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殇曲 正文 第十八章 赐婚

回眸阳光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size][/URL] “怎么回事?” “姐姐,快,李,李贵人发病了” 发病?李蓉除了疯疯癫癫,失了心智外,平时也不会有什么怪举,看到小红慌成这样,必定不会那么简单。九裳推开内室的门,不禁倒 吸一口凉气。 “唔唔----”塞着布块的嘴里努力而又针扎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


“怎么回事?”

“姐姐,快,李,李贵人发病了”

发病?李蓉除了疯疯癫癫,失了心智外,平时也不会有什么怪举,看到小红慌成这样,必定不会那么简单。九裳推开内室的门,不禁倒


吸一口凉气。

“唔唔----”塞着布块的嘴里努力而又针扎地,双手死死地被布条绑在床沿上,充血泛红的眼睛让人想起撕咬猎物的野兽。

“她,怎么会这样?”九裳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怔。

“今天你走后,我看李贵人老是呆在房间里对她的病情不好,就带她出去走走,没想到她突然就反常了。”

“你们到哪儿去的?”

“就去了后院。”

九裳一怔:“西屋外的院子?”

想到西屋,九裳无助地打了个冷颤,同为女人,同为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可自己的命运比起李蓉来说,已经再幸运不过了,李蓉自


己的痛苦也许对于她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而可悲的是连自己的孩子,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也沦为那些野心家的砧上鱼肉,死后灵魂


都不得安生,这恐怕是每个母亲都无法承受的。

“还看着干嘛,快去叫太医啊!”

“可是,”小红犹豫着想说些什么,“太医说李贵人是不祥之人,有妖媚缠身,都,都不敢来。”

“妖媚?哼!”九裳不禁觉得好笑,那些太医平时个个衣冠楚楚自诩仁义之辈,背地里又有几个能半夜不怕鬼敲门。

“算了,小红,帮她解开吧。”

“姐姐,不行,她现在心智混乱,如果不绑着,怕会攻击人呐!姐姐--”小红想阻止九裳,可话还没说完,九裳就已将李蓉身上的束缚


解了下来,“啊!”九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一口被李贵人咬住手腕。

“姐姐!”小红也吓了一跳,忙上前想推开李蓉,可李蓉疯狂的力气不是一般大,正当手足无措时,小红瞥见床上的一个花锦软枕。

“看,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在这里,他说他好冷啊,快看!”小红将软枕递到李蓉面前。

李蓉的一愣,慢慢放开了九裳,愣愣地看着小红手中的“婴儿”,一把将“孩子”抢了过去。

“宝宝,宝宝,娘在这里,娘抱抱就不冷了,乖!”李蓉的目光和动作瞬时变得轻柔万分,嘴里轻声哼着儿歌,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狰狞


而九裳却讶异地看着小红,她越来越觉得小红不对劲-------

————————————————————————————————————

“你又来了,你倒舍得你那些红颜知己,天天往我这跑了!”

“裳儿这什么话,莫不是嫌我烦了?”清一嗔,脸上假装带上些愠色,倒真有些撒娇的意味儿。

“好好好,纵容是我嫌你烦了又能如何,这整个皇宫还不都是你们君家的,难不成我还能把你赶走?”看着清一如孩子的骄矜,九裳好


不无奈。

“裳儿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想裳儿为难,我现在啊自己走!”说着便转身向门外踏去,九裳也没拦他,只是轻笑笑,清走了两步,又转


过头:“裳儿当真是这么无情?”

“呵呵,我是猜准了你定是假意要走,我才不着你的道,瞧瞧,又回来了不是?”

“好了,我今天来找裳儿是有正事的。”清转身走回,将身后宫女手中抱着的东西接过,放在身旁的石桌上,九裳刚刚只顾着和清斗嘴


,倒没注意到盒棋。

“正事?你是说下棋?”九裳还是有些不解,还有人把下棋当作正事,倒还真是“郑重棋事”!

“谁说下棋不是正事了?”对对对,对这个花花公子来说,连风花雪月都能算正事。

“可是我还真不太会下棋!”九裳稍显窘迫,的确,虽说曾经父亲也请过围棋老师教过自己,但在学习时总是心不在焉,会了点皮毛就


不愿再往下好好听了。

也不等九裳再说,清就已经坐下了,将棋盒分好。

也罢。

九裳倒也挺认真,可下了一会儿,九裳就渐渐失去兴趣了,只怪这清的棋局太过散乱,不知从何处下手,九裳不禁把手伸进棋盒中,乱


拨着棋子,棋子是琉璃制成的,经九裳这么乱搅,便发出“沙沙”的刺耳噪声。

“裳儿,你就不能安静点下棋吗?”清也微皱了皱眉头,看来这沙沙的噪声打乱了他的思路。

“好了好了,不下了,我都说不会了!”

“哈哈,裳儿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清调笑地看着九裳,有继续看向棋局:“其实仔细看看,我这棋局中有很多破绽,可裳儿为什么


不从小处进攻,偏偏裳儿野心太大,想独吞全局才会败得如此。”

九裳并没有明白清的全意,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裳儿若是男儿身,必定是个野心家!”

“尚姑娘,咦?清王爷也在啊!”一个小太监进来打断了清的话,这个小太监九裳是记得的,他是太后身边的人,上次也是他来传的话


,莫不是太后又来召我了?

“怎么,本王在这也要得到你这个奴才的允许?”见到这个不速之客,清立即摆起王爷的架子,这突然的情绪转变到让九裳觉得想笑。

“奴才不敢,清王爷恕罪!”小太监倒真被吓住了,赶忙跪下。

“行了行了,你来干什么?”清略显不耐烦。

“太后召见尚姑娘。”小太监还是有些唯唯诺诺,倒让九裳怀疑这君隐清平时的作风。

听罢,九裳与清不约而同地相望了一眼,太后召见?这么长时日太后也没理会到九裳,到这时却要召见,不知什么意思。

凤仪宫

再次踏进这里,九裳还是觉得有些压抑,这老太婆生怕自己会算计她儿子,再想到上次在半月小筑和清的谈话,更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现如今君铁侑又要联合格桑准备谋反逼宫,自己又是君铁侑的人,怕是这老太婆想从我这开刀,想到这里九裳不禁朝身边的清望了一下。

“奴婢参见太后,愿太后万福。”

“儿臣见过母后。”

“吆,清儿什么时候这么有空来看本宫了?”太后挑了挑凤眼:“看来赵丫头说的没错,这清儿和尚姑娘倒真是------”

九裳听此,顿觉奇怪,小心翼翼地微微抬头一瞥,果见太后身旁站了一个女子,正是赵茵茵,我还奇怪呢,上次被我打了怎么到现在都


没动静,看来是想到太后这来嚼舌头了,哼,过了这么长时间,她还真沉得住气!

“听说你现在还住在沐阳宫。”

九裳应了一声。

“今天清儿在这也好,本宫正有一件喜事要说。”

喜事?

“哀家这就做个月下老人,成人之美,将尚丫头赐给清儿。”

九裳和清不禁一怔。

“清儿觉得怎么样?你不是也向皇上提过这事吗?”

啊?九裳满目疑惑地看了清一眼,君清这时倒没摆起他那标志性的笑容,取之而来的确实一脸严肃。

这老太婆还真是不简单,没有理由把我除掉,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既可以让我远离皇上,也卖给清一个人情,想想这喜事的促成也又


赵茵茵的功劳吧!可是--

“太后,皇上来了!”小太监的传话打断了九裳的思路,清轻推了九裳一下,笑笑,看来是救星来了。

“太后今天身体可好。”焰满目笑意的走了进来,瞥了瞥跪在一旁的九裳,又继续走上前扶起太后,一旁的赵茵茵见状赶忙福了福身。

焰看也没看一眼,把赵茵茵冷在一旁:“太后今天怎么有闲情召见尚丫头了?”

“看来今天哀家的凤仪宫可真是热闹,皇儿来了也好,哀家已经把尚丫头赏给清儿了,皇儿觉得怎么样?”

“是吗?这当然是好事。”焰轻笑笑。

清这时愣是一惊,本想焰是来解围的,怎么,清越来越觉得奇怪,上次向他要人时死活都不肯,现在怎么回事?

九裳只觉地周围的空气冷到了极致,难道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错觉?为我挡簪子,送衣服------隐隐约约的种种难道只是我的错觉。

错觉。

“那太好了,哀家看就中秋之后举行仪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