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探访林家大院

一唯老兵 收藏 0 3023

探访林家大院


借着一个特殊的机会,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我们一行人在黄冈市同行的陪同下,来到了位于该市团风县回龙镇汤铺岭的林家大湾,探访林彪的故里。在大别山脚下,沿318国道与106国道相交处,诞生了我党早期的革命先驱者陈潭秋、中国共产党的副主席林彪,这里也是我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的家乡。

在相继参访了毛泽东、刘少奇故居后,又参观林彪的故居,这三个曾经为中国革命做出过突出贡献的人物,在新中国曾经位列前三的人物,由于不可多说的原因,不仅三位生前的待遇不同,更让逝后的境况差别巨大。参拜毛泽东故居是景仰,参访刘少奇故居是怀念,参观林彪故居是探寻。这不是势利,实在是当时的历史环境给我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记。

毛泽东自1935年年遵义会议确立为党和军队的领导者之后,一直稳居高位,直到1976年去世,终年83岁,在位41年。刘少奇、林彪也在不同时期担任党的第一副主席,辅佐毛泽东工作。而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却打倒了刘少奇,扶上了林彪,可历史在1971年却因林彪的死打了一个弯。如果刘少奇未被打倒、假若林彪没有出走,中国的历史将会重写,可现实没有如果,没有假说。

林彪于1907年12月7日(清光绪三十三年十一月初三)出生在林家大湾,他出生的第二天,其父亲林明卿给他取名为“育蓉”。说起林彪,我们湖北人是多少怀着好感的。他是功勋卓著的开国元帅,他是屡战屡胜地的战神,更是毛泽东从井冈山就一直重用的一枚棋子。

是他率领部队打破了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恢复了中华民族的志气;是他让国民党几十万军队闻风丧胆,丢盔弃甲,最后退守台湾;是他指挥了三大战役中的两大战役解放了大半个中国。党史军史少了他,有的史实就会讲不明白,就会出现空白,就会留下问号,进而愈发挑逗起人们好奇、探究心理的人。历史记录了林彪诸多的战斗经历和成长历程:

林彪初次独立指挥战斗是1928年2月,时任连长的林彪护卫后勤物资从永兴赶往耒阳,受到民团袭击,物资被抢,还伤亡30余人。经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军长朱德同意,林彪化装成“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向驻扎在耒阳小水铺三公庙谭孜生的民团表示慰问,酒宴上,化装的革命军突然向民团开火,夺回了物资,还俘虏了数百名团丁。一个月后,经过几次的战斗洗礼,在连续打了三个胜仗后,林彪被提拔为营长。7月24日的一场战斗,使红四军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王倒下了,正是王的倒下,换来了林的升起。林彪被提拔为二十八团团长,也开始了林和毛形影不离的历史。1929年,红四军重新整编,时年22岁的林彪担任第一纵队的司令。1930年,毛泽东任红一军团的首长,在毛的提携下,23岁的林彪出任红四军军长,进入红军最高领导层。两年后,25岁的林彪出任红一军团军团长。仅仅5年的时间,林彪从连长到营长到团长,又到军长、军团长,林彪战功卓著,声名鹊起,声望超过了一般的军事将领。

第四次反围剿时,林彪已经做到了红一军团军团长,而他的对手则是蒋军中路军总指挥陈诚,林彪是当年黄埔军校一期的学员,而陈诚则是炮科教官。 两军对垒,朱德和周恩来决定佯攻南丰,吸引敌主力;红军主力埋伏于黄陂、登仙桥一带的高山密林中,待机破敌。这一手果然引得陈诚露出破绽。黄陂一役,红军主力以泰山压顶之势一举围歼第52师和第59师,仅仅半个月后,陈诚还没有从初战惨败的阴影中回过味来,他的基本部队第11师又在草台岗被林彪彻底打垮,5名团长被打死4个,师长萧乾、副师长黄维坐着担架被残兵抬出了包围圈。

进入陕甘地区后,胡宗南领命对红军穷追不舍,所部78师在山城堡遭到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伏击。激战一昼夜,胡宗南部丢下一个整旅,仓皇撤退。

抗日战争爆发,林彪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长, 在平型关,林彪巧妙设伏,一战得手,一一五师歼敌板垣师团1000余人,炸毁日军汽车300多辆,其他武器不计其数,打破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也正是在抗战时期,林彪这个从军十多年从未受过伤的军人却被阎锡山的士兵误认为日军军官开枪射杀,子弹从他的前胸打入,洞穿了右肺叶,留下了终生遗憾。

解放战争中,辽沈三年,林彪率领东野将抗战期间威震东南亚的国民党远征军军官团几乎一锅端了。杜聿明、郑洞国、廖耀湘、郑庭笈、阙汉骞、潘裕昆、周福成都是当年在缅北、滇西打得日本鬼子嗷嗷叫的国军名将。人还是那些人,部队还换成了全美械,结果却在东野手下落得个完败。1948年,蒋介石在沈阳责备杜聿明“为什么林彪能打游击,就地筹粮筹晌,而你就不行?你们都是黄埔生,可你是一期的,他只是四期的,为什么一期的打不过四期的?”国民党的大厦将倾,东北战场已经可见一斑。

林彪与毛泽东的分歧,据史料记载有九次,重要的有五次。说明了林彪并非“一贯紧跟”毛泽东。当然了,也不是“一贯反对”毛泽东。这些分歧的性质没有一件可构成所谓的“路线斗争”,更构不成敌我矛盾。只是制定的《五七一工程纪要》、 “九*一三”事件,被明确定性为反党、反毛的,让我们来看看这重要的五次分歧吧:

第一次:毛泽东在开辟井冈山和中央革命根据地时,林彪曾疑星火燎原。毛泽东对之进行教育再教育,写下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928年,井冈山根据地遭“八月失败”后,时为二十八团团长的林彪常发牢骚说:“天天吃南瓜,能打得天下吗?”一个井冈山,十个井冈山也是空的。进而,他提出了“井冈山红旗到底打得多久?”当时,毛泽东没过多理会林彪的这些表现,曾对何长工说过:“林彪的说法是小孩之见。” 1929年初,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主力下山开辟中央革命根据地。是年5月18日,红四军前委在瑞金召开扩大会议,讨论时局和红军行动方针。毛泽东提出在游击区建立巩固根据地的主张,遭到一纵队司令员林彪等人的反对。林彪对时局和革命前途发表悲观言论,不相信革命高潮有迅速到来的可能,在行动上只赞成在粤赣边区域的流动游击,不赞成毛泽东关于建立巩固的根据地的主张。

在1930年元旦到来之际,林彪又给毛泽东写信,以贺年的形式坦叙了自己对时局的看法和心中的困惑,希望能得到毛泽东的帮助。毛泽东于1月5日给林彪写了一封语调温和、观点鲜明、文字精妙的回信,这就是收在<<毛泽东选集>>中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毛泽东温和地批评林彪缺乏“建立红色政权的巩固和扩大去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深刻观念”。毛泽东以严谨的逻辑和生动的语言阐述了他的“农村中心理论”,大大地发展他的“工农武装割据”思想,标志着“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理论的基本形成。

第二次:长征途中,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渡赤水出奇兵,而林彪竟要求撤换毛泽东。在会理会议上,毛泽东批评林彪是不懂事的“娃娃”。

遵义会议以后,毛泽东成为中央领导的核心。为粉碎强大敌人的围追堵截,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渡赤水河,进逼贵阳、昆明城,然后北袭金沙江。1935年5月上旬,红军抵达会理城区,终于把敌人远远甩到了后面,取得了战略转移中的决定性胜利。毛泽东曾对陈毅说过,“四渡赤水”是他一生戎马生涯、身经百战中的“得意之笔”。

但是,身为红一军团长的林彪对此另有评价。他认为“尽走弓背路”,这样下去会把部队拖垮。所以,在会理地区休整时,他给彭德怀打电话说:“现在领导不成了,你出来指挥吧。再这样下去,就要失败了。我们服从你的领导,你下命令,我们跟你走!”彭德怀在电话里拒绝了林彪的要求。林彪随后又向中央写信,再次提出他的主张。信的大意是:“毛、朱、周随军主持大计,请彭德怀任前敌指挥,迅速北进与四方面军汇合。”

与此同时,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刘少奇和政治委员杨尚昆也向军委发了电报,反映了基层指战员的一些消极情绪。毛泽东看到刘、杨的电报和林彪的信后,引起很大警觉。他认为这不是个别人的一般看法和意见,而是对遵义会议的反思和认识,必须认真解决,以巩固和发展遵义会议的成果。

5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会理城郊铁厂召开扩大会议,以统一认识并确定今后的行动方针。毛泽东在会上详尽阐述了四渡赤水的必要性及其战略意义;并严厉批评了林彪要求撤换前敌指挥的错误意见。他指出:党内因失去中央苏区而缺乏胜利信心和存在怀疑不满情绪,是右倾思想的反映;改变中央军事领导的意见, 是违背遵义会议精神的。但是,毛泽东错误地认为林彪写信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彭德怀没有作正面解释。当林彪出来说“我给中央写信,没有其他想法,主要是心里烦躁……”时,毛泽东打断林彪的发言说:“你是个娃娃,你懂什么?”

第三次:毛泽东领导红军奠基西北,而林彪却闹着要到陕南打游击;在随后进行的东征中,毛泽东与林彪之间又发生争论。

中央红军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毛泽东和党中央决定把中国革命大本营放在大西北。由林彪统率的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为主力取得了直罗镇战役胜利以后,毛泽东兴奋地说,这一胜利为中央的这一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可是林彪却另有想法,他三番五次地闹着“去陕南打游击”。

瓦窑堡会议之前,中央在向各军团首长征求对战略问题的意见时,林彪正式向中央提出了到陕南打游击的意见。12月9日,林彪给毛泽东写信说:“我对脱离现任职务改作游击战争已具有不移之心,一周来虽然数次向军委请求,而卒未获准,致我非常不安。目前实为脱离部队之惟一良机,故决不因任何故障而改变决心。且准备于不得已时,宁可忍受处分。我很盼望你最后仍赞助我的建议,则不胜欣慰。”随后又于12月12日、15日、18日连电中央,坚持己见。

12月19日,毛泽东与张闻天联名发电给彭德怀,请彭德怀给林彪做思想工作,打消他“陕南打游击”的想法。此电称:“中央各同志均认为林彪同志是我们党内最好的、最优秀的高级干部之一。在过去以及最近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对中国革命,对于党内是有很大的功绩的,是有着中国及国际的荣誉的。”近日接他许多关于调动工作的信及电报,我们认为拿出他这样的干部离开主力军去做游击战争是不能同意的。但他心中存在着问题,他来中央一个时期,使他的意见能够同中央各同志交换,对他的不安心的问题,并且使他对于政治问题能够更好研究一番。他的职务以左权同志暂时代理。

过了两天,毛泽东不放心,于12月21日再电彭德怀并转林彪,指示:“在日本占领华北地区的形势下,陕南游击战争不能把它提到比陕北等处的游击战争还更重要的地位,实际上后者是更重要的。尤其不能把游击战争提到似乎比主力红军还更重要的地位(如提出红军主要干部去做游击战争),这样的提法是不妥的。林在某些问题上的观点是同我们有些分歧的,中央认为有当面说明之必要的。现在前方军事不紧张,因此仍望林来中央一行,并在此一个时期,这于林是有好处的。”

林彪接电后,于12月21日、23日两次复电中央和毛泽东,仍坚持己见说:“中央现尚未批准我改变工作的建议,则目前我无来中央之必要。”并辩解说:“我从没有说陕南比陕北的工作还更重要,游击战争比主力红军还更重要的话,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错误见解。” 此时,中央已根据瓦窑堡会议精神,决定并部署东征。12月24日,毛泽东和周恩来联名致电林彪等人,下达关于准备东征的行动计划。电报还关切问及“林彪同志动身来中央否?”可是,林彪于12月26日回电中央说:“我还在期望中央批准我打游击战争。”

鉴于林彪这种软磨硬施的态度,中央于12月29日23时电令他:“接电立即来中央讨论你的工作问题,职交左权暂代。”林彪这才于1936年1月1日回电中央:“决明日动身去中央。”

林彪到中央住了半个月,在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的说服教育下,不再闹着到陕南打游击了。2月下旬,他率红一军团东渡黄河。参加了毛泽东亲自指挥的东征。

在东征过程中,毛、林之间又发生了关于红一军团作战方向问题的分歧和争论。毛泽东指示林彪率领红一军团(右路军)的作战方向是晋西南地区,以确保黄河渡口,依托陕北,伺机向南向东发展。而林彪则于3月27日、30日、31日连发数电,坚持其主力应向晋东南挺进。林彪甚至提出让毛泽东回到陕北,说:“彭、毛两同志及方面军机关移至陕北苏区,与中共中央诸同志在一起工作为好,以便集中人力、精力、时间,充分冷静考虑指导全部政治、军事、外交大计。彭、毛随部作游击战争,今日至此,明日至彼,必有碍指挥。”

4月2日,毛泽东与彭德怀联名向林彪、聂荣臻发了一封近两千言的长电,指出林彪“存在着对于革命形势估计不足的观点”。电报详尽阐明,中央与军委的极重大任务是扩大红军,在陕西与华北地区取得重大胜利,首先在陕西创造更大根据地。没有这些,就没有什么“外交、政治大计”。毛泽东断然否定了林彪让他回陕北的“建议”,说:“中央不能同意如此重大任务,可以不要一个中央委员直接参加而能顺利完成的。”毛泽东含蓄地批评了林彪瞧不起晋西南(因为那里经济条件差)。指出,要把山西和陕北联系起来考虑,不能因晋东南经济条件好而要晋东南,其他地区经济条件差,就看轻其重要性。

第四次:在占领和争夺东北的斗争中,身在前线指挥的林彪屡次向毛泽东、中央提出不同意见和建议,促使毛泽东和中央的战略方针由“独占东北”到“让开大路”的转变。

抗战胜利以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为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派出十万大军、两万名干部,包括二十多名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火速奔赴这块具有重大意义的黑土地。在如此强大的阵营中,林彪担任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这一最显赫的职务。

中央和毛泽东对东北的战略方针是御敌于关门之内,抢先独占东北。1945年10月19日,毛泽东和中央致东北局的电报指出:“我党方针是集中主力于锦州、营口、沈阳之线,次要力量于庄河、安东之线,坚决阻止蒋军登陆及歼灭其一切可能的进攻,首先保卫辽宁、安东,然后掌握全东北,改变过去分散的方针。”

但是,实现这一方针是非常困难的。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官杜聿明亲率两个美械军抵达山海关,于10月25日发起攻占山海关的战役。是役一直进行到11月15日,守关的东北人民自卫军终因力量对比悬殊,不得不退向关东。“御敌于关之内”的计划宣告失败。

11月15日,中央军委又电命彭真、林彪集中7万兵力,“由林彪或罗荣桓亲自去指挥,举行反攻”,最后歼灭已出关的国民党3个军。林彪于11月19日从沈阳赶到锦州,准备在辽西三角地带与杜聿明决战。但是,参战的主力迟迟未能到位,敌军长驱直入,直达锦州城下,“决战”成为空话。

林彪经过缜密的思考,向中央军委发电,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他在11月22日致中央军委及东北局的电报中,列举了我军的种种劣势和面临的困难之后,提出:“我有一个根本性意见,即:目前我军应避免对敌各个击破,避免仓促应战,应准备放弃锦州以及以北二三百里,让敌人拉长分散后,再选弱点突击。”

林彪的这封避免锦州决战的电报,得到中央军委的理解和同意。但又令他调动兵力,在“敌侧后消灭敌之一两个师,迟滞敌之前进。”林彪作了部署,然又因主力部队尚未到达,这场预计的歼灭战不战而罢。

11月26日,锦州失守,辽西走廊东门洞开,毛泽东和中央所定的“独占东北”计划落空了。

下步怎么办?在11月22日林彪的“根本意见”电报中,实际上提出了两条建议:一是放弃在辽西决战的企图,我军撤往辽宁腹地,把铁路沿线让开;二是整训部队,待机再战。

几天之后,即11月25日,东北局重要成员陈云、高岗、张闻天经过认真研究,也向中央提出了<<对满洲工作的几点意见>>。陈云等人的意见与林彪的意见基本相同,只是更系统了。与此同时,黄克诚、李富春、罗荣桓等人也向中央发出过类似的电报。

正在延安养病的毛泽东,认真阅读了林彪等人的建议。经过深思熟虑,他于12月28日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提出:我党现时在东北的任务,是建立根据地,是在东满、北满、西满建立巩固的军事政治的根据地。在国民党已占或将占的大城市和交通干线的情况下,这种根据地应建立在“距离国民党占领中心较远的城市和广大乡村。”

在林彪、陈云等人的积极建议下,毛泽东和中央终于把党在东北的战略方针由“独占东北”改成为“让开大路,占领两厢。”这一方针,为东北工作指明了方向,对日后全国解放战争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第五次:党中央决策抗美援朝时,林彪反对出兵参战,免得引火烧身。毛泽东则力主出兵援朝,指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1950年9月15日,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在朝鲜中部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主力被切断在南朝鲜。10月1日,南朝鲜军队越过三八线,美军也随之悍然北进,向空虚的北朝鲜大举进攻,朝鲜战争形势急转直下。

在危急关头,朝鲜政府首相、人民军最高司令长官金日成向苏联和中国请求援助。10月1日,毛泽东收到了金日成派特使送来的求援信:“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们作战。

毛泽东当即召开书记处紧急会议,讨论对策。毛泽东明确表态:这件事要管,不管,美国侵略者更猖狂,无论对朝鲜、对中国、对整个东方,都是不利的。但是,与会者的意见不尽一致。大家主要是担心在装备和火力方面我军与美军悬殊太大。

10月2日,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希望大家摆一摆出兵的有利和不利的条件,作出冷静的决策。当然,毛泽东期望的是与会者能够支持他出兵的意见。但在会议开始时,几乎所有领导人都对现在出兵援朝持怀疑或反对态度,尤其是军队领导人几乎一致对同美军作战表示没有报握。林彪的发言及态度,则更便他失望。

林彪发言的大意是反对出兵。他说:主席让我们摆摆我们出兵的不利情况,我很赞成。我们刚刚建国不久,百废待兴,国力很弱,没有能力再打仗。特别是我们没有同美军较量过。我还是那个意见,要慎重。我们打蒋介石,用小米加步枪就可以了。国民党军队的武器装备比我们强得多,但优劣还不那么悬殊,而美军就大不一样了。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强国,军队装备高度现代化。美军一个师拥有几百门炮,而我军的一个师才有几十门炮,坦克更少了。美国有强大的空军和海军,而我们的空军和海军才刚刚开始组建。我军入朝既无空军掩护,又无海军支援。我们出兵参战,仗打起来是没有界限的,如若贸然出兵,倘若没有把握把美军顶住,反而把战火引到我们东北,那就糟了。我看还是加强东北边防为好,免得引火烧身。

10月4日,政治局扩大会议继续举行。会议气氛仍然沉闷而凝重,多数人还是主张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打这一仗。听了这些,毛泽东讲了这样一句话:“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是别人危急,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么说,心里也难过。”

此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解放军副总司令、西北局第一书记彭德怀,从西安紧急应毛泽东之召乘飞机抵京,急赴中南海参加会议。

在10月5日继续举行的会议上,彭德怀发言明确表示拥护毛泽东:“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果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

彭德怀的发言和对毛泽东的明确支持,使会议气氛转变,很快作出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抗美援朝的决策。

关于志愿军司令人选的问题,毛泽东和中央常委曾考虑请林彪担任。因为林彪当时是同级军事将领中最年轻的,在解放战争时期是东北地区的主要领导人,参战部队又多是原东北野战军即林彪的老部下。大出毛泽东所料的是,林彪称病拒受此任。他说他每晚失眠,身体虚弱多病,怕风、怕光、怕声音,难以胜任。林彪上述病症确实存在,但其深层次原因则是他反对出兵。在此情况正下,毛泽东才把帅印授予彭德怀,由彭德怀担任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

10月13日深夜,毛泽东发电给正在莫斯科同斯大林会商的周恩来,说在苏联不愿出动空军掩护我志愿军的条件下,“我军还是出动到朝鲜为有利”。“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对世界都极为有利”,“总之,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据说斯大林得知此电后,感动得落下了眼泪。

以上是毛、林的五次重大分歧。我们现在经常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原题为《时局估量和红军行动问题》。1969年9月,已成为中共中央唯一的副主席,并行将成为毛泽东接班人的林彪,更感到需要把自己早年的这一段历史完全洗刷掉。在编辑《毛泽东选集》时林彪向中央提出,公开刊行这封信时不要提他的名字。于是,他在重游井冈山后,授意军委办公厅的一位秘书代笔填写了一首《西江月?重上井冈山》,并送呈毛泽东阅。全文如下:

繁茂三湾株树,茫茫五哨云烟。井冈搏斗忆当年,唤起人间巨变。红日光弥宇宙,战旗涌作重洋。工农亿万志昂扬,势把敌顽埋葬。

四十年前旧地,万千往事萦怀。英雄烈士启蒿莱,生死艰难度外。志壮坚信马列,岂疑星火燎原。辉煌胜利尽开颜,斗志不容稍减。

词中第六句,代笔人原来写的是“何疑星火燎原”,林彪看后不满意,于是改为“岂疑星火燎原”,虽说只有一字之差,但明显语气加重了,显得信仰更加坚定了!

毛泽东看后,稍稍一顿,用红铅笔在“志壮坚信马列,岂疑星火燎原”下面重重地画了两条粗杠,并打了一个问号,说道:“这是历史公案,不要再翻了。”可见早在1969年,毛泽东已是既要用林彪来替代刘少奇,又要林彪不准翻案,老实做人。可时隔2年,林彪却率妻、儿驾机摔死在国外。从此,中国的历史改写了。

有人说“自古太平将军定,哪有将军见太平!”其实不然!林彪的功劳历史也已作了评说,而林彪的过错,在1981年最高人民法院也进行了审判。功是功,过是过,功不遮过,过不掩功。在林彪故居参观,买了一本《林彪这一生》的书,作者是少华、游胡,一个叫林从安的人在书内用黑笔写了“林家大湾*惠存2005、7、9”有字样,准备好好地研究一下林彪,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从军事、战争的角度,探究林彪的作战思想、指挥才能,这是我的根本思想。





一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