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亲爱的小武

天生狂妄 收藏 4 10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工作告了一个段落,也就放松下来,开始整理自己的生活。注定要从一个城市,到达另一个城市,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归宿,也许,到了退休的时候,才能够真正的稳定下来,不再从事这个只有孤独和苦闷,却可以在瞬时间填满虚荣心的工作。晚上,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恢复了联系,想让他知道我很平安,不必牵挂。看了看日历,方才想起,今天是8月26日,再有20分钟,便是8月27日。


小武,是我们大院最调皮的一个,但凡出点事情,满大院的家长,除了找我,便是小武,决不会有第二个。就是这个人,却也仗义的很,总是喜欢替别人扛下错误,也就不会有人因为犯错,受到父母的责骂。照他的话说,就是:“反正皮糙了,打不打都一样”。于是,1980年代,在那个种满了向日葵的部队大院,小武总是站在阳光下,傻傻的看着天空,总是喜欢自言自语,然后无奈的摇摇头,走过那片已经长满了荒草的操场。


小武的妈妈,生下小武的时候,他爹焦急的在边防线的大雪中,等待那个注定几个月不会来的补给。因为,那个补给里面还有重要的精神食粮,那就是来自家乡的平安。那种大雪封山的天气,并不仅是帕米尔或者青藏高原的专利。在寂静的东北,也有着那样的哨所;春天翻浆没补给、夏天好一点,秋天刮风没补给、冬天下雪没补给,条件要比那些人们熟知的地方恶劣的多。因为,那里还有翻浆,翻浆了不要说补给,正常的巡逻任务,也许都是一次生死博弈。只不过,那里安定的很,并不需要人们过多的担心,于是也就没有人关注这个默默无闻、却也相安无事的角落。于是,在那个角落里面,有着一些同样默默无闻,却也如冰雪中的青松一般,坚定的矗立在边防线上的人。小武他爹就是。


这个山东大汉并不魁梧,也就175罢,黑红的脸膛,时不时地会抽搐,但凡生气地时候,抽搐的更加厉害,于是在黑红色的脸膛上,便会有一条条黑色的皱纹,他说,那是冻伤的伤痕。不过,他那个缺少了小指、无名指的手掌,仍然很有力气,抽在小武的嘴巴子上,就会留下一个厚重的掌痕,却因为缺少了两个手指,散的很开,所要看上去象被某种三指怪物抽打一般,留下一片片红色血丝。有时候,打重了,还会留下绽开的脸皮,下面是小武嫩嫩的脸庞。于是,时间长了皮也就糙了,不怕别人打了。


小武出生在山东的一个小渔村,现在,那里是繁华的都市,是一个矗立着高楼大厦,行走着各种肤色人种的城市的一部分。但是,他出生的那个年代不是。他出生的那个时代,那里是个破烂的小渔村,渔父们回家后,便是喝的醉醺醺,然后用拳脚向老婆孩子打招呼,庆祝自己又一次活着回家。小武就出生在那里。但是,他不争气,并不急着来到这个世界上,于是活活的把自己的母亲给折腾死了。


当小武的父亲,终于在也起不了马的时候,部队把他调回了这个城市,这个我所生活着的大院。于是,那个在海边的小武就在这个城市里安了家。他的父亲,每周六回家,然后就喜欢喝家乡的琅砑台,biangbiang的教育小武。这个对于城市和内陆充满了好奇的孩子,耐不住自己的求知欲,喜欢折腾所有的东西。但是,这些并不重要。现在想来,总是有深深的内疚在心;小武本是吃了百家饭长大的,难免就要看些小伙伴的脸色。于是,他就扛下了所有的事情,总是承担着所有大院孩子的淘气,造成的后果。值班的战士们,很多都知道有些事情究竟是谁干的,却并没有人去说。小武他爹,本是个不上不下、不大不小、可有可无的闲差,而大院里还有那么多其他孩子的爹,可就是坑里的萝卜了。于是,战士们并不会在小武承担责任的时候出现。那些干了坏事,却喜欢让小武承担的人里面,便有我。不过,欣慰的是,这样的情况并不多,也就一两次罢,当我屁股上的淤青散去的时候,就不需要谁去承担了,呵呵。不过,我想,最关键的是小武不喜欢我家的饭菜,不怎么上我们家吃饭,因为我们家是朝鲜族,总喜欢用红色辣椒,掩盖一切调料的味道。所以,我也就不能硬气的找小武,替我扛包。


于是,这个孩子,成了全大院最为知名的“手千”,呵呵。就是这样的孩子,在父亲的折腾下,晃晃悠悠的窜了个,窜到了他的父亲,在也够不到他的脸巴子。后来,我上学,很深悟的学习了心理学,然后就明白,本来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性格乖戾、而且脾气暴躁。可是,小武不是。小武话不多,喜欢浅浅的笑。说实话,小武应该是全大院最帅气的小伙,不像今天那些脸色白白,少了阳刚气,脸皮子比小孩屁股蛋子滑溜的小白脸。他长的很有男人的味道,所以吸引了全大院女孩的目光。那个时候,也就16.7罢。


后来的一天,那个酒精肝的小武父亲,深深地叹息,也就死掉了。小武,也就当兵去了。


小武脑子很好,但是不怎么学习,因为他并不打算上高中,然后上大学,他只想当兵。并不因为别的,只因为部队供吃喝,运气好了还能提干,就能在部队找个铁饭碗。但是,当他去的时候,部队早就不开始从战士当中题干了,只会招收部队院校的毕业生。于是,他也就没有机会提干了。那个时候,部队的薪酬并不高,少的可怜。小武就那么一点点的存下每一份希望,希望某天可以有一点资本,自己给自己操办婚事。


那个时候,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只有从来都不准时的信件。当兵走的小武,走出了这个大院的生活。这个大院里,只有那些已经开始在鼻子下长满了浓密绒毛的男高中生,和那些开始偷偷穿紧身内衣的女高中生。于是,这个时候的小武,开始偷偷的走进了婷婷的生活。婷婷本是全大院最美的女孩子,温柔的很。小武临走前的一天晚上,突然站在婷婷家的门口,大大地喊了一声:“婷婷,以后我会回来娶你”就走掉了。于是,母亲们开始大骂小武的流氓,父亲们则还是坚持着把小武给送走了。因为,只有小武的父亲,在那个哨所的时间最长。


小武就开始跟婷婷通信了。具体的不太知道,反正是婷婷的母亲反对的打紧,婷婷的父亲什么都没说。小武就在那样幼稚的期盼中,慢慢的长大了,慢慢的熬到了换装,然后抗上了军衔。他茫然的试图将那些有着黄色杠杠的天蓝色肩章,换成有星星的那种。婷婷那个时候快考大学了。


当婷婷准备上大二的时候,小武同志很欣慰的拿到了那个军校的入取通知,然后得意洋洋的探家了。婷婷那个时候,还在学校。婷婷的母亲不太喜欢这个人上门,婷婷的父亲倒是无所谓。于是,喝过了酒,婷婷的母亲在婷婷父亲的大巴掌下,也就同意了。于是,婷婷顺理成章的成为这个黑瘦小子的家里人。


我那个时候也上大学了,回家听到了这个消息,酸溜溜的,不过也替小武高兴。


那个时候,军校不允许写信、不允许打电话、不允许处对象。于是,婷婷就那么默默地等了小武四年。婷婷毕业的时候,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到哪里都要吸引别人的目光。大院的这些小爷们都知道怎么回事,也早就放下了小时候的龌龊,开始替那个尚在军校的小武,认真负责的看护婷婷。倒是有过那么几个人,于是哥几个一打了事,也就没人再敢打婷婷的主意。


本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这个刚刚毕业的小中尉,并不能放下手里的工作。婚事也就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1998年的夏天。那个时候,我还在读书,也就不知道很多事情。都是后来大院的小伙伴喝酒的时候,零星说的了。


那个时候,我们的这个小武中尉,总是喜欢穿这那种不伦不类的空军军服,在部队大院里上蹿下跳的。那个时候,大院的新一代已经有了海军空军。喝多了,总喜欢扒光了小武,然后扔一条自己的裤子或者衣服过去,呵呵。这些我都不知道。


本来,他是准备回来结婚的。雨,开始下,下个不停。于是,小武也就回部队了。没怎么着,就上大堤了。8月1日,建军节,大坝就垮了。小武水性很好的,他在海边学的游泳,所以也就没当回事情。但是,他得救自己的战士,于是这个体力不支的军官,就不行了。那个时候,牺牲的还有别的军官。8月12日,有人成为了全国的“抗洪英雄”,但是这个不争气的小武,只是在8月2日被人捞了上来,毫发无损。只不过,他已经醒不了了。就是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小武,到底还是躺在了婷婷的面前,再也走不开了。就是这样一个小武,不争气的一次次加重自己的病情,最后弄得自己剩下了游丝一般的气息。就是这样的小武,最后不争气的死掉了。就是这样的小武,就这么的死掉了。


那天,是1998年8月27日,凌晨四点二十分。


于是,这个不争气的小武,就那么默默无闻的得了个“烈士称号”,却没有人去领取那些少得可怜的抚恤金,只有婷婷自己不公开的祭奠。


婷婷后来也嫁人了,不过也时常去看看小武。我从来没去过,并不是因为不想去,只是怕去了戳痛心事。后来的后来,大家都结婚了,时常待着孩子过去看看,我倒是没去过,因为我没结婚,没孩子,不想就这么孤单的去看孤单的小武。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