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四十三章 矿工解放

zjqian96 收藏 38 1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16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大通煤矿是日寇在淮南最大的煤矿,前身是民国时期建立的大通煤业公司,日军占领淮南后,就立即开始着手对淮南煤矿的掠夺。1938年6月29日,日军特务部淮南炭田调查队来淮南煤矿进行第一次调查。8月25日,日本铁道省调查团、三井及三菱调查班等,以一个月的时间对淮南煤矿又作了详细调查。9月21日,大通煤矿交给日本垄断集团三菱饭冢炭矿经营,淮南煤矿局(九龙岗矿)交给三井矿业公司经营,是年11月27日,日寇开始掠夺开采。1939年4月21日,日本兴亚院在华联络部将两矿合并改为“日华合办淮南煤炭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直接在日本侵华军军部控制之下。总公司设在上海,并在淮南设立“淮南矿业所”,所长川口忠,大通矿长进上诚,九尤岗矿长藤义魂。

所谓“日华合办”‘股份有限公司”,是掩人耳目的,是强盗式掠夺的代名词。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工矿企业的掠夺几乎全部是以我国原有企业为基础的。他们入侵后,对我国工矿企业派进日本兵把守,由日本人控制,挂一块“合办”的牌子。就算是“合办”的“股份有限公司”了。“日华合办淮南煤炭股份有限公司”也是如此。他们将我国大通煤矿和淮南煤矿局合并,加进日本的中支那振兴株式会社、三井矿业株式会社、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华中矿业株式会社四家企业的名字。这就是“日华合办淮南煤炭股份有限公司”。

这些所谓的公司,根本就是日本对华实施经济侵略的工具,在淮南的煤矿,既无开采计划,又无生产秩序,而是取易撇难,拣肥丢瘦,乱挖乱掘,到处打井,任意破坏,结果把一个蕴藏丰富的准南煤矿糟踏成“矿场险象丛生,并筒走动,下风道时断,水仓淤塞,巷道坍塌”的百孔千疮的局面。

不仅如此,为了加强对淮南煤矿的控制和掠夺,日寇在煤矿上推行极其野蛮的法西斯手段,除了修建电网、监狱、碉堡、水牢等设施外,还大量雇佣当地的地痞流氓、汉奸特务当帮凶。

整个淮南地区煤矿就是一座活生生的人间地狱,日寇经常使用屠杀、监禁、拷打等野蛮手段来统治和迫害工人,他们常用的刑罚有:电刑、刀刺、火烧、活埋、狼狗咬、站立笼、灌辣椒水,坐老虎凳,装入麻袋抛到河里等等。(作者注:今天淮南大通矿遗址还有一座万人坑,里面的累累白骨触目惊心,矿工的冤魂至今仍不能瞑目)

日寇由于侵略战争的需要,最大限度地掠夺淮南煤炭,决心“尽一切努力完成增产计划”。为了实现这个野心,他们既不增加设备,也不改革开采技术,单凭增加工人数量和劳动强度来采煤。工人既无像样的食物,更无最起码的医疗条件,矿井下毫无安全设施可言,就这样,数以万计的矿工遭到惨死,尸抛“万人坑”。

日寇在矿上野蛮地推行“以人换煤”的罪恶手段,用欺骗、强派和抓抢等形式,先后迫害上万矿工,饿死的、病死的、累死的、打死的数以千计。

当然,这些陈际帆是不知道的,他只是从九龙岗煤矿的矿工朱广汉口里知道一些,但这些已经让他这个中国军人怒火中烧了,陈际帆决定继续进攻大通煤矿解救更多矿工。

当陈际帆率部队赶到的时候,大通煤矿已经戒严,由淮南领事署下属的警备队、宪兵队、矿警队和城内的警备司令部等武装荷枪实弹地守在大通车站及煤矿各个要地,为防止矿工们逃跑,矿工被全部拴上绳索集中看管。

“头,对面矿上有鬼子的武装近千人,不过看样子不是鬼子野战部队,有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二十六挺轻机枪和八挺重机枪。还有,这地方鬼子修筑了大量工事,强攻的话咱们的伤亡会很大。”

听完赵俊的汇报后,陈际帆拿起手里的望远镜往大通车站方向望去。鬼子应该是得到了消息,所有人都如临大敌般。鬼子车站的铁轨、站台、仓库还有矿上都筑了街垒,铁丝网后面就是冰冷的枪口。

客观地说,不管这些鬼子是否是正规野战部队,但就冲着这种布置,一般游击队就算是两三千人也休想攻进来,更何况驻守在合肥的独立混成13旅团已经接到消息,随时可能北上增援。

陈际帆把赵俊等分队长召集过来,在特种侦察队绘制的示意图上开始布置作战任务。对陈际帆赵俊和文川浩等来自前世的特种兵而言,眼前的架势并不比对付东突和境外那些恐怖分子难打。

“文川浩带领狙击小组分散占领周围制高点,对鬼子的机枪火力点进行逐一清除,赵俊率特战队从后面迂回进入,警卫营从车站和煤矿之间的空隙锲进去,给我死死钉在那儿,一定要切断两地日军的联系!特务营和掷弹筒排在正面吸引鬼子火力,老子要把这些畜生砸烂!”

各部队接受任务后,陈际帆让所有的掷弹筒,包括缴获的共十八具,而且弹药充足,陈际帆决定不留任何余地砸碎鬼子的防线。

防守的鬼子万没料到对方会用这么多掷弹筒集中起来同时轰击,一时间鬼子的阵地上烟尘滚滚、碎片横飞,掩体后面的很多鬼子在这种密集的轰炸中死于非命,十多分钟,陈际帆足足让掷弹筒打了上百发榴弹,横在他们正面的铁丝网、街垒等业已不复存在,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和残肢。

掷弹筒的声音刚刚停下,鬼子以为对手就要开始进攻了,又纷纷从掩体里冒出头来准备射击。谁知对方并未进攻,而自己这边的机枪手、弹药手等却被对方精确的射击杀伤不少。

一枪未放的机枪手在狙击手的精确远程打击下死伤惨重,文川浩的狙击小队现在不但武器精良,人员训练有素,更重要的是个个都经过残酷战争的考验,心理素质和技战术十分过硬,可以说一点也不必前世那些战士差。

时而响起的冷枪就像一把悬在鬼子头顶的死神之剑,让这些鬼子的守备队、矿警队等业余士兵惶恐不安,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们的侧后已经有“神鹰”特种部队渗透进来了。

赵俊带人从铁丝网、从围墙等处进入后迅速散开占领了各个要点,并向师长发出信号准备总攻。对赵俊来说,这次行动就当作一次解救人质的行动好了,恐怖分子也好,鬼子也好,照打不误,有啥区别?

各人员就位后,下午两点二十分,陈际帆命令掷弹筒延伸火力,然后特务营在四挺美制重机枪的掩护下开始对车站和煤矿发起了强大突击!

仗打得毫无悬念,“神鹰”连日军野战部队都能全歼,收拾这些小虾米还不是小菜一碟,守卫的鬼子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战术素养都比那些野战部队逊色许多,在“神鹰”各种型号冲锋枪雨点般的子弹打击下很快崩溃,不是死就是逃。

可是他们无处可逃,“神鹰”各个分队的战士已经占领了各个要地,封死了鬼子撤退和支援的必经之路。鬼子当然不甘心失败,虽然被切割成小块,仍然依托着建筑物、车厢、围墙等继续顽抗。

陈际帆见鬼子居然要和他们打巷战,不由得摇了摇头,巷战也是你们这帮畜生玩的?他马上下达命令改变战术清除残余鬼子,这次“神鹰”攻击煤矿的部队全部都参与了去年的全椒巷战,不仅经过长时间的训练而且更经过实战的残酷洗礼,要知道上次在全椒他们对付的可是鬼子一个师团,眼前这些鬼子太自不量力了。

师长的命令刚下,战士们立刻变阵,变成三人一组,长短火力相互配合,阻击手也适时改变狙击地点,不断给部队提供精确的火力支援。

这回“神鹰”真正成了鬼子的粉碎机,鬼子只要露头就立马“玉碎”,有些运气差的连身体带灵魂一起碎掉,“神鹰”的这三支精锐部队把这个曾经是中国矿工的地狱彻底变成了鬼子的修罗场。

经过一小时激战,彻底消灭了鬼子一千多人的守卫部队和五百多汉奸组成的“护矿队”,打扫战场的时候,那些已经被缴械的伪军看见满地都是日本人的尸体吓得走不动道,一个个两腿发软。

陈际帆找到了在一个偏僻角落被捆在一起的矿工们,他一面命令所有投降的伪军跟着一起维持撤退秩序,一面向参谋长发电让他们准备卡车在定淮公路准备接应。

当矿工们看见一个个脸上花花绿绿,身上溅满血迹的军队站在他们面前时,被吓懵了,知道这些人和颜悦色地给他们松绑,把他们一个个从地上扶起来。

矿工们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嚎啕大哭,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场面之悲惨让陈际帆等军人不忍目睹。

“师长,参谋长来电,说他已经准备好接应的队伍,另外合肥、蚌埠等地的鬼子已经开始出动,让我们赶紧撤离!”

“给参谋长回电,让他派部队严密监视长丰、凤阳等地的据点,保证矿工撤退路线的安全。”

“苏靖威!你带特务营迅速带人搜集汽车,越多越好;赵俊!预埋炸药!”

陈际帆又让警卫营战士敢作临时担架,让健康的矿工们把那些从水牢、刑房和监狱里解救的矿工全部抬上,开始撤退。

经过精心组织和三个多小时的撤退,上万人的矿工队伍终于被安全护送到定远境内,沿途那些伪军据点根本没敢动,有个别据点想给他们的日本主子立功,结果被一阵掷弹筒砸的没了脾气。

晚上八点左右,当所有矿工和“神鹰”的所有战士安全抵达定远时,这场历时20多小时的大营救宣告胜利结束,共营救矿工一万七千多人,炸毁日军在淮南两座煤矿,炸毁日军机车14台,破坏矿区铁路将近两公里,消灭鬼子一千多人,俘虏伪军四百余人,缴获掷弹筒六具、重机枪五挺、轻机枪三十多挺,各种子弹物资若干。

矿工一到淮南,就被安排进了一个临时搭建的棚户区,吴庆带着手下一百多名医生护士,邓方顺带着所有后勤人员全部就位,开始对矿工进行紧急救治。

但是对刚刚进入梦乡的陈际帆而言,更大的考验还在后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