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一章(3)

zijin1013 收藏 7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6.html[/size][/URL] 寒风凛冽,天渐渐黑了下来。江边黑压压地坐满了俘虏,四周的树枝被鬼子挂满了稻草,鬼子正不停地往稻草上泼着汽油。 突然“轰”地一声,一个鬼子将手里的火把扔在洒满汽油的稻草上,顿时火光冲天,将夜空照得犹如白昼。 “不得了了,小鬼子要下毒手了!”不知谁叫了起来。 “不能被鬼子这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6.html


寒风凛冽,天渐渐黑了下来。江边黑压压地坐满了俘虏,四周的树枝被鬼子挂满了稻草,鬼子正不停地往稻草上泼着汽油。

突然“轰”地一声,一个鬼子将手里的火把扔在洒满汽油的稻草上,顿时火光冲天,将夜空照得犹如白昼。

“不得了了,小鬼子要下毒手了!”不知谁叫了起来。

“不能被鬼子这样绑着死,要死也要做个自由鬼!”人们开始挣扎,大家不约而同地相互用牙齿咬开绑在手上的布条。

杜飞和谢晋刚刚挣脱开来,就听到了紧凑的枪声。

“掐死他,掐死他,将他的枪夺了!”

“和鬼子同归于尽!”

人们冲向身边的鬼子,“哒哒……”鬼子的机枪疯狂地扫射起来,一群群人倒了下去。

“你还能撑住吗?”杜飞紧紧抱住面色苍白的谢晋,“千万别泄气!”

“别让我拖累你!”谢晋有气无力地说:“跟着大胡子,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哒哒……”枪声更加肆无忌惮。

能够站着的人已经不多了,江边躺满了血淋淋的尸体和一些受了重伤的人。(据载,南京老虎山边草鞋峡,又叫上元子、大窝子,日军在这里射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至少五万六千人。)

“放开我,我……不行了!”倒在地上的谢晋用尽全力想推开杜飞,杜飞依旧死死地抱着他。

一个、两个、三个,不知有多少人倒在了自己的身上,杜飞死死支撑着。

机枪声终于停了下来,四周一片寂静,再无动的迹象。鬼子们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踏在尸体上面。

杜飞感到上面有人蠕动,但随即一声闷哼,显然是被鬼子补刺了一刀。四周还不住传来木棍击打的声音,那是残暴的鬼子在击打一息尚存的人们。

突然 ,一种灼热的气浪直逼过来,滚烫滚烫的液体流到了杜飞身上。杜飞咬牙强撑着,他知道这是鬼子在焚烧尸体,那滚烫的液体则是同胞身体里的油。

鲜血、汽油、热浪、焰火、和滚烫的人油,终于把杜飞身边的谢晋惊醒了,杜飞感受到了谢晋活着的气息,唯一能动的手牢牢地按住了他。

“不要动,鬼子还在!”杜飞尽力压低声音,虽然上面压了无数尸体,却还是引起了鬼子的注意。他们疯狂地用刺刀刺杀着每一具尸体,确认再无声响后才渐渐离开。

鬼子们拥到路边,借着洒了汽油的树枝烤起了火。

杜飞小心翼翼地将尸体一个一个往自己和谢晋的身下压,谢晋终于露出了头。

“小心,别让小鬼子发现!”杜飞心里一惊,他转过头去,发现提醒自己的正是大胡子,他的身边趴了一群人,有数十个。

“你们……都还活着?”杜飞欣喜若狂地说。

汉子点了点头,向他做了个手势。

“现在就跑吗?”杜飞问。

满脸胡须的汉子拼命摇头。正在此时,江边传来“扑通、扑通”的声响,那是幸存的人跳进江里想逃跑。

“哒哒……”鬼子的机枪射出一串火焰,转眼又毫无声响。

杜飞对大胡子点了点头,竖起了大拇指。

折腾了一阵子,鬼子的集合哨响了起来,杜飞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终于安静下来。

大胡子率先从尸堆里爬出来:“沿江边跑!要活命的跟我来!”

杜飞扶着谢晋站了起来,他感到身上的谢晋无比沉重,怎么也跑不起来。

“大家帮他一下!”大胡子的话颇有分量,顿时上来几个壮汉帮着杜飞架起谢晋狂奔起来。

杜飞望着大胡子,眼里充满了感激。


草鞋峡已被远远地甩在后面,四周依旧一片荒凉,尸骸遍野,虽然暂时脱离了险境,大家的心情却异常沉重。

“我们到了哪里?”大胡子的问话打破了沉闷。

“不知道,我到南京才半个月,哪里也没去过!”

“我也是,部队刚从沪上拉来,没到过什么地方。”

“小白脸,你是哪个部队的,对这熟吗?”

“我是260旅新兵,杜飞!”他原本对大胡子颇有好感,此刻听他称呼自己为小白脸,脸色便有些难看了,“我有名字,我叫杜飞!”

“瞧你哭丧着脸,这年头小白脸也拉到部队来了!”

“你……”杜飞被激怒了,他紧握拳头。

“想干什么?”大胡子一旁的同伴瞪着杜飞嚷道。

“老子一排之长,刚才还救了你小子的命,说不得吗!”大胡子使个眼色,众人围了上来,杜飞却也不怕,他把谢晋拉到自己身后,不屑地瞪着他们。

“别乱来!”谢晋虽然病怏怏的,但脑子还算清醒,他死死地拉住杜飞。

“新兵蛋子,懂不懂规矩?”大胡子示意众人退后,手腕压得咯咯响。

“混蛋!算我们看走了眼。”谢晋挣扎着叫道。

“你就不要多此一举了!”大胡子轻蔑地望了谢晋一眼。

谢晋摇了摇头:“想耍横找鬼子去,在自己同胞面前逞什么能?你很厉害是吗?刚才在鬼子窝里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去你妈的!”大胡子握拳冲到谢晋前面,却又停了下来,“你说得对,在鬼子那老子做了一回孬种!但再也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大胡子发狂般叫了起来。

数十人跟在大胡子身边,谁也不再理会杜飞两人。大家边走边沉思,谁都明白,他们的处境依旧十分险恶。

不知转了多久,前面依旧江水茫茫。没有船只,渺小的人类是无法跨越长江天堑的,数十人只能望江兴叹。

“怎么办?现在都秋末了,天一亮,这长江边上水天一色,我们很快就会被鬼子发现的!”大胡子一脸愁容。

“去南京城!”谢晋不置可否地说道。

大胡子一听气得大骂起来:“你他妈的什么意思?你个阎王爷不收的小鬼,想让老子一排人陪你去死吗!”

“那你想怎么办,在长江边上做游魂野鬼吗?”谢晋毫不示弱,“你们这些人一看就是杂牌军,一点军人的素质都没有。”

“杂牌军?老子就是从山上下来的胡子,那又怎么样?中央军怎么了?不照样被鬼子打得稀巴烂?可惜了那些清一色的德式家伙!”大胡子一手撕开衣服,胸前尽是打仗留下的疤痕。

“枪械不行,老子们和鬼子拼刺刀。看看在场的这些弟兄,哪个不是血里火里拼出来的?哪个身上没有几处伤痕?哪个像龟儿子中央军一样,一枪不放地做他妈的软蛋?”

“行了,都是自己人!”大胡子身上的伤疤感染了杜飞,他拍了拍谢晋的肩膀,“谢大哥,忍忍吧!”转身又对大胡子说,“谢晋兄弟和我都是260旅,他可是有名的黄埔六期生!”

“难怪到了这地步还一身臭脾气,敢情比老子官大!这里全是老子的兄弟,长官!”大胡子裂开嘴幸灾乐祸地说,“可惜如今你孤身一人,官再大老子也不买账。”

“我没你官大!是的,黄埔出来的起码是尉官,可我例外!”谢晋望着远方叹了口气,“当初为了到19路军为了抗日,我放弃了一切!五年了,到了87师后,我还是一名老兵!”

谢晋的话触动了众人,大胡子的脸色明显好了起来:“妈的,难怪你小子这么有个性,敢情这回是我马某看走了眼,就凭你这几句话就值得我老马交往!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金荣,一个小排长,杂牌部队的,番号说了您也记不住,”他指着身边的一个汉子说,“这是我的副排长黄彪。”

过了一会,马金荣又说道:“或许你说的没错,目前我们只能回市区了,最危险的地方也许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除了回南京,我们别无选择。南京建筑物多,还有一些外国侨民设立的难民署,去那里我们应该还有一线生机!”见马金荣对自己还算尊重,谢晋的语气也缓和起来。

“那好,就这样,向市区方向走,都给我注意隐蔽!”马金荣毅然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