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 初章 风起云涌 第二章

2071fivestar 收藏 11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2.html[/size][/URL] 第二章 上午10点茨尼雅国家主席窦横办公室的电话响个不停,李秘书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到电话旁按下9号线接听:“这里是主席办公室。”。 “李秘书,我是窦桓。请问我父亲在吗?我有急事找他老人家。”打电话的这个人是窦横的独子窦桓,现任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小桓,你父亲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2.html


第二章

上午10点茨尼雅国家主席窦横办公室的电话响个不停,李秘书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到电话旁按下9号线接听:“这里是主席办公室。”。

“李秘书,我是窦桓。请问我父亲在吗?我有急事找他老人家。”打电话的这个人是窦横的独子窦桓,现任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小桓,你父亲现在正在开会呢。如果不是很急得事,会议十一点钟就散了。”李秘书多年跟着窦横,是他老人家的心腹爱将。所以窦桓也不避讳直接说道:“李叔,超超出事了,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啊!超超出事了。你等等,我马上去请主席。”李秘书一听是关于窦超的事情,知道这件事必须及时告诉窦横。他老人家对这个孙子可谓是心肝宝贝。谁都知道他的这个孙子整个一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可一向英明的领导却一味的纵容他的这个孙子,任谁都不能说他孙子的坏话,否则轻的调离重则下岗回家。所以,当李秘书这时一听是关于窦超的事不敢有半刻怠慢。

国务院2号会议室里建筑和规划专家们正在热烈的讨论着既定的计划内容,李秘书来到窦横身边,轻轻地耳语几句。只见窦横听完脸色一沉,立刻站了起来。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所有的人愣住了都看着窦横。窦横双手撑着桌子对下首一位身材瘦小满头白发的老者说道:“周部长,你们继续讨论。我有事先行离开,你们讨论出了结果后按书面的形式给我报告。”见到周部长点头后,窦横在李秘书陪同下离开了会议室。此时会议室又恢复了热闹,可现在讨论的主题和既定内容完全没有关系。

在路上窦横问:“小李,超超到底出了什么事?”李秘书一听不敢贸然回答:“具体情况公子没说,我一听关于超超得事,放下电话就来找您了。”李秘书说完,窦横满意的点点头。

来到办公室,窦横拿起电话按下9号线。他知道儿子私事找他肯定会用加密9号线。李秘书此时在外面轻轻的将房门带上,然后走出了办公室,因为他知道任何人都不喜欢家事被外人听见的。

“桓儿,超超出了什么事?”窦横接通电话问到,而窦桓那边明显已经焦急万分。

“爸,超超的腿被人打断了。目前正在三六一医院进行治疗呢!”窦桓刚一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父亲盛怒的声音:“什么!谁敢动我的孙子。”使窦桓不由得把听筒拿远点。可姜毕竟是老的辣,窦横马上话锋一转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说清楚。”

于是窦桓接着说道:“今天上午超超和政法委钱书记的孙子钱逖还有其它的几个小玩伴去国防三院玩,碰到四个流氓一句不合就打了起来,超超人从小就老实从来不打架,于是被其中一个银发的流氓打断了右腿。钱逖跟我说事情大概就这么个情况。父亲!您一定要为超超讨个公道。”

窦横听玩儿子的叙述后,心里大概有了底。他知道国防三院可是江南第一军事学府,断不会有流氓混入,很有可能孙子在里面嚣张跋扈做了出格得事,得罪了其他人,别人为了给他个教训,所以才会打断他的腿。

“国防三院知道超超是我的孙子吗?现场及时有人出来制止吗?”窦横目前关心的是到底谁应该对这件事负责。

“父亲,据我所知。超超已经抬出了你老,但学校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保护超超。”窦桓几乎把所有知道的都说了。

听完窦横点点头对儿子说:“你马上和空军鲁师长联系下,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给你调架飞机,火速飞往万宁市从三六一医院将超超接回上京来治疗。你务必亲自过去,其它的事情我来解决。让超超放心爷爷会帮他出这口恶气。”

“好的,父亲。”窦桓挂上电话后马上给卫戍空军鲁师长去电,然后把窦横的话复述了一遍,鲁师长答复15分钟后,专用机场见。

挂了电话,窦横盘算着国防三院虽然打的是“国”字旗,但实际上却不在自己的势力范围,真正控制着国防三院的是江南派系。江南派系目前的主要人物就是现任国防部长沙利文,可是这个沙利文偏偏和自己这帮文人不对眼。

原来这件事原委还要追溯到八十年前的建国之初,在权力分配的制定原则上当时的有识之士总结了历史经验,发现文人容易为了自己的权力,生命和金钱不受到损失。不惜出卖国家利益,出卖人民利益。

于是,为了避免这种文人误国的情况发生。就制定了将军权一分为二,全国九大军区国家主席掌握五席。第二个掌握军权的必须行伍出身,全军现任国防部长控制四席。也就是说,如果出现任何一方出卖国家利益或人民利益,另外一方都有权将其推翻或者分治。但同时也规定了,每六年国家主席可以决定是否进行军区大调整,但只能调整五个军区的将领。到后来历任主席为了保卫自己,均把自己的人安插在自己周围。就形成了上京周围的五大军区实际就是由国家主席控制,而江南的四大军区由国防部长控制。

窦横拨通了沙利文将军的电话,他实际上是想试探下沙利文对此事的态度:“沙将军,我听说今天是你母校国防三院六十周年的校庆,我没什么好送的,写了幅字等下让李秘书送到你那去。以此感谢国防三院六十年来为我军培养了大批的优秀军事人才。”

“多谢主席对国防三院的关心,我代表国防三院全体官兵感谢您对国家军队建设的支持。有您的英明指导,我们国家会更加的强大。”沙利文将军不断的应付着窦横,他确实不喜欢窦横,总觉得此人和自己有太多的不同。他也知道窦横现在打电话给他是什么目的,因为今天上午国防三院发生的事情,早已经有人汇报给他。他现在也不想参合这趟浑水,他想这件事由下属而起,还是由他们自己解决吧。所以,当窦横打电话来探他口风的时候后,他只是一个劲的装糊涂。

窦横从沙利文那里感觉沙利文和此事没有关系的时候,也就大大放下心来。下一步该怎么办?窦横盘算着,国防三院在江南自己没有人在那边,进军校抓人,警察肯定不行,部队调不动。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能够处理这件事。

于是他给公安部部长胡适虎打了个电话:“老胡啊,忙不?”

“没事,主席。您是我的老上级了,只要您打电话来我就只听您的。”胡适虎是个马屁精,几十年来就这么跟着窦横的屁股后面拍,好不容易拍到了目前这个位置。

窦横对这个老部下也没什么隐瞒,就把孙子出事的事情大概和胡适虎说了。胡适虎听完也有些犹豫,他对窦横说:“首长,国防三院是军队的地盘,我这个管老白姓的不好插手吧。”窦横听完也明白胡适虎的意思,于是他对胡适虎小声说道你要这样这样。

胡适虎听完豁然明白,马上满口答应:“领导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在我身上保证完成任务。”窦横听完满意的挂上电话。

胡适虎挂上电话,马上给万宁市武警总队打电话,告诉他们务必去国防三院缉拿四名准备潜入军队的危险分子。如果军校出面干预就如此这般,胡适虎按照领导的意思部署完毕。靠在椅子盘算着为领导办完这件家事后,自己估计马上又可以升迁了。

万宁市武警总队队长舒凯接到顶头上司胡适虎的电话后,立即下达总动员令。所有武警支队挑选最精干的人员及装备,45分钟内整装集合。开赴万宁第三国防军事学院,完成国家赋予的神圣使命。

一时间,万宁市各武警支队纷纷动员起来,很快一个近三千人的队伍整装完毕。在舒凯一声令下后,全体武警向万宁第三国防军事学院开拔。其间,为了避免恐怖分子逃脱,在行进的过程当中舒凯连同各部指挥员制定了详细的抓捕计划,并对现场地形进行了认证的研究,为一举抓捕4名恐怖分子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因此,舒凯在路上心潮澎湃,因为江南地区的武警力量一直被中央所疏远,可以说基本上不得志的人都会被下放到江南地区。这次难得中央看得起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表现一番抓住这次机遇,能够一举跳到中央最好。那个胡适虎不就是因为6年前在第一线逮捕的茨国建国以来最臭名昭著的杀人犯“屠夫冯元章”,得到中央的赏识一举跳龙门的么。

舒凯一边催促部队加速前进,一边叮嘱部下一定要圆满完成任务。浩浩荡荡的装甲车队伍,在万宁街头急驶而过的时候,纷纷吸引行人为之侧目。国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的武警调动,看来是热闹看了私下里议论纷纷流言四起。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