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十九章

yp89yp89 收藏 0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是呀,从疙瘩村娘家回到十里堡婆家,短短二十几个小时赵丽娟受到了丈夫一家人热烈欢迎,浓浓的家庭温暖使她重新回到了自己曾经的岁月。昨晚丈夫乔智科用久违了地热情,重新唤回了她对人生无限地向往,她感觉到他是那样的雄壮有力和朝气蓬勃。乔智科紧紧地抱着她,她依偎在他的怀里,他用他那与生具有的柔情把她从头到脚进行了一次梳理,在痛快淋漓地酣畅中,她感觉到丈夫对她是百般呵护的。是呀,自己是爱他的,那怕他有了在世人看来不可饶恕的错误,她最终还是战胜了心中的自我,原谅了丈夫的过去,毕竟他是儿子乔锦琳的亲生父亲呀。儿子是可怜的,生活是美好的,她又怎么能不原谅他呀?

就在十里堡村的人们还沉浸在梦乡中时,勤劳的赵丽娟已经早早起了床,她轻轻地推开屋门,生怕打扰了尚在梦中的家人,她借着晨曦里透出来的些许微弱光亮,从紧靠大门的角落里摸出一把扫帚。这时,弯弯的月亮刚刚落下,深蓝色的天空就像一把张开的天鹅绒巨伞,那挂在空中的北斗七星似镶着钻石的伞柄,她伸了伸腰,活动了几下腿脚,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深秋季节里空中特有的,漂浮着收获气息的清新空气,然后弯下腰认真地扫起了院子。

就在赵丽娟正扫院子的时候,她婆婆吴凤英也起了床,出了堂屋的门和赵丽娟打过招呼,就走进厨房给一家人忙乎着准备早餐。过了不大长的时间,安放在人民舞台最高处村委会的高音喇叭就响起了《歌唱祖国》的进行曲,音乐播放完毕后,喇叭里就传出了十里堡村最高行政首长乔广利浑厚的晋西北男高音,他首先向村民们宣布了今天木枣节的一些具体事项安排,强调了木枣节的举办对十里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并对为木枣节的举办忙前忙后的乡亲们表示了感谢,然后对参加木枣节群众的纪律进行了严格要求,乔广利的重要讲话完毕后,高音喇叭里就继续反复地播放《迎宾进行曲》等一些欢快的进行曲。顿时十里堡村的里里外外就笼罩在热烈的气氛中了,激动的人们听到音乐后就陆陆续续地往村中央的人民舞台下面走去,一些要参加表演的人们各自按照约定好的地点集合去了。乔智科因为是木枣节的组委会成员,在听到广播响起来时,也着急地起床稍作梳洗之后,在厨房里简单地吃了点早饭,就直接去了村委会。今年乔天才一家虽然没有人参加节目的排练和表演,但是依然象村里其他人一样在吃早饭的桌子上,兴奋地议论着今天木枣节将要出现的每一个激动人心的场面。

人在喜悦中,总是感觉时间过的就是快。吃完了早饭,就到了早上八点了,赵丽娟体谅婆婆长期以来的过度操劳,用只有女儿才有的温柔话语把婆婆从家里硬撵了出去,让她和公公带着儿子到村里舞台下面看热闹去,两个小叔子心慌意乱地没有吃早饭,早早就被村里的同伙叫出去逛去了。赵丽娟利索地收拾完饭桌上的碗筷,把桌椅板凳重新抹得油光彩亮,顺墙一溜摆放得整整齐齐,然后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里听着公公早上打开的迷你型小收音机,收音机里正播放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再次重播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这档节目也是赵丽娟以前喜欢收听的,性格开朗的她喜欢收音机,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她嫁到十里堡村乔家后,长期辛劳在自家的责任田里,中午常常因为活计忙不完回不了家,早上出来就把做好了的中午饭带到田间地头,收音机因为小,携带方便,她从来都带在身边。小小的收音机伴随着赵丽娟度过了许多寂寞的岁月。可以这么说,赵丽娟在乔家的地位那是用勤奋换来的,公公婆婆因此都很理解他们这位干活不要命的儿媳妇,儿媳妇可怕的吃苦精神,常常使他们心疼地暗暗掉眼泪。

赵丽娟收拾完了该收拾的一切家务,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展了展有点酸疼的腰,外面嘈杂的喧闹声也慢慢地浓重起来,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立刻滚到土炕上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散乱的被子上。这时,她看见乔智科的手机没有拿,插在土炕角落里电视机后面的电源插板上充着电。唉,自从丈夫跟了富源煤矿老板唐金发后,手机费用是家里的一大笔开支,赵丽娟是个开明的女人,对这些从来不问,她就像丈夫曾经奚落的那样,成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干活机器。一年前,乔智科看到村里有很多小媳妇俏闺女脖子上都挂着新买的手机,就想给赵丽娟也买一个,赵丽娟说公公婆婆一天天见老而且身体不好;儿子慢慢地在长大,读书学习将来需要的费用很大;两个小叔子还没有成家,结婚的时候无论是从人情世故,还是兄弟亲情,作为家里的长子和他们的大哥总要为他们添补一点,这样算下来家里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而底子薄的像两分厚桐木板的乔家现在需要的是攒钱再攒钱,一切能够免除的购置还是不要添置为好,这样的理由讲出来,弄得乔智科实在无话可说,给赵丽娟买手机的事情只好做罢。想到这些,赵丽娟脸上马上红润润的悄悄地笑了笑,世界上有哪个人不愿意享受美好的生活,但她知道个人的家庭条件有限,自己又是个爱操心的劳碌命,需要未雨绸缪的事情真是太多了,笑过之后,她嘴里不由自主地反问了一句:“天下的好事情,哪能让一个人都占尽了?”

赵丽娟合着眼迷糊了一会,然后反转过身子坐起来,她觉得头脑清爽了许多,就立刻跪在炕上双手麻利地把被褥整理好,层层码放在炕上的角落里,抓起扫炕的小笤帚把土炕的边边沿沿扫得干干净净,又从炕上放着的被柜里取出了几根小扣针,把炕单子拉得展展的和炕单子下面的羊毛毡子别在一起,收拾完这些,赵丽娟跳下炕穿好鞋,走到门的后面,用早上洗脸后没有倒掉的洗脸水,把青砖铺就的地面浇湿,卸下挂在门后面钉子上的扫地笤帚把屋子的脚地扫了一遍,然后她再次走出屋子,来到猪圈和鸡舍把那些张口家畜喂了喂,觉得家里方方面面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了,就走出大门。

巷道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赵丽娟抬起左手看了看腕上戴着的那块廉价电子表,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她马上就意识到邻居们都到村子中央舞台下面看热闹去了,她反手锁了大门,迈着轻快的脚步,嘴里哼着那首她最喜欢的,于淑珍首唱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向舞台下面走去。

舞台下面早已是人头攒动,人们有时虽然互相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但整体上还是安静的。舞台正中央一字排开摆着一溜从村小学搬来课桌拼成的主席台,课桌上面用洗得雪白发亮的单面棉门帘覆盖着,门帘上面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十几个陶瓷茶杯。从城里礼仪公关学校聘请来的几个临时服务员,隔一会就拎起在舞台侧面放着的暖水瓶,往领导面前的茶杯里续着水。主席台正中央一位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领导,正在发表着热情洋溢地讲话,赵丽娟发现自己的男人乔智科也人模狗样地坐在主席台最边边的课桌后面。多年了,赵丽娟在家只知道辛苦劳累,从不出去旅游散心,当然也没有看见过自己男人坐在主席台上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看见丈夫坐在上面,她除了满心的欢喜,也感到了无比地自豪。

舞台后面的村委会大院里,依序排好了各种等待表演的演员方队,这些经过多少天排练,摩拳擦掌的各种农民业余表演队的队员们早已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只等出发的命令发出后,他们就可以在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面前露一手了。赵丽娟在舞台下面四处张望地寻找着公公婆婆和儿子,台上领导的讲话她是一句也没有听到耳朵里面去,无奈,今天来看木枣节热闹的人,来的实在是太多了,要找到他们的确是不容易,她就索性放下他们不管了,反正儿子由公公婆婆看管是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就在赵丽娟扭头搜寻时,发现娘家疙瘩村也来了许多熟悉的人们,四目相对时赵丽娟还不忘向他们点头示好,就在赵丽娟感到孤独的时刻,她觉得身后的衣襟被人用手轻轻地拉了拉,她回过身发现是疙瘩村的“新闻联播”马翠花,赵丽娟急忙问马翠花道:“翠花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马翠花眯着眼笑眯眯地问赵丽娟:“你们昨天刚走,我就跟着回来了。怎么样?我兄弟乔智科是不是真变好了?”

赵丽娟笑着沉默以对。

马翠花继续问道:“公公婆婆昨天是不是对你特好?”

对于此,赵丽娟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

马翠花见赵丽娟不说话,知道赵丽娟以为自己的婚姻得到了彻底地抢救,她不以为然地叮嘱赵丽娟道:“娟娟,不是嫂子说你。你这个人真是个好性格,憨厚朴实地叫人无话可说。俗话说得好‘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你还是多长几个心眼为好。人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乔智科是什么东西,嫂子我还不知道?……。”

赵丽娟知道马翠花的妹妹马翠兰和乔智科那些曾经的陈谷子烂芝麻往事,知道马翠花的娘家因为那件往事自我感觉掉了架子丢了人,在十里堡村人前人后抬不起头,因此常常在背后说乔智科的坏话。对于那件事情无论谁在她面前议论,赵丽娟从来都是不置可否地笑笑而已,现在马翠花在自己的面前说乔智科的坏话,赵丽娟想,她才被智科从娘家接回来,也不愿意再生闲气,就没有理会马翠花的唠唠叨叨,至于马翠花后面的话,一方面是赵丽娟自己不愿意听,另一方面是会场上的杂音太大就没有听清。马翠花见赵丽娟满脸不愿意地听自己的忠告,就轻藐地对赵丽娟努了努嘴钻出人群,另外找了一个较高的地方听领导讲话去了。

就在这当口,台上领导的话讲完了,台下的人们立即报以雷鸣般地掌声。掌声过后,在主席台上主持会议的十里堡村委会主任乔广利站起来,对着放在主席台上的话筒,眉开眼笑地对着台下的人们吼叫道:“乡亲们!现在欢迎咱们黎川县政协主席颜军颜主席隆重宣布木枣节开幕!”

话音刚落,坐在主席台中央的一位梳着大背头的,五十岁左右,瘦高个男人立刻站了起来,他右手一把接过乔广利转过来的头上包着鲜艳红布块的话筒,咳嗽了几声,然后用左手食指在话筒上狠狠地弹了几下,放在人民舞台最高处的喇叭里立刻就传出了几声震耳欲聋的哐哐声,然后他豪迈地大声宣布道:“我宣布黎川县高川乡十里堡村第十五届木枣节现在开幕!”

紧随着颜主席宣布的开幕声落地,站在村委会大院里的二十人管乐队立即高奏《欢迎进行曲》,排在乐队前面的五十个年轻小伙子们竖起一面面红色的旗帜,雄赳赳气昂昂地从村委会大院走了出来,他们引领着跟在乐队后面,间隔有序,整齐划一的各种表演方队缓慢地通过舞台下面,接受已经被村委会聘请的保安人员勒令退后二十米远的乡亲们,和被邀请来参加木枣节坐在主席台上的嘉宾们的检阅。舞台上的嘉宾们和前来看热闹的乡亲们给在前引导的红旗方队和为方队鼓劲奏乐的管乐方队以最热烈的掌声,等秧歌队、锣鼓队、舞狮队等表演方队从舞台下面即兴表演通过时,人群中不断地发出叫好的呐喊声。这些方队沿着组委会事先规划好的路线,沿村中的巷道以游行的方式不断地表演推进,人们慢慢地也跟随着自己喜欢的表演方队陆续散去,按照组委会的规定,游行队伍会在走完所有的规划路线之后回到村委会大院集合解散。

在表演方队通过完毕之后,舞台下面就稀稀拉拉地剩下对面一溜摆吃食的、卖各种日用品和成衣的小商小贩们了,主席台上的嘉宾们被组委会成员邀请到了村委会办公室,热烈地进行木枣节的学术研讨会去了,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被誉为笔杆子,现在是木枣节组委会成员的乔智科。主席台后面悬挂着的巨大布幕被拉到了一边,布幕后面堆放着一早就被组委会安排去汾阴市蒲剧团拉回来的戏箱,剧团的职工们紧张地把灯光、音响和前台道具很快安装好,准备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为人们献上一份丰盛的戏曲文艺大餐,从而达到为木枣节助兴的目的。

赵丽娟跟随着游行队伍走了一段,欢乐的气氛使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但随着人群不断地移动,她觉得身上乏乏的,这也许是昨天晚上她和丈夫久旱逢甘霖,折腾多了的缘故吧。听说晚上剧团要上演传统剧目《拾玉镯》,这个剧目是赵丽娟最喜欢看的,为了晚上有时间和精力看这部戏,她需要回去躺在自家的土炕上美美地睡上一觉,然后赶家里人看热闹回来之前趁空把晚饭给做好了。

时间过得真快,赵丽娟张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六点钟了,家里人看热闹还没有回来,院子里静悄悄的,她听见猪圈里的猪因为一天没有人喂,饥肠辘辘的吼叫声,是呀,处于欢乐海洋里的人们,有时候因为过度的喜悦而忘记了照顾这些家畜们。赵丽娟感觉到脑子昏昏沉沉的,头有点儿疼,她下炕后撩起脸盆里的凉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她捋起袖子准备先把猪和羊喂喂,再到厨房里准备晚饭。就在这时候,赵丽娟听见放在炕上角落里,电视机后面插板上充电的手机,间隔一会就响一次铃声,赵丽娟虽然没有手机,但是乔智科的手机她还是见过的,那是一款去年三星刚上市的彩屏和弦手机,富源煤矿老板唐金发见自己的秘书还是用那种旧版英文手机,就在自己换手机的同时也给乔智科买了一台,唐金发觉得手机是个装潢门面的东西,在这方面让客户小看了不仅个人面子上不好看,要是因为这个影响了生意那就实在划算不过了。乔智科得到这款手机后心里感到美滋滋的,有一次回家,他还专门教给赵丽娟如何使用这部手机,并且还让赵丽娟熟练地玩了多少次这款手机上所有的游戏,赵丽娟玩得是不亦乐乎。赵丽娟再次上了炕爬到电视机旁边,顺手抓起手机,掀开手机的翻盖,发现手机上显示有七条短信,她翻到手机里的短消息栏目,点击后见短消息都来自一个叫“王林”的人,她马上打开第一条短信,短信内容跃然跳出。

“科,你不在的日子我很寂寞,对我们的事情我很着急,你那边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赵丽娟感到很蹊跷,为什么这个叫王林的人说乔智科不在的日子他感到寂寞,难道乔智科和这个叫王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她迫不及待地翻开了第二条短信:“科,你在矿山上吗?你不是告诉我说,你回到十里堡村老家了吗?你所承诺的事情,到底能不能办成呀?”

乔智科给人家王林承诺了什么?难道真是什么难办的事情吗?

赵丽娟一头雾水地翻开了第三条短信:“智科,我知道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的艰难,但是再艰难还有我们之间的幸福重要吗?是不是你那死鬼老婆难对付呀?”

一种诧异的情绪涌上了心头,什么人这么恶毒?称呼自己是乔智科的“死鬼老婆”,自己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这个叫王林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她实在想不通!

为了弄明白事情的原委,她翻开了第四条短信:“你在哪儿?你在干什么?亲爱的科,为什么不给我回短信,直接给你打电话,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你一定要想方设法让赵丽娟把冻结的账户解封了,我们的明天全靠你了!”

读到这儿,赵丽娟如五雷轰顶,一下子就懵了。片刻过后,赵丽娟浑身发抖把手机死死地攥在手里,然后爬到被褥堆上放声大哭,凄惨地哭声穿过窗户,划破已被淡蓝的夜色笼罩着的天空四处游荡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