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哭哭啼啼写下《悔过书》

仗着有保护伞撑腰,个别警察“无为而治”,重庆黑恶势力把开妓院、办赌场、放高利贷、绑架杀人视若无物,甚至敢于创立“民间110”,把监控设备安放到重庆警方的大门口。直到今年6月,这一切戛然而止。


今日起,这些黑恶团伙的首犯、喽啰以及“保护伞”将在重庆五个中级法院逐一接受公审。这次集中审判,吸引了全国关注的目光,有媒体将它称作:“重庆大审判”。


除恶务尽


200个专案组夜以继日


昨天是休息日,但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的法官们仍在办公室忙碌着。他们在为杨天庆黑恶团伙的审判做准备。今日上午,杨天庆及其团伙成员将在该院接受公审。


杨天庆是14个横行重庆市多年的主要黑恶团伙首犯之一,据重庆检察院公布:2005年以来,杨天庆通过为组织成员提供生活费用,聚集成员吸毒、酗酒、嫖娼来控制组织成员。杨天庆采取受雇杀人、暴力收债、强迫交易、放高利贷等手段聚敛钱财,支持组织活动,逐步形成了以其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同日,重庆市南川区也将由重庆市第三中级法院开审刘钟永等22人涉黑案。此外,其余黑恶团伙及其保护伞案件也将陆续开始审理。


回顾重庆自6月启动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7000名干警、200个专案组夜以继日的工作换来了逾2000名疑犯的落网。首批黑恶势力团伙及其“保护伞”官员上庭受审的同时,第二批次的打击正在向合川、涪陵、万州等各区县继续有序推进。根据重庆警方“除恶务尽”的目标,重庆境内的黑恶组织团伙将被全部清除。



打黑导火索


市民收到的“绝密”信函


6月27日,家住重庆市渝北区金岛花园的赵先生意外收到了用巨大牛皮纸信封封装的一封信,“我打开一看,里头是呼吁群众举报黑恶势力的《重庆市公安局致重庆市民的一封信》,还有一个贴好了回程邮票的信封,上面盖着‘绝密’的字样”。这样的信,重庆市公安局共发出了20万封,此外,重庆当地报纸、电视都播发了这封信的内容。信中称,市民可采取多种方式举报黑恶团伙,甚至可以约见重庆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


“几十年来,我从来没见过公安机关打黑的攻势如此之猛。”赵先生敏锐地认识到:重庆要发生大事。


事实上,重庆的“打黑”进度原是遵循全国的统一部署,即发轫于2006年2月的全国“打黑”专项行动。遵循这一部署,重庆“打黑”原本会在八九月份由地下摸排转入公开。但6月3日,重庆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天凌晨2点多钟,重庆市江北区,一名中年男子将自己的宝马760停放车库走回小区门口途中遭一男子近距离连击两枪,不治身亡。案发后,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亲往案发现场,并前往太平间对尸体进行法医检验。


枪案发生后,重庆警方出动了大量警力,抓捕当地黑恶势力以获取破案线索,一团伙闻讯仓皇出逃,来到四川省隆昌县躲避。惊魂未定之时,该团伙的警方“内线”打来电话称警方系“虚张声势,其实一点也不可怕!”于是,这一团伙的成员再度返渝,并在此风头上制造了一起命案。


王立军闻讯震怒:“重庆黑恶势力不除,枪患不断,毒源不断,社会难安。”在“6·3”枪案告破的新闻发布会上,重庆警方宣布将“打黑除恶”从秘密侦查转为公开,调集精锐警力向黑恶势力发起攻势,给予其毁灭性打击。



人民战争


近万条线索80%实名举报


“作为一名律师,我最讨厌听到的话之一就是:钟律师,这个事情,你最好不要管。不然的话,我的×××是‘黑社会’的。现在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随便你,现在正好在打黑除恶!”在重庆多数黑恶团伙被打掉以后,重庆一名钟姓律师在网络上留言,感谢薄熙来书记、王立军局长以及所有奋战在打黑第一线的干警们。


7月31日,王立军受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邀请,在一次座谈会上就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了详细介绍。他的描述令举座皆惊。


王立军说,重庆警方历史欠账多,未侦破的积案达60多万起。“外地的黑恶势力分子经常把绑架的人押送到重庆来杀害,因为重庆警察破不了案。”王立军披露,重庆一度被这些黑帮分子称为“西部杀人环境最好的城市”,甚至有黑帮团伙办有“杀人培训班”。


重庆在全国率先启动的“打黑”行动。8月17日,重庆市公安局向社会公布已被执行逮捕的67名涉黑涉恶团伙首犯和骨干的相片及涉嫌罪名,其中有多名亿万富翁。


随着打黑除恶成果的显现,越来越多原来持怀疑态度的重庆市民转而信任重庆警方。根据警方公布的数字,到8月15日,群众向公安机关提供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线索达到了9165条,其中80%为实名举报。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市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刘光磊评价为“打了一场真正的人民战争。”



最大保护伞


文强弟媳开办22家赌场


9月21日,重庆市委党校一个处级干部培训班上播放了一段视频资料,学员们从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身影之一是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原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这个昔日作风强硬的官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招供了自己的罪行,并写下《悔过书》请求组织的原谅。虽然从他位于仙女山上的双子别墅缴获的一块古碑表明他懂得“福兮祸兮”的道理,但他仍然犯下十恶不赦的罪行。按照目前重庆司法部门查实的金额之巨,文强为重庆迄今最大的贪腐官员。


现年53岁的文强在重庆市公安局共工作16年,其间一直分管刑事侦查工作,被视为重庆黑恶势力“最大保护伞”。


8月6日,在北京参加全国司法厅局级会议的文强被重庆警方控制。重庆市民闻讯,纷纷燃放烟花爆竹庆祝“为民除害”。


文强坐拥亿万身家,其家人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文强的弟媳谢才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重庆警方打黑成果展显示,这位女黑老大“连锁式”开办了22家赌场,其中一家位于重庆市中心最繁华的解放碑,而另一家赌场在重庆渝北的五洲大酒店内,马路对面是重庆高级法院,旁边则是重庆市国安局和重庆市检察院。


淫秽场所“亮点”宾馆自上世纪90年代开办,十多年品牌“屹立不倒”。目前查明,文强是“亮点”的最大股东。


终结黑警


现在公交车上扒手都少


文强和其同僚、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9月26日同时被宣布逮捕。而他们的落马,宣告了一个“黑警”时代的终结。


一位当地媒体记者说,现在的重庆,比起那时简直是天壤之别了,“公交车上连扒手都少了,单身女子走夜路也放心。”他将这种变化归结为打黑除恶带来的良好效应。


事实上,每一个落马的保护伞,都曾被市民诟病。他们的毛病,群众看在眼里。目前被重庆市纪委“双规”的原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局长、原重庆市公安局交警总队长陈洪刚也是其中一例。


2006年国庆当天,重庆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特大公共安全事故,一辆711中巴车冲出桥栏,造成30人死亡,20人受伤。市民登录重庆交通管理信息网进行查询,发现当年前9个月,事故车渝B41067竟然违章164次。


中巴车随后被爆背后有交警“占干股”。此事发生在陈洪刚任期内。随后对普通市民的机动车违章信息查询业务被关闭——只有在输入号牌的同时输入车辆识别代号、车架号或VIN号等,才能进行查询。这遭到了重庆市民的广泛质疑。A06a《成都商报》供稿



嘿嘿,原来可以交警可以通过入干股发财,原来重庆有60多万起未破案件啊……很好,如今重庆终于肯老老实实承认这个问题了,重庆人可以幸运的面对低犯罪率社会了。重庆警察可以面对愿意合作,积极主动提供线索的群众基础了。重庆群众高兴,不知道重庆警察是不是也该高兴,反正一定还有很多高兴不起来的,这个很确定啊,那么多没有破的案件,总不是全都算到文强一个人的头上吧??他也要忙得过来罩着啊……这些先生们怕是一段时间内要受穷了,聊表同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