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四十八 月族与嫦娥之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


一股杀气渐渐的压过来,女子露出惊恐之色,只感觉两耳嗡嗡作响,她被这股杀气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张大了嘴却喊不出,喉咙就象塞了一团什么东西,想用手去掏,却又被反绑着,徒劳地挣扎着。古往今来,这也许是失败者的宿命,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界的争斗,可怜的失败者就是如同草芥般被征服者折磨和蹂躏。

如果说花容失色来形容这位可怜的女子并不为过的话,那么用如狼似虎来形容这群乌合之众的头头也是恰如其分的。只见他取下虎头面具,轻轻地托在手上,缓缓的蹲下身来。女子完全看清了这张从未见过的粘着黄土灰的长满乱胡子淫邪的脸,不由得浑身剧烈颤抖,丰满圆润的胸脯也在剧烈地起伏,几缕乱发在上面放肆地撩拨着,散发出少女特有的淡淡的幽香。这个家伙咧着歪嘴嘿嘿地将面具在她的双乳上轻轻的点了点,再用力托起少女的下巴。旁边的同伙也在放肆地大笑着,给他们的头头助威。少女长这么大,何曾受过如此羞辱,只见她的脸因痛苦、恐惧和羞愤而极度扭曲。那人的乱胡子几乎要扎到她的脸上,那张丑陋的大嘴呼出的恶臭气几乎将她熏得晕了过去,眼看就要被Deflowered。同伙这时也止住了笑,他们眼直直地看着他们,准备欣赏活春宫。然而,和他们的愿望恰恰相反是,少女这时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和胆量,她还没等那人得逞,只见她猛地扬起头,张嘴死死地咬住那人的耳朵,再抬腿朝那人腹部就是一脚,痛得那个家伙“哇哇”大叫起来,一把将握在手里的虎头面具扔得老远。少女任凭他挣扎,就是不松口,终于把那人的半只耳朵给咬了下来。那人顿时满脸通红,捂着脑袋,在地上痛的打起滚来,嘴里叽里咕噜地向其同伴喊着什么。同伙脸色铁青地破口大骂,举起尖棍,就要捅过来。眼看少女危在旦夕,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听见“飕飕”的几声掠过,那几个人直挺挺地一头栽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一根烧焦的尖棍狠狠地砸在正在地上打滚的那个人的后脑勺上,只见他吭都没吭一声就瘫倒在地上不再动弹了。不远处,是他的半截残耳,周围是一滩肮脏的已渗入黄土的鲜血。

救她的正是轩辕。原来轩辕从储藏粮食的地窖中脱险,顺利除掉留下来的两个后,就一路返回跟踪剩下的虎头帮歹徒。他机警地观察着四周,往村口方向走去,一来是要为死去的同伴报仇,二来尽力救下那些被绑的女子,使月族不会被灭族。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硬拼是万万不可的。轩辕手脚都已被严重烫伤,行走非常艰难和迟缓,再加上饥困交加,手里的那根快要烧成焦炭的尖棍几乎当成拐棍来使。地上一把带血的残缺的石镖使得他眼前一亮,不远处还有第二把、第三把。他那张疲惫不堪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似乎胜券快要在手了。轩辕小心翼翼地捡起石镖,共找到三把,还有一把完全断成两半,只好扔掉算了。原来虎头帮收拾好他们同伴的尸体后,就将石镖随手一扔,谁知这倒是给自己流下了祸根,大大便宜了轩辕,好让他在背后偷袭,这才有了先前有惊无险的一幕。

少女见到轩辕,张开带血的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旁边的几个被捆绑的月族女子也是浑身颤抖,也许他们的泪水早已流干了,不住的安慰那位少女。

“不哭,不要哭,有我呢。”轩辕这才意识到应该给他们松绑,他见周围确实没有一个活着的敌人后,这才缓慢地蹲下,给他们一一松了绑。月族村加上轩辕,经过此一劫难,只剩下六口人,他们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你们知不知道,虎部落的具体位置。”轩辕担心虎部落离这里太近,可能他们那边会有援兵过来进一步骚扰月族。当然,他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他们帮忙。眼下,保证幸存下来的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可是,自己和对方语言不通确实是一个最大的难题,月族听得懂自己话的老村长已经不幸被该死的虎头帮残害,而这些女人确是半句也听不懂他们嘀嘀咕咕些什么。轩辕知道自己再怎么问都是白问,只好使用肢体语言了。他觉得第一件事是掩埋死去的村长和村民的遗体,当然还要适当处理来自虎部落的虎头帮的尸体,这也许是处于“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就是不管他们,人气风吹雨淋,时间长了,臭气熏天,搞不好会带来更大的麻烦。主意拿定,轩辕不再用嘴,他轻轻咳嗽几下,那群女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轩辕指了指那些死去的人的遗体,然后做了个掩埋的动作,他们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都纷纷同意。一个年龄稍大的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其他人点头称是,只是轩辕听不懂,他正在疑惑间。这位少女轻轻的扶住他的臂膀,向远处的土丘指了指。轩辕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望去,之间远远的土丘上,有大大小小的一些类似坟墓的小土包,有些土包上面长满了杂草,有些看得出确实堆起来不太长的时间。和轩辕部族里的一样,凡是有人死去,一般都会埋在村子里的一个固定的地方,这也许是原始社会的丧葬习俗逐步形成并且固定下来的时期,尽管不如现代社会的丧葬习俗那么多规矩,但是对死去的人的尊重,和对祖先的崇拜,古今都是一样的。

大家互相搀扶着,休息了片刻。轩辕找来了一双草鞋,准确一点就是从虎头帮的一个家伙身上拔下来的,看来这个可怜的家伙要光着脚见阎王了,当然那个时候是没有阎王的概念的。这也是在若干年之后才有了这一套等级森严的地府制度,这都是阶级社会形成以后的事情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