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十章 刺刀白刃战 拼杀

水晶之蓝 收藏 11 31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日军的炮火足足发射了三十多分钟,给先遣营带来了数十人伤亡的损失。 中佐看看炮击火候已经差不多,照常判断山顶上抵抗部队的斗志经如此一轰也被炮火削去很多,他摆摆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示意炮兵停止开炮,然后嗖得拔出战刀,凶狠的日语喊起来,“冲上去把支那人的头砍下来!”说完带头向先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日军的炮火足足发射了三十多分钟,给先遣营带来了数十人伤亡的损失。

中佐看看炮击的火候已经差不多,照常理他判断山顶上抵抗部队经如此一番轰击斗志也必定被削去很多,他摆摆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示意炮兵停止开炮,然后嗖地拔出战刀,凶狠下令,

“冲上去把支那人的头砍下来!”

说完带头向先遣营阵地发起冲击。

阵地上先遣营官兵蠢蠢欲动,陆少郡发话,

“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击!我们需要拖延时间,把日本人的锐气挫下去!等放近了我们再开枪,准备好手榴弹!”

于是有些躁动的士兵又把身子压了下去。

待到日军前进到距离阵地还有二十多米远的时候,考虑到日军人多势众,再放近或成大患,陆少郡遂果断下令开枪,刹那间,全营所有的步枪、几挺轻机枪和仅有的一架重机枪一齐喷射子弹,交织的火力让日军猝不及防,日军的攻击势头被压下,第一波日本兵被打得趴在地上,倒着爬下去……

中佐气急败坏,举刀赶着他们上去,此时陆少郡见日军退出了他们的最佳火力射程,基于节省弹药,忙下令停止射击,于是山顶上枪声戏剧性的戛然而止,日军中佐这时候不得不承认,他遇到了一个棘手的家伙。

又是一阵战斗的间歇,日军又发起一轮的攻击,这次日军冲锋的更猛,被激起武士道精神的日军官兵这次的冲锋更像是决死攻击,军官全部上阵,挥刀亲自领军冲击。先遣营又是发挥最大火力射击,日军好像打算放弃支援平型关,专力决战于此,前面士兵倒下后面继续补上,离阵地越来越近。

陆少郡推开旁边赶来加强射击火力的士兵,亲自架起轻机枪,一口气朝日军进攻人群里扫出了一梭子弹,现在全营已发挥最大火力,但仍不能阻止住日军,眼看日军还有十多米就要接近山头,陆少郡还没有新的命令。

突然,他旁边的一个士兵中弹,一颗中弹穿透了他的脖颈,喷出的鲜血洒了陆少郡一身,陆少郡赶紧过去扶住他倒下的身体,士兵还有一口气,喃喃抽搐着似乎在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就没有了呼吸,陆少郡依然扶着,看着他,这时警戒士兵喊道,

“营长,日本人上来了!”

陆少郡最后看了战死士兵一眼,拿起他的那支已经装上刺刀的步枪,

“把他们给我拼下去!”

说完的时候他已是第一个用力一蹬战壕边缘冲了下去,先遣营的士兵一看他们的营长率先陷入敌阵,霎时间全部站起跳出战壕迎了上去……

于是整座山头突然停止了刚才还密集不断的枪声弹响,只剩下双方部队短兵相接的乒乓对撞,刺刀穿体,大刀飞掠,嘶嚎声到处不绝于耳,激得先遣营官兵早已热血沸腾……

一些战士三三两两配合着与日军拼刺格斗,更多的则是单兵为战,闪过一个日军的正面突刺,陆少郡顺势抓住他的枪身,一手掐住他的喉咙,手腕上瞬间发劲,只听一阵让人骤起鸡皮疙瘩的闷响,那个日本兵的脑袋随即歪倒在一边,陆少郡用力踹开他,飞开的尸体砸倒了后面的一个日军,还没爬起来,一个先遣营士兵上去就是一刀刺入胸膛……

正待陆少郡突杀时,一个日军士兵试图偷袭被他侧身躲过,顺势用枪磕掉了那个日本兵手里的枪,这时前面又冲过来一个日本人,陆少郡转身应战,就在一枪托砸碎他的脑袋后,先前那个日本兵赤手空拳的从后面抱住了他,陆少郡当即扔开手里的枪,用力背翻把他掀到正面来,可那个日本兵死死扣着他的脖子,陆少郡干脆扑上去跟他滚在地上扭打在一块,这个日本兵长得身材粗壮,双手牢牢掐着陆少郡的脖子,两个士兵见他们营长危险,忙要冲过来解围,但随即被日军截住拼杀起来……

陆少郡脸色越涨越红,他竭力用一只手拼劲力气顶住日本兵,另一手摸向腰间,缓缓拔出随身佩刀……然后握刀猛地刺进心脏部位,日本兵身子一软,终于松开了双手,再被陆少郡推开到一边。

未待喘气,一个少佐就挥刀当头劈了下来,陆少郡翻身躲开,同时抓起一杆步枪握在手里,少佐没放过他,继续砍杀,陆少郡横枪挡住一记硬劈趁对方回刀未及的时候,抓住这一丝的空当狠狠往少佐裆部踹出一脚,就在少佐斜举着砍刀痛得面目狰狞紧夹腿根时,陆少郡横挥刺刀一下划断了他的喉咙,随即顺手接住他手里的刀,然后左劈右砍起来……

中佐看见陆少郡接连要了几个日本士兵的命并一口气结果了一个少佐军官,就朝这边冲杀过来,刚才的白手套现在已经被鲜血染红,中佐高喊着“支那猪”一刀挥过,陆少郡后退一步闪过他的锋芒,拉开一段距离。

陆少郡握刀静立,中佐双手把刀,嘶吼着杀将过来,陆少郡突然提气更有震撼力的吼杀过去,和刚才相比,前后简直就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两个军官动刀互自砍杀起来,刀锋相撞擦出了火花,中佐连连进逼,陆少郡吃不住步步后退,先遣营官兵为他担心无奈又都在混战厮杀难以脱身,一个好不容易突过来的士兵要解救营长端枪就往中佐胸口上狠刺,日军中佐闪身躲开,紧接突然返手回击一刀斩下士兵的头来,热血落溅一身,中佐之后得意洋洋冷眼看着陆少郡,陆少郡只觉浑身颤栗,一时怒不可遏,一刀主动飞劈过去,中佐挡住,但还未来及出刀进攻,陆少郡以更快的速度继续挥砍,中佐左挡右挡,乱了阵脚,陆少郡一气怒吼一声抽刀砍落他的脑袋,顿时整个战场都似被他吼声震住……

陆少郡杀得兴起继续疯狂砍杀,先遣营为之一振,于是官兵更奋力拼杀,拼杀中,一个日本兵架枪试图挡住陆少郡的直劈,“咣当”一声,因用力过度,战刀砍在金属枪身上劈成两段,断出的一截砸在日本兵的钢盔上,日本兵本能闭了一下眼,陆少郡不依不饶迅速挥起手中一截断刀刀光一闪割断了对方喉咙……

日军终于不支,开始败退下去,山下的炮火匆忙急射,隔断了先遣营的追击,把陆少郡他们逼了回去……

4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