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流行小说]进了她的房,没上她的床

漂泊诗人 收藏 4 5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阿辉下岗后,很长一段时间深居家中,过去在国有企业混了个干部当,上班悠然自在,可工厂说垮就垮了,唯有几位留守人员看守着厂房。生活无奈时,阿辉就去了广东打工,高不成低不就,加上下岗后的阿辉精神总不如从前,脾气异常烦躁,不多久因环境不适应便结束了一年的打工生涯。幸好过去一位旧友开了家公司,念及他有些管理经验,而且交往广应酬能力强,于是聘他当了业务主管,起先他还蛮卖力,为公司做了不少业务,但友人是那种吝啬的土财主,原先答应给他的提成都以生意赔了而不给了,阿辉也懒得与他争,干脆辞职算了。而他做成的业务一直被友人持续着,明眼人也都知道,这生意那有不赚钱的,厚道的阿辉被诡诈的朋友耍了。

所幸的是阿辉的老婆还好,见他从广东回来,便将孩子交给他,凭着她的会计专长,到了广东谋了一份会计工作,薪金还不错,全家的开支都是老婆赚回寄来的。

阿辉认识阿惠是通过邻居阿英介绍的。在家里实在乏味时,阿辉就到院子里转转,不想被阿英看见后便叫他到她家。阿英的好姐妹阿玉和一位男牌友也在,于是大家便打起麻将来。阿辉在位时是企业的行政干部待人接物还不错,因此口碑蛮好。阿英是他的同事,虽然是车间工作,但却找了个车间主任成了家,如今工厂垮了,她的老公也去了广东,但他有技术有管理经验。阿英不想做事,就在家管着孩子读书吃饭就行,因此无聊的时间多了,就找人打下麻将

时近中午,大家兴致颇高,于是能干的阿英速速地炒了几个菜,便到楼下小卖部买了二瓶精装“沱”牌酒。大家知道阿辉过去是干部,酒量算是可以。但阿辉怎么也想不到,这群娘们的酒量更是了得。大家喝了一瓶时,阿玉说了:“叫阿惠过来,这个时候不能没她。”

阿英问为什么?阿玉说:“我这位姐妹最近有点不幸,老公找了小的,心情不好,找她来消闷。”虽说阿惠是阿玉的朋友,但经常往来,阿英也熟了。于是阿英挂了阿惠的电话,叫她立马过来。女人多嘴时便把阿惠议论起来,阿辉只听到,阿惠的男人找了个小的,准备与她离婚,但答应给她母子一套房子,外加五十万。阿英听到这,惊叹道:“妈的,要是我老公有那能耐,给我二十万都行。”

阿惠来得很及时,才五分钟大家就听到她摩托车声音。阿辉第一次见到她,感觉她蛮富态,不像阿英那般俗,貌似高贵的气质。阿辉过去陪领导什么酒没喝过,酒量是越喝越大,但从岗位上下来后,落魄为下岗工人,应酬少了,酒量也减了。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群女人们个个都挺能喝,只有那位男牌子友喝完第二杯就去吃饭了。阿辉总觉得自已是爷们,不能输给娘们,兴致喝完二瓶时,阿英又拿来二瓶子。五个人喝了四瓶子,每人差不多九两了,阿辉都有点招驾不住,而阿惠却兴情正浓,还扬言再与阿辉喝。阿辉的酒也上头了,没好气地说:“凭什么跟你喝。”

“我就想跟你喝,没有什么理由。”阿惠一双水汪的眼睛盯着他。

阿辉是男人也很久没摸女人了,阿惠的火辣让他的心头燃烧,但他一直在克制自已,说这是第一次见阿惠,别太失礼。于是,阿辉很谦和地说:“我们第一次认识,以后会有机会与你喝酒的。你为人豪爽,巾帼英雄不须眉。”

“今天面子都给不足,我们还会有下次吧?”看似文静的阿惠说起话来还挺冲,但不管她怎么激将法,阿辉就是不附和。

喝酒没戏,收拾桌子,大家便在客厅听歌。不知是谁在提议,来跳舞。许是酒精的作用,大家便双双拥跳。阿英是双职工,分房的面积很大,因此客厅也宽敞。才跳二曲慢舞,火暴性格的阿英便放起了劲舞曲,还趁着酒兴又从酒柜里拿出红酒。阿辉本来还想守住底线,说喝混合酒会醉。阿英见劝不了阿辉,便把目光投向阿惠。

阿辉嘴里说:“哪有喝酒还强着人干的。”

阿玉挑衅道:“我们就要强着你干。”

此时伴着强劲迪斯科,大家扭着腰摆着屁股。阿惠端着双杯走近阿辉,说:“辉哥,为了今天的幸会,我们得干了这杯。”阿辉被阿惠温情的眼睛电了一下,他正犹豫是不是要喝时,谁知大伙的掌声响了起来。只见阿惠很温情把端着酒杯的右手伸进阿辉举杯的手臂里。

“你这是干什么?”阿辉感到脸都有点红。

“除了我老公之外,我还没与第二个男人喝过交杯酒。”阿惠说完,一口干完了整杯红酒。阿辉察觉到,阿惠的双眼有些湿润。看来女人最能征服男人的是含情的双眼。面对这种温柔,是毒酒阿辉也得喝。

阿辉是给足了面子,但阿英却有几分嫉火。其实,阿英还是姑娘的时候就一直暗恋着这位风流倜傥的阿辉,她曾经频频暗示过,但阿辉对她没反应。无奈之下,正好当时还是班长的男人追求她,后面就跟了那男人结了婚。但她心里对阿辉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恋。要知道深深暗恋一个人而永久不让他知道那需要多大的耐力。而今天过去曾经暗恋的人并不是心甘情愿地跟她喝酒,而是跟了才初次见面的阿惠喝了交杯酒。此时阿辉已经有些头晕目弦,于是很友好地推拒了。阿英心想我对你的情你总是不领会,我现在就证明你看。于是满满二杯酒一干而尽,阿辉这才有些惊慌。

“酒我帮你喝了,你说该怎么办?”如今虽有些肥胖的阿英其实年轻时也很美丽苗条,她暗恋阿辉,阿辉不可能不知道,但他的意愿是不想找双职工,而且他不喜欢阿英的粗俗。

“他先不是说我们强迫他干杯,现在我们干脆强奸他算了。”阿玉在后面阴声阴气地说。

话声未落,阿英的心一下被酒精点燃,她冲上前从背后双手死死地抱着阿辉的双臂。阿玉、阿惠连忙齐手出力,开始解下阿辉的皮带,于是四人在房子里厮打起来。阿辉本身是斯文人,从来没有经历过异性如此侵犯,他也知这虽是开玩笑,但他总想不到这群娘们这么出格,他想反抗,但双手又被阿英紧紧锁住。而且眼前尽是女性,他根本找不到反击的目标。正当阿玉准备脱他的黄色内裤时,就在他的尊严受侵犯时。阿辉一下子醒悟起来,连忙大声对阿英说:“你不想我们的事被曝光吧?”就这么一句话,原本紧紧钳住他的手松了,阿辉才腾出双手抓住阿玉的手,夹得阿玉像杀猪式的豪叫。阿辉不去理会,却对阿惠说:“亏我们刚刚喝过交杯酒,你反脸就不认人了。”一句说得阿惠的手也松了。此时阿辉才松下夹住阿玉的手,连忙收拾好自已的裤头。阿辉这才知道女人们的厉害,过去下面常反映说谁被女工们强暴,原来她们只是让男人们出了丑,让男人们的生殖器暴露下就了事。

酒也喝了,舞也跳了,打闹也完了。于是四人坐下来又开始打麻将。只是阿辉心里有些计恨那位男士,该出手时不出手,害得他受到细微伤害。而此时阿惠却温柔地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打麻将。阿辉满心里不服气,对阿惠说:“亏你也做得出,才跟我喝了交杯酒,就出手帮外人。”

“谁叫男子这么坏。”阿惠狠狠地说。

“你不要一棒子打死人好不好?”

“男人全都死了这世界才太平。”

“不要因为你老公坏就仇视所有男人。”

“天下男人都和我老公一个德性。”阿惠说完,眼光露出怒火,直辣辣地射着阿辉。原来都有安稳工作,幸福的家,不知来了那阵风,一下子什么也没了,这座城市的国有企业说垮就垮,害得家散人怨,一个大男人还要靠老婆养。到了这种年龄阶段做生意没本钱,找工作又没人要。而身旁的女人就是因为男人坏,才有了富足的财产。说到怨恨,阿辉更是怨恨有钱人,为了钱要好朋友可以失信出卖你,面对阿惠的怒火,阿辉也趁着酒兴射出怒火,同时用手紧紧地抓住阿惠的手凶狠狠地往卧室里拉。

“你想干什么?”阿惠不示弱地说。

“就允许你们强奸我,就不许我欺负你。”

阿辉用尽力气将阿惠按倒在床上,心中涌着怒火,仍不服气说:“你敢拉我的裤头,难道就不能让我脱你的裤头?”

阿辉解下阿惠的裤头时,露出煸情的黄色内裤。阿辉一时冲动恨不得脱下她的内裤,但是他感到奇怪的是,阿惠并不反抗、不喊叫,只是用一又慧眼在凝视着他。阿辉伸向内裤的的手不自觉地缩了回来,独自走出卧室。

四人又嘻笑打着麻将时,阿惠很平静地出来了,说:“你们开心地玩吧,我上班了。”

“他欺负你没?”阿玉狡猾地说。

“就那么几句悄悄话,也用不着非拉到卧室里面去讲。”阿惠很平静地说,然后向大家道别便离去。只有阿辉心里存有一种歉疚……



没过几天,阿辉几位要好朋友来家里作客,阿辉炒了不少菜,细想那天吃了阿英一顿饭今天也叫阿英、阿玉一块儿来喝点酒。五个人坐下便开始轮流敬酒。阿辉的朋友都嗜酒的人,于是大家喝得兴致颇高。阿辉那位做教师的朋友,是王老五,四十好几了还是独身,便开玩笑叫阿英帮他找对象。阿英一时高兴便对阿辉说:“叫阿惠过来吧?”阿辉当然同意。说完,阿英便挂电话给阿惠,阿惠答应马上过来。

不过十分钟,阿惠如期而来。阿英将阿惠做了介绍。话没落音,那位教师就举杯敬酒,阿辉本想提醒他,但阿惠给了一个温柔的眼色。原来是一两的小杯酒结果被换成了三两三钱的大杯,才喝完第二杯,教师朋友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但是阿惠却不肯罢休,又斟满一大杯,教师朋友本来不想喝了,但是经不起阿惠的激将法,还没等他喝完,“哇”,全部吐了出来,此时整桌子一片狼籍。阿英、阿玉见状扭头就跑到客厅,阿辉和另一位朋友扶着教师朋友去客厅的沙发上休息。只见阿惠一个在收拾整桌菜和碗筷,并拿到厨房去洗净。阿辉看在眼里热在心中,其实他心里最明白阿惠几乎还没吃什么。

教师略略有点醒,便提意去跳舞。于是一行六人打车来到舞厅。一曲开始,阿辉很友善地邀请阿惠跳。阿辉将刚才的感受说出来,阿惠只是淡淡一笑:“其实这些事哪个女人不会做。”

“那是在你家,但这次不同的是在我家。”

“我出生在工人家庭,说来你都不会相信,我们家连杀鸡杀鸭都是我做。”

“那你先生呢?”阿辉刚说出嘴就觉得自已失言了。

“他啊,基本上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嘴的生活;不提他了,他已经进入历史书了;对了,听阿玉说,你曾经是阿英的偶像?”阿惠将话题一下子引到阿辉身上。

“那是她当姑娘时的幻觉,她现在还不是过得蛮好,若当初跟了我,现在还不喝西北风。”

“我觉得你人很坦诚,是那种负责任的男人。我过去太飘飘然了,自认为很幸福。其实当初我的家人都反对,但我是吃了蜜糖,因为他家里是农村的,我父亲也怕我跟着他会吃苦头,事实上,我真跟着他吃了蛮多苦……”阿惠说到这,头微微低了下来,阿辉深知她心头的辛酸和悲怆。

阿辉不知该如何开导她,只好用优美的跳舞步来配合她跳舞,想让她尽摆脱这种不快。谁知阿惠昂起头时,已是一脸笑盈。

“你的舞跳得真好,想不到做什么都可以带来快乐?”

“你的舞也不赖,特别是你的贤惠让我佩服。”阿辉说完,阿惠已是满脸灿烂。

“女人贤惠不是德,女人征服男人靠得是手段。”

阿辉又怕她回到不幸的家庭的话题上,于是不再说话,只是用心地施展舞姿,而阿惠也知趣地在跳舞池里不停的转着舞圈,精彩的舞姿不时引来旁人的眼球。

“你没闻到一种香味没?”阿惠转完圈便对阿辉说。

“这种香很清新难忘,是什么香水?”

“不是香水,是我的体香。”阿惠刚说完,舞曲已终止了。

整个下午,大家都很开心地跳舞聊天,至到散场,虽然大家还有兴致,但是他们都还要照顾小孩,便分手回家。



一个仲夏的夜晚,阿辉被朋友叫出来喝茶,这是临近公园的茶楼,茶楼下面是公园的湖,荷塘月色,情意动人。好友与他的合作伙伴在谈些事,阿辉在独尝这月色和悠扬的音乐。他拿出手机准备给阿惠挂个电话顺便问候她一下,因为早些天他遇到阿玉说,他们已经办好离婚手续了。阿辉挂过去,对方是占线。于是,阿辉又回到悠静中。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阿惠挂过来的。

“喂,是阿惠吧,你在家里?”从电话里阿辉听到的却是阿惠的抽哭泣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阿辉紧张地问。

“他……他今天结婚,我在家哭了一整天了,我心好疼。妈和姐都在陪我,我想出去找你聊聊。”

“我也在外面,不如你出来吧,我到鸿福茶楼等你,那离你家近。”阿惠答应了,阿辉便跟朋友告辞匆匆赶往鸿福茶楼。

不一会儿,阿惠穿着一套深色连衣裙来到阿辉身边。一副憔悴像,眼睛微微红肿。

他们要了一间包厢,一盘西瓜、二瓶红酒、二杯碧螺春茶。阿辉问她事过境迁为何还为他而伤心。阿惠这才讲起她们的过去:当时她跟阿玉是一个工厂的工人,由于人模样不错而且能干,没少有人在追她。而作梦都想不到她会找到他,一位刚从大学分配下来的技术员,她见他人实在、厚道关键肚子里有文化,最后选中了他,她父母都反对,因为他家的负担重。她竟然背叛了家庭与他发展感情。结了婚后,她一个人挑起这个家,包揽整个家务让他安心学习,让他考上研究生,那年生小孩她都是一个去的医院。他研究生毕业后便被调到市直某局机关,恰巧机关改革因他属于年轻化知识化他被提拔当了局长,起先几年他们关系还是好的,但后来他的地位稳了,应酬谢多了,而且是个权力部门,他们的感情就出现了裂痕。再不久,他提出与她离婚,她一打听他真得找了个年龄小的,很娇气的女孩子。她过去为了他吃了那么多苦一下子成了过去,而如今他找的这位,他几乎要侍候她,人是不是一物降一物。阿惠说完,几乎成了泪人,平时刚强、豪爽的阿惠如今这么脆弱,阿辉也不知如何来安慰她,只是一个劲地陪她喝着红酒,为她解郁闷。

包厢里的红墙布与红酒和点燃的红蜡烛渲染的是喜庆,而俩人的心情是郁肁3盟鼗乩硇裕崆岽┥弦律眩攵嗲榕说辣稹U馐浅鞘欣镎饷匆蝗和∠嗔娜司墼谝黄穑⑸母腥硕嗌墓适拢梁罅钊丝嗫嗨夹鳌P∷稻哂猩詈竦纳畋尘埃榻谟兄拢故径际欣镆蝗喝说谋詈突胱撬枷耄档靡欢痢?

, 阿辉下岗后,很长一段时间深居家中,过去在国有企业混了个干部当,上班悠然自在,可工厂说垮就垮了,唯有几位留守人员看守着厂房。生活无奈时,阿辉就去了广东打工,高不成低不就,加上下岗后的阿辉精神总不如从前,脾气异常烦躁,不多久因环境不适应便结束了一年的打工生涯。幸好过去一位旧友开了家公司,念及他有些管理经验,而且交往广应酬能力强,于是聘他当了业务主管,起先他还蛮卖力,为公司做了不少业务,但友人是那种吝啬的土财主,原先答应给他的提成都以生意赔了而不给了,阿辉也懒得与他争,干脆辞职算了。而他做成的业务一直被友人持续着,明眼人也都知道,这生意那有不赚钱的,厚道的阿辉被诡诈的朋友耍了。

所幸的是阿辉的老婆还好,见他从广东回来,便将孩子交给他,凭着她的会计专长,到了广东谋了一份会计工作,薪金还不错,全家的开支都是老婆赚回寄来的。

阿辉认识阿惠是通过邻居阿英介绍的。在家里实在乏味时,阿辉就到院子里转转,不想被阿英看见后便叫他到她家。阿英的好姐妹阿玉和一位男牌友也在,于是大家便打起麻将来。阿辉在位时是企业的行政干部待人接物还不错,因此口碑蛮好。阿英是他的同事,虽然是车间工作,但却找了个车间主任成了家,如今工厂垮了,她的老公也去了广东,但他有技术有管理经验。阿英不想做事,就在家管着孩子读书吃饭就行,因此无聊的时间多了,就找人打下麻将。

时近中午,大家兴致颇高,于是能干的阿英速速地炒了几个菜,便到楼下小卖部买了二瓶精装“沱”牌酒。大家知道阿辉过去是干部,酒量算是可以。但阿辉怎么也想不到,这群娘们的酒量更是了得。大家喝了一瓶时,阿玉说了:“叫阿惠过来,这个时候不能没她。”

阿英问为什么?阿玉说:“我这位姐妹最近有点不幸,老公找了小的,心情不好,找她来消闷。”虽说阿惠是阿玉的朋友,但经常往来,阿英也熟了。于是阿英挂了阿惠的电话,叫她立马过来。女人多嘴时便把阿惠议论起来,阿辉只听到,阿惠的男人找了个小的,准备与她离婚,但答应给她母子一套房子,外加五十万。阿英听到这,惊叹道:“妈的,要是我老公有那能耐,给我二十万都行。”

阿惠来得很及时,才五分钟大家就听到她摩托车声音。阿辉第一次见到她,感觉她蛮富态,不像阿英那般俗,貌似高贵的气质。阿辉过去陪领导什么酒没喝过,酒量是越喝越大,但从岗位上下来后,落魄为下岗工人,应酬少了,酒量也减了。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群女人们个个都挺能喝,只有那位男牌子友喝完第二杯就去吃饭了。阿辉总觉得自已是爷们,不能输给娘们,兴致喝完二瓶时,阿英又拿来二瓶子。五个人喝了四瓶子,每人差不多九两了,阿辉都有点招驾不住,而阿惠却兴情正浓,还扬言再与阿辉喝。阿辉的酒也上头了,没好气地说:“凭什么跟你喝。”

“我就想跟你喝,没有什么理由。”阿惠一双水汪的眼睛盯着他。

阿辉是男人也很久没摸女人了,阿惠的火辣让他的心头燃烧,但他一直在克制自已,说这是第一次见阿惠,别太失礼。于是,阿辉很谦和地说:“我们第一次认识,以后会有机会与你喝酒的。你为人豪爽,巾帼英雄不须眉。”

“今天面子都给不足,我们还会有下次吧?”看似文静的阿惠说起话来还挺冲,但不管她怎么激将法,阿辉就是不附和。

喝酒没戏,收拾桌子,大家便在客厅听歌。不知是谁在提议,来跳舞。许是酒精的作用,大家便双双拥跳。阿英是双职工,分房的面积很大,因此客厅也宽敞。才跳二曲慢舞,火暴性格的阿英便放起了劲舞曲,还趁着酒兴又从酒柜里拿出红酒。阿辉本来还想守住底线,说喝混合酒会醉。?A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