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者看救灾:冲动的同情与病态的悲情

中新网8月26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6日刊发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山所教授蔡逸儒文章《冲动的同情与病态的悲情》,文章指出,台湾民众基本上是善良、热情,但容易被利用、鼓动,台湾的救灾过程中体现了日见偏激的台湾社会和媒体。文章呼吁,虽然每个人合情合理的标准不同,但多点常识、多点知识、多点人性,少点政治、少点立场、少点权谋总不算太难吧?


文章摘录如下:


冲动与病态几个字可能重了一些,或许还让人觉得有点缺乏同理心,但大家且慢下定论,先来看看有无道理。台湾从来不缺热情与同情,每次遇到灾难,不管是发生在台湾或大陆,民众热情援助的物资常常堆积如山,甚至泛滥成灾,难怪台湾的社福团体时常呼吁,大家要做个理性的捐赠者。


关于台湾民众的悲情问题,两岸关系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自卑转为自大,凡事怕输,凡事都有阴谋,怀疑别人动机,享有特权,担心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福祉受到伤害,一切要以自己利益为先,先抢先赢,管它合理与否。


八八水灾给台湾南部造成重大伤害,马英九、刘兆玄被骂到臭头,官员不断道歉,但也无法缓解各界的批评。只看台湾近几天的各种报道和名嘴批判,大家真要以为从马英九以降,这些人不但是尸位素餐,还残民以逞,简直就是一批笨蛋、白痴加无能的全民公敌,但实情真是如此吗?


骂人容易做事难


真的是骂人容易,做事困难。马英九当局在灾变初期处理确实是有许多值得批评,应该检讨的地方,要不然民怨也不会如此之深,官员也不会如此一再道歉。灾民抱怨呛声,媒体批评检讨当然有些道理,但是大家也必须理性客观一些来看待问题,看看到底缺点是全面、普遍的,或是局部被夸大了?笔者不是只准自己骂人,也不是要大家歌功颂德,不准灾民、媒体批评指责,但大家总不能为了批评而批评,反对而反对,轻重不分、比例不对吧?


具体来说,大家可曾想过,以如此大量的雨水,这样规模的灾情,是否任何一个受创初期的政府恐怕多少都会有点失去方向,有不知从何着手的感觉?大家,尤其是号称“第四权”的媒体,可不可以多一点包容、体谅与善意,多鼓励、少责难,多报道正面、鼓舞人心士气,救灾人员及灾民的勇气,绝不放弃希望,相互扶持,大家心手相连,守护家园的消息?或至少把当局的功与过三七开或四六开?骂多了,不但聪明人都给骂傻了,还会戕害灾民与救灾者的士气。


如果大家整天见到的都是高级官员灾变期间只顾自己理发、看戏、吃饭,公务员擅离职守,假公济私,盗取救灾物品,将帅无能,累死三军,当局救灾不公这些批评和指责,说“921救援经验,传承出现断层”,“灾害应变中心功能不彰”,“劝导取代强制,撤离机制松脱”,当局“有法有钱、就是不会用”,“部队已准备好救灾,但却等不到上级出动命令”,民众真会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这样下去,大家怎能还对台湾社会有正面评价?


再举些具体的例子。媒体对于灾民全是包容,都是好的,虽然不能说这不对,但对马英九未及探视灾民,部分媒体说他不管灾民死活,来了,又呛声说他搭直升机前来作秀;对于挖与不挖遭到土石埋没灾民都有人骂,挖的快,媒体说是会破坏遗体完整,慢慢挖,却又说没有效率;发放救灾款项、安排灾民临时就业,当局总不能没有个查证、登录程序,结果媒体不说政府谨慎,却又骂成骗人,缺乏效率。


日见偏激的社会和媒体


其实,这就和特定媒体年初批评大陆观光客赴台是一样的道理。大陆客来少了骂说北京和马英九骗人,来多了就骂说是会危害台湾的社会秩序安全;来了花钱少要骂说是“穷措大”,对台湾经济毫无贡献,花多了同样要骂说是看不起台湾人,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对于这次八八水灾,这些媒体先是骂大陆捐输不够积极,金额太少,大陆表达善意之后,却又说成北京包藏祸心,想要木马屠城,对于大陆捐赠的组合屋还说含有甲醛有毒物质。这岂是理性的人和媒体应该讲的话?


部分官员确实该骂,下台去职亦不为过,但许多媒体选择性的专做负面报道也嫌过于严苛,不知这是不是反映出台湾社会的病态变化?几十年的政治斗争已经使得大家惯于负面思考,交相指责,立场重于事实?笔者认为这里面有政治原因、立场问题、和利益考虑,但是一个日见偏激、偏狭的台湾社会和媒体,一方面鼓动短线的热情,另一方面也助长期的悲情,这是一个极端不健康的现象。长此以往,这对台湾自己的前途和发展绝对不利。


台湾民众基本上是善良、热情,但容易被利用、鼓动,部分媒体、政客及学者蓄意破坏社会祥和理当加以严厉指责。过去,美国常说,一个温和、理性、改革、开放,具有安全感,没有悲情,接受国际行为规范,融入国际主流社会的中国合乎美国,甚至整个世界的利益。笔者则用同样的话来对台湾民众、媒体和政府提出期许。人和政府不是不能骂的,但一切总要合情与合理。虽然每个人合情合理的标准不同,但多点常识、多点知识、多点人性,少点政治、少点立场、少点权谋总不算太难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