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臆测美国占领军“残暴” 主动提供慰安

作者 [美] 查克里·肖尔::译者 黄园园


无论有意还是无意,如果我们武断地推定他人的思想及行为模式与自己一样,就容易落入“镜像思维”的认知陷阱。这种现象在缺乏彼此了解的场合尤为显著。二战战败后,日本政府曾组织大批本国女性为美国占领军提供色情服务,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本书指出,在这种丑恶行为背后,“镜像思维”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日本政府给美军当老鸨


大多数政府对认可卖春的营生总有些尴尬不安,没人愿意自家后院变成花街柳巷,政治家们靠呼吁将这种古老的职业合法化也拉不到几张选票。不过在二战后的日本,政府不仅赞同将这一行业合法化,还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当时的日本政府将妓院委婉地称为“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但人们都知道这背后的真正涵义。二战刚一结束,日本全国就冒出了几十家妓院,专为美国大兵服务。女性进入这些妓院的原因有许多,大多数人是为饥饿所迫,另一些人只是出于好奇,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内容。政府出面支持的招募活动传达了一个很简单的信息:日本女性必须尽爱国的义务,现在就是她们献身的好时机。


当时,一个美国士兵只要花上15日元(还不到一包香烟的钱),就能买下一个日本妓女一小时的时间。再加点小钱,他就能把她整晚包下来。为了让妓院顺利营业,各地政府还在城市中给它们划出特定区域。日本政府搞这项事业,就相当于主动为美国大兵当老鸨。


鼓励卖淫为保国家荣誉


日本官员们之所以认为有必要组织本国女性“慰安”美国大兵,多少受了“镜像思维”的影响。众所周知,在对中国部分地区的占领期间,日军士兵对当地女性实施了长时间、大规模的性侵害。二战战败之后,日本按照自家的经验,自认为明白占领军会怎样对待战败国的女性。他们推断美军士兵会和日军士兵一样如狼似虎,因此,设立“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也是为了让大多数日本女性免遭毒手。日本政府相信,美国大兵若是总能在需要的时候找到妓女,日本整个国家的荣誉就不会遭到玷污。


真正的后果是日本国内卖淫行业的兴起和由此产生的巨大消耗。妓院中的女性平均一天要接待15到60个美军士兵,许多人或是身体衰竭,或是被弃如敝履。一位年仅19岁的女孩由于无法忍受“新环境”,工作不久就选择了自我了断。随着妓院的增多,性病也开始蔓延。在“协会”各处场所中工作的女性,有90%在性传播疾病的检测中呈阳性反应,驻日美军也有大量士兵染病。鉴于性病流行来势凶猛,1946年1月,同盟国占领军终于禁止士兵出入“特殊慰安施设协会”,宣称“协会”的做法严重侵犯了女性的人权。


“美国人残暴”只是臆想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日本政府从未设立“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会怎样呢?美国大兵会像在南京的日本兽兵那样,犯下疯狂的大规模性侵害罪行吗?当然,你可以说历史就像是一个没有回头路的实验室,所有实验只能进行一次。但如果对比欧洲的情况,我们就会发现:在西德的美国占领区,强奸事件确有发生,但数量远少于东德的苏联占领区。不过,美国占领区的卖淫率却比苏联占领区高。所以,比起强奸,美国士兵可能更愿意选择金钱换来的性生活。


假设日本没有搞所谓的“特殊慰安施设协会”,基于市场需求,也会有不少妓院应运而生。但如果卖淫活动没有被当局认可,而只是作为黑市交易存在,对其营业活动更严格的限制或是羞愧心理,都会使卖淫大幅减少。换句话说,尽管日本政府的初衷是保护大多数日本女性的名誉,但这一举措反而使更多原本不应遭受侵害的女性失去了尊严。


日本政府理所当然地认为,美军会像日军那样在被占领国犯下滔天罪行。不错,美军曾多次向东京投掷燃烧弹,又用原子弹摧毁了广岛、长崎,导致数十万平民伤亡——关于美国人残暴的推断似乎也站得住脚,但这毕竟只是推断。事实表明,美国大兵踏上日本土地后,远没有日本领导人臆想的那么残暴。但凡日本人能多了解一些自己的敌人,他们就能使卖淫活动转入地下,而不致被“镜像思维”所左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