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一章 尸山血海(1)

zijin1013 收藏 11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6.html[/size][/URL] 第一章 尸山血海(1) 寂静,沉闷,整个世界好像静止了一般。 但不久后,偶尔传来一两声零散的枪响,将这沉静瞬间打破。 鲜红的太阳,充满血丝的眼睛,杜飞抹了一下血迹斑斑的脸。是的,没错,世界变成了红色,殷红的城墙、殷红的街道、殷红的大地。 这就是南京?成堆的尸山,遍地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6.html


第一章 尸山血海(1)

寂静,沉闷,整个世界好像静止了一般。

但不久后,偶尔传来一两声零散的枪响,将这沉静瞬间打破。

鲜红的太阳,充满血丝的眼睛,杜飞抹了一下血迹斑斑的脸。是的,没错,世界变成了红色,殷红的城墙、殷红的街道、殷红的大地。

这就是南京?成堆的尸山,遍地的狼烟!

杜飞记不得自己躺了多久,当他被汹涌的人潮挤倒在地后,同学们一个个都不见了,无论是激进的抗日分子,还是和他一样抱着科技救国梦想的青年。

杜飞抽动了一下鼻子,想哭,眼泪却始终没有流出来。

他不是“冷血”吗?曾几何时,那些激进的同学对他全然不理解,他们鄙视他,冷落他。

“杜飞,你个孬种,还出身名门望族呢?还妄称武术世家?你是个懦夫,不配做中国人!”在大部分激进人士的眼里,杜飞是那么的令人瞧不起。也许是天生,也许是后天环境使然,杜飞自小就性格孤僻,不懂得关心人,只知道死读书。他不知道什么是请愿,什么是演讲,什么是唤醒民众。偏偏他出生在了这个不幸的时代,稍有一丝热血的青年都会对自己的祖国深感忧虑。

“杜飞哥哥,你科技学得真好,将来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科学家!”

邻家小妹甜美的声音经常在他的耳畔响起,小妹的声音真好听,我一定要学有所成,不让美丽的邻家小妹失望。

“杜飞若出生在和平年代,保不准真会成为科学家……可惜啊……”国文老师惋惜地说。

他反问老师:“为什么?现在学科技就不行吗?科技什么时候不需要呢?如今国民政府所用的高科技产品,不都是向外国进口的吗?”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懂吗?现在不是谈科技的时候!”

“不,科技是强国之本,我鄙视整天空喊口号的人!”

“唉……”国文老师那沉重的叹息,经常萦绕在他的耳际。

平心而论,他所谓的科技报国,潜意识里还不如一个姑娘的一句话、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他杜飞心里根本就没有那些宏图大志。

如今那些人都消失了,无论是他鄙视的人还是鄙视他的人。

从遥远的北平到喧嚣的南京,同学们一路喊着抗日的口号,固执的杜飞感到很孤独。残破的祖国竟然不能让他有所触动。他不是不懂报国,也不是不知道鬼子的残暴,他只是天真地认为,小鬼子尝到甜头后,自然就会回到日本。打仗是当兵的事和他们这些学生无关。科技发达了,国家强盛了,这些人就不敢来了。

如今他茫然了!

放眼望去,地上全是尸体,满眼都是鲜红的血迹,自己就是从尸体堆中爬出来的。

老人、小孩、妇女、壮汉,地上躺着各种各样的人,有穿着绸缎的富人,也有光着脚丫的叫花子,他们或俯或仰,姿势各异地躺在南京的大街上。

但他们全是中国人!

突然,杜飞从尸堆里看见了两张熟悉的面孔,他们的手里还紧紧握着青天白日旗。

杜飞爬过去,叫道:“喂,醒醒,醒醒,你们还活着吗?”

“中国人……是杀不绝的!”其中一个慢慢睁开了眼睛,他命若游丝,动弹不得,语气却异常坚定。

另一个显然已无生息。

“你别说话,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没……用了,冷血,看见了吗?国人都死光了,国土都没有了……科技还有用吗?”

“我知道了!”杜飞的眼泪夺眶而出,“你一定要坚持!”

“你不是武术世家吗……记住,国难当头,拿起枪……才能报国!”

“我记住了,你也要好好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杜飞哽咽道。

“记住……就好!”一丝笑容浮上青年学生的面庞,“那首歌……你会唱了吗?”

“会,我唱给你听: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不会亡,

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

中国一定强,

中国一定强,

你看那八百将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四面都是炮火,

四面都是豺狼,

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

我们的国旗在炮火中飘扬!飘扬!”


由于北平沦陷,杜飞和同学们一块逃到了上海。他们原以为作为国际大都市的上海是安全的,可他们失望了。随着八百将士从四行仓库撤退,上海就彻底落到了日本鬼子手里,杜飞他们只得再度逃亡。他们来到了中华民国首府南京,不幸的是,作为国都的南京在鬼子面前也是如此不堪一击。

《八百壮士之歌》在全体学生中唱得沸沸腾腾,但杜飞不会,他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唱得这么全,这么投入。

在逃亡的过程中,杜飞亲眼目睹了中国同胞所经受的苦难,亲眼目睹中国军人一个个壮烈牺牲。这些依旧没能动摇杜飞科技兴国的信念。事实上他也曾怀疑过,自己的信念在这种特殊历史时刻是不是对的?然而,他又是那么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自己坚持了多年的信念。有时候他也在想,难道自己真的是懦夫?不,不是,他杜飞绝不是懦夫!

“你……你还认为打仗只是当兵的事吗?”青年学生顽强地坚持着,他多么希望杜飞能认清眼下的时局,转变思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热血青年。

“不,当然不,鬼子……太可恨了!”

“你终于明白了,”青年学生欣慰地笑了,“看看你的周围……遍地的尸体……我们的同胞,死不瞑目啊!”

杜飞的眼里闪过一丝惭愧:“你们是对的,是我错了!”

“再……再给我唱唱那首歌!”青年学生轻轻闭上了眼睛。

“嗯!”杜飞清清歌喉,声调几近哭泣,“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

“唱得好吗……你怎么了……你在听吗?”杜飞突然意识到四周静得可怕,他推了推同学,拍打着他的身体,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明明是喧嚣的都市,现在却像极了荒凉的坟冢,只是这些堆积如山的的尸体是没有墓碑的。

没了,周围一个活人也没有,杜飞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地上没有路,遍地是尸体,杜飞踏着同胞的尸体,向前走:“对不起,你们痛吗?不会的,现在痛的只有杜飞……”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鬼子又在杀人?杜飞愤怒地想到,枪声是从他熟悉的地方传来的,那是工兵学校。

“小鬼子,我跟你们拼了!”他跑了起来。

除了枪声,除了尸体,哪里还有人,哪里见得到鬼子的踪影啊?

枪声似乎近在耳边,又像无比遥远,满街的尸首让他寸步难行。

“轰,叭叭……”

“发什么呆,快卧倒!”

杜飞还没反应过来,一梭子弹已从他的耳际擦过。

一个满面尘灰,二十多岁的青年军人将他按倒在地:“你是什么人……学生吗?”

“对,我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你们这招兵吗?”杜飞问。

“招兵?你个书呆子,啥时来不行,偏偏这时候想当兵!”

“为什么,你们这时候不正需要人吗?”

“大学生,你摸过枪吗?”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爬了过来,递给杜飞一把德式步枪,“枪都是好的,就看你会不会了!”

“我能不会用吗?”杜飞毫不客气地接过枪来,枪口却对准了中年汉子。

“旅座,小心……”青年军人猛扑过去,将中年汉子推开,受伤的手臂溢出了一臂的鲜血。

“混蛋,有你这样持枪的吗!”青年军人扇了杜飞一记耳光,他一用劲,臂上的血流得更凶了。

“别吓着他了……大学生,来……我来教你使枪!”中年汉子拍了拍青年军人,“把伤口包扎好,等鬼子进攻的时候可就没空了!”

“没事,就擦伤了点皮。”青年军人摆摆手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杜飞望着中年汉子问,“请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中央军87师,够牛吧……不过,就我们两个人了!”中年汉子异常平静地盯着杜飞,“如果加上你,就有三个人了!认识一下吧,我是260旅旅长,姓刘。”

“您是旅长,国军还有多少人,能守得住吗?”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你一路过来,都看到了什么?”

“没有活人……全是尸体,全城都是尸体……”杜飞望着旅长说,“为什么你们还在这里?”

“因为我们是军人,军人必须服从命令。没有撤退命令这里就是我们的坟墓!”旅长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

“旅座,别和他说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青年军人一把将杜飞推开,“别那么多话,娘们儿似的,枪,持稳了!”说着躬身将周围的枪支弹药拢在一起。

青年塞给杜飞一束手榴弹:“等会儿子弹用完了,你就将手榴弹的引线一拉,轰,我们三个死在一起,你就是我们的人了,怕不怕?”

“严肃点!”旅长拉过杜飞说,“我们不做亡国奴,临死再拉几个小鬼子垫背,你是大学生,该懂这个道理吧!”

“我懂!”杜飞紧紧抱住怀中的手榴弹。

“轰隆隆……”又是一阵炮火倾泻,死气沉沉的南京城再一次被笼罩在翻滚的烟幕之中。

“别抬头!”旅长叮嘱道。

“嗯!”杜飞握紧手榴弹,趴在一堆尸体后面。

一阵机器声响,划破烟雾,朝千疮百孔几近炸平的临时战壕突突奔来。

“妈的,鬼子又出动坦克了!”旅长吐掉嘴里的烟头,“还有炸药吗?”

“旅座,只有三束手榴弹了!”

“都给我,三人留三颗子弹就够了!”

“您要干吗?”青年军人紧张地问。

“服从命令!”旅长一把夺过青年军人手中的手榴弹,来到杜飞身旁,“大学生,中国军人!将你的手榴弹也给我!”

杜飞流出了激动的热泪:“您真的当我是军人吗?”杜飞颤抖着将手榴弹交了出去。

“嗯!”旅长郑重地点点头,“你们都撤后二十米。”

“旅座!”

“服从命令!”

年青军人含着泪水拉着杜飞躬身向后撤去,旅长则向一线战壕爬去。

“隆隆……”日军的装甲车大摇大摆地开入了一线战壕。旅长神色冷峻,一动不动地趴在几具尸体间。

“哒哒……”坦克里的日军似乎发现了杜飞他们,子弹如冰雹般袭来,青年军官赶紧将杜飞压在身下。

装甲车离旅长越来越近。旅长拔掉手榴弹的引线,用力将两个手榴弹束扔到鬼子的装甲车旁:“小鬼子,去死吧!”

“轰隆!”一线战壕迸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坦克、旅长以及坦克周围的鬼子全不见了。战壕里多了一堆满是黄土的铁疙瘩。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良久,杜飞和青年军人才从杂乱的枪炮声中惊醒过来。

“旅座……”青年声音沙哑地低呼道。

“过来,你们都过来……”突然从前面的土堆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旅座,是您吗?”青年军人喜极而泣,两人赶紧朝前面爬。

“我……还有口气!”旅长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下,声音很是微弱,“小鬼子的坦克还没坏,鬼子……也只是炸晕了!”

“旅座……您等着!”青年军人拉起杜飞就要站起来。

“咱……守不住了,不守了……你们……走吧,为咱们旅留根香火!”

“不,我们还没有接到撤退命令!”青年军人固执地说。

“傻瓜,我骗你们的,命令……早接到了……上坦克,这是唯一的出路……”旅长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了。

“旅座……”青年军人悲痛欲绝,他抱着奄奄一息的旅长,不愿离去,黑压压的鬼子渐渐逼了过来。

“上坦克。”杜飞强行拉起青年军人,朝坦克跑去。

杜飞在坦克顶上摸来摸去,怎么也找不到坦克的入口。

“让我来!”青年军人低吼一声,手一摸,再一拉,坦克的顶盖被掀开了。

“你真棒!”杜飞由衷地赞叹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黄埔军校出来的,能不懂这个?”青年军人无限凄楚地说,“只是……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哒哒……”子弹袭来,两人手忙脚乱地钻进了坦克。

“去死吧,小鬼子!” 杜飞和青年军人不管坦克里的鬼子是死是活,挨个用刀捅了一遍,然后将他们的尸体扔到坦克外。

“哒哒……”子弹落在坦克结实的外壳上,砰砰直响。

“会开车吗?”青年军人焦急地问着杜飞。

“会开,开坦克和驾车一样?”

“会开车就行,我来教你!”没等杜飞反应过来,青年军人就将他拉到驾驶位上。

杜飞在青年军人的指点下,发动了坦克。

“对,就是这样,你真是天才!”青年军人一边夸杜飞,一边将坦克炮调到最佳方位。

“轰轰……”每一声巨响都得到了最佳回报,坦克四周密集的日军被炮弹炸得鬼哭狼嚎。

“巴嘎!”远处的日军还以为坦克搞错了对象,朝着这辆“失控”的坦克大呼小叫。

“鬼子扔炸弹了,当心!”杜飞见鬼子将砖块似的炸药包扔过来,连忙提醒道。

“不怕,鬼子造的龟壳还有点硬度!” 青年军人一边说一边转动坦克上的机枪扫射起来。

四周又倒下了一大片鬼子,离得近的鬼子赶紧趴下,离得远的赶忙转头往回跑。

“巴嘎!”一个鬼子指挥官将手一举,几个炮手随即蹲下,几门迫击炮齐齐对准了坦克。然而此时坦克周围全是鬼子,鬼子的迫击炮只能作势吓人,并不敢真的开炮。对着横冲直撞的坦克,鬼子只能干瞪眼。

“哈哈,兄弟,杀了这么多小鬼子,咱够本了!”年青军人兴奋地笑起来。

“够本了吗,那也得继续杀,多杀一个是一个!”想起遍地的尸体,杜飞始终高兴不起来。杀再多的鬼子,都无法释怀他对鬼子的仇恨!

“兄弟,跑什么啊,别离开鬼子……快,往鬼子群里冲!”见坦克驶离了战场,青年军人惊得叫了起来。

“旅座要给260旅留下种子,你必须活着,你走了我再杀回来!”

“你疯了吗?和鬼子隔远了炮弹就轰过来了。再说了,都这时候了还活个鸟啊!”话音刚落,响声震天,密集的炮弹果然响了起来。

“完了……完了……”青年军人叹息一声。

“轰!”一发炮弹袭中坦克,发出了巨大声响,青年军人在强烈的震动中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青年军人终于醒了过来。身体依旧强烈地晃动着,他睁眼一看,自己还在坦克里,杜飞正一发发装填弹药,调整炮口向外轰击。

“兄弟,我们还在?”

“你不是说过吗,鬼子的龟壳硬!”杜飞苦笑了一下,“赶快起来,我快抵不住了!”

“炮弹的冲击力那么大,怎么对你不起作用?”

“我从小练武,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

“看不出来啊!”青年军人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敬佩,“介绍一下,我叫谢晋,黄埔六期的!”

“我,杜飞,260旅新兵!”杜飞友善地伸出了手。

“当心!”青年军人突然大叫一声。

坦克的顶盖被鬼子掀开,一包炸药从上面落了下来。

杜飞眼疾手快,飞身一脚,将炸药踢了出去。

“轰!”地一声,坦克上的鬼子被炸得血肉横飞,掀起一股巨大的气浪。

“你真行啊!”谢晋被惊得目瞪口呆。

“别发愣了,快来帮忙。”

谢晋赶紧打开射击孔,机枪又扫了起来。

“没弹药了!”才打几梭子弹,谢晋就惊叫起来。

“炮弹也没了!”杜飞皱着眉头说,“冲吧,能冲多远就冲多远!”

谢晋坐到了驾驶位,“轰隆隆……”坦克又发动起来。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