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七十七章 伏击

亡命逃兵 收藏 1 2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此时农场内的警戒圈压缩地十分紧密,各哨位之间相距不远,可以及时相互联络支援,想在无声无息之间摸掉敌人的哨位显然是不可能的,不管是近距离摸哨,还是远距离狙杀,无论采用任何方式潜入,都无法在不惊动其他敌人的情况下解决外围哨兵,更别提靠近农场了。而如果发动强攻,不仅己方势必会出现伤亡,还可能危及到里面烟鬼和水手的安全,以自己数量上占劣势的“乌合之众”和里面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退役特种兵硬碰硬,那是白痴才干的!必须得把他们从建筑物里调出来,分散他们的防御线才好放开手脚和他们干一场,也才可以给秃头莫雷他们创造突入的机会。这个农场地处哥伦比亚丛林深处,连一条连通外界的像样的公路都没有一条,直升机基本上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农场里的进出只能依靠从空中来去,因此韩振断定只要直升机受到攻击,里面的雇佣兵绝不会坐视不管,这是牵制他们的最好办法。

韩振从侧面丛林中原路折回,然后下水,顺着河水潜伏至农场正面河谷,韩震和猎手桑尼慢慢地爬上了河谷上方的陡坡。

河谷和农场之间的陡坡是河流冲刷形成的塌方断层,靠近河谷底部的是坚硬的岩石层,韩震和猎手桑尼很容易就爬了上去,但再往上就没那么轻松了。靠近农场上面栅栏的一段变成了土石混合层,在丛林雨季河水暴涨时河水冲刷塌方形成了两米来高的断层,从土石的断层上往上面攀,一不小心就可能遇到松软的土层失手滑落。韩震没有急着上去,而是先用热成像仪扫描了头顶上方草坪周围,热成像显示草坪上存在着一个体积很大的红外辐射源。从形状上不难看出,那是直升机发动机散发出的热量。谨慎地又做了电磁信号扫描,没有发现警报器异常报警,韩震才放心下来,向猎手桑尼打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猎手桑尼那家伙还是急着在韩震面前表现,咧嘴一笑,三两下便爬了上去。可他刚从陡坡下面露了一下头,身子忽然抽筋了似的一颤,僵直在陡坡的边缘不动了。

难道上面有人?韩震心头一紧,赶紧停住动作,慢慢地贴在陡坡上。

时间仿佛在瞬间凝固。

注视着趴在陡坡边缘一动不动的猎手桑尼,韩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可韩震心惊胆战,却看不到上面的情况,又不敢贸然出声询问,一时间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脑门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刷地一下就冒了出来。

好半天,猎手桑尼极其小心缓慢地缩回了脑袋,轻声叫道,“上校!”在脚下河水哗哗的流动声中,猎手的声音没有惊动不远处机舱里的飞行员。

猎手一说话,韩震放松不少。既然他敢出声,至少说明上面没有敌人。

慢慢退到下面的岩石层,摸到猎手脚下,韩震爬了上去。到猎手跟前,韩震探头一看,立刻和他一样紧紧伏在陡坡边缘,同时提醒他,“别动!千万别动!”

猎手桑尼面前一尺多远的草丛里半掩埋着一个压力震动感应警报器。如果一不小心触动周围的土石发生滑落产生震动,或者没有发现它,直接翻上陡坡,哪怕脚步再轻,人的体重压在湿软草地上的震动都足以引起警报器报警。而且,韩震面前的情况没有最糟,只有更糟,更糟的是离河谷边缘二十多米远的草坪上停着的两架直升机驾驶舱里还有人!

咕咚!韩震咽了口唾沫。

这架直升机应该是刚刚到达不久,发动机还没有完全冷却下来,发动机散发出来的高温使得机舱里的空气温度比人体的温度还要高,所以韩震用热成像仪扫描时只显示出了发动机辐射出的高温气团,并没有人员目标的显示。

似乎是耐不住机舱里的闷热,运输机驾驶舱的窗户大开,两名驾驶员这时正在窗户边上抽烟,隐约还能听见他们的谈话声,但听不清楚说的什么。

不惊动头顶上的飞行员,又不触动压力感应警报器爬上草坪潜行到直升机下面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又无法退回去,韩振感觉到胳膊下面被雨水浸透的泥土正在慢慢往下陷,似乎马上要塌掉,只要身体稍稍一动就可能触动一尺外的压力感应警报器,这时候韩振和猎手桑尼能做的就是尽量紧贴在陡坡上保持身体平衡。

挂在陡坡边缘的草皮上上不去下不来,在这要命的时候,韩振忽然冒出个啼笑皆非的念头——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像是高空走钢丝走到一半忽然尿急一样,进退不得。

为了保证身体对地面的压力均匀,全身的肌肉都得调动起来保持身体的协调,还得时刻留意着头顶的两名飞行员,韩振这么挂在松软的泥土上比走钢丝的难度更大。要是身体下面是坚硬的物体,韩振能这么半挂着一晌不动弹一下,可在随时可能崩塌的松软泥土边缘维持这个不上不下的平衡,比憋着尿走钢丝还要费劲。

走钢丝的实在憋不住可以尿裤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尿裤子那是丢脸的事,韩振这时候却不能放手,放手丢的可不仅是脸,更是命!丢脸事小,没命事大!

韩振扭头瞟了身边的猎手一眼,只见他用两条胳膊架在草坪的边缘,俯在草丛里的脑袋上已是大汗淋漓,眼看着他就要坚持不住,随时可能失手滑下去。

呼吸急促,嘴唇不住地抖动,猎手眼巴巴地盯着韩振,“上校……”

尽可能将头部埋在草丛里,脖子也使上劲保持身体的平衡,韩振注视着两名飞行员的一举一动,嘴里轻声说道,“直升机驾驶舱,两条猎狗,立刻清除!”

“收到!”潜伏在河谷对面丛林里的鹰眼班德立刻回应道。

“鹰眼负责上校十二点方向猎狗,剩下的一条交给我!”酋长马步在无线电里插了一句。

两架直升机是顺着河谷的方向停放,似乎是为了方便农场人员的快速出入,机舱门正对着农场,副驾驶座的飞行员正好在鹰眼班德的射击范围内,狙杀毫无防备的飞行员对班德来说跟射击靶场上的人形靶一样简单,但同时解决两个飞行员就不那么容易了,于是酋长便主动替鹰眼分担了一个。

韩振似乎能感觉到鹰眼正在慢慢调整瞄准镜的焦距,甚至听到了手指摩擦扳机的声音,时间一秒钟一秒钟过去,韩振的心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剧烈,一张一弛的心脏搏动仿佛大马力的水泵,不停的挤压着高度紧张带来的尿意,韩振感觉下身似乎马上有失控的危险。

中型运输机挡住了农场里的灯光,刚好把韩振和猎手桑尼罩在影子里,机舱里的两名飞行员谈兴正浓,丝毫没有意识到身边的阴影里挂着两个人,而丛林里隐藏的致命枪口已经悄悄锁定了他们。面向河谷方向的飞行员半趴在窗户上狠狠抽了两口手里的烟,随手将烟蒂弹飞,脑袋伸出窗外嘴里吐出了一个漂亮的眼圈。烟圈刚飘出去,飞行员还没有来得及欣赏,空气中猛然划过一道劲风将烟圈吹散,随即撞上了飞行员。长着大嘴的飞行员身子一颤,脸上像是被木棒迎面扫中,脑袋猛地向后一仰,后脑勺砰地磕在舱门窗户的上沿又弹了回来,然后脑袋软软地耷拉在窗户上没了动静,鲜血顺着舱门泉水一样淌了下来。

那名飞行员的脑袋重重地磕上窗户,旁边正驾驶座上的同伴还以为是他不小心碰上的,机舱里顿时响起两声笑骂,可笑到一半声音便戛然而止,正驾驶座上的飞行员像是极速行驶中汽车突然踩下了刹车,身子往前一扑,栽在了前控台上。

等了几秒钟,无线电中传来酋长的声音,“确认猎狗清除!”

静候片刻,确定驾驶员死亡,没有发现可疑情况,韩震悬的心才稍稍回落一些。尽可能放轻动作并保持身体保持平衡,先把双臂缓缓伸直平放在边缘的草坪上,然后依靠上臂的力量一点点使劲,把胸口挪到上面,接着双手勾住栅栏,向蛇一样向上蠕动,努力使得身体对地面的压力分散到最小,韩振从侧面靠近到了猎手桑尼面前的压力感应警报器跟前。

为了尽可能地平衡身体对地面造成的压力,韩震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身体上,和地面接触的每一个部位的神经都调动到了最敏感的状态。可压力震动警报器没有触发,韩震又有了新的麻烦。草坪上草丛的高度刚好埋住韩震的身体,趴在上面蠕动,平常软绵绵的草叶扎在身上没有任何感觉,但此时注意力高度集中后草尖刮过脸庞的瘙痒感清晰无比,像无数条毛毛虫在自己的皮肤上爬过,想挠又不能挠,任何过大的动作都可能打破现有的平衡,导致压力分布不均匀,局部压力过大激活警报器。而且,小腿上的口子没有长结实,伤口缝线紧紧地揪着皮肉,使得韩震没办法完全伸展左腿,一伸直,伤口被撕开似的疼地浑身发虚,只能侧着将左腿蜷曲在地上放平,分担身体对地面的压力。

高度集中精神相当耗费体力,不过几米的距离,韩震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寸一寸蠕动到警报器跟前,韩震平趴在地上拆除时,只敢让双腕脱离地面活动,连呼吸出来的气体都尽量避免吹在警报器上。

漫长的十分钟过去,看着草根位置那盏微小的红色指示灯熄灭时,韩震的全身已经湿透,脑袋下面的一片草坪更是像被雨水冲刷过一般,草叶上反射着马厩里的灯光,闪闪发亮。

娘的!真险!韩振趴在地上,长出了一口气。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周围另外两个警报器的拆除顺利地多。解决了身边所有的障碍,韩震敲了敲无线电,“危险解除,A组跟进!”说完,和猎手一人一边,向两架直升机摸了过去。

酋长马布在丛林里居高临下警戒道,“A组正面房顶两个狙击手,两点钟方向马厩上方一个狙击手,马厩中一个警戒哨,十点钟方向花园三个警戒哨,是否清除?”

“保持警戒!”

“收到!A组注意隐蔽!”

借着中型运输机硕大机身和阴影的掩护,韩振压低身子三两下便越过了二十来米的距离,就地一滚到了运输机的机腹下面。卸下身上的背包,取出包里的两枚反步兵破片杀伤雷,韩振在直升机的机头下方布设了一枚,又在机尾下面安了一枚。布设地雷的时候,韩振调整了杀伤雷的角度,把前后两枚地雷的杀伤角度相互交叉倾斜,对着直升机的舱门方向,接着又在直升机油箱上安装了一枚C4炸弹。

农场里敌人的防御圈已经发生变化,和当时从间谍卫星上侦查到的布置完全不同,警戒线向农场中间收缩了许多。通过热成像仪的扫描,韩震发现敌人的外围警戒哨全部收拢回去,压在了马厩和左侧那排建筑里,一坐一右从两翼封锁了河谷正面的草坪。而农场后面马球场中的警戒哨向前延伸,直达后山山脚,农场里的雇佣兵似乎已经预料到可能有入侵者从后山偷袭,延伸出来的警戒哨恰好堵住了韩震原计划中的突入路线。

原计划酋长马布带着B组发起骚扰性进攻,迫使敌人撤离,秃头莫雷则带着C组阻击乘坐直升机撤离的敌人,从两面将敌人压在马球场位置,然后由韩震率领的A组趁乱从河谷方向突入营救人质。但实际情况是不仅敌人的防御圈出现了变化,就连直升机的位置也和先前的情报不同,因此,韩震只能临时改变计划,A组与C组互调行动任务,由A组负责从正面吸引敌人注意,牵制敌人火力,迫使敌人为了保护直升机,马球场防御兵力向河谷方向收拢,并阻击可能撤离的敌人,从而给后山方向秃头莫雷的C组制造机会,从马球场方向突入,营救水手和烟鬼。

农场里的雇佣兵大都出身东欧国家特种部队,负责这次绑架行动的指挥官是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退役军官,这些人不仅经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职业军人,而且称得上是其中的精英,韩振带着的士兵却是十几个反政府武装出身的游击队士兵,经过了先前的地狱式训练,这些士兵在反政府武装里算得上绝对的精锐,但和农场里的雇佣兵比起来,他们还是一帮乌合之众。无论是从人员数量,还是作战素养,军事素质上,韩振这队人马都处于绝对的劣势,唯一能算得上优势的就是武器装备,为了应付这场攻坚战,韩振特意让阿玛尼准备了大量的重火力武器装备,但韩振面对的不是一场简单的歼灭战,在消灭敌人的同时还需要保证水手和烟鬼的安全,依靠重火力的强攻是不可能,因此韩振只能想办法把农场里的敌人调出来,尽可能地把对方的兵力集中起来依靠重火力歼灭。这伙雇佣兵的目的是水手和烟鬼手里的情报,韩振断定他们不会恋战,如果发生交火,他们的首要选择肯定是撤离,而直升机是进出农场的唯一交通工具,要是直升机遇袭,农场里的雇佣兵肯定会不惜代价来保护,所以韩振变在这里等待他们上钩,争取一举在直升机前的草坪上重创敌人。

刚把C4通过磁力吸盘粘在油箱外侧机身上,无线电里传来了酋长马布发现的新情况,“十二点方向狙击位正在交替掩护撤离!”

楼上的狙击手撤了?怎么回事?韩震一愣,俯低身子悄悄往农场里扫了一眼,两点钟方向的马厩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感觉不到有什么异常的动静,但十点钟方向花园那边隐约多了几条晃动的人影。怎么回事,难道是里面的哨兵开始换岗了?

这时,韩振的无线电里收到了猎手的信号,他那边也布置好了地雷和炸弹。按照约定好的计划,韩震慢慢从机腹下面退出来,在直升机机身的掩护下为猎手警戒。猎手猫着腰从旁边那架直升机下面钻出来,在直升机机身和阴影的遮挡下,飞快向河谷撤了回去。

等到猎手撤下河谷,韩振收起手里的M4A1卡宾枪转身正要往回跑,酋长的声音忽然急促起来,“十点钟方向警戒哨开始向A组移动!A组立即撤退!敌人出现!敌人出现!A组危险!”

听到酋长的话,韩振赶紧俯在地上,扭头一看,目光从直升机机腹穿过,只见农场外面的光线亮了许多,似乎是房子的门打开灯光射了出来,一连串噪杂的声音从亮光处传来,打破了农场中的宁静。韩振端起枪,透过瞄准镜向看看说话的是上面人,但机身挡住视线,没办法看到地面以上的情况。不过,酋长提醒的十点钟方向已经可以看到一队丛林作战靴正在往这边靠近。这队士兵来地很快,韩振调过枪口刚把农场里的情况扫了一圈,刚才还能看到靠近过来士兵的下半身,这时就只能看到他们的靴子了。不敢再耽搁,韩振收起枪窜了回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