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1979血火因果 正文 第九章、洞府疗伤(七)

高源蓝天 收藏 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size][/URL] 第九章、洞府疗伤(七) 不过据我所知,让“坐月子”的女人,喝不放盐的猪蹄煲汤,除了增强营养之外,更主要作用,还是让女人多下奶的“催奶”作用。 小黎姐用她那双树枝筷子,专拣大块的鱼肉放到我当碗用的破水壶中让我吃。而她自己只是挑那些小碎块鱼肉慢慢的吃。直到看我吃饱了她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


第九章、洞府疗伤(七)


不过据我所知,让“坐月子”的女人,喝不放盐的猪蹄煲汤,除了增强营养之外,更主要作用,还是让女人多下奶的“催奶”作用。


小黎姐用她那双树枝筷子,专拣大块的鱼肉放到我当碗用的破水壶中让我吃。而她自己只是挑那些小碎块鱼肉慢慢的吃。直到看我吃饱了她才把剩余的鱼肉都吃了。


她看我吃饱了,又给我的下半截破水壶中倒入满满的鱼汤,让我尽量多喝些。我说喝不下了 ,她让我慢慢喝。她说宝药和鱼的营养都在汤里。


随后她又把在钢盔锅里捞了半天才捞到的,仅有象葱花大小的“宝药”的一点叶子,用筷子夹着硬是放到我的嘴里。


她大概看出我对这一点叶子的轻视,她郑重其事地说:“你可别小看了这一点叶子,它的营养价值,可是花多少钱都难买到的。特别对于你们男人来说,它可真是“宝药”。


听她这样说,我立即来了精神,让她细说说这宝药的作用,都宝在哪里?


她看我急于问,反而不急不慢的,说等她吃饱饭再说。说着她又把鱼汤给我倒满了。

然后她自己端着钢盔把剩余的鱼汤喝了个精光。


等到她把一切都收拾干净了,我拉住她的手,让她坐在我身旁,催她告诉我“宝药”的作用。



最后,她经不住我的纠缠,还是告诉了我。


她把小嘴凑到我的耳朵上,悄悄的、神秘的说:“这种“宝药”虽然是补药,但主要是给你们男人用的,女人用仅能起到补养的作用,而男人用既是极好的补药,更是一种长效壮阳“宝药”。要是这种"宝药” 能和另外一种壮阳朝草同时使用,不仅是长效壮阳补药,还对男人长期有百利而无一害,这可是我们家的不传秘方。要是单用那一种壮阳草,虽然也可以滋补壮阳,不过这不稀奇,山上都有,当地人都会用,但是常用,会对男人身体有极大伤害。”


她又说“这种宝药很稀少,很难找到,过去都是给皇上进贡的御用宝药。据说,很久以前越南就一直是中国的附属国,每逢中国有新皇上即位,越王都会给新皇上进贡这种宝药,以示祝贺。有的朝代,越王不服天朝管制要造反,中国军队一旦占领北部凉山军事屏障,越王就会立即上书求降,中国皇上往往就会借机,追要这种宝药。”


她最后兴致勃勃地说:“看来还是小弟你有这种艳福消受,今天才让咱们碰上。”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故弄玄虚,可是我作为一个已婚男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她的玄外之音呢。特别是看她说这些话时的那种,神采奕奕、又略显羞涩的、亢奋神情,不仅使我顿时心跳加速了。


我故装糊涂地说:“小黎姐,别拿小弟开涮了。就我现在这个样子,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国,更不知今生今世还能不能有机会和我老婆团聚呢?再说了,就是我回过了,她以为早就我牺牲了,没准早就改嫁,变成了别人的老婆了。你送我壮阳宝药有什么用?又没有女人让我消受,我能有什么艳福?除非,除非……。”


我故意拉着长声,不再往下说了。


小黎姐又用她的乳峰,猛地撞了一下我的胳膊说:“除非什么?快说呀。”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管不了许多了。我瞅着她的眼睛,慢慢说道:“除非,除非有人自愿,连人带药一块送给我。”


“做梦娶媳妇,你想的美!那你就等着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吧。”她说着用食指,在我的鼻子上猛地勾了一下。然后,她笑眯眯的、和我面对面的、相互对视了良久。


她又用双手捧着我的脸,喜笑颜开的、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用炙热的眼神,直瞅着我的眼睛说道:“要是真有个女人,自愿连人带药一块送给你呢?”


我明知故问道:“天下能有这种好事?她是谁?”


“你说呢?别装糊涂。”当她那双明亮的、期待的美目,和我的眼神碰撞的一刹那,她猛地扑进了我的怀抱中,我们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片刻后,她那灼热的红唇、丁香,也送入我的口中;我感到她激动的浑身在颤抖;她流泪了,泪水流入到我们热吻的口中。


这时的我们俩真正是犹如干柴逢烈火,火借柴势,柴助火威,互相纠缠在一起,实在是难舍难分。


我先是甩掉了系在我身上的,她那件没有纽扣的上衣;已经赤裸裸的我,一手揽抱住已经微闭双目任我狂吻的她;另一只手忙着解开她的纽扣,快速脱掉她的上衣平铺到石板上;然后,我又把手慢慢游移到她的两座雪白的、弹性十足的乳峰上。


这时她的双手把我的脸捧的更紧了;稍后,当我把手向下游移到她的神秘三角区时,感到她的紧身内裤早就湿透了,当我伸手要脱掉她的紧身内裤时,她的一只手无力的企图阻挡住我的行动,嘴里还在喃喃道:“不行,你刚做了手术,小心碰着伤口还会流血。”


我回应道:“我不怕,为了你就是流再多的血我也不怕!”这一次我的手坚决地、果断的脱掉了她的内裤,当她感到抵抗无效,放弃抵抗时,她已经是赤裸裸的被我紧紧的抱在怀

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