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正文 第六集(上)

黑发男声 收藏 0 1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size][/URL] 1.宣室(皇帝宫)。日。内。   汉宣帝病危。   太子刘奭、婕妤王政君、刘骜跪在床前。   汉宣帝:“你的生母许平君皇后,她是一个民间女子,她十分善良、贤惠。在朕最困难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来到朕的身边,朕永远忘不了她。在你三岁的时候,王皇后来到你的身边,是她抚养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


1.长安卫戍区军队训练场。日。外。

正在进行军事比武大会。

汉宣帝、王皇后、太子刘奭、太子妃王政君、皇孙刘骜,以及其他嫔妃、文武大臣、百官,隆重出席观摩。

几个士兵将一辆1000多斤重的弩车推上来,这座巨大的弩机,发射的不是寻常的箭,而是飞石。一块沉甸甸的飞石被装了上去。

号令兵:“预备——发射!”

两名发射手手脚齐动,巨大的弩弓发出一声闷响,只见那块石头瞬间射出,落在200步以外。

众人发出一阵惊起的喝彩声。

这时,走上一个身材高大、脸色红润黝黑,浓眉大眼的军人,格外引人注目。他走到弩车旁边,低头拿起另一块飞石,退后几步,运足力气,深吸一口气,嘴里发出“咴”的一声,只见那飞石“嗕”地飞出好远,一直飞过刚才弩车发射的那块飞石,落在地上。

众人又发出一阵巨大的喝彩叫好声。

汉宣帝问左右:“那飞石多重?”

“12斤。”

汉宣帝点头:“这小子叫什么?”

“请皇上稍等。”

一个侍从轻轻而快速穿过人群,来到弩车前。

那军人已经下场。

侍从问跟前的人。

一会又回到汉宣帝身旁:“那人18岁,名叫甘延寿。这个还不是他最拿手的。一次拨距(作者注:跳越障碍)比赛,他使劲一跃,竟跳过了军营中的亭子。”

汉宣帝嗯了一声。

弩车被拉走。接下来表演的是徒手格斗。

刚才表演徒手飞石的甘延寿与6个军人对战。

6个年轻力壮的军人卯足劲,对付甘延寿一人。

7个年轻的身影,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收拳回腿、肘克膝顶、环臂飞脚。扣压腾挪、冲闪侧躲、悬卧扫霹。

一时间,人影幻动、尘土飞扬,让人眼花缭乱。

突然间,随着一声大喊,被围在中间的甘延寿如旋风一般转动起来,随着一声声惨叫,6个军人,全被甘延寿的扫堂腿扫翻。

甘延寿青筋毕露、大汗淋漓、目眦尽裂。

6名军人躺在地上,不住呻吟。

过了片刻,甘延寿喘过一阵气来,上前一一将他们搀起,并拱手致礼。

6为士兵爬起来,向甘延寿还礼。

所有人为他们报以热烈掌声。

年轻的、聪明过人的石显,已经从汉宣帝的目光和举止中,隐约猜到,大汉又要诞生一颗璀璨的新星了。

2.宣室(皇帝宫)。日。内。

汉宣帝病危。

太子刘奭、婕妤王政君、刘骜跪在床前。

汉宣帝:“你的生母许平君皇后,她是一个民间女子,她十分善良、贤惠。在朕最困难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来到朕的身边,朕永远忘不了她。在你三岁的时候,王皇后来到你的身边,是她抚养你长大成人,你倾注了她全部心血……”

太子刘奭:“父皇,儿臣有两个母后,儿臣永远不会忘记她们……”

汉宣帝艰难地用颤抖的手指着刘骜。

眼泪不止的王皇后看懂的汉宣帝之意,她过去,将刘骜抱起来,抱到汉宣帝床上。

汉宣帝看到刘骜,眼睛一亮。他想用手去抱他。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一点力气。

刘骜拉着汉宣帝的手,稚声稚气叫着:“爷爷!出去玩!”

汉宣帝笑一下:“好!好!”

王皇后赶紧将刘骜抱起来,示意王政君将刘骜抱出去。

王政君抱着刘骜出去。

汉宣帝:“奭儿,你也是……父亲了。你长大了。父皇……以前总是希望……你按照父皇的希望,去做每一件事情,实际上是……失败的。”

刘奭:“父皇,您别这么说!”

汉宣帝:“一个独立的人,怎么可能……按照别人的思想行事,就像我,不会按照别人的思想行事……一样。君临天下,你就是一切!让你的国家,在你的统治下强盛兴旺,你有足够的……权力和自由。只是有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我,你……现在就答应我……”

虚弱的汉宣帝从未有过这样跟自己的儿子讲话。与其说是嘱托,不如说是在央求。刘奭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哀伤,赶紧说道:“父皇,请讲!”

汉宣帝无力地用手示意。

中书令史丹立刻明白汉宣帝的意思,将传国玉玺盖在立帝诏书上。

汉宣帝:“刘骜是个好孩子。你与政君……好好培养他。在你登基之日,封他们为皇后和太子……”

刘奭:“……”太子刘奭没有说话。

王皇后一阵紧张,赶紧轻轻说道:“太子!”

刘奭:“父皇,我答应您!”

汉宣帝已经永远没有了任何反应。

3.未央宫。前殿。日。内。

群臣齐跪。

刘奭正式登基。

[字幕]公元前48年,汉宣帝去世。27岁的太子刘奭登基为帝,即汉元帝。

4.汉元帝刘奭亲自将传国玉玺盖在立太子诏书上。

5.未央宫。前殿。日。内。

石显:“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皇子刘骜为太子,封太子妃王政君为昭仪,钦此。”

石显话音未落,整个前殿忽然卷起一阵无形的骚动,发出一阵惊愕。显然,立刘骜太

子, 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而立王政君为昭仪而非皇后,出乎了所有朝臣的意料。

6.皇后宫。日。内。

刘奭进。

刘奭:“参见母后。”

身着大孝的王皇后,眼睛的红肿仍未消下。见皇上进来,忙起身道:“皇上已经正式

登基,以后不必与我行礼了。”

刘奭:“母后永远是母后。岂能怠慢。”

王皇后不再礼让:“皇上请坐吧。”

刘奭坐了下来。

王皇后:“皇上刚刚登基,日理万机,你父皇还未安葬,众多的事情等着皇上。今天请皇上过来,实事情重大,出于无奈……”

刘奭:“母后,是因为皇后一事吗?”

王皇后:“正是。皇上,昨天……你父皇亲口留下遗诏,令你登基后,立太子和皇后。可是今天,为何在殿上宣布立政君为昭仪呢?我正要问你?昭仪是什么?”

刘奭:“昭仪是我新设置的一个名称,地位仅次于皇后,待遇同丞相……”

王皇后:“这又是何苦呢?政君是刘骜的亲生母亲。刘骜立为太子,政君应该立为皇后,而非昭仪。政君婉顺稳重、懂得大体、维护大局,礼让得体、进退有度,你父皇曾多次表示,她定能辅佐你成就一代圣君、大汉天子。她端庄大方,生就一副母仪天下瑞相。远非那些侍宠傍娇、争名斗气、无事生非的小家碧玉、鼠肚鸡肠所能比。皇上,一个称职的皇后,会让皇帝的头脑清醒英明,会让皇帝的后宫安然有序,会让皇帝的后代发达兴旺。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胜任的。”

刘奭:“母后,我知道了。让我回去再想想。”

王皇后迟疑一下,说道:“好。母后等着你的消息。”

刘奭抬眼看母后,正遇上王皇后慈祥而不容撼动的目光。

7.宣室。夜。内。

刘奭非常烦躁。父皇的去世,又加上皇后的设立,让他悲痛中有平添了无尽的烦恼。

[王舜画外音]汉元帝刘奭,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喜欢我的姑姑王政君的人。到

现在我也搞不清清楚,他为什么不喜欢姑姑。

8.宣室。夜。内。

刚刚登基的汉元帝刘奭像烙饼一样,在被窝里面翻来翻去,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精美绝伦的真丝被被汉元帝刘奭撩得大半个掉在了地上,他干脆一脚将被子踢在地上。汉朝的古人,都没有内裤,太子刘奭也不习惯穿睡衣,赤身裸体的他成一个“太”字,

展展地躺在雕刻着精致龙飞凤舞、宽大的紫檀龙床之上。这个刚刚即位的皇帝,却并不喜欢为他生了儿子的这个女人王政君,他即使情愿一个人抱着被子,也不愿再和那个女人睡在一起。这到底是因为什么,谁也不知道。

27岁的汉元帝刘奭,相貌英俊,体格高大。虽然他性格柔仁,但满身的男性肌肉和清仞的骨骼,却挡不住他散发出的强烈的男子气息和男人味道。

汉元帝刘奭一丝不挂,静静躺在柔软的丝褥上。不知觉中,身上涌动起了一股汹涌的热流,瞬间集中在两腿中间,顿时竖起一根坚硬的物件来。

动物的本能驱使他想找一个女人,并将那根炽热的硬棒,直插她的体内。可是,那些遭人恨的妃子们,只有王政君是唯一没有激起他强烈恨意的。他想去王政君那里,或者是让侍从把她传来。想到这里,他张嘴便要喊——终于又停住了。此时此刻的半夜传皇后,传至天下,必将使他这个皇帝,遭人耻笑——虽然即使借给他们一百个胆他们也不敢——但是刘奭心里觉得,他们会。而且,更重要的,这个皇后,偏偏又不是自己的心爱之人。

他感到那根坚硬的硬棒不再坚硬,软了回去。

他重新躺在床上。

虽然是年轻人的日常功夫,但是在父皇的大丧期间刚刚第二日,就练习此功,似乎有些夸张。不仅太不合时宜,而且简直太令人耻笑。

刚刚登基一天的汉元帝刘奭翻了一个身,伸手抱了一个枕头,慢慢睡着了。

不知过了几个时辰,迷迷糊糊的汉元帝刘奭,竟又醒了一些。

他感到浑身异常难受,两腿中间竖着一根粗壮肉棍,无比坚硬,憋得他一阵紧似一阵的胀痛,辐射到整个腹部,难以名状的急迫和难受。

半睡半醒之间,他的手不知不觉,伸到了自己腹部,伸到大腿中间,赫然碰到了那根炽热难耐的物件。他轻轻握住它,顿时感到一阵过电似的酥麻痒软,紧接着是一阵无比欢心的舒畅感。但是下意识告诉他,如不立刻终止,马上就要不可避免地出现的情景。他极力抑制住自己的行动,将手移开。

然而,又一阵更大的浑身难受,瞬间袭遍他的全身,聚集在那个最敏感之处。

他有些忍不住了,于是便再次将手伸了过去……动了起来。

他再也无法说服自己,无法指挥自己,本能神经已经战胜理智神经主干和每条神经末梢,完全控制于他。

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他感到一阵比一阵的舒服和畅快,同时有一种强大的感觉令他只要停下来,就会感到巨大的难受。他越动越快,握着的手来回穿梭,手上像锅里的水一样,越来越热。他的腹部使着最大的劲,用力挺着……终于,他再也忍受不住,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搐,喉咙发出低沉而强烈的响声,他大口喘息着,身上再也不愿意有任何一点点的动静,只想一动不动趴在那里。很快,他睡着了。

从他体内喷出的液体,射在床上、地上,将精美的丝褥弄得污浊不堪。

皇宫里面的女人太多了,皇帝的权力太大了。那些成百上千的宫女们,那些干柴烈火、如饥似渴、年年月月天天时时分分秒秒渴望着天一般尊贵的皇帝,用他们男人的身体宠幸自己的宫女们,随时随地都能万般情愿地躺在皇帝的胯下。这是中国至高无上的封建制度,赋予至高无上的天之骄子——皇帝,至高无上法定的权力。

可是这个汉元帝刘奭,宁愿自己动手,用自己的手去蒙混自己的身体,去释放自己年轻身体中澎湃汹涌、随时随地,都可以坚硬无比,并在巨烈的喷射中结束的不竭的青春活力。

9.皇家林苑。夏。(汉元帝梦)

绿草如茵,碧波万顷。

两匹雪白的飞马,在草地上奔驰。

跑在前边马上的,是野小子一样的太子妃司马良娣。

紧跟后面的马上,是太子刘奭。

司马良娣策马回首,望着后面的太子,笑着,让他快点。

太子答应着,策马追赶。

湛蓝的天空下面。

两个快乐的年轻人骑在马上,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之中。

司马良娣突然脑袋一扎,全身倒立在马上。

无意间抬头的太子刘奭大吃一惊。

司马良娣重新坐在马上。

太子刘奭虚惊一场。

司马良娣调皮地回头看刘奭。

太子刘奭反倒不好意思了。笑。突然脸红了。

司马良娣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腾空而起、飘逸奔驰的白马。

10. 夏。(汉元帝梦)

跑累的两个年轻人,倒在草地上。一动不动。

司马良娣抬头看下身边的太子,将自己的胳膊伸给他。

太子顺势枕在了她胳膊上。

司马良娣:“太子……”

太子刘奭:“嗯?”

司马良娣:“你带着剑吗?”

太子刘奭:“没。”

司马良娣:“那是什么,把袍子都支起来了。肚子下面。”

太子刘奭低头一看,脸唰地成了红布,赶紧侧过身去。

司马良娣:“怎么了,太子?”伸手将他扳回来。

太子刘奭蜷着身子,不回来。

司马良娣:“到底什么,我看看……”伸手就抓。

太子刘奭一把将她伸过去的手抓住,顺势一下子翻过身来,眼睛像喷火一般,紧紧盯着司马良娣,呼吸急促,全身战栗。

司马良娣:“太子,你怎么了?”

太子刘奭不说话,却将司马良娣一把拉过去。

司马良娣顿时感到一阵无比舒服的眩晕,鼻翼煽动,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太子刘奭将自己炽热的嘴一下子按在她饱满欲滴、微微颤抖的唇上。

急不可耐的太子刘奭急乱地将司马良娣的裙子一下子掀起来,就势扑了上去。

11. 夏。(汉元帝梦)

草地上。

衣衫不整的两个年轻人,躺在地上,面向天空,一动不动。

司马良娣:“太子,我看你平日里斯斯文文、说话慢条斯理、走路稳稳当当,文绉绉的书生样子。可是一在我身上,怎么就像变了一个人?怪吓人的?”

太子刘奭:“我也不知道,不知道。”

司马良娣一动不动,却呵呵笑了起来,“我知道。”

太子刘奭:“你知道?你知道,还问我干吗?”

司马良娣:“我怕你不知道我知道!”

太子刘奭:“那你说说,为什么?”

司马良娣:“因为——你的斯文,全是假的!全是让那些孔夫子的之乎者也从小给安装了一层面具!而刚才的你,才是原本的你。你是一个朝气蓬勃的男人,是一个浑身是劲的棒小伙子!”

太子刘奭不作声。

司马良娣:“对吗?”

太子刘奭:“一派胡言!”

司马良娣咯咯笑起来。

太子刘奭:“没正型!”

司马良娣突然一脸正色:“太子,你也这么说,你跟父皇一样了?”

太子刘奭不理她,突然转了话题:“良娣,你知道你自己今后的身份吗?”

司马良娣:“知道,不就是一皇后吗?”

太子刘奭显然十分失望:“你不高兴啊?”

司马良娣:“还行吧。”

太子刘奭:“还行吧?老天爷!你知道天下有多少人,为了这个位子不惜舍弃一切吗?那你怎么天天下想着和我在一起?”

司马良娣:“因为我喜欢你。”

太子刘奭:“喜欢我,为什么又不喜欢当皇后呢?我以后可是大汉的皇帝!”

司马良娣:“因为我喜欢的,是你!”

太子刘奭:“那还不是一样!”

司马良娣:“那可不一样!谁知道你当了皇帝,把心又给了哪个小妹妹。谁知道你的心里会有多少好妹妹哦!”

太子刘奭:“皇上老婆多,那是人家国家定的!不就是让皇帝生多多的儿子,将来好接班嘛。你给我一口气生他个一百、两百个,我不是就不要别的老婆了吗?”

司马良娣:“你当我是猪呢,一窝一窝的?”

太子刘奭突然大笑:“哎,你就是猪!你就是猪!猪!猪!猪猪猪!”

司马良娣突然没有了一点声音。

大笑不止的太子刘奭,突然觉得不对劲,转身一看,司马良娣背对着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太子刘奭连叫几声,她还是不答应。

太子刘奭上去扳她,这才看到她满脸是泪。他顿时慌了手脚,“怎么了,良娣?我这不是跟你闹着玩呢吗?好了好了,我再也不叫你猪了,好吗?”

司马良娣一动不动,眼泪仍在无声地流着。

太子刘奭突然大声地:“我是猪,行吗?我是猪!猪!猪!猪猪猪……”

司马良娣的一只手紧紧捂在太子刘奭的嘴上。

太子刘奭嘿嘿笑了。

司马良娣:“太子,我对不起你!”

太子刘奭又愣住了。

司马良娣:“我做太子妃已经五年,可是连一个孩子也……没有!”

太子刘奭:“哎呀,我以为怎么了呢。我刚还心里想,平时什么玩笑都开得,今天是怎么了呢。不就是孩子吗?你今年23,我今年24,我们生孩子的时候,多着呢!这是老天给我们攒着呢!要不不生,一生就生他个丁玲咣当,百八十个……哎呀,你又猪了! ”

司马良娣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太子刘奭突然扔开她,跑出去,一蹦老高:“笑了笑了!司马良娣笑了——”

司马良娣看着太子欢快的身影,不禁一下子站起身,跑过去,拉住太子的手,和他一起使劲往高跳。

太子刘奭兴奋异常。

突然,司马良娣不见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