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一场突如其来的宴会最终以令人意想不到的结局宣告结束,在霍夫曼宣布齐楚雄即将担任施特莱纳的保健医生一事后,谁也没有胃口再去品尝那些美味佳肴,人们带着愤怒的心情,纷纷站起身离开餐厅,他们在用这种方式跟齐楚雄划清界限。

齐楚雄木然起身,跟在艾伯特和叶戈廖夫身后向外走去,他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间冰冷的餐厅,回到专家营房里那间虽然简陋但是充满温暖气息的房间里,他要向朋友们解释他为什么会同意做施特莱纳的保健医生,他不想从此以后活在一片质疑的唾骂声中!

艾伯特刚走到餐厅门口,突然转过身对齐楚雄冷冰冰的喊道:“出卖灵魂的人!请不要跟在我们的身后!”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顿时让齐楚雄目瞪口呆,“休斯,你……”

“我今天才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艾伯特瞪大眼睛,怒不可遏道:“我一直以为你是被逼无奈才会救活施特莱纳,可没想到事情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休斯!”齐楚雄吃惊的说:“那些事情我已经和你解释过,而且你也理解……”

“住口!”艾伯特像疯了一样的大吼一声!“我再也不要听那些无耻的谎言!”

“出什么事情了?”许多已经走到大厅里的囚犯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怒吼,都急忙跑回餐厅内,当看到艾伯特对齐楚雄怒目相视时,他们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一大群囚犯站在胸口剧烈起伏的艾伯特身后,他们对浑身发颤的齐楚雄报以鄙夷的目光,似乎是在说:“你不再是我们中的一员!”

“康斯坦丁!”齐楚雄急忙把希望放在叶戈廖夫身上,“你们这是怎么了?睁开眼看看吧,我还是以前的齐楚雄,一点都没有变!”

“我的眼睛里只看到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叶戈廖夫的语气同样冰冷,“您还是去当什么狗屁保健医生吧,想必那位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此刻正张开热情的怀抱等着您的到来呢!”

“你们!”齐楚雄愕然的看着面前一张张冷漠而又愤怒的面孔,他突然意识到事情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艾伯特和叶戈廖夫之前的沉默不语并非是对他的暗示,相反,他们也在怀疑自己!

“我早就说过这家伙不能信任!”克劳德走到叶戈廖夫身边,向齐楚雄抛去仇视的一瞥,“别看他表面上装出一副和德国人仇深似海的模样,其实背地里早就和他们勾搭在一起!”

“我没有像你说的那样做!”齐楚雄急忙为自己辩解道:“德国人杀死了我的父母和妻子,我怎么可能忘记这些仇恨呢!”

“留着你这些话去骗小孩子吧!”克劳德怒目圆睁道:“你把我们当傻子吗?要是德国人不信任你,他们怎么可能让你去做他们统帅的保健医生!”

“我!”齐楚雄心急如焚,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无话可说了吧!”克劳德嘲讽道:“我真该用照相机把你此刻的表情照下来,这样大家就可以知道什么叫做小人的嘴脸!”

齐楚雄突然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他被激怒了!

“我不是小人!”他抡起拳头,狠狠地砸在克劳德的脸上!

克劳德猝不及防,当场就被打翻在地,他捂着自己生疼的脸庞,吃惊的望着齐楚雄,但是没过多长时间,他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公牛一样扑向齐楚雄!

“混蛋!”克劳德挥舞着拳头与齐楚雄扭打在一起,站在他身后的囚犯们按捺不住愤怒,居然一起扑向了齐楚雄!

“杀了这个畜生!”有人将齐楚雄摔翻在地,紧接着无数的拳脚像雨点般落在齐楚雄的身上!

在众人的围攻下,齐楚雄痛苦的放弃了反抗,任凭自己的伙伴们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他心里此刻只有一个念头——“让我离开这个悲惨的世界吧!”

霍夫曼和罗蒙站在餐厅里冷眼旁观,他们谁也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他们觉得齐楚雄也许会被打死时才宣告结束。

“住手!”霍夫曼一摆手,一群德国兵像上了发条一样鼓足了劲冲向愤怒的囚犯们,他们迅速将人群推到一边,把齐楚雄挡在他们身后。

齐楚雄强忍住身体的剧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现在的他头发蓬乱,满身都是脚印,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孔和嘴唇边流出殷红的鲜血。

“真是太无礼了!”霍夫曼板着脸走到齐楚雄面前,故作痛惜道:“他们这是在嫉妒您的地位,真不敢想象,这种野蛮的行径竟然会是一群受到高等教育的人所为!”

齐楚雄用手抹去脸上的鲜血,黯然道:“我这是自作自受。”

“齐,您不用沮丧,”霍夫曼假惺惺的说:“这些人不愿意和您做朋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您真心与我们合作,那么我倒愿意成为您的挚友。”说完,他不等齐楚雄回应,就对罗森巴赫说:“施蒂尔,赶快把齐医生扶到一边去,顺便找人处理一下他的伤口。”

“不必了,”齐楚雄痛苦的低下头,“比起我心中的伤口,这算不了什么。”

霍夫曼微微一笑,不再理会齐楚雄,他转而盯着那些对齐楚雄大打出手的囚犯们,好长时间之后,他才冷冰冰的说:“诸位,你们可以走了,但是我希望今后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囚犯们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在德国士兵黑洞洞的枪口下,大伙纷纷转身离去。

听到耳边传来伙伴们渐渐远去的脚步声,齐楚雄抬起头,用迷茫的眼神望着艾伯特和叶戈廖夫的背影,他多么希望他们能够转过身,用熟悉的笑容告诉自己这一切只不过是他们演的一场戏而已,可是他看到的只是两个再也没有回头的背影。

“上帝啊!您难道还嫌我受的罪不够多吗?”巨大的悲伤压弯了齐楚雄的脊梁,他用双手抱住头,瘫坐在一把椅子上,“我没有希望了,我成了众人唾弃的对象,也许死亡才能带给我解脱。”

一双冰冷的手突然放在他的肩头,他急忙抬头望去,一张憔悴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

克鲁斯,这个与他素昧平生的男人用一种同情的眼光望着他!

“您……”齐楚雄下意识的开口。

可是克鲁斯什么都没说,只是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就转身走到霍夫曼身边说:“总理阁下,请让我回去工作吧。”

“好的,博士。”霍夫曼扭头喊着罗森巴赫的名字:“施蒂尔,你用我的车把克鲁斯博士送回他的住所。”

“好的,我这就去。”罗森巴赫走过来扶住克鲁斯有些摇摇欲坠的身躯,走出了餐厅。

齐楚雄望着克鲁斯,心里面不免有些疑惑,他明显感觉到克鲁斯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可是由于条件所限没有说出口,尽管他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短暂的的一瞬间后,他就再次陷入被朋友质疑的痛苦中。

霍夫曼望着齐楚雄失落的表情,嘴边的微笑变得更加阴险,他趴到罗蒙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这位新任帝国保安局长立刻心领神会的离开餐厅,不知去了何处。

偌大的餐厅里此时空荡荡的,齐楚雄和霍夫曼一个坐在椅子上低头不语,一个站在餐厅门口面露奸笑,命运又一次把这两个人推到了轮盘赌的桌面上。

“齐,”霍夫曼开口说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到我的办公室去一趟好吗?我还有些事情想和您单独谈谈。”

齐楚雄没有拒绝霍夫曼的建议,他站起身,迈着沉重的步伐,跟在霍夫曼身后走出冷清的餐厅,踏上通往楼上的阶梯,一阶、两阶……他走的是那样的缓慢,以至于让人有一种他已经无法再前行的错觉。

霍夫曼并不急于催促齐楚雄加快脚步,他走的也很慢,几乎是配合着齐楚雄的步伐,两个人就这样慢腾腾的爬到了大楼的五层。

在一条幽深的走廊尽头,一扇办公室的门被刻意的打开,里面露出柔和的灯光,这是霍夫曼的总理办公室。房间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羊毛绒地毯,人走在上面发不出一点脚步声,深红色的天鹅绒窗帘被拉到明净的窗户两侧,在它的下方是一套宽大松软的黑色真皮沙发,沙发前放着一把茶几,上面整齐的摆放着一套古色古香的中式茶具,一张名贵的楠木办公桌被安放在房间的东侧,在它的对面是则是一排高大的书柜,里面整齐的摆放着许多哲学和军事方面的书籍,在书柜旁边还有一扇通往办公室套间的门,不过这扇门此刻紧紧关闭,不知道里面还藏着什么名堂。

当齐楚雄走进这间办公室时,挂在楠木办公桌后面白墙上的一幅以狂草写就的古诗长卷赫然出现在他眼前——“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真想不到,您还是一位中国通。”齐楚雄的心中满是酸楚,他说不清楚自己的这句话是夸奖还是讽刺。

“有时候多掌握一门语言说不定就能为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霍夫曼微笑着把齐楚雄领到沙发旁坐下,“您要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

齐楚雄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想喝。”

“您不用客气,作为将军的保健医生,我们今后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会很长,”霍夫曼紧挨着齐楚雄坐下:“如果您愿意,完全可以把雅利安城当成自己的新家。”

齐楚雄厌恶的瞅了一眼霍夫曼,没好气的说:“您不用绕圈子了,想说什么就赶快吧。”

“呵呵,亲爱的齐,您还是那样心急,如果您不改掉这个毛病的话,恐怕今后会吃大亏的。”

“我这个人天性如此,恐怕这辈子也不会有任何改变!”齐楚雄冷冷道:“要是您说不出来什么新鲜玩意的话,那我可要离开了。”

“离开?哦,不。”霍夫曼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微笑:“您现在能去什么地方?专家营房吗?那里的人应该不会再欢迎您回去了,所以您眼下只能呆在这里和我聊天。”

“哼!”齐楚雄说:“这不正是您想要的结果吗?”

“不,您错了,”霍夫曼回应道:“如果您当初坚决拒绝为将军阁下治病的话,那么我想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我!”齐楚雄沮丧的用双手抱住头,他无法反驳霍夫曼的讽刺,只能以这种方式隐藏自己的无奈。

“亲爱的齐,就让我们一起回忆一下那些遥远的画面吧,”霍夫曼微微一笑,接着道:“我真没有想到,这辈子居然能和齐天勇先生的儿子重逢!”

霍夫曼的话犹如平地响起一声惊雷,齐楚雄顿时放下双手,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问道:“您怎么会知道我父亲的名字?”

“亲爱的齐,其实我们在很多年前就见过面,”霍夫曼淡然道:“那是在慕尼黑您父亲的诊所里发生的事情,当时您还是个少年,我们在一起谈及您的祖国抗战局势时,您还反驳过我的意见。”

“反驳过你的意见?”齐楚雄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好半天,突然大惊失色道:“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