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胎儿没有赵蕊蕊这么幸运

很多胎儿没有赵蕊蕊这么幸运

带着1胜4负排名第5的糟糕战绩,中国女排24日中午从日本东京返回北京。在刚刚结束的世界女排大奖赛总决赛上,蔡斌率领的中国女排可谓遭遇了组队以来的最大失利,除了不敌巴西女排和俄罗斯女排外,还被荷兰女排以及德国女排这样的欧洲二流球队羞辱,因此今天走出机场的女排姑娘们神情沮丧。


主教练蔡斌透露,为了在下月初开始的亚锦赛上取得好成绩,中国女排将在随后几天进行人员调整,他间接表态,欢迎周苏红和赵蕊蕊等老队员重回国家队。


赵蕊蕊曾是中国女排最优秀的副攻手,身高1.97米,被称为中国女排的“第一高度”。然而,这样一位优秀的运动员,当年却差一点被堕胎了。


据中新网报道:赵蕊蕊的父亲赵怀富当年在江苏队打排球,是袁伟民的队友。1981年,赵妈妈怀了第二个孩子,当年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抓得很紧,为此赵怀富不得不写了生二胎的申请书,递交到南京体育学院所在区的计生办,对方说做不了主,你找上级吧。申请书又交到了镇计生办,对方建议把孩子堕胎,赵怀富一听就火了:“这可是两条人命,出了事谁负责?手术单你们谁敢签字?反正我是不签!”1981年7月,南京体育学院召集院计生办、学院工会、人事部、院团委和赵怀富一家再次开会,会议的惟一议题就是“老赵家能否生第二胎”。看到赵妈妈挺着七个月的大肚子坐在旁边,与会各方于心不忍。会议最后形成决议:允许生第二胎,但孩子不享受幼儿保健费,医院费用由赵家自己承担。如今赵怀富再拿出那张陈旧的账单,乐呵呵地说:“16块3毛2,蕊蕊当初就值这么多。”


后来,南京体育学院的领导总爱与赵蕊蕊的父亲赵怀富打趣:“如果当年组织没有批准蕊蕊出生,今天中国女排就少了一位‘网上长城’啊!”赵怀富也幽了一默:“如果领导让我一直生下去,现在我家就可以组织一个国家队了!”


赵蕊蕊是幸运的,她没有被堕胎;但许多胎儿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下面的新闻摘自媒体的公开报道(在计生工作中,“补救措施”其实就是“堕胎”或“引产”):


2009年8月7日仙居新闻网报道:1至6月份,全县共出生2232人,计划生育率86.69%;落实长效节育措施2626例,落实补救措施1073例;社会扶养费征收率75.34%、符合率71.42%。


2009年7月15日宁海新闻网报道:一旦发现政策外怀孕,千方百计采取补救措施,坚持做到发现一例、解决一例,不拖延、不失管,让群众始终绷紧“计划生育”弦。据悉,到目前已有4例不符合政策怀孕对象到县计划生育指导站施行引产手术。


2009年3月6日人民网安徽频道刊登了一篇题为《凤台县荣获“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先进县”称号》的报道:在“村为主”机制的建立上,着重抓好孕检质量和孕情跟踪责任制的落实,采取措施确保孕检参检率和检出率,对检出的计划外怀孕妇女坚决采取补救措施。落实孕情跟踪责任制,对非正常的孕情流失,严肃追究跟踪责任人的责任。2008年落实补救措施1150 例,对340个跟踪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促进了计划生育经常工作的落实。


2008年8月15日四川在线报道:越西县开展计生“三查”服务,今年以来,全县对46803人育龄妇女开展了“三查”,安环1012例,查出计划外怀孕妇女159人,全部采取了补救措施……


我在看这些计生新闻时,有时在想:在这些新闻的背后,不知有多少个未来的科学家、发明家、工程师、运动员……就这样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有人说:“胎儿还没有出生,你怎么知道如果让胎儿出生,他(她)将来会成为人才还是犯罪分子?”不错,胎儿出生之后,有可能会成为人才,也有可能会成为犯罪分子。然而,法律上有一个原则是“疑罪从无”,既然你不能确定胎儿将来一定会成为犯罪分子,那么就应把胎儿看作是无罪的人。我们不是上帝,无法预知将要出生的孩子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物。我们对这个世界仍然了解太少,有什么资格去代替别人来计划一个家庭的孩子数量呢?一个家庭究竟应该有多少个孩子,只有这个家庭才最有发言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