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四章 佣兵起航 第四十二节 易县之劫(1)

马踏倭寇 收藏 0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易县作为最靠近塞外的朝廷重镇,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此地原为幽州牧刘虞所领,但是在与辽东公孙瓒的权利倾轧中,刘虞不幸兵败而死。这样这个与塞外贸易必经的边关第一重镇,从此就落到公孙瓒手中。

而结束与袁绍的界桥之战后,实力大受损伤的公孙瓒,急于恢复当初的实力,便在这边贸重地,加开边贸税。为了能保证上收税务的执行力度,公孙瓒特意将在界桥之战,丢尽其脸面的公孙范,一脚踢到这里,来担任这个易县税监。而公孙范刚一走马上任,便凭借边税令大肆以各种名目收刮民财。

一时之间,弄得怨声载道,百姓连出入城门,都需缴纳十文钱。而那些在城内经商做买卖的固定商家,更是惨遭横征暴敛,稍有抵触,便被冠以抗税,意欲谋反的重罪。轻则倾家荡产、妻离子散,重则惨遭杀身之祸!

原本交易量相当可观的一个诺大贸易城,人民生活尚算富庶。但是没想竟然被公孙范这个逃跑将军,短期内生生的治理得街头流浪者随处可见,行商之人异常稀少,当然经济更是萧条到了极点。

大量原本经营颇佳的商户,由于再也没有曾往来不息的商贾,和曾堆积半个易县的南北货物的进出,而因此倒闭。在公孙范的铁腕统治下,大量商人和尚有些财帛的本地平民百姓,纷纷逃难似的迁出此城,有些人从此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过这片曾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乡。

化妆成一名文士的湘妃和晴天带着牧马和夏雪,一路上不断的看到有人拖家带口、偕老带小,满面愁容的拉着行李从易县方向过来。

早已从密函上知晓此事的湘妃,看着这些背井离乡的平民百姓,因公孙范残暴、贪婪的统治,致使他们生活无着,无路可行,最终只能结束原本平静而安详、富庶而惬意的生活,无奈的选择了远走家乡,过起了颠沛流离的悲苦生活!湘妃紧咬牙关,路上一直寒着俏脸,全身流露着无限的杀机。

夏雪有心想调节下气氛,但是感受到湘妃的杀意,竟然从心底感觉着发凉。后来终于有些抵御不住来自湘妃身上的杀气,跟牧马远远的落在后面,不敢上前。

而牧马则始终以夏雪为中心的,一直给她讲着不笑人的笑话和老的掉牙的故事。搞得夏雪不胜其烦,再加上受到湘妃的影响,心情也是相当的不好。

一开始对牧马还只是皱眉筋鼻,到后来干脆频频的呵斥着牧马,有几次若不是牧马陪着小心更是几欲暴走!

牧马则苦着脸骑在马背上,垂头丧气的跟在夏雪身后,时不时的偷看一眼火山的温热程度,以求能不惹火烧身。

这一道四个人走得郁闷到了极点!终于待看到易县那高耸的城楼后,两位一路受尽煎熬的男士,终于有些解脱般的感觉。

晴天带住马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回身看着湘妃道:“湘儿,前方不远之处便是易县了,我们也走了数个时辰了,是不是就在此处歇息一下再进城不迟。”

湘妃望着晴天满脸的汗水,略有些奇怪的道:“大哥,如今天已到了立秋之际,为何你却满面汗水,你很热吗?还是那里有什么不舒服?”

晴天吱悟半响,也没说个什么子午卯丑来,只道:“这一路路途遥远,且颠簸难行,故有些疲累罢了。”说罢连连给牧马打着眼色,示意他能上来给自己解解围。

而牧马看得仔细,却苦于身旁的还有着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而不敢上前。虽然他与夏雪都是湘妃和晴天的部属,而且牧马和夏雪尚时刻提醒自己的言辞,和主婢身份。但是这两年来的日益相处,早让他们和小姐与少寨主的从属身份,不自觉的转变成了朋友之间的感情。

所以尽管晴天少寨主的眼神涵义很明确,但是牧马还是变相的拒绝了晴天的求援,扭过头去假装不见,而是继续陪伴在夏雪的身边。做为一个放牛马的小厮,到今天能有这样的一个红颜知己,相信自己的父母在天之灵也会瞑目的!虽然他没有得到夏雪的亲口允诺,但是他还是时常的独自揣摩着夏雪对自己的一言一行。并且从她平时的态度和行事中,朦胧的感觉到夏雪也是对自己有着一份情意,却碍于女子身份,而无法开口罢了。既然双方彼此有那种意思,那这层窗户纸也就不必急于捅破。而对于目前这种眉目传言的感受,更是让牧马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幸福带来的强大力量。他喜欢看到夏雪的一颦一笑,就连她发怒时候的样子,都觉得是那样的可爱!所以他甘心的为夏雪做任何事情,包括当她皮鞭下的雄性小绵羊,或者说是出气皮囊,可能会更合适一些!

晴天看到牧马的竟然没有理睬他的暗示,心中有些恼火,正要发怒时,却看到湘妃充满疑问的眼神。晴天立刻也能够理解了牧马的处境,此时的自己与他又是何其的相似啊!

晴天当下正了正神色道:“如果湘儿想尽快进城的话,那我们也就不必在此耽搁,那就直接进城吧。”说罢双腿一夹马腹,当先向易县城门行去。

城门下的人流还真不少,但是几乎都是牵儿带女的举家从城内望城外而行。

距离城门不足十数步的一个棚子下摆放着一张长条案子,一个管家打扮的肥胖男人,满面带笑的将出城人,按人口数递上来的出城费收入囊中。

最近几天,似乎出城的人口有增大的趋势。那么似乎应该通知老爷将出城的银钱,再次提得更高一些,那样岂不是更可以多收一大笔了吗!那样自己的油水也就会跟着相应的增长,幻想着银钱如流水般涌入怀中,肥胖的将军府管事公孙易满嘴流涎,瞳孔放大,竟然连走到眼前递上进城费用的四个年轻男子都未曾见到。

好在旁边随行的大声提醒中,公孙意回过神来。依旧是面带笑容,服务态度相当良好的接过钱来,同时递上四块可证明缴纳费用的入城木牌。

公孙意看着眼前的四个年轻男子当中,竟然有两人皮白细腻,容貌俊美,而且还乘着四匹,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不似久居边城之人。

心中暗想:“这一定是哪家的公子哥,闲来无事来此地游玩的。”当下也不在意,连询问也都省略过去,因为他只在乎的是手中的四吊铜钱。

旁边的一名军士早已指挥看门的军士,将临时一分为二的城门入城那面的障碍搬开,验过入城木牌后,放来人入内。看着连收钱都收得如此的专业,连湘妃也是动容不已!

晴天摇头低骂道:“没想到,那被我们打得以逃跑而见长的公孙范,竟然还真是一个理财的好手!城门之内用木栅分隔一进一出,两下倒是互不干扰。”

夏雪调皮的道:“看来这个有着逃跑将军之名号的公孙范,又要多加上一个敛财高手的绝世称谓了!”

晴天和牧马二人相顾哑言失笑,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夏雪的说法。

湘妃却摇头轻叹道:“这些朝廷命官如此的不顾及百姓生死滥收钱财,百姓生活何其苦也!”

“小姐,这里人多眼杂未免出现意外,我们当快速离开此城门处。”牧马看到有一些人正在远处望向这里,低声提醒道。

湘妃对牧马的警觉性感到非常的满意,看来这个小家伙以后一定会如江斌所言,成就非凡的。当下四个人牵着马匹,一边留意周围的动静,一面快步的向城内行去。

然而,远处的那群人里,一个被人拥在当中的身材干瘦、长相阴冷且只有一只眼睛的猥亵不堪的老头,看着湘妃四人的离去,那只独眼之中却冷芒连闪,怨毒之色四溢,令身边之人纷纷暗中叫苦的,四下躲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