予官职的场面。

某官断案场面。

长篇大论、论证各方是处。

案头摆着儒家第一经典《论语》。

25.长安集市。

大量的奴婢被他们各自的主人摆在集市上,如牲畜一样,每个主人的几个奴婢,就又他们的主人将他们的一只胳膊用一根绳子连绑在一起,经营猪、牛、羊、马、鸡、鸭等牲畜家禽的摊位一起,任由买卖双方交易着。

一个肥胖的大富在挑选一个奴婢,左挑右挑,让奴婢张开嘴,看牙。突然捂嘴,嫌其嘴臭,躲开。

因生意没有做成的的主人,冲奴婢瞪着眼睛,手指头快要戳在奴婢的眼睛里。

被手戳指的奴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眼睛也不眨一下,泥塑一般。

主人恶狠狠地瞥他一眼,转身走开,不再理他。

奴婢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泪无声地涌了出来。

[王舜画外音]汉元帝刘奭登基之后,对汉宣帝基本国策的背弃和改变,使得建国154年、十分强大的大汉帝国,开始出现了一系列问题。积淀在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开始显露,并日益尖锐。人口日益增多;豪强大地主兼并之风盛行;奴婢买卖日益严重;百姓赋役繁重;中央集权逐渐削弱,贫富分化危机日益加深。处于高峰之巅的大汉帝国,同时也就此开始了走向深渊的步伐。宣元父子二人,成为西汉由强盛逐步走向衰落的分水岭。

26.全国大考。揭榜之日。

人山人海。有的一跳一丈高。有的唉声叹气。有的流泪哭泣。

一个近30多的老考生,面无表情。默默离开发榜地。

27.潼关。农村。一个十分破旧的农民家。傍晚。

两个七旬老人趁着天还没有黑、还能看见在吃晚饭。桌上摆着玉米糊糊、玉米饼子、大葱、大酱、咸菜。

杜父:“一会天黑了。去喊他吃饭。”

杜母:“已经喊了好几次。他心情不好,不想吃……”

杜父一下来了气:“家里省吃俭用、勒着裤带供着他。他从16岁一直考到27岁……考出功了?连考11年,从宣帝考到元帝,年年都是差几分……11年考不住,要是我,就在那个发榜地方一头碰死算了!还有脸回家!”

杜母:“他爹,你小点声。孩子他正伤心……”

杜父:“都30岁的人了,还孩子哪!连个媳妇也娶不起,家底全你娘扔在考试上。你当我是财主老爷呢?你去,告诉他,明天趁早给我跟上他二舅贩羊皮去!老子是奔80的人、黄土埋在了腮帮子上了,他让我养他到什么时候,他要跟我一起入土吗?!”

杜母老泪纵横、吃到嘴里面的饭难以下咽,“他从小身体单薄,经常闹病,这20年又一直在读书,贩羊皮走南闯北,他怎么能受得了那个苦?”

杜父:“那你让他种地,他受得了那个苦吗?”

杜母:“天哪,你行行好吧。”

杜父:“你告诉他明天趁早给我跟上他二舅贩羊皮去!

杜母大哭。

杜父扬起手,将手中的饭碗狠狠摔在地上。

饭碗被摔的粉碎。玉米糊糊撒的满地都是。

28.烈日下。一支驼队装满杂货走在黄土高原上。

老考生疲惫不堪地跟着骆驼,走着。

老考生头一晕,倒在地上。

29.几年后。秋天。匈奴草原。

贩羊皮的驼队走着。每个骆驼上面装满了散发着臭味、坑脏的羊皮。

老考生疲惫不堪地跟着骆驼,走着。

细皮嫩肉、弱不禁风的白面老书生,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结实的黑脸大汉。他大步走着。

30.后宫。日。外。

宫女们在洗衣房洗衣服。因为天热,都在院子里面。整个皇宫里面人的衣服,都得她们洗。

年已二十七八、相貌英俊的太监石显和另一个脸蛋白净白净的小太监,推着一辆车走过来。满满一车的衣服,都是太监们换下的脏衣服。

小太监冲一个40多岁、梳着圆锥髻像是管事的宫女拱拱手:“有劳各位姐姐了。”说着,往下搬衣服。

圆锥髻宫女:“哎,回去告诉你们那的人,撒完尿拨楞拨楞,别往裤子上滴答,一股子尿臊气。要不你们自己洗!”

小太监霎时弄了个大红脸。

石显走过来,不高不低地说道:“兄弟们日夜当差,连合眼的功夫都找不着。姐姐们别拿兄弟们开玩笑了。辛苦姐姐了!”一边说着,一边往下搬衣服。

不知怎么,宫女们一时兴趣全无,都各自干活去了。

石显和那个小太监将衣服搬下去,拉着车走了。

还没等他们走出院子,宫女们又立刻机灵起来。

一个胖胖地、有几分姿色、年近30的宫女,像是捏着鼻子似的、拿腔作调,对着圆锥髻宫女说:“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圆锥髻宫女:“我怎么不对了?”

胖宫女:“你管洗衣服,还管人家撒尿了?再说,你别看是个大小伙子,那里面什么也没有,跟你一样!你让人家撒完尿还拨楞拨楞,拨楞什么呢?莫非你撒完尿也拨楞拨楞?”

圆锥髻宫女霎时脸大红:“?”

几十个宫女全部笑翻,满地打滚。弄得一身泥水。

刚刚走出门口的石显和小太监,听得真真切切。

小太监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

里面又传出宫女们的声音。

胖宫女:“你别说,这俩个长得俊眉俊眼的。尤其那边那个……”

圆锥髻宫女:“只可惜跟你一样,裆中无物!”

众宫女又是一阵狂笑。

呆立在门口的石显,表无表情,一动不动。

31.长安街上。日。外。(石显回忆)

衣衫褴褛、十四岁的石显拼命跑着。

后面几个人连喊带追,疯狂而来。

石显终于力不可支,瘫在地上。大口喘气。

后面的人追了上来。

一个掌柜摸样的人,冲上去,将石显的手掰开。

石显的手中紧紧攥着一只品质优良、雕刻精致的玉件。

那人一把抢了过去,一脚将石显踢去。

石显惨叫。

32.行刑房。日。外。(石显回忆)

赤身裸体的石显被绑在木杆上。

行刑人手持一把利刃,向他走来。

石显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大爷,我几天没有吃饭,一时犯浑,只是想换几顿吃的……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行……给你家当牲口都行啊,大爷……”

行刑人:“现在知道了?早干嘛来着?晚啦!唉,真可惜了这副俊脸蛋。这以后,连媳妇也别想娶喽……小子,忍着点啊,大爷看你小摸样怪可怜,给你麻利点,让你少受点罪……”

石显:“大爷……”

行刑人:“别喊了!大爷们敢作敢当,瞧你那点出息!你哭就解决问题了?这是法律!大丈夫,死也死个男人样!”

石显不再喊叫。但是眼泪不住地冲出眼眶。

行刑人一刀下去。

整个世界回荡着石显惨绝人寰的喊声。

33.石显宫寝。夜。内。

睡梦中的石显大喊。

几个同屋子里的太监都被惊醒。

34.后宫。夜。外。

一根廊柱下,石显面无表情、目光呆滞。

“石显!不去干活,楞眉腥眼杵在那里暴尸呢?!”

石显大吃一惊,抬眼看去,对面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太监,瘦脸小眼。此人正是宫里的太监管事,是太监一个小头目。

小眼太监管事:“楞着挨刀呀?快去!”

石显被骂醒,赶紧走开。

背后传来小眼太监低低的骂声:“裆里无物,脑子也去了!”

石显的脚步停了一下,又走了起来。

35.太监寝室。早晨。内。

只有石显一人在睡觉。

小眼太监管事走进,突然大喝:“起床了!”

石显惊醒,下意识坐起来。

小眼太监管事:“你看看哪个时辰了?太阳照到屁股上了还睡懒觉!不想干了?”

石显:“大人,我是夜班,刚回来。”

小眼太监管事:“我知道你夜班。去,宣室(皇帝宫)的值班伤风了,你去替他!别把皇上传染了!”

石显:“大人,我已经上了二十多个夜班,再上白班,就连轴转了。”

小眼太监管事:“宣室(作者注:皇帝宫)是皇上的地方,让一个病号值班,你不想活了?快去!”他怒吼。

36.宣室(皇帝宫)。晨。

汉元帝刘奭正在批阅公文。

一个小太监在门口值班。

石显赶到,悄悄朝小太监打手势。

小太监看看皇上,又看看石显。佯装去方便,走出来。

小太监:“干什么?我正给皇上值班呢!”

石显:“你回去吧。”

小太监:“啊?怎么了?”

石显不看他:“你不是伤风了吗?”

小太监:“伤风……”他突然停住,眼珠子飞快地转了几圈,“哦,是是,昨晚起夜,不当心着凉了……”说完,还若有其实地咳了两下,也不敢高声。“辛苦你了,石显,那我走了。”说完,便走了。

石显看着他的背影,一肚子狐疑。但是不敢怠慢,赶紧走进宣室(皇帝宫),立在门口。

汉元帝刘奭无意间看了他一眼,仍继续批阅公文了。

汉元帝刘奭:“你们换班了?”

石显一哆嗦,赶紧看下皇帝。

汉元帝刘奭仍在低头批阅。

石显:“回皇上,他伤风了,我来替他。”

汉元帝刘奭:“哦,刚才还好好的……啊嚏——”他说着说着,自己竟打起了喷嚏。

石显赶紧说道:“皇上,用不用传太医?”

汉元帝刘奭摆手:“哪儿那么娇贵。”

石显定下神,回想着小眼太监管事和那个小太监的表情。一股愤怒油然而生。

37.后宫。傍晚。一个四十多岁、瘦脸、小眼的太监——正是那个太监管事,领着两个妇人进宫门。两个妇人各挎一只大筐。

石显不知要匆匆去做什么,正从一边过来,突然看见小眼太监管事,他本能地躲进树后。

小眼太监跟门卫打招呼。

卫兵看了看两个妇人和筐中的妇人日常以及化妆用品,放他们三人进。

38.小眼太监将两妇人引到库房,将框中物品交予库房管事。

39.小眼太监四下张望。然后向俩妇人示意,三人急急来到宫女们的住地。

40.宫女寝宫。夜。外。

小眼太监轻轻敲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