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命,孙伟铭家卖房湊百万赔偿受害者

小西天的兵 收藏 1 57
导读:孙伟铭车祸中的另两名死者金亚民和张成秀24岁的独子金宇航,事发后时常从噩梦中惊醒。后来他便从原来的家搬了出来,和本身住他家隔壁的小姨一起,租住在成都理工大学宿舍。“我不敢回家,每次一回家就想哭。”跟张志宇宁愿在痛苦中坚强面对不同,金宇航说他更愿意把爸爸妈妈藏在心里。 车祸后搬离原来的家 昨日下午,记者在成都理工大学见到了金宇航和他的两个姨妈。今年24岁的金宇航长得胖乎乎的,很憨厚。他穿了一件粉红色T恤,大姨张建群说这件衣服金宇航已经穿了好几年,“他很节约,上大学前买的衣服都舍不得扔。”

孙伟铭车祸中的另两名死者金亚民和张成秀24岁的独子金宇航,事发后时常从噩梦中惊醒。后来他便从原来的家搬了出来,和本身住他家隔壁的小姨一起,租住在成都理工大学宿舍。“我不敢回家,每次一回家就想哭。”跟张志宇宁愿在痛苦中坚强面对不同,金宇航说他更愿意把爸爸妈妈藏在心里。


车祸后搬离原来的家


昨日下午,记者在成都理工大学见到了金宇航和他的两个姨妈。今年24岁的金宇航长得胖乎乎的,很憨厚。他穿了一件粉红色T恤,大姨张建群说这件衣服金宇航已经穿了好几年,“他很节约,上大学前买的衣服都舍不得扔。”


2008年,金宇航大学毕业后便到一家建筑公司做施工,这段时间在北川上班,工地上很忙,但因为协商赔偿的事情必须由他本人亲自出面,所以金宇航得隔三岔五地回成都。“是不是觉得我长黑了?”金宇航问,跟孙伟铭宣判时见到的金宇航相比,他确实黑了许多。


记者原本想到金宇航家看看,但他说事发后不到一个月就搬出了原来的房子,从此后再也没有回过家。2004年,金宇航家在黄忠小区按揭了一套房子,小姨张建蓉住他们家隔壁,两套房子的阳台打通了,随时可以串门。车祸发生后,金宇航的亲人把他父母的照片都藏了起来,但金宇航经常一回家就哭,小姨张建蓉也跟着哭。三姐妹排行老大的张建群住在成都理工大学,她让张建蓉和金宇航把黄忠小区的房子租出去,到理工大学租住。


“金宇航从小娇生惯养,从来不做家务事。”张建群“毫不留情”的揭露让金宇航不好意思起来:“爸妈把我惯坏了,害得我长这么胖。”


怀念妈妈做的豆瓣鱼


金宇航的爸爸金亚民出事前在一家服装厂做裁缝,做得一手漂亮的正装。妈妈张成秀2008年初从成都电缆厂退休,平时除了打打麻将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做美食。“豆瓣鱼、糖醋排骨和海鲜火锅是妹妹的拿手好菜,她做豆瓣鱼特别讲究,买两寸长的鲫鱼,洗干净之后放到油锅里炸,然后再把鱼和豆瓣放到高压锅里蒸,每次她做豆瓣鱼的时候几层楼都闻得到香味。”张建群闭上眼睛,使劲嗅了一下,似乎还在感受豆瓣鱼的味道。


张建蓉说,以往逢年过节,几姐妹及家人都到张成秀家吃饭,从准备原材料到做饭,再到最后收拾厨房全是张成秀包干。以至于让其他人养成了“游手好闲”的习惯。2009年春节,一大家人聚在张建群家里吃饭,没有了往日的豆瓣鱼,而是在超市买了大量熟食凑合着吃。


饭桌上,依旧有张成秀和金亚民的碗筷和酒杯,只是物是人非,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就连春节联欢晚会也无法提起一家人的兴致,年夜饭就这样在沉闷中度过。


被宠爱的孩子懂事多了


张建蓉说,金宇航的爸妈对他溺爱的程度让人难以想象。金宇航从小到大从未洗过衣服,从不收拾家务,就连2008年毕业时刚到野外工作,金宇航也会把攒了十天半月的衣服带回成都洗,金亚民夫妇出事后,金宇航破天荒地没有把脏衣服带回家,“我在工地上把衣服洗了。”张建蓉很心痛地说:“他多不容易的,前两天刚回来的时候黑得跟煤炭一样,皮一层一层地掉。”据金宇航说,他现在在北川一个工地上做边坡治理,每天要在烈日下暴晒数小时,经常渴得嘴角长泡,但他依旧挺了下来。“说实话,如果爸爸妈妈还活着,我肯定吃不了这些苦。”金说。


让张建群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是今年5月,她身体不太舒服,金宇航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大姨,你要注意身体啊。”张建群说,从那一刻,她觉得金宇航懂事多了,以前一有空就跟同学朋友疯玩,但他现在会把时间留给家人,有时候领到补贴,他也会把钱交给姨妈:“我用不上,你们帮我存起来。”


开庭前十来天,金宇航将一份《严惩凶手》的申请书交到法院。金说,他觉得这份申请书跟孙伟铭被判死刑有点关系。但事情已发生了9个月,金宇航和他的姨妈都说:“去了的人应该安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只要孙家凑够了赔偿款,我们还是会写谅解书的。”


最新进展


100万赔偿凑齐 房屋过户遇到阻力


昨日是孙林承诺支付受害人家属100万元赔偿的最后期限。此前孙林当着双方律师和受害人家属的面说,如果到25日还凑不够100万,会把凑够的钱交给受害人家属,不奢求他们的谅解。但是直到昨日下午7时,法院都没有通知双方到法院协商赔偿。24日晚,孙伟铭的辩护律师陈红给伤者代玉秀的丈夫韩常进打了电话,说100万元已经凑齐。但是孙伟铭的房子过户手续遇到阻力,希望受害人方能够再宽限几天,待房屋过户手续办理完成之后立即将钱汇到锦江法院的账户上。


代玉秀的儿子韩思杰说,他们相信孙林已凑够钱这一事实,因此会给他几天缓冲时间,只要能够拿到赔偿款,他们会如约出具谅解书。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