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哲学是一个存在着诸多分歧的问题,无论把军事哲学定位在“揭示军事的共同本质、普遍规律和一般价值”,还是强调对“军事认识和军事实践的哲学反思”,都无非在用不同的话语异曲同工地表述着某种相似、相近或相关的见解。从广义上说,凡探讨军事、军事学与哲学关系的一切学问都从属于广义的军事哲学。从狭义上看,军事哲学从属于理论哲学,它强调的不是哲学在军事或军事学领域中的应用,而是军事事实和军事学的观念在哲学领域中的引申。不是军事哲学在选择自己的问题域,而是伴随军事实践的层出不穷的新问题在推动着军事哲学不断地开拓新的研究领域。

关键词:军事哲学;军事哲学学科定位;军事哲学范畴;军事哲学体系;军事哲学问题域

军事实践的发展需要哲学透视,这是由军事实践发展的深刻内涵和哲学的本质双方决定的。一方面,军事实践的发展是一种社会现象,其深刻内涵远远超出军事实践本身,无论是军事实践发展的作用、影响还是军事实践发展进程中所出现的的问题,都包含着更高层次的深刻意蕴,需要高层次的理性分析。另一方面,哲学正是一种深远的、高层次的理论思维,它以最高层次、最一般的概念范畴体系揭示事物的本质、事物之间的联系以及事物的发展过程和规律,以最高的理性境界审视社会现象,展现人类的未来;无疑,只有它才能承担起对军事现象作深层次理性分析的使命。在当代,军事实践领域发生的最重要的事件是新军事革命。毫无疑问,军事哲学的兴起与这场新军事革命及其所引发的战争实践方面的根本性变化密切相关。对于新军事形态变化的总体把握,可以说是军事哲学直接的实践兴趣之所在,而军事哲学也随之成为学术界最为关注的重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