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别传]

李唐风 收藏 0 54

“阿饼”者,犬也,世居西蜀江源某庄户。其母多子,主嫌之,弃于市。吾过街而遇,见其态可怜,于心不忍,拾回家中养之。端详其貌,皮毛焦黄,身体细长,如面包状,遂以“阿饼”称之。


吾家中亦有三犬;乃家灰、鸡屎太狼、美美是也!加之阿饼,真若狗市一般。太狼顽皮,美美凌弱,阿饼受气。久而久之,饼一病不起,大小失禁,满院污秽不堪。院内人人无不恨之入骨,更有甚者竟拳脚相向。少年阿饼受此苦难,华佗再世亦难治其身心之创伤。


不日晨,久不见饼,唤之无应。呜呼!阿饼凶多吉少也!午后探得,乃院内一壮士将饼投于西河,随水而去,幸得下游菜农救之!


是夜,吾仰观天象,掐指算来,方知饼名不祥。饼音同扁,“阿饼”即“阿扁”!台省人阿扁,国贼汉奸,罪受千刀,现已判为无期,善恶有报也。小犬阿饼,其罪虽小,然犯众怒,故受流放之罪!若公论饼扁,则饼做人胜于扁,扁做狗不如饼也!


“人有人言,兽有兽语”,狗乃人之近伴,通晓人性,善懂人语。饼闻得扁饼同论之事,若蒙奇耻,哀嚎数声,一头撞死在墙!后化魂入梦,吾听得隐隐哭声,细看床前跪着一小儿。便问道:“是谁人家孩子,为何在此啼哭”?其伏地答道:主人,“我乃阿饼之魂所化,只因您将我与那陈水扁比较,实乃羞辱于我。尝言:士可杀,不可辱!人亦如此,何况狗乎!我之罪,无非不爱卫生罢了,而那陈水扁分裂国家,贪污受贿等等之罪,罄竹难书!故宁死不与此辈相提并论”。言罢,化一阵急风破窗而去!


吾大惊而起,仔细想来,饼之名,错在于我。实不该将面包称之为饼!其名应更为西饼。特撰此文通诰,望君安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