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生死狙击(1)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6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生死狙击(1)

夜,死一般的沉寂,月色撩人。温婉的月光如缕如纱,柔柔地泼洒在林间和枝头,影影绰绰,偶有微风拂过,枝梢便悄无声息地随风摇曳,甚是妙曼。

迷死人的初夏之夜!如果不是该死的毒贩,此情此景,真该轻歌一曲。

潜伏在草丛中的杜超紧据手中的八五狙击步枪,轻轻地来回微调着枪口,八倍光学瞄准镜里,泛红的影像像年代久远的影片,在无声中缓缓地流动。目标随时都有可能会出现,狙击手杜超不敢有片刻分神,他已经以这样不变的姿势,保持了六个多小时。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还要等待多久。

被杜超和他的战友肖克锁定的是两百米开外的那条被护林人和伐木工人踩出的简易山路,这也是那伙亡命之徒的必经之路。

这是一个穷凶极恶,盘踞北美某国与金三角数十年,足迹遍布全世界的国际黑恶团伙,国际刑警组织早在十年前就将他们的首领列为世界十大毒枭之一。这个团伙组织庞大、行动诡秘,武器装备精良,拥有数百名来自东亚、北美甚至欧洲的雇佣兵。跟一般的专职制毒与贩毒的组织不同,这个集团分工明确,几乎无恶不作,在美洲和亚洲制贩毒品,在欧非拉走私军火、倒卖文物与人体器官,而他们的人蛇组织的足迹更是遍布全世界。国际刑警组织手头掌握的不完全名单显示,这个黑恶集团的成员,不包括短期雇佣兵在内,就已经接近千人!

就是这么强悍的国际黑恶势力,也不敢轻易触犯我大中华的天威。盖因五年前,他们的亚洲分支在我国南方某省边境几乎遭受灭顶之灾!包括三个骨干分子在内的三十人佣兵小队悉数被歼或被生擒,无一漏网,当场缴获海洛因数百公斤。五年来,遭受重创的该组织几乎在中国边境销声匿迹。没想到,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痛,沉寂了几年后,又卷土重来,而且一来就声势浩大。

五年前那一战,我们亦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五名平均年龄不到二十二岁的年轻战友,永远长眠在了这片土地上。

人生有太多的巧合,杜超和肖克在狙击训练营的总教官屠冲,也就是在那一次受伤并一战成名的。他俩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几年后,他们会有机会回到自己敬畏的教官、回到这个被境外黑恶势力称作“屠夫”的公安部一级英模曾经战斗并为之流过鲜血的地方,打击同一个犯罪团伙。

一周前,奉命从千里之外赶到这里的“战狼”特勤大队四名队员,和从武警各特警部队调来的四十多名精英,默默地站在当年牺牲的五位烈士的纪念碑前,沉痛地缅怀这些曾经与他们一样青春而热血的战友。

报告烈士事迹的少校,几度哽咽,脸上挂着两行热泪。悲痛与愤怒,让这群嫉恶如仇的中国军人恨不能马上揪出这群狼娘养的,亲手剁了他们!有一个小战士,在部队打扫战场的时候,一个重伤的毒贩突然扔出了一颗手雷,小战士大声提醒战友们闪避,就在他奋力准备将落在身前的手雷踢出时,手雷炸响了……第二天,正是他十九岁生日,母亲正在赶往部队的路上,原来他可以请假去接母亲的……

为了祖国的荣耀、为了一个军人的尊严,他们义无反顾地付出了甚至比自己还年轻的生命。如今,空山幽谷,云淡风轻,长眠在这青山深处的烈士,安详地守候着日月轮换,战争与罪恶已经远离他们的世界,再也听不到战友的呼唤,再也无法与他们并肩作战。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已经过了凌晨两点,毒贩仍旧没有出现。但杜超和他的战友们对今晚的任务深信不疑,都坚定地认为只是时间的问题。这一次的行动一如五年前,消息是国际刑侦组织通报的,公安部情报系统得到了更确切的信息,这个团伙将利用五一假期,走中越边境向中国境内贩送毒品,具体数量还不得而知,给他们保驾护航的是一支不少于二十人的中东某国雇佣兵,他们手中的武器,甚至比中国最精锐的陆军特战部队还要精良。

为了对付这群训练有素的强悍的国际雇佣兵,公安部和武警总部总共从各地调集了包括公安特警在内的四十名精兵强将,期望一举将这伙亡命之徒消灭。坐镇指挥的是总队的一位少将副参谋长和某边防总队大校总队长。代表“战狼”特警大队的四名突击中队队员悉数被分在由十五人组成的第一梯队中,带队的是“战狼”大队年轻的上尉中队长骆敏。

根据行动预案,第一梯队配备了四名狙击手,除了杜超和肖克外,还有两名实战经验丰富的边防部队狙击手,其中一名二级士官当年曾与屠冲一起并肩作战。他们的任务就是首枪毙敌,震慑毒贩,一举打乱他们的阵脚。第二梯队在外围伏击,随时增援第一梯队和切断毒贩的逃跑路线。

这是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刚过凌晨四点,天已经蒙蒙亮。丛林里雾气薄蒸,万物渐苏,虫鸣鸟欢,一派详和之色。杜超的耳机里传来了轻轻地叩击声,这是处在更前方观察哨上的战友传来的敌情讯号。杜超血脉贲张,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悄无声息地打开步枪保险,右手食指预压板机,透过光学瞄准镜,死死地盯住山路的尽头……

毒贩的出现,比预想的最后时间整整晚了两个小时,这也许就是他们有别于一般贩毒组织的狡黠之处。二十多个彪悍魁梧的雇佣兵,身着丛林迷彩服,头顶扎着迷彩方巾,端着AK47步枪,呈攻防队形紧紧地护卫着几匹满载赃物的骡马,警惕地缓缓向前挪动,在他们身后不足五百米的地方,正是神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界碑。这群训练有素、高度戒备的亡命之徒并不知道,这里已经危机四伏,几十支步枪全部对准了他们的脑袋。踏入这座东方大国的圣土,就预示着他们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再也没命回去消受那些人间极乐了。

单兵电台又传来了几声有节奏的叩击声,这是行动前约定的暗号,意思是稍安勿燥,放近点再打。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对狙击手来说,非常舒服,但并不是突击步枪的理想射程,必须要兼顾所有伏击的队员。

杜超把目标锁定在了走在前列的一个体形壮硕的大汉,基线死死地压在他的额头上,只屑轻轻扣动板机,这个生命只能以秒计的家伙,就会脑袋开花,去地府里和自己的姥姥一起享受荣华富贵去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