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死捍卫 正文 第十九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8.html


杨继峰看见参谋长张铁柱也朝自己直点头,这才开口说出了自己的部署。

“我仔细地考虑了一下,这次咱们虽然要使用缺口战术,但还要增加一些新的战术在里面。

我的计划是从前、后、右三方进行包围,打掉小鬼子的装甲汽车就是整个战斗开始进行的号令。”

王大顺吃惊地看着杨继峰,强忍住心里想要说的话没有说出来,他知道杨继峰这是在分配任务和下达命令了,是不能讲价钱和打扰的。

杨继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向着大家看了一眼说道:“小鬼子的装甲汽车用轻重机枪打不透,曲射的迫击炮和掷弹筒打移动靶,也不一定能够奏效,那咱们该怎么办呢?

呵呵,其实大家只要认真地想一下,对付小鬼子的装甲汽车就很简单了。小鬼子的装甲汽车就好比是只乌龟,别看他的背壳够硬,但它的肚子和脚却是软肋,咱们只要把它看成是软脚虾,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虽然咱们手头上没有地雷,但咱们却可以把手榴弹集中起来,再加一颗迫击炮的炮弹在里面,老子就不相信炸不烂小鬼子的装甲汽车。

这次伏击战,咱们按照公路的路段划分为三个区域,教导大队的官兵先全部都回到原部队去,老五、老七带一大队在第一区域埋伏,老四带二大队在第二区域埋伏,老六带三大队在第三区域埋伏。

各大队的人员在埋伏时要进行整合。最靠近公路的,是投弹手和神枪手;依次是突击队和预备队。

当装甲汽车的爆炸声一响,趁着小鬼子都集中在汽车上的好时机,第一线的手榴弹、第二线部署的掷弹筒和第三线的迫击炮同时开火,给老子在第一时间就要把小鬼子打掉一半。

爆炸声一结束,第一线的神枪手和轻重机枪要立刻消灭小鬼子的轻重机枪手、掷弹筒和迫击炮射手,而第二线部署的突击队员就要注意以散兵线的形式开始向前发起冲锋。

最前面的突击队员按照左手枪和右手刀的方式进行配备,突击队员全部冲上去以后,第一线的部队再随后跟上,最后是全军押上。

敌人只要一开始逃跑,掷弹筒和迫击炮就要立刻实施延伸射击。

老八,你让那个林冰和所带出来的炮手们全部编入炮兵中队,以小队为单位编入各决死大队,战斗结束后再归建。

你就带着其他的中队长,专门在一旁观战,要从中找出我们的不足和小鬼子的弱点,下一步编入到咱们决死义勇军的步兵操典中来。

这次战斗,老子决定跟小鬼子死扛了。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大家都清楚了自己的战斗任务没有?”

为了力争全歼这股小鬼子,杨继峰经过了实地察看地形,就把伏击地点选择在了小王庄附近的公路地段。

选择在这一大片茅草丛生里设伏的最大原因,就是便于部队的展开,同时这里的地形看上去并不险恶,这样才不会引起小鬼子的高度戒备。

上午十点多钟,远处的公路上已经卷起了阵阵尘土,在装甲汽车的开道下,车顶上都架着1挺歪把子机关枪、满载着小鬼子的运兵车也一辆接一辆紧随其后,向天津方向行驶。

执行搜索任务的装甲汽车还是十分小心谨慎的,凡是公路两旁有可疑之处,立刻进行火力侦察,用机枪先来一梭子再说。就是对一人多高的青纱帐,也绝不放过。尤其是比较容易设伏的地方,更是不惜开上一炮。

在远处隐蔽极好的指挥所里,大家都拿着望远镜在紧张地观察着公路上小鬼子的一举一动,而杨继峰对埋伏地点的选择,让负责观战的王大顺赞叹不已。

如果要是他来选择埋伏地点,正是小鬼子开炮轰击的地点。这样的话,在战斗还没有正式打响以前,就出现了损兵折将的问题,还极有可能暴露了目标。

公路上,装甲汽车还在耀武扬威地在进行火力侦察,猛然间,“轰隆”,一声巨响,由十五颗手榴弹和一个迫击炮炮弹引发的剧烈爆炸,立即把装甲汽车给炸得四分五裂。

不用再下达命令了,这声爆炸声一响,“嗖嗖嗖嗖”,“轰隆、轰隆、轰隆”,铺天盖地的手榴弹、掷弹筒的掷弹和迫击炮的炮弹就在小鬼子集中的人群中炸开了。

光是这一家伙,就打的小鬼子鬼哭狼叫,哀嚎不止,大部分的汽车直接被大卸八块,小鬼子们被炸得血肉横飞、残肢断臂到处都是,个个魂飞魄散,都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报销了近三百人。

爆炸声还没有结束,“哒哒哒哒”,“啪啪啪啪”,轻重机枪、三八大盖又一齐吼叫起来,无情地把小鬼子们往地狱输送。

“散开,冲啊,杀。”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面对着在十里堡杀害了自己弟兄的刽子手们,突击队员们发出了怒吼,就像是猛虎出闸一般,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鬼子。

侥幸存活下来的小鬼子,根本无力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往往是机枪手的枪还没有架好、迫击炮的炮弹还没有来得及放进炮筒,就被打爆了头向下仆倒。

小鬼子的军官们更惨,往往一个小鬼子的军官会同时身中几枪,身上会同时出现几个窟窿。

动作慢的小鬼子,从汽车上飞下来以后,还没有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被冲上来的突击队给击毙了;动作快一点的小鬼子,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也是连刺刀还没有来得及上,端着个秃枪,就被突击队员的大刀给剖开了,肠子流了一地;更有甚者,就是脑袋被直接砍了下来,在地上咕噜噜地乱滚。

突击队员们越战越勇,他们把复仇的怒火都集中到了大刀和刺刀上,大刀卷口、刺刀刺弯,但他们也视若不见,发疯似地继续朝活着的小鬼子冲去。

最夸张的还是要数二愣子李大虎。

此时的他眼睛充血,喉咙里发出了兴奋的嚎叫声,全身鲜血,冲进了小鬼子堆里,专门找小鬼子的军官格斗。

“给老子都滚开,这个小鬼子军官是老子的,谁要是敢跟老子抢,别怪老子把他一块儿劈了。”

尤其是让他遇上了一个小鬼子大尉,东洋刀舞的还确实有两下子,让李大虎遇上了劲敌,这下他可更激动了。

“小鬼子,你的刀法还玩儿的不错嘛,来来来,跟你爷爷我好好过两招,让老子检验一下,是不是从你师娘那里偷学来的。”

鬼子大尉不知道李大虎说的是什么,但也知道这是对方在向他挑战,也毫不示弱地说道:“玩儿刀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李大虎听在耳朵里的就是叽里咕噜的声音,也不明白小鬼子大尉说话的意思,但明白了对方是接受了自己的挑战。当下心神一定,挥刀就冲了上去。

“铮”,两人第一次的全力一击,鬼子大尉不仅架住了李大虎的刀,而且还比李大虎少退了半步。

“咦,你小子的臂力还不弱嘛,居然架住了老子全力的一击,好,好,再来。”李大虎此时心中居然对眼前的小鬼子大尉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哇,你也很不赖,可以作为我的对手了。”鬼子大尉心里也非常地佩服李大虎,把李大虎看成是了自己真正的对手。

两人在这里你来我往、拼刀拼得正带劲,却吸引了小鬼子和义勇军双方的人,大家泾渭分明、很有默契地分两边站好,都在为各自的一方加油,就仿佛是在擂台比武一样。

等到杨继峰带着指挥所的人员赶到时,两人也没有最后分出胜负。

只是李大虎和鬼子大尉都显得极其狼狈,身上都快成了布条,汗水都快成了小溪,脸色发白,嘴里使劲地喘着粗气,眼睛却紧紧地盯住对方。

王大顺因为杨继峰的命令,今天可是没有捞到仗打,这会儿一看,就拔出了自己的手枪,想趁机干掉鬼子大尉,却被眼明手快的杨继峰伸手给挡住了。

“老八,别开枪。你要是这一枪开了,老五绝对会记你一辈子的仇。就在一边看着吧,老八输不了的。”

说到这里,杨继峰一撸嘴,意指鬼子大尉后面的几个鬼子说道:“老八,你要是觉得今天没有捞到仗打,喏,那些就交给你了。”

看着王大顺兴奋地冲上前去,杨继峰就大声说道:“老五,攻小鬼子的下盘。”

正在作紧急调息的李大虎,倏地听到了杨继峰的声音,精神一振,全身力量猛增,立刻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提着刀就冲了上去,专攻小鬼子大尉的下三路。

李大虎这一下变招,立刻逼得鬼子大尉险象环生,没过一会儿,就连中了数刀坐在了地上。

不过,这个鬼子大尉还算有种,在知道自己活不了的情况下,竟然直接剖腹自尽了。

“哎,可惜了,可惜了,这小子的功夫和刀法还真的不赖啊。”李大虎站在旁边惋惜地说道。

“啪、啪、啪”,李大虎的话音还未落,王大顺手里的枪就响了,刚才观看比赛的几个小鬼子就倒在了血泊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