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939年10月德国就开始策划对西欧的进攻,希特勒为此下达了第6号指令,陆军总司令部拟制了行动计划,代号为"黄色方案"。这个作战计划实际上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施里芬计划"的翻版, 即通过比利时的中部向法国首都巴黎实施主要突击。1940年1月10日,一名携带西线作战计划的德军军官因座机迷航在比利时期降,使该计划落入英、法手中。有鉴于此,德军"A"集团军群参谋长曼施坦因认为,如果再执行这一计划,势必难以达成战略突然性。他在各种场合不断强调:法国阵地的弱点位于马奇诺防线的西北端,即马奇诺工事与盟军机动地段的接合点。因此,进攻部队的大部分兵力应直奔这个方向。曼施坦因不顾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等高级将领的反对,建议改向阿登山区实施主要突击。希特勒对此建议非常感兴趣。1940年2月24日,德军最高统帅部发布了一道指令,正式采纳了曼施坦因的意见。经过修改后的作战计划,主要进攻方向将通过阿登山区,首先攻占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的北部,击溃法国北部之英、法军队,尔后再从西、北两个方向进攻巴黎;在马奇诺防线正面,开始只以佯动进攻牵制,待主力攻占巴黎绕至该防线侧背时,再进行前后夹击,围歼该线法军主力。


临 战 受 命



德国占领丹麦并在挪威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以后,认为进攻西欧的时机已经成熟。到1940年5月初,德军已在从北海到瑞士一线集中和展开了136个师(其中包括10个坦克师、6个摩托化师)、坦克3000多辆、飞机4500多架,编为3个集团军群。具体部署如下:

"A"集团军群,由博克上将指挥,辖第6和第18集团军,共28个师,由第2航空队支援,配置于荷、比国境线直至亚琛地区,任务是突破德、荷边境上的防线,占领荷兰全境和比利时北部;

"B"集团军群,由龙德施泰特上将指挥,辖第4、第12和第16集团军,共44个师,由第3航空队支援,配置在亚琛至摩泽河一线,是主要突击集团,任务是经过卢森堡和比利时的阿登山区向圣康坦、阿布维尔和英吉利海峡方向实施突击,割裂法国北部和比利时境内的英、法军队;

"C"集团军群,由莱布上将指挥,辖第1和第7集团军,共17个师,配置在马奇诺防线正面,进攻开始时先实施佯动,牵制该线法军。

德军战略预备队共47个师,配置在莱茵河地区。

英法等盟国在战前均无充分准备。法国认为德国打败波兰后可能会继续向东进攻苏联,即使要进攻法国,也要在四五年以后。英国则指望地面作战由其盟国承担,自己只负责海上封锁和对德国进行战略轰炸。荷、比、卢三国则抱有严守中立可免遭侵略的幻想。盟军的作战计划直到1940年3月才确定。该计划规定,如德国向比利时实施主要突击,则以两个法国集团军和1个英国集团军向比利时机动,在比利时军队的协助下,将德军阻止在代尔河一线;如德军向马奇诺防线实施正面进攻,则以1个集团军群坚守防御,以另1个集团军群进行增援;英国海军从海上封锁德国。

荷、比、卢、法和英国远征军共有135个师(其中包括3个坦克师、3个摩托化师)、3000余辆坦克、1300多架飞机,还可利用英国本土1000多架飞机。荷兰的10个师、比利时的22个师,均配置在本国东部边界线附近。英、法军队共103个师、编为3个集团军群,分别配置于法国北方各省和德、法边境的马奇诺防线及其以东地域。

1940年5月10日,德军向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展开了全线进攻。荷兰首当票冲。德军在进攻荷兰时,再次使用了空降部队,进行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个战役规模的空降作战

进攻荷兰的德军为"A"集团军群第18集团军,共10个步兵师和1个伞兵师、1个机降师,指挥官是库赫勒将军。德军对荷作战的企图是:以空降兵的突然袭击保障地面部队快速越过荷兰边界, 突破哥雷比-皮尔防线的防御,向鹿特丹、海牙两地进击。

保持中立的荷兰是1939年9月欧洲首批进行战争动员的国家之一。在波兰被入侵的第二天,荷兰政府就下达了战争动员令,此后一直保持着防御作战准备状态。荷兰的防御计划是根据英、法、荷、比四国联合抗击德军进攻的协议而制定的。计划规定荷兰军队在英、法陆军到达前,只在边界线上和纵深内的筑垒地域进行防御,迟滞德军进攻,保障英、法军队展开。

荷兰军队兵力有限,不足以防守由马斯特里赫特到北海的400公里长的边界,为防御德军入侵,他们设有3道防线:在边境地区构筑有一般的筑垒阵地,只部署少量兵力; 而后是哥雷比-皮尔防线,荷兰的10个步兵师主要依托这一防线组织防御;最后是"荷兰要塞",即鹿特丹阿姆斯特丹、乌德列支和海牙地区,这一地区有海湾、河流和大面积水域,构成了良好的天然障碍,而且东有北临艾瑟尔运河的格雷伯筑垒地域,南有从瓦尔河到鹿特丹的防御工事做屏障,"荷兰要塞"是荷兰中枢神经所在地。 为了能在哥雷比-皮尔防线迟滞德军,尽量拖延时间,必要时可把下莱茵河、马斯河和瓦尔河的防洪坝打开,以大水在这一地区构成障碍,并有利于主要港口城市的防御。

德军对于荷兰可能利用水障防御这一点是清楚的。当时有一个办法可以打破荷军的计划,使德军的装甲部队避免遭受洪水的威胁,这就是在地面部队突破主要防线的时候,同时攻占上述三条主要河流上的要害桥梁,以保障德军迅速通过。这就是空降作战的主要任务。

早在1939年10月27日,德军第7空降师师长斯图登特将军就被希特勒召到柏林的帝国办公厅密谈。希特勒说,在波兰战役中,我们有意不使用空降部队,为的是避免过早地暴露秘密。但是现在准备立即展开西线的大规模攻势,该是使用空降部队的时候了。斯图登特奉命着手制定作战计划。

斯图登特把这次空降作战行动分为夺占海牙和鹿特丹两个重要地域。在海牙,空降作战的部队为第22机降师的两个团和第7伞降师的1个营,由第22机降师师长斯庞尼克将军指挥。其任务是首先以伞降的方法夺占海牙周围的瓦尔肯堡、奥肯堡和伊彭堡3个机场,然后机降两个步兵团,攻入荷兰首都海牙,俘获荷兰皇室、政府机关和高级指挥部成员,瘫痪其中枢神经,同时阻止这一地区的荷兰部队向受威胁的哥雷比-皮尔防线增援, 并使荷兰空军不能使用"荷兰要塞"的军用机场。在鹿特丹,空降作战的部队为第7伞降师的4个营和第22机降师的1个团,由第7伞降师师长斯图登特指挥,主要任务是夺取瓦尔港机场和鹿特丹的维列姆大桥、多尔德雷赫特大桥、 默尔迪吉克大桥,为正面进攻的第18集团军打开进入"荷兰要塞"的通路。 为保证夺取和扼守这些桥梁,除使用伞兵直接在大桥附近伞降外,在瓦尔港机场还将机降1个步兵团,作为预备队,以支援各桥的战斗。参加空降作战的兵力为1.6万人,其中伞降部队4000人,机降部队1.2万人,由第2航空队约500架容克-52运输机运送。德国西部的威塞尔、明斯特、利普施塔特、帕德恩博等9个机场为空降出发机场。空降纵深为40.100公里。为了达成最初空降的突然性,规定运输机从北海上空绕道飞行,从西北方向由海上进入目标。

斯图登特的计划在后来的6个月中虽然经过修改,但其基本设想并无大的改动。希特勒一方面观察西欧事态的发展,与英、法保持着和平信件的往来;一方面又寻找实施突然袭击的良机。在此期间,斯图登特曾11次接受了准备袭击的命令,每次命令都是在临起飞之前被撤销。第12次接到袭击的命令是在5月9日,这一次空降作战计划终于得到了实施。

荷兰当局根据其驻柏林武官从德国最高统帅部谍报局搞到的情报,预料到德军将要进攻。荷军总司令温克尔曼中将对德国空降部队突击"荷兰要塞"的威胁了如指掌,他不断提醒起部下注意防范。因此,从5月7日期,荷兰采取了一些反空降措施:在各机场的跑道上和公路的重要地段上准备了载重汽车、设置了地雷和其他障碍物;加强了机场、城市的警戒和伪装;加强了值班飞机和增加了高射火器;在沿海组织了猛烈的对空火力。但荷军大多数军官对此并不重视,他们过于相信哥雷比-皮尔防线、洪水的威力和法国实施支援的诺言。


海 牙 受 挫


5月10日凌晨,德军航空兵袭击了荷兰、比利时、法国的40多个机场,夺取了制空权。对荷兰之战来说,最激烈的战斗并不是后来地面军队的突破,而是随后德军和荷军在“荷兰要塞"内的空降和反空降作战。

凌晨3时30分,德军对荷兰的瓦尔港、海牙、阿姆斯特丹、希尔维萨姆等地实施航空火力准备。在轰炸海牙兵营时,由于荷军未及时发出空袭警报,约800名士兵被炸死在床上。航空火力准备一直持续到运输机进入空降地区。

4时,运载第一批空降突击部队的运输机开始起飞。5时30分,第18集团军向哥雷比一皮尔防线发起正面进攻。

在海牙方面,第7伞降师第2团第1营乘坐65架容克-52运输机,在战斗机护航下, 从夜航机场起飞。机群在越过荷兰国境线,掠过平原,通过哥雷比-皮尔防线以及在飞向海岸时,把飞行高度降到30米作超低空飞行。当飞到海牙以西的河流交织地区时,飞机爬升到180米,并分成3个突击分队,分别飞向海牙周围的瓦尔肯堡、奥肯堡、伊彭堡3个机场。飞临海牙北边瓦尔肯堡机场的伞兵突击分队看到了德军空军对机场实施航空火力准备时投下的最后一批炸弹,正当轰炸机向后转弯返航的时候,容克-52运输机开始进入目标。伞兵降落在跑道上,很快集合完毕,与荷军机场警卫分队展开战斗,把荷兰军队驱逐出机场。7时30分左右,德军伞兵完全控制了机场。降落在海牙南边奥肯堡机场和海牙西边伊彭堡机场的两个伞兵突击分队也同时占领了这两个机场。这样,德军伞兵为即将到达的机降部队准备了3个良好的着陆场。

但是,德军虽然占领了机场并清除了跑道上的障碍,可是在每个机场上只有一个轻装伞兵连在进行迎接机降的准备和坚守机场。当德军第一批机降部队的100架飞机运载1个步兵营飞抵瓦尔肯堡和另外1个步兵营飞抵伊彭堡,并于7时30分左右着陆的时候,荷兰军队正准备向这3个机场实施反冲击。伊彭堡周围的高射炮火一直很猛烈,因而运载步兵的飞机有12架被击中。有的飞机带着熊熊烈火着陆,幸存的士兵钻出飞机,立即与反击的荷军激战起来。在瓦尔肯堡机降的步兵从正在滑行的运输机中跳出来进入攻击,沉重的容克-52运输机有的在松软的跑道上陷了下去,直陷到轮轴,因而无法再起飞,结果被炮火击中燃烧起来。

下午,荷军组织了6个步兵营、1个炮兵旅又1个炮兵团向3个机场进行大规模反击。机场周围燃烧的德军飞机残骸使荷军士气大振,他们以优势兵力发起猛烈的反冲击。

在瓦尔肯堡,荷兰步兵第4旅的3个营,在1个炮兵团的火力支援下,对据守在机场上的德军伞兵和步兵实施了反冲击,并将德军从西北方向赶出机场。德空降部队第二批运输机到达机场上空的时候,飞行员看到双方在跑道周围进行着激烈的战斗。飞行员与地面部队没有无线电联系,只能目视发现一些德国旗帜标示的阵地,并据此判明德军的位置。地面的混乱局面使飞行员不敢冒险着陆,只好在空中盘旋。看着机场上到处是第一批被击毁的破烂不堪的运输机,他们心里明白,第一批攻击部队遇上了不小的麻烦,在这样的机场上已无法继续着陆。空中指挥官下达了取消在机场着陆的命令。带队长机率领机群飞向附近的海岸,在卡特威吉克附近选了一块海滩当做备降场。然而,这块场地的土质实际上比他预料的要松软得多,因此在这里先着陆的14架飞机当中,有7架接地失事无法再起飞,着陆场顿时一片混乱。带队飞行员本人也被困在这里。他用无线电命令空中的其余飞机,要他们在通往海牙的公路上找地方着陆。由于战前曾预想过发生在公路上着陆的情况,所以德国空军的运输机飞行员曾在德国古特尔斯洛赫附近的公路上练习过在公路上着陆的飞行技术。于是整个编队向西南转弯,围绕这个城市盘旋飞行,最后试图在德尔夫特至鹿特丹的公路上着陆。但荷军在此段公路上事先已设置了障碍物,因而在降落的30架容克-52运输机中,有几架由于在着陆时损坏得过于严重而不能起飞,一些飞行员和大量机降部队因此而丧生。陷在卡特威吉克附近海滩上的7架飞机和机上人员,遭到荷兰步兵第4旅第2营的攻击,被赶出着陆场。第一批在瓦尔肯堡机场着陆的部队,被荷兰军队赶出机场后,退至瓦尔肯堡村庄里的防御阵地。荷军炮兵对这些阵地连续轰击了一个下午,但是德军据壕死守,拼死抵抗荷军的反击。

在奥肯堡和伊彭堡,荷军从中午发动的反冲击也非常积极。荷兰近卫旅派出该旅的第1营,在1个炮兵旅的支援下对奥肯堡机场实施反冲击,德军伞兵1个连在那里孤立无援,被驱逐出机场,向西南方向退却。荷兰近卫旅第2营和第3营,在海牙仓库守卫部队的支援下攻击伊彭堡机场,经过激烈的战斗之后,夺回了该机场。荷军经过在海牙周围的一系列协同良好的反冲击之后,将主动权从德军手里夺了过来。

下午4时,第三批运载预备队及补给物资的运输机飞临海牙上空,但是这些飞机只能在海牙几个机场的上空无能为力地盘旋,因为地面仍在进行激烈的战斗,飞机不可能找到一块安全的地方着陆。鉴于这种情况,斯图登特通知第三批所有飞机统统在德军已占领的鹿特丹南面的瓦尔港机场降落。于是这些飞机从下午5时到6时相继进入瓦尔港机场机降,并在那里领受了在鹿特丹作战的新任务。

第22机降师师长斯庞尼克是随着第二批机群飞到伊彭堡机场上空的,由于无法着陆,便飞往奥肯堡机场。这里的情形也跟那里差不多,防空炮火很猛,跑道上尽是飞机残骸。突然,斯庞尼克乘坐的那架容克-52运输机也被荷军的高炮击中。受了伤的运输机在空中盘旋着,寻找着陆的地点。机上的人看到有的飞机在海岸的沙滩上迫降在松软的沙地里,也有的飞机降落在鹿特丹至海牙之间的公路上。这架飞机的飞行员费了好大劲才降落在靠近森林的一块空地上。海牙周围到处是被迫降落的运输机和德军空降人员,大部分人员被分割在4个地方,他们大都是从自己的目标地域被赶出来的。天黑前,斯庞尼克把各小股部队集中起来,约数百人,在海牙郊外的奥弗赖斯希构筑了"刺猬阵地"。因为兵力太弱,无法向市区进攻,又没有任何控制住的简易机场,斯庞尼克所受领的攻占荷军统帅部的任务无法完成。5月10傍晚,他通过携带式无线电台设法和第2航空队取得了联系,后来接到库赫勒的命令,让他放弃原来的计划,停止对海牙地进攻,向鹿特丹北部挺进。

荷军在海牙方面赢得了作战的胜利。在海牙落地的德军空降部队在荷军的反攻下大部被歼,有1500被俘,运输机损失90%。

在鹿特丹方面,5月10日凌晨3时,刺耳的汽笛声就开始响彻街头和港口,这是空袭警报。瓦尔港机场附近的荷军步兵都躲进了机场的战壕和地道里,守在机枪和迫击炮旁,而这时却有两个预备连的士兵仍在机库的临时宿舍里蒙头大睡。正在他们做着美梦时,死神降临了。无数颗炸弹从天而降,落到机场边缘的战壕里和高炮阵地上爆炸。有一颗重磅炸弹正好命中了那座预备队正在里面酣睡的大机库。机库中弹后,马上燃烧起来,顷刻便倒塌了,不少士兵被压在里边。瓦尔港机场的防卫骨干力量就这样被消灭了。这次极为准确的轰炸是德军向鹿特丹方面实施空降突击的序幕。

就在瓦尔港的爆炸声停止、对空炮火寂静下来的同时,天空中又传来了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德军第1特殊任务轰炸航空兵团第3大队的运输机,运载着伞兵第1团第3营和第2营的1个连,于5时准时地进入了鹿特丹的南部。炸弹坑遍及瓦尔港机场,燃烧着的机库冒出的浓烟使他们在空中很快认出了目标。伞兵们跳出了机舱,只见在机场和机场周围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小白点。他们在空中飘荡了15到20秒钟,慢慢地接近地面。这时,荷军才发现这是德军空降伞兵。接着,地面响起了机枪的射击声。荷军的防空炮火开始也一度打得很猛,可后来逐渐减弱,并且火力也不集中了。伞兵遭受的最大损失是由自己的过错造成的:1架载着伞兵的容克-52运输机竟然在大火熊熊的机库正上方实施空降,结果,丝绸做的降落伞见火就着,许多伞兵就这样被活活地摔死了。但大部分伞兵是在瓦尔港机场两侧着陆的,并立即投入了战斗。这样一来,荷军就不得不分散火力对付机场外围的伞兵。经过约1小时的激战,伞兵控制了瓦尔港机场。

德军在做好迎接机降部队的准备后,第16机降步兵团开始机降。首先,一个运输机中队试图在机场着陆,但遭到小口径高炮的射击。有1架容克-52运输机的油箱被打漏,两台发动机起火。这架飞机好歹着陆了。还没等飞机停下来,舱门便打开了,士兵们从里面跳了出来。他们是施维贝克中尉指挥的第16机降步兵团第9连的两个排,是机降部队的先遣分队。紧接着,容克-52运输机陆续在燃烧着的飞机旁着陆。 该团第3营营长霍尔蒂兹中校事后曾这样写道:"不出所料,这里是一片惊人的轰响。发动机的轰鸣声、机库里弹药的爆炸声和重起击炮弹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敌人的机枪在阻止飞机降落。但我们的士兵早已敏捷地跳出机舱,开始了攻击。 "在德军机降过程中,荷军以密集炮火猛烈抗击搭载步兵的运输机,有几架运输机被地面炮火击中,其中1架坠地着火。荷兰海军的几艘小型舰艇也企图轰击着陆的机降部队,但被德国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所驱逐。此时,荷步兵第3营在重迫击炮火力和鹿特丹北部炮兵火力支援下,正在进行反击,但糟糕的是德军突然发出了绿色信号弹--这是荷军停止重火器射击的信号,荷军无从得知德军是怎么知道他们的信号的--结果荷军炮兵误认为这是自己发出的信号,因此停止了射击。机场守军失去了炮火支援,经不住德军伞兵和机降步兵的攻击,最后的抵抗陷于崩溃,残部举起双手当了俘虏。这时,德军运输机还在一架接一架地着陆,瓦尔港机场彻底落到德军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