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女子,为何“提裤子”就紧张?

叶落知声 收藏 3 31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女子,为何“提裤子”就紧张?

朝鲜和中国山水相连,却是个喜欢关起门来过日子的老邻居。因为意识形态的因素,朝鲜更像30年前中国的影子:在外界眼里,他们的政治信仰高于一切,封闭而团结,贫穷而虔诚。无论是已故领袖金日成,还是现任领导人金正日,都是全民的绝对权威,朝鲜人民视其为红太阳,并可为之赴汤蹈火,牺牲一切。领袖一句话,可以改变全民的生活方式。比如,朝鲜女性,一提裤子就非常紧张。

按理说,怎样过日子,是私人问题,用不着外界指手画脚;但是,朝鲜不行,任何人的饮食起居、吃穿住行,完全被格式化,换句话说,谁也没有权力将个人置身于制度之外;除非是找死,自绝于人民。朝鲜女性的裤子问题就是这么来的。如果翻历史,朝鲜女人和俄罗斯女人一样,只穿裙子——这是个风俗问题;假如看现在,朝鲜禁止本国女性穿裤子——这又纯属政治问题。

去过朝鲜的人,见怪不怪:平壤宽阔的马路上,那些来来往往的女人,的确都穿裙子。要么是鲜艳的民族服装,要么是飒爽英姿的套装制服。即便在寒冬腊月,朝鲜女人依旧“清一色”是裙装,当然,为了抵挡刺骨的西北风,女人们要在长长的朝鲜大裙子里,套上厚棉裤。很有趣,女性的装束,居然能检验政治忠诚,就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军装或者中山服是标准样式,倘若男人穿西服、打领带;或者女人穿迷你裙、牛仔裤,肯定会被群众当作“异己”、“另类”,弄不好,还可能被抓起来,判几年。朝鲜女性必须严格遵守标准打扮,因为,街头巷尾,总会有人监督过往行人,看你的前胸佩有没有戴领袖像章,看那些爱美的姑娘有没有偷换裤子什么的——在那种格式化的社会环境里,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大摇大摆地脱了裙子,将自己置身于全社会的对立面呢?

至于外国妇女,可以另当别论,毕竟不是一个国家,所以在平壤街头,能够享受朝鲜女性无法享受的“特权”,那就是穿裤子。倘若朝鲜女人穿裤子上街,肯定会被管事儿的“阿妈尼”拦住去路,正颜厉色地批评:“同务(在朝鲜,人们称和自己平级或比自己级位低的人为同务,比自己级别高的人为同志),作为一个女人,你怎么能穿裤子呢?”即便你老老实实穿了裙子,仍不免有质量问题,比如,裙摆高过膝盖,则被视做“不正经”,必须换长裙才行。

原来,朝鲜女性的裤子,已经被金日成钦点过了。不知什么原因,他老人家非常不喜欢女人穿裤子,为此,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裤子是男人穿的。”言下之意,女人穿裤子很不成体统。既然领袖发了话,全体民众自然要无条件地遵从。据说,朝鲜社会流行三种“裤子”,那就是“军裤”、“党裤”和“学裤”。可惜,如果不是女军人、女干部和女知识分子,贸然穿那些制服裤子,还会惹来一屁股官司,那又何必呢?因为男人有权穿裤子,男人也就成了朝鲜女人嘴里的“裤子”。男孩子叫做“新裤子”;离过婚的是“旧裤子”;离过两次婚的,被贬为“破裤子”。话又说回来,早朝鲜离婚手续繁琐,的确不太容易。

其实,朝鲜有自己的民族服装,因为他们喜欢白色,故有“白衣民族”之称。朝鲜男子爱穿“灯笼裤”,当然是白色居多。款式主要分为“巴基”——裤子,和“古克”——坎肩两种。“巴基” 裤裆裤腿肥大,穿着陆随便轻松,适合其盘腿席坐的习惯,裤腿有系丝带,可防风寒。“古克”一般套在上衣外面,多用绸缎作面,毛皮或布料作里儿。女装也是白色居多,款式分为“则高利”和长裙。“则高利”是朝鲜女性青睐的上衣,不钉纽扣,用布带打结,袖口、衣襟、腋下镶有色彩鲜艳的绸缎边,穿起来非常飘逸;朝鲜长裙多熨有长长的皱褶,可以做成缠裙、筒裙、长裙、短裙、围裙……年轻女子多爱穿背心式的带 褶筒裙、裙长过膝盖的短裙,这样非常便于劳动。

如果说,朝鲜女性爱穿裙子是古风使然;那么,她们只穿裙子,别无选择,纯属响应领袖的政治号召。即便私下迷恋长裤,也是对领袖的精神亵渎——“大不敬”。不过,随着时光消磨,现代社会的风气似乎也吹到了朝鲜,尽管这个国家规矩很多,却开始慢慢转变了。外界感受到的,首先是女性穿裤子的问题。

2009年8月,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忽然刊出一篇文章,题为《穿着应方便且好看》。文章罕见地提倡女性,可以穿“端正的裤子”。什么叫“端正”呢?显然又是一种带有意识形态色彩的审美眼光。裤子,居然能够反应全社会的价值取向,含蓄内敛、中规中矩,永远不会出事儿,一旦沾上外国味儿,尤其是西方元素,就难免在裤子问题上冒进。《劳动新闻》果然明确要求:“紧贴在女性下身的裤子和喇叭裤,不是我们提倡的款式。”好在,裤子这玩意儿终于“解禁”了,先迈出这一步再说吧。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