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恩伯出卖陈仪事略 zt

陈继承 收藏 4 570
导读:汤恩伯对陈仪恩将仇报 汤恩伯,原名克勤,字恩伯,1899年9月20日出生于浙江省武义县岭下村,祖上历代为农,然而他从戎近三十年,几乎是坐了直升机,由一个参谋迭次升为国民党陆军第13军军长、第20军团军团长、第31集团军总司令。至解放战争时期,已官至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京沪杭警备司令,扛上了陆军上将的肩章,并与陈诚、胡宗南分掌重兵,各当一面,成了军事三巨头之一。他之所以能平步青云,陈仪的提携可以说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汤"生当陨首、死当结草"的再生之父,却被其恩将仇报,最终遇害。 汤恩伯在

汤恩伯对陈仪恩将仇报 汤恩伯,原名克勤,字恩伯,1899年9月20日出生于浙江省武义县岭下村,祖上历代为农,然而他从戎近三十年,几乎是坐了直升机,由一个参谋迭次升为国民党陆军第13军军长、第20军团军团长、第31集团军司令。至解放战争时期,已官至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京沪杭警备司令,扛上了陆军上将的肩章,并与陈诚、胡宗南分掌重兵,各当一面,成了军事三巨头之一。他之所以能平步青云,陈仪的提携可以说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汤"生当陨首、死当结草"的再生之父,却被其恩将仇报,最终遇害。 汤恩伯在家乡读完小学后,于1916年考入金华省立七中,后又转入私立杭州体专,1920年毕业。翌年春,随同乡童乐勋东渡日本,求学于明治大学。童回国前曾给汤留下一笔钱,汤以此为资金开了一家饮食店,维持学费与生计。但由于汤交际广泛,又自好慷慨,对好友多予赊欠,加之不善经营,时未经久,便入不敷出,经济拮据,不得已于1924年闭店退学,返回国内另谋出路。 汤恩伯在上海、杭州、宁波和义乌之间奔波数月,始终没有合适的事情做。几番周折,经朋友辗转介绍,结识了时任浙江省省长夏超,得夏每月津贴50元,继续赴日完成学业。但因夏的经费完全由内弟熊凑宵掌握,熊为人吝啬,且其本人与汤又无任何关系,因而只寄了几个月便停止汇款。汤恩伯再次陷入窘境。无奈,又一次回国。正在他走投无路之际,想起了同乡、前浙江督军吕公望,遂硬着头皮恳求资助。吕见状,便写了一封亲笔信,让汤持函面见时任浙军师长的陈仪。 陈仪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只见他生得魁梧强壮,谈吐不凡,眉宇间透着一股调兵遣将的英气,颇有些大将的风度,料定此人日后必能有所作为,便慨然应允每月资助50元,供其回日本完成学业。汤得此厚遇,不禁感激涕零,当即跪拜于地说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乃陈老也。学生愿拜您为恩师,生死与共。"继而又认陈为父。不久,陈又将才貌双愈来愈的外甥女黄竞白许配给汤恩伯,结为奏晋之好。 转眼间,日历翻到了1927年,汤恩伯学成回国。此时,蒋介石已在国民党内取得了统治地位。陈仪亦投靠蒋介石。经陈的大力引见,汤恩伯到了湖南,在陆军第一师任学兵连连长。"衙内有人好做官"。由于有了陈的帮助,加之汤自身的勤奋,其工作颇为出色。1932年,陈再次向何应钦举荐汤担任第89师师长。汤恩伯的大好前程由此开始,时至1941年,已是远近闻名的"中原王"了。 有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还是如此"非陨首所能上报"的知遇提携之恩。汤也曾不止一次地赌咒发誓、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定当竭尽所能,做牛做马,以报大恩。然而,谁能想到,信拆旦旦的汤恩伯的真实面目,却是一个嗜血成性的杀人魔王、负义小人。他深信,自古掌握大权的英雄豪杰,必须残杀立威,六亲不认。甚至将自己亲笔书写的清代胡林翼的两句话"要有菩萨心肠,要有屠夫手段",压在工作台玻璃板下面,作为自己升官晋的座右铭。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样做的。1943年冬,一场大雪过后,公路积雪逾尺,汽车很难行驶。汤要参加一个军事会议,便下紧急命令,要求当地政府在公路沿线就地征集民夫,限24小时内将驻地叶县至界首四百余里公路上的积雪打扫干净,几万民工被驱赶来为他扫雪。次日,汤打算由界首转往临泉,嫌汽车速度太慢,临时通知周口警备司令部,为其准备小火轮赴界首,刚起程不久,他又令小火轮返回周口,改乘汽车。不料,下午路面化冻,汽车难行,便再次返回周口,又要改乘小火轮。此时,船已熄火,要重新发动,至少需两个小时。汤遂大发雷霆,将船上的负责人枪杀。他凶暴残忍,不但其管辖地区的老百姓对他畏之如虎,小孩涕器时,只要说汤恩伯来了,便屏息静声,就连其所属部队官兵亦人人自危,当地群众给他起了个绰号--"汤屠夫"。在汤称霸中原的那段时间,河南一带的老百姓还把汤与"水"、"旱"、""蝗一起,并称为四灾。 实际上,早已得势的汤恩伯不仅对老百姓如此,甚至被他口口声声称为父亲的恩公,也不惜拿来作为自己升官晋爵的工具。1948年春,陈仪被蒋介石电邀至南京,委其担任浙江省政府主席。陈以年事已高,精力不济为由相辞。然而,经汤恩伯一再相劝,勉强承命,赴抗任职。9月底,李济不容仪旧属郑文蔚持函从香港前往杭州,希望陈顺乎历史潮流,响应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脱离南京国民政府。陈仪也早就看出国民党军队已是穷途末路,蒋介石政权命不久矣,这封信正中下怀。然而,他"手上只有一个保安特务团","这点微不足道的兵起不了作用,至多只能做到不抵抗。"但是他想到了汤恩伯,他充分信赖这个亲手栽培的义子,对他的信誓旦旦毫不怀疑。陈自信凭他与汤恩伯的关系,"会听我的话的。""他现在是京沪杭警备总司令,""他放弃抵抗,掉转枪头,那作用可就大了。" 于是,1949年1月27日,陈仪特派外甥丁名楠带亲笔信赶往上海,劝汤恩伯起义。另外,还在一张不大的纸片上拟写甲乙两款共五项建议,即:甲(1)释放政治犯。(2)停止修筑工事。(3)保护一切属公财物,不得破坏。乙(1)按照民主主义原则,改编所属部队。(2)取消×××(指列入战犯名单上的某人),给予相当职位。 汽恩伯接信后,玩了一个卑劣的手段,表面上不动声色,对陈仪回复说,不日将来杭州策划起义,暗地里却将陈仪的密信一面摄影寄往行政院,一面把原信吴送奉化,向蒋介石告密。此时,陈仪尚蒙在鼓里。他满怀希望地等了一个星期,还不见汤的影子,便再次派丁名楠持亲笔信去上海见汤,并介绍胡允恭一同前往。胡到沪后,很快探听到汤恩伯的真实态度,连夜赶回杭州,向陈仪说明,情况有变,请他从速采取措施,以策安全。陈闻讯大吃一惊,但还是侥幸地希望这不是真的。汤恩伯曾多次在自己面前声称,视自己为亲生父亲,哪有儿子出卖老子的?他对胡允恭说,"恩伯和我的关系,你是知道的,他简直是我的儿子……这次我来浙江,还是听了他的劝告。" 然而,他最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却成了千真万确的事实。2月17日,蒋介石便密电改组浙江省政府,陈仪和他的亲信一律被免职。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陈却毫无悔毫,他在浙江大学为其嬉开的欢送会上,激昂地说:"世界不断革新,时代的巨轮总是前进而不后退,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 2月21日晚,在低沉的夜色中,陈仪乘车去上海,途中即被特务暗中跟踪。按照蒋介石电令,23日上午毛森带领30余名特务来到多伦多路陈仪寓所,将卫士、副官全部缴械,予以扣押。第二天,陈仪被押往衢州,27日又移解回上海,30日被绑至台湾。时任参谋总长林蔚劝他写悔过书认错,然陈决不屈服,他心中明白,自己恐怕要人头落地了,但对于死,他是无畏的。他曾对家人说过:"革命总会有流血的。""我一生湖涂,只有这次做对了!""我一生淡薄,别无希冀,所念兹在兹者为人民,为国家,想把我未尽之生命作涓滴之贡献。" 1950年6月18日,陈仪被处死,临死高呼:"人死,精神不死!人死,精神不死!" 然而,出卖恩公的负义小人汤恩伯,却由此又受到蒋介石的特殊嘉奖,连连赞誉他忠于领袖,"大义灭亲"。南京失陷后,他在国民党众多名将中,"备受重用",蒋介石命他把守上海。1949年11月初抵台后,又被任命为"战略顾问"。1954年5月的一天因病客死日本,结束了其可恶的一生。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