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二幕铁血联盟 第二章 盘古开天 第七节 夜袭(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战争就是敌对双方军人在意志、耐力以及承受极限上的较量。

战斗已经持续了不少时间,我看了看表,距离撤退只剩下一分钟,看着山坡下定日县城内兄弟们越战越勇,是否要下令撤退,这让我显得犹豫不决。这时候,我将自己的思维摆放到了敌人指挥官的位置上,让我自己设身处地地站在敌人的角度上思考,突然间,我感受到敌人所承受的巨大压力,我感觉到,山下县城内敌人的指挥员心理上所承受的压力,一定比我沉重得多。

“各连!继续进攻!”我咬了咬牙,下了这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正确的命令。

“好!”“这才像话嘛!阿三顶不了几分钟了!”田信和周扬他们的回答表达了他们的我意见的赞同。

果然不出所料,就当周扬的掩护集群攻占了县城东北侧的大部分建筑后,突然之间,躲在建筑物内的所有印度人,大概有将近一千人全都涌了出来,并且向四个方向同时逆袭。

一连和二连的进攻,被敌人着突如其来的反攻给暂时阻遏住了,但我们大家心里都明白,印度人这看上去像是孤注一掷的举动,并非是想要跟我们闹个鱼死网破,他们的目的分明是想要弃守定日县城,进行突围,而且,他们很快就会选择一个突围的主攻方向。

虽然在望远镜中能够看到,印度人虽然没有弃守所有的建筑,但各窗口和屋顶的火力点已经明显稀疏了下来,我想,那些一定是不打算随印军主力撤退,抱着必死决心留下来阻击我们的分队。

“老大,他们朝我们这边来了!”韩天宇在一旁说。

“李拓少校,快看!”这时,樱井枫突然指着县城内那座四层建筑喊道。

拿着望远镜,我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几个头扎围巾,穿着考究的高个印度人,在几十名警卫的护卫下,冲出了指挥部。

“是印军的指挥员,这下可钓到大鱼了!”韩天宇恨恨地说:“刘亚男,干掉他们!”

“你能分清哪个是他们真正的指挥员吗?”我看了韩天宇一眼问。

“这个简单!”刘亚男话没说完,“当”的一声就射了一发。

子弹谁都没有击中,只是打在了那群军官的脚边,这些人吓了一跳,其中一名穿着将军服装的印度人一下把身边的一名警卫推倒在地,紧接着,周围的几名警卫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扑上前去,将自己的身体死死地压在了那名警卫身上。

“呵呵!看清楚了吗?”刘亚男瞅瞅我,笑了笑说。

“阿三这德行,还知道跟士兵换军装!”韩天宇鄙夷地啐了一口说:“亚男,还不快干掉那个!”

“先别动手!”听了这话,我赶紧阻止刘亚男说,“让你的狙击手谁都不要碰那几个印度指挥员,特别是那个换上警卫服装的,那个应该就是他们师长!”

“收到!”刘亚男一边往弹舱中压子弹,一边问:“可以问一句为什么吗?你不会是还要抓活的,让教导员他们给你带回去吧?”

“没时间解释,执行命令吧!”我说。

那些印度人涌出建筑后,向四周盲目的一阵乱扫,随后,迅速以连排为单位集结,摆成战斗队形,突然间,我发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全都面向着我。

看到这一情况,我赶紧扭头大喊:“刘亚男!让一号哨塔的机枪手,还有指挥排所有的火力点!给我开火,不要节约弹药,给我狠狠地打!”

同时心想,南部的定结县、岗巴县和亚东县是印军后续梯队的主力所在地,难不成这些印度人要向南突围?

果然,印度人刚开始向县城周围盲目突围的举动很快就停止了,随后至少有三个连队,分成三股,并列着朝我们这两个制高点猛扑来。看着山坡下黑压压的人群,我心中都不仅有些紧张。,心中不停地问自己,难道我失算了?印军步兵二师的指挥员竟然不理会我“围三缺一”的计划,不向着我给他留的退路向西突围,反而要冒着仰攻的劣势硬生生地向南突围,这点出乎我的预料。

我刚才让指挥排和机枪手全部开火,就是想让他们明白南部的退路已经被我们切断了,真没想到那个印度师长竟然不领情!

我同时还看到,在战场上更加危险的是,定日县城北面和东面进攻的我们三个连队,还有夜蝠中队,他们虽然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但目前依旧被建筑物内印军留下的少量阻击分队所牵制,所以一时竟然还无法支援我们。

“所有人开火,给我狠狠地打!”看到印度人已经靠近了我们的前沿阵地,我无奈地喊道!

“所有人都给我下去支援指挥排,加强防线!”我对着身边的韩天宇和樱井枫说。

“韩天宇,把札木合也叫上,把所有人都带到前面防线去!”

战斗开始到现在,指挥排和一号哨塔上的兄弟们始终没能被允许开火,他们或许是憋得太久了,在得到命令后便开始迫不及待地向着山坡上冲击的印度人倾泻火力,蛇信一样的火舌伴随着哒哒声划破了夜空,一道道火网顿时笼罩在敌人突围部队的人群中。

几乎在同一时刻,潜伏在两座哨塔连线前沿位置的指挥排火力点,猛地扯开伪装网,跃入阵地,朝着百米开外的印度人不断点射。

冲在最前方的印度尖兵被成片成片地被扫倒在地,但人类救生的本能以及印度教徒那种绝对服从的性格,使得他们前赴后继地继续向我们方向冲击。

由于防线正面过于宽阔,而且我们的兵力又实在薄弱,所以根本无法构成纵深防御,而那一千多名印度士兵则像潮水一般向我们这边涌来,我心里明白,一旦这股潮水碰撞上我们这座薄弱的堤坝,那么,我们将毫无疑问地被撞碎。

这时,我身边只剩下刘亚男和小吴两人,他们一个抬着狙击步枪,一个端着95步枪,拼命地朝着哨塔前方射击。敌人已经进入射程,对方的子弹划破空气,在我耳旁嗖嗖飞过!有些弹头咬掉了哨塔上的砖块,磕碎的小石头四处乱崩。我们这边的整个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硝烟味和紧张的气氛,印度人的前锋距离我们只有五六十米的距离了,被击倒敌人传来的惨叫声,在枪炮间歇显得格外刺耳。哨塔下面的兄弟们朝敌人投掷了一轮手雷后,纷纷从腰间拔出刺刀,插在了步枪的前端。我明白,再这么下去,就凭着我们这里四十多个人,恐怕真的要被印度人的突围部队所吞没了。

“周扬,让迫击炮群炸我们的前沿阵地,要快!”我对着步话机几乎吼叫了出来!

“知道了!”周扬回答我。

“妈的!你们干什么吃的,别跟县城里的印度人纠缠了,给我打印度人的背部!我们这里压力太大!”

“呵呵,老大急了!别着急,我们在路上了,就快赶上狗娘养的阿三了!”周扬在这种时候还知道开玩笑。

不到二十秒,从迫击炮阵地传来咚咚的声音,随后,整个山坡上开始升腾起一朵朵橘红色的火焰。

或许是那些迫击炮手担心误伤了自己人,所以第一波炮击显然不是很有准头,大都落在了印军冲击部队的边缘,但第二波、第三波炮弹则开始异常准确地落在敌军的人群中,于此同时,周扬的三连已经肃清了定日县城南部的建筑,此时此刻,他们已将火力点设置在建筑屋的屋顶,朝着印度突围部队的后背猛烈的打击。

虽然战场态势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我的心依旧扑通扑通地猛跳,我知道,只要印度人再憋一口气,发起最后一次冲击,我们这个指挥部就要完蛋,整个后续行动都要葬送在我的失误判断中,只可惜,印度人的指挥员他不知道。

正在我焦虑万分,甚至打算让整个指挥所遗弃所有装备,向东西两侧散开,给印度人让条退路的当口,突然间,整个战场上突然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一红、一绿两枚信号弹在印军的阵地中腾空而起,随即,除了前锋那三个被我们打得半残的主攻连队依旧在掩护射击外,其他所有的印度士兵竟然在他们指挥官的指挥下,纷纷调转了方向,有序地向着县城的西侧退去。

片刻之后,那些原来担任主攻,现在担当阻击任务的三个连队,最后也放弃了进攻,尾随着印军的主力缓缓向西撤去。

看着印度前锋与指挥排防线渐渐地脱离了接触,我不由地松了口气。

“操!印度人还玩佯攻!”韩天宇站在哨塔楼下,气呼呼地骂了句。

“这佯攻玩得也忒逼真了点了吧!”赵锐爬出掩体,注视着山坡上的印度人遗留下的上百具尸体,还有数十个呻吟着的伤兵,鄙视地说。

“营长,还打不打?再不打没机会了!”这时候,刘亚男指了指那几个连跑带爬的印军军官。

我看了他一眼,心里很清楚,我知道如果能够亲手击毙敌人的一名师长,那无论对哪个狙击手来说,都是一种甚至可以为之舍弃生命的诱惑。

“收拾阻击的部队和县城内的残敌,不许动那个!”我看了看表,一点四十分,比预定撤退时间晚了五分钟。

印军的撤退显得中规中矩,两个殿后连队交替撤退,相互掩护,而主力则一路狂奔,向着我给他们留下的退路疯狂逃跑。

而定日县城内剩下的战斗,则几乎已经成了一边倒的屠杀,县城建筑内的印军失去了相互协调的统一指挥,开始各自为战。但我们也不打算把他们统统吃掉,凡是构成威胁的,我们的突击队员直接用火箭筒和手雷解决,而不构成威胁的,索性摆在一边,理都不理。

“各单位注意,谨慎脱离战斗,准备撤退!”这时,我打开北斗通信系统的公共频道,对着所有的指挥员说:“脱离接触后,各连以连为单位,沿3号公路自行组织撤退!”

“营长!我想不通!这半吊子的袭击算什么呀?”听到我的命令后,周扬首先发出质问,“把印军的一个师级指挥部赶跑就算了?”

“执行命令吧!”我并没有解释,而是叹了口气说:“撤退途中由教导员统一协调指挥!”

“教导员统一指挥?”听了我的命令,周扬和田信略带不解的发问。

“我有些累了!”我含糊地说完,便关掉了通信系统。

“营长,你有后续行动我理解,但能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个印军师长就在我的瞄准镜里,你不让我干掉他呢?”刘亚男看着渐渐从定日县城内撤出的兄弟们,一边收起狙击步枪,把它装进枪套里,一边问了一句。

“张华,你带指挥排和山地步兵去跟周扬连长汇合,撤退途中听他指挥!”我朝着哨塔下面喊了一声后,看着刘亚男的眼睛说:“走,下楼!”

刘亚男跟在我身边下楼后,看着赵锐、樱井枫、札木合等其他十三个队员穿戴整齐,纷纷地聚到我周围后,我背上赵锐递过来的背囊说了句:“都跟着我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