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六十二章:转移老人坡

王大三 收藏 1 1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16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白万里见自己的老大真动了气,连忙收住了话头。

他说:“怪小的多嘴了。曹爷,我听说景德有个算命大师叫朱瞎子,算命极其灵验,几乎是百说百中,好象连蒋委员长也找他算过命,你我现在都是军统的人了,去景德应该没问题吧。”

曹胜元哦了一声,眼睛放出了光。

朱瞎子的名气在整个西南地区的知名度不亚于平田静二的《七仙女图》,白万里这是明显的让自己去算上一卦。

他不想再多提许轶初的事,但心里又是那么的放不下她,所以他必须做出抉择,他要让自己有个最后的抉择,那就是彻底的不再去想她,还是里外里去设法获得她。

对这些他毫无底可言,所以他一听白万里在提醒自己去景德找朱瞎子算卦,马上来了精神。


他对白万里道:“老白,你准备一下,这几天抽空和我去趟景德,找朱瞎子给我们算一下,看看党国最后能不能战胜了日本人。”

白二掌柜的心里暗自发笑,心想您曹胜元不过是去算算能不能得到许轶初罢了,何必还拿着党国命运做幌子那。

他嘴上还是说:“行,我安排一下。”


这时候楼上的电话铃响了,伙计下来喊:“曹爷,您电话,是邱掌柜的打过来的。”

电话里邱浩把两个女战俘被八路军劫走了的事向曹胜元做了报告。


“他妈的,秃子,你代我给龙三这个窝囊废两个耳光!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能让人从眼皮子底下把人弄走了。马上戒严,在各个关口扣住所有的年轻女人,我估计他们一时半会儿的还出不了城,因为那两个女八路在青石崖被抓到后被日本人干得太凶,身体不允许她们跑路的,一定是隐藏在城里的什么地方。”

曹胜元赶紧起身上了摩托回城里去了。


其实抓不抓到这两个女八路卫生员他并不在意,关键是自己在三岛面前要好交待。

而这会儿,谭莉已经把她们两人安顿在了周大彬的府邸里了。

因为出不了城,就算是出了城也回不了战火连天的小锅山去了,而安排在“天天来茶楼”实在风险太大,因此谭莉冒险去找了周县长。


这些时日,周大彬正以疗伤的因由躲在家里赋闲那,那不想让三岛知道自己已经伤好,免得他再催促自己去征粮。

谭莉等人的到来让他吃惊不小。

看到张静雅也在,他明白了,这是她给谭莉出的主意。

张静雅是在好朋友贺倩的指点下找到谭莉的,她已经被正式接受为八路军敌工部的一名情报员了。


周大彬连忙安排人守住了自己的府邸的三个门,告诉手下任何人都不得进来。然后他亲自把谭莉等人带到了自己的后花园的密室里。

谭莉开诚布公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希望能得到周大彬的支援和帮助。

周大彬说:“谭部长,我也是接到了军政部通过陈果夫先生转来的断绝和八路军方面往来的公文的。按理我不能帮助你们,否则中统方面知道了肯定要处分我的。但是我敬佩贵党贵军一心抗日的决心和意志,所以不管将来我会是个什么下场,这个忙我都帮定了。”


谭莉激动的握着周大彬的手说:“真的不好意思,让周先生为难了。周先生放心,等形势稍有好转我立刻来接走两位女战士,绝对不给您增添麻烦。”

周大彬笑了:“谭部长,这个麻烦已经不小了啊。不过她们两个姑娘不能在我这里久呆,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会把她们转移到县中学赵嘉老师那里去,那里人员情况不复杂,易于隐蔽,万一发生危险,离郊区也近。”

谭莉说:“那太好了!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周先生了。”

“不用感谢我,为抗日出力是我们国民的责任嘛。你现在在三合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你的像是上了日本人的《七仙女图》的,容易被人认出来。”

周大彬叮嘱道。


“好的,谢谢周先生,我可不愿意去日本。就算是去,也是和部队一道打到日本本土去,为千千万万的死难同胞复仇去。”

谭莉也早就了解了日本人“明日樱花计划”的内容,那就是抓住“七仙女”后全部送到日本九州的青山基地去。

这时候两个女卫生员中一个身体还好的袁静坚持要求跟谭莉一起返回部队,另一个张月茹因为身体原因只能留下来继续治疗修养。仅需要照顾一个人了,对周大彬的来说无疑压力也减轻了不少。

谭莉带着张静雅和才营救出来的二分区的袁静返回了“天天来茶楼”,等风头过去了再返回南郊的小分队驻地。


谭莉让张静雅继续留在三岛那里当秘书,这样对整个部署上来说都是有利的。

现在三岛把心思都放在了张蕾身上,在盘算着怎么奸淫她才不会影响到“明日樱花计划”的正常实施。因此对张静雅的侵害已经基本上很少很少的了,并且他还怕心里充满着仇恨的张静雅为了复仇暗地里给自己一刀子,因此晚上已经再不留她在自己的房间过夜了。所以张静雅在三合的行动相当自由,谁也不敢招惹这位三合最高长官的秘书。


对于这次两名女战俘从医院成功的脱逃,三岛并没有大动肝火,他知道这肯定是八路军干的,因为有了和六战区那个肮脏的协定,现在无论是许轶初也好,或者沈一鹏也好,是不会专门潜进三合做出救八路军的女俘虏的事的。

他对曹胜元分析:“三太郎,除了许轶初、王金虎外,做这种镇定而机智之事的就只有周洁或者谭莉了,因为八路军滇西南这一块就她们俩有一定的特工经验和城市适应能力,用她们的话说叫做对敌斗争经验。再换句话来,既然她们能到三合来搞这次行动,说也说明她们两人中间的至少其中的一个人已经突出了宫本君和渡边君的包围圈,跑到三合来了。三太郎,这回你可要给我用点了心了,必须在三合把这个人抓到,这个人若是谭莉那比十个其他的女战俘加起来都值钱,要是周洁的话,那就更美了,给我三十个女战俘都不换。另外我问你,最近景德许轶初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我让你带给她的话你带到了没有?”


曹胜远脱下头上的日本军帽抓了抓脑袋说:“司令官阁下,我一直还没腾出空来去景德找她说那。要不等抓到了这两个八路的逃犯我就去景德找她?”

三岛摇了摇头说:“不,不。这两个逃犯你交给你的手下去办就行了,你还是去一趟景德,关键是要弄清了许轶初的真实想法,这可比抓两个女人重要的多。”

曹胜元原本打算这两天把阎敏霸占到手后,再去景德找朱瞎子算命去,但是三岛这么说了,他只得点头答应后天就去景德。


曹胜元感到有点憋气,眼看就到手了的小美人被三岛这么一指使又得搁置几天了。

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后,他对着前来汇报工作的孙满囤说:“娘的,这回又得便宜了阎敏这个小骚妮子几天了,我得先去趟景德了,这几天你给我把人看好了,出了意外我拿你是问。”

孙满囤道:“站长,我看也没什么,阎敏又跑不掉的,早点晚点那不还得是你的人嘛,几天的工夫站长不至于憋坏了玩意儿吧。”

孙满囤是打心眼里不乐意这个投机的家伙去玷污纯洁的阎敏。要是曹胜元自作主张的去找阎敏的麻烦,他会毫不犹豫的揍上曹胜元一顿,但准许曹胜元玷污阎敏的事儿偏偏是军统魔王戴笠下的手谕,他自然不敢表示反对了。


小锅山是青山绿水,一片葱翠。虽说最近的一场场战斗打的是硝烟迷漫,山石乱飞。但毕竟它的纵深太大,不是那拉沽庙方向传来的一阵阵炮声和枪声,这里该是野生动植物考察者天堂。

从拉沽庙再往西去都是绵延几十里的山脉,这里的山脉是和大锅山连在一起的,形成了滇西南地区特有的原亚热带风情。

这就是老人坡地区的生动写照。


这里和四关山则完全不一样。四关山地区虽说也是原始森林,但不如老人坡的茂密。四关山的森林灌木很少,而这里却是灌木和藤萝的天下,进了这里的森林根本是什么路也没有,偶尔有些采药人留下的依稀的采药路径也会很快被从腐叶枯枝很快长出的杂草所掩埋。

一般来说,小锅山的老人坡地区是进得来出不去,因为你根本没法辨认东西南北。相传在古时候有四个年轻人闯进了这个地区狩猎采药,想以此发财去改变自己的生活。后来他们也的确采到了不少仙药也打了许多许多的野兽。正准备返回运出来的时候,他们却再也找不到进山时在大树上所做的记号了。于是他们就在山里转啊转,从清晨转到了天黑也没找到出去的出口。

他们便把打的野兽烧煮吃了,养足精神第二天再继续寻找,结果和第一天一样,他们又从出发地转回了原地,无奈他们只好又住下来继续吃着狩猎来的猎物。就这样周而复始的不停的循环着同一行动程序,一直到把打来的猎物都吃光了,于是便继续狩猎。然后再找出山的道路,过了许多年,他们都老了,再也没有力气和精神去做循环般的徒劳动作,四个人一商量,就在一块高地伐木取材盖起了房子。


再后来,终于来了新的猎人和采药的人,看到了的已经是四位胡须飘然、白发苍苍的老人,于是便叫这里为老人坡。据说新闯进来的人也同样再找不到出去的道路了,便也盖起了房子住了下来,一直再等待着新的闯入者的到来,渐渐的,多少年后这里成为了一个原始森林中的村落,并且正式的保留了这个名字:老人坡。


当然这是一个当地人造出的传奇般的传说罢了,其内涵精神就是表达了老人坡地区的地势复杂和神秘叵测而已。

其实老人坡常年居住的人口有一两千人,一百三十多人家的世外桃源的大村落那,这里的山民们也确实都靠着木材、狩猎和采草药维持着还算是很不错的平静生活。他们下山也不象传说中的那么困难,只要在当地住上一边半载的也一般不会迷路,但是外人要进去没有向导的话,还真是休想找出去的神秘之路那。

现在,由八路军滇南独立旅周洁政委率领的留守大队就要来到这里了。


这几天,宫本、渡边采取了分进合击的战术来对付一分区的部队。

他们派出一个大队在宫本的指挥下围攻起了烟白坳,使得烟白坳地区战火冲天,枪声不断。这一来,索拉巴亚的自卫团自顾不暇,根本腾不出一兵一卒来驰援小锅山了。

而渡边却带着两个主力大队、一个伪军营和炮兵中队共计一千六百多人从东北两个方向夹击拉沽庙,并且探出新路的先前派出的四个日军小队也从一分区的背后发动了袭击。拉沽庙的房屋、庙宇,营房以及老百姓的住房几乎没一座是完整的了,形势对刘忠、周洁的一分区以及旅部机关极为不利了。

几天的战斗下来,虽说鬼子和伪军损失了二百多人,但八路军方面也伤亡了一百三十多人,要是再这么消耗下去,显然一分区是赔不起这个本的。


旅长张唯三决定不能再这样相持了,战斗已经打了四天,我们的弹药储备已经快见底了,并且拉沽庙根本保不住。

他和马进才政委商量后,决定实施第二方案,就是主力跳出包围圈,转移到外线去,留下周洁率领郑志豪的那个连的一百多人掩护野战医院转移到老人坡去,利用那里的复杂地势和良好的群众基础和鬼子的围剿部队周旋,直到把他们拖疲、拖瘦了为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