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元皇后 第二章 情归西厢 第二节 天理判断

19111212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size][/URL]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院落里梧桐树上的蝉也在不安分的叫着。皇后娘娘讨厌这个东西呢,说吵着她午觉了。结果就累的小虫子带着一群人顶着大太阳在树上粘知了。 不过即便是知了都被粘走了,鸟儿也被轰走了,皇后娘娘的午睡也未必能安稳。吏部是章尚书、户部的钱尚书似乎是约好了一样,今天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院落里梧桐树上的蝉也在不安分的叫着。皇后娘娘讨厌这个东西呢,说吵着她午觉了。结果就累的小虫子带着一群人顶着大太阳在树上粘知了。

不过即便是知了都被粘走了,鸟儿也被轰走了,皇后娘娘的午睡也未必能安稳。吏部是章尚书、户部的钱尚书似乎是约好了一样,今天你来,明天我来,轮着把皇后娘娘的午睡打断。

今天章尚书刚一出去,御史台的御史中丞沈敏就来觐见了。

这位大人算是个稀客,一直安安静静的再集贤巷里办公,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顶着大太阳跑到山上来的。

不过,既然来了,那肯定就是大事。娘娘吩咐过了,即便她睡的再香,也要把她给叫醒。虽然小虫子心疼自个儿主子刚一把眼皮给合上就让人给叫醒,可也不得不进去传话。

没多久,沈敏就得到旨意,书房说话。

“中丞可是为了黄三郎的事情来的?”

刚一问安,连客套话都不说,皇后劈头就问道,沈敏点点头,从袖中取出一个卷轴:“十天了,御史台接到状告黄大人的状子足有六十七份,其中三十九份是联名状。另外在台谏中,有二十四名言官弹劾黄大人。”

“罪名是什么?”

“草菅人命、祸国殃民、严刑峻法、屈打成招、有辱斯文,等等等等。”沈敏一连串的四字成语说上了口差点儿收不住了。

“哼,”皇后从书案上拿起一份奏折:“还有人奏你沈大人包庇黄三郎,为其做保护伞的吧。”

沈敏连忙低下了头:“朝野中议论纷纷,臣实在是难以收拾。臣明白所谓治乱世当用重典,但黄大人……”

“做的过分了是不是?”皇后声色俱厉:“既然治乱世用重典,那么黄三郎不在淮北大杀四方本宫绝不召他回来。这件事情不必再奏本宫,有关弹劾黄三郎的奏折,一律交由你御史台封存。另外,黄三郎所奏报的四十七名死囚,本宫已经将卷宗一一看过,皆是罪大恶极之徒,三堂会审之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最好能动作快点,赶在今年秋后,开刀问斩。”

话已至此,沈敏已经全然明白了:“臣明白,臣这就去召集大理寺、御史台和刑部组织三堂会审,确凿无误之后即行问斩。”

“如此,告退吧。”皇后不耐烦的挥挥手,将御史中丞赶了出去。沈敏的身影刚一消失,一个白衣年轻人就从幕后挑帘转了出来。只见他眉斜入鬓,目似星辰,面若傅粉唇如涂朱,七尺身材仪量丰伟。远看如玉骢,近观是金童,这位就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人称七爷的安亲王。自那日上了山来,便搬进行宫住下。他嫂嫂爱他年少英姿,又见他谈吐不凡时刻有万里云鹏之志,因此留在身边左右参谋,也是叫他好熟悉朝政,通晓些万人之上的不易。

“嫂嫂好大的气魄。”德安手上还拿着一卷唐诗,笑着走到书桌边,“竟然如此袒护那小小的侍郎。满朝的流言蜚语,却都是对黄侍郎不利啊。”

“正是不利,我才要保他。”皇后叹口气道:“老七啊,这其中有许多利害,你不知道。”

“哦?那嫂嫂说给我听听。”

“老七你先坐下,”皇后指着身边的一张椅子让德安坐下:“你知道他在淮北都做了什么吗?”

“当然知道啊。”

“那你说给嫂嫂听听。”

黄魁这半个月在淮北做的事情,可谓是人尽皆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有人将他称之为青天,有救民水火,比喻为再生父母毫不为过。也有人气急败坏的将他称之为王莽、司马懿,其心可诛,若不杀黄三郎,天下将要大乱。

其缘由,还都是黄三郎为安定淮北想出的策略。淮北局势如一团乱麻,叛军盗贼蜂起,土豪劣绅鱼肉乡里,贪官污吏横行霸道,犹如三座大山压在淮北老百姓身上。要搬掉这三座大山,仅仅靠李元统军打败叛军贼军还远远不够,因为叛军盗贼的根子在土豪劣绅,在贪官污吏。而现在淮北官场漆黑犹如墨池,若是按部就班,不知哪个猴年马月才能将淮北官场整顿干净。

因此上,黄三郎便听从那郑秀才之言,按状子多少,将淮北数十州县的官吏乡绅分做上中下九等,其中以身负命案者为下等,无命案而有盘剥百姓之实者为中等,遵纪守法为上等。除了将下下等中四十七人判了斩监候之外,其余两千多人,按下中至中上分别判处流放、充军、发配、杖责、训斥等刑罚。并将盘剥来的钱财土地一并发还给苦主。而上等乡绅则加以慰勉,鼓励其多行善事,造福乡梓。

这还不是最令黄三郎受人诟病之处,惹出如海似海的弹劾奏本来的,是他在一口气或撤换或放逐大大小小近六百名淮北官员之后,淮北各个州县大堂几乎成了摆设。然而毕竟不能一日没有官府,不然岂不全乱成了一团粥。

也亏得黄侍郎做得出来,听一个落第秀才的话,搞什么文王之政,让那些在乡里素来有民望的乡绅出面维持秩序,若是乡绅不够,便由当地父老推举年高德高望重者为长,暂代民政。另一面,与民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与盗抵罪。这没有什么稀奇的,不过汉高入关中的旧把戏,只是黄三郎一再申明,所谓人,不分男女老幼,不分三六九等,一出娘胎便为人,杀人者死,伤人者抵罪。另一面,将劣绅家中田产分给无地百姓,重订田契。

这几条,在淮北老百姓心中,自然是大大的仁政,不消半个月,淮北各县重订田界的工作便做了一半,有将近十万户百姓分到了土地,剩下来的近八万户,也有指望在秋分之前分到土地。而且,现在的县衙、州衙,也不像过去那样阴森森可怕,“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老百姓都知道里面主事的,是本乡本土口碑好,德望高的老人,左右出谋划策的,是本县县学品行端正,有口皆碑的秀才、生员。抓贼的捕快大哥也都是山上的猎户兄弟,都是自己人,大家都和和气气的,事情都特别好办。

不过这样的变化,有些人却很不喜欢,跑到金陵去到内阁哭诉,淮北现在“糟透了,全都翻了天了。穷鬼们分了大户的田,分了大户的骡马,分了大户的女人……还占据了公堂。淮北没有落在叛军手上,但却比落在叛军手上还要糟糕。”

更有甚者,言之凿凿“黄魁在淮北收买人心,驱逐朝廷官吏,意欲图谋不轨,若不赶紧召回金陵交给三司发落斧钺加身,必将成为安史之徒。晚唐藩镇之祸皆是由此而起!”

崔亚芬耐心的听德安讲了一遍黄魁在淮北的所作所为,等他说完之后,只问了他一句话:“那老七你怎么看呢?”

“小弟以为,”德安习惯性的挑了挑眉毛:“黄侍郎用心是好,只是可能有些操之过急。将朝廷的官吏驱逐大半,的确是给人不少把柄。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淮北局势确实有好转的趋向。目下淮北可以称得上是四个字:民心可用。”

“为了这四个字,三郎不容易啊。”崔亚芬对德安道:“黄魁老成足以谋国,没有一万分的把握,他绝不会轻举妄动。这奏折上处处写着的是他听一个落第秀才的话,怎么做,怎么做。黄魁不是个三岁娃娃容易受人摆布,也不是十八九岁的热血少年容易冲动,这件事情他肯定早就做好准备了的。”

说着,崔亚芬从一摞子本章中抽出一个白封皮的奏折:“这是他侄儿陆宇锋写的,名叫《天理判断》你看看吧,不厚。”

德安将那白皮小册子接过来读了一遍。陆宇锋的这个小册子,只有两三千字,却将大越朝的两大法典全部概括了进来。他将刑律归结为三条原则:良贱平等、罪刑相当和法无明文不为罪;将民律归结为四大原则:表达负责、齐人等视、善良风俗与权责等价。而这七条原则,又都可以从一个公理中推论出来,这个公理就是天理判断。

所谓天理判断,就是在天理如何,则在法理上也应当如何,换句话说,所谓法理不过是天理在人间事上的挪用。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背下来厚厚的法典,但是每一个人,不分村妇渔妇,都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知道樱桃好吃树难栽,凭借万古不变的天理去判断,公道不公道,自然在人心,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切黑暗都无处隐藏。到那时,自然就是尧舜世界,大道光明啊!

“看完了吗?”崔亚芬问道:“其实黄魁在淮北做的事情,用的就是这本小册子。而你知道这个东西,最早是谁说出了天理即法理吗?”

“是谁?”

“曹银缇,前大理寺丞曹银缇。”崔亚芬一字一句道:“黄魁初入仕途时曹银缇曾对他颇多指点,可谓有半师之谊,而陆宇锋则是曹银缇致仕归田之后所收的关门弟子。”

“原来是这样啊。”德安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师出同门啊。”

“不独如此。”崔亚芬又从那一堆奏本中翻出一摞子东西,“这是洛阳龙门书局出版的《律法邸报》。原来是曹银缇闲暇之时自己办着来解闷的,这两年来流通全国,各地有志于律法的青年才俊不仅四处求购,而且还往龙门书局投书。现在已经办到了每月两期,每期十六版之多。据说这份邸报,每期都要印刷三千多份,还供不应求。”

德安翻看了一下,上面除了探讨案例,辨析法条之外,最大的篇幅就是专研法理。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皇后娘娘身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那个藕色衣服的丫鬟,只见她悄悄地趴在皇后身边耳语了几句。皇后笑着点点头,转而对他道:“老七啊,嫂子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这几份邸报你都拿回去看看。曹银缇是旷世逸才,虽然不能当面请教,能读读他的文字也是一种学习。”

德安将那些邸报收好之后就告退退下。崔亚芬忙里偷闲喝了一口茶,茶杯还没放下,就见到两浙路仓司江瑶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到了帘子外才行礼问安。

“士诚辛苦了,”皇后连忙放下茶盏端正坐好:“事情都办好了吗?”

“启奏娘娘,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江瑶从袖口里取出一份折子,交给那个藕色衣服的丫鬟:“这是臣下拟定的人选名单,而且,第一批愿意前往南洋拓殖的移民也都组织停当,只等物资齐全便可以扬帆出海。”

“很好,”崔皇后从琴书手上接过折子翻看了一下:“本宫已经同章吏部商量过,准备设立南洋大都督府,全权负责一切南洋事务,兵、财、民、官朝廷只给一个大政方针,其余一概不问。”

“臣明白,臣会再做修改的。”

“嗯,这些不着急,本宫还有件事情要交代一下,”崔皇后缓缓从凤榻上站起来:“本宫想见见那些移民,有些话想对他们说。”

这个……江瑶有些为难。这些愿意报名去拓殖南洋的,说好听些是悍勇之士,说难听些就是些流氓土匪强盗头子。而拓殖开荒这样的大事还偏偏最需要这些在刀头上舔血过日子的人。至于农夫和工匠,那是需要等他们在南洋海岛上立住脚跟后才能运过去的。

要让皇后娘娘接见这些匪气十足的人,江瑶真的颇有些为难。

“没什么,本宫不过有些话要对他们说。”崔亚芬如是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