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绞杀 正文 群蛇乱舞C

将将巴巴 收藏 21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size][/URL] 我奋力追撵,追出去上千米,甚至更远。一路上我磕磕拌拌,有几次险些摔跟头。在一处空地上,我停下来,开始判断麻脸逃跑的方向。因为,这里出现一个巨大的沟杈,一时让我无法选择进哪一条? 我仔细看地面,想通过寻找脚印来发现麻脸的踪影。我对痕迹的辨认能力是素来就有的,从当兵那一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


我追出去上千米,甚至更远,一路上磕磕拌拌,有几次险些摔跟头。在一处空地上,我停下来,开始判断麻脸逃跑的方向。因为,这里出现一个巨大的沟杈,一时让我无法选择进哪一条?

我仔细看地面,想通过寻找脚印来发现麻脸的踪影。我对痕迹的辨认能力是素来就有的,从当兵那一天起,就开始学野外侦察的种种技能,其中痕迹辨认就是一门重要功课。虽然那时候讲政治比讲业务重要,但受到老侦察兵的耳濡目染和言传身教,要说不会一点这方面知识,那可是太土鳖了。

所以,当了几年侦察兵,别的没怎么学会,倒是把眼睛练得特别毒,基本上能从现场的蛛丝马迹里看出一些门道,弄出一点端倪来。侦察兵是什么兵?顾名思义,就是又侦又察的兵。

我顺着一行脚印,走进一条向南开口的沟。在我看来,由敌情观念所导致的选择性判断,只能促使我认准这就是麻脸留下的痕迹,所以,我没有理由不追踪而至。向里走着走着,不知走出多远,沟竟然变宽了,能有30来米,深度也加深了,能有40米,两边全都是立陡立陡的石壁。

我有点犹豫,合计着,怎么办,是下,还是不下?沟的那一头通向哪里?

地上的脚印已经没有了,但这并不能证明麻脸没有向这里逃跑,因为地上有石头,麻脸完全可以踩着它走。

尽管我心里没有底,但又不能迟疑。经过简短的考虑,我决定下。想到这家伙就是麻脸,我已经不再有任何犹豫了。

我想干死麻脸的初衷就是二条,一是他杀害曲营长,我一定要为曲营长报仇。二是他血洗火箭炮三连,血债累累。

于是,我踩着一块一块象台阶一样的大青石下到沟底。沟底全是碎小的石头,植物很少,我开始以为这些碎石头是大炮给崩的,后来才发现不是。

因为,如果是被崩的,石头的棱角应该全是新的。但这里的不是,全是旧茬,看来,这里原先曾经发生过山体崩塌。

走着走着,沟变得越来越窄,窄到只剩下几米宽,最后,被一块巨大的石壁给封住了。

天呐,我原来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而且,与此同时,我被惊得目瞪口呆,因为,在一片阴暗的光线中,在那块阴森的石壁上,竟然出现一大窝毒蛇,能有数万条。

它们隐藏在各个石缝里,瞅着我,晃动着数不清的小脑袋,似乎要把我吞噬。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两只腿肚子在打摽,就差没攥筋了。我本能地举起匕首,心里想着,如果来一顿狂刺,或许能够扎住几条。

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样做不行,太危险。

在我的印象中,蛇一般都是分散的,不群居。可在这里发现的蛇,竟然是群居的。

它们属于什么蛇,靠什么生活,我无法知道,但我感觉到,地面上很潮湿,好象还有鲜苔。因为,我的脚下刚才打了一个滑,险些摔倒。

其实,我并不怕蛇。因为先前我在内蒙古草原插队的时候,有过与蛇打交道的经历。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蛇,多得数不胜数。

我约摸,这些蛇或许没有见过人,所以被冷不丁出现的人给吓着了,才显得惊恐万状一般。冷眼看,它们如同一团在水中缠绕的蚯蚓,不停地摇头晃尾。不过,在水中,它们是渺小的。而在这里,它们却是庞大的。

它们不停地摇晃,晃得我晕晕糊糊,眼前一片迷乱。

我本能地向后退10多米,然后,恨不得撒开双腿转身就跑。可此时,我的两只脚象似灌了铅,怎么也迈不动步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