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七 走进梦想(1)

淡淡一生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URL] 孙毅飞长高长壮了,嘴上,下巴上,开始长出黑黑胡须。一切男性特征,在他身上开始凸显。当兵五年,接过班长担子已近三年,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兵。 对孙毅飞来说,当班长拥有指挥权,是尝试走向将军的开始。得到这样的机会,任何怀有将军梦的人,都不会轻言放弃。然而,这也必然导致形成更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一年一度的老兵复员工作终于开始,决定孙毅飞命运的时刻如期到来。

团党委扩大会议上,党委委员,各营领导和各个部门的领导,布置讨论部队复员工作安排。一位经常把“亦工、亦农、亦军”,念成“赤工、赤农、赤军”的营级领导,成为指导员在会议上的代言人。

“我们有个连队的战士,说什么今年走就走了,走不了再也走不了啦!公开威胁连队领导,太不象话啦!这样的战士,不能留在部队!”

政委听完,诧异的问道:“噢?是吗?真有战士这么说?那就把他留下来,看看他有多厉害?他叫什么名子?”

这位营级领导说出孙毅飞名字后,副政委插话说:“这个战士我认识,下连队的时候,我和他交谈过。他有很多好的连队建设意见,说话很直,立过功,在群众中有较高威信,是个干部子女。”

政委听完后,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是这样!那更要留下来看看!现在,我们有些干部,把自己的水平等同于普通战士。连队出了问题,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把矛盾都推给战士,还怨战士不好管理。这样的干部,应该把位置让出来!”

老兵复员工作刚结束,团工作组来到连队。工作组由副政委带队,在连队住半个多月,每天都在找人谈话。虽然孙毅飞感觉到这次工作组来,和他反应的问题有一定关系。但孙毅飞感到奇怪的是,工作组始终没有找他谈话。有些谈过话的人,主动向孙毅飞透露些谈话内容。孙毅飞相信身正不怕影子歪,表面上倒也沉得住气,总是满不在乎地笑笑,依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心里却十分看重这次工作组来。

工作组要离开的前一天,正在工地上的孙毅飞,被叫到连部。谈话的正是工作组组长,团副政委。

孙毅飞落座后,通信员给孙毅飞送来茶水,神秘地朝孙毅飞挤挤眼,笑了笑。

副政委双臂支在桌子上,两手抱着茶杯,像是在暖手。他笑容可掬的看着孙毅飞,首先发话,询问了孙毅飞一些家庭问题。

对这样的开场白,孙毅飞觉得也不错,起码可以放松自己。孙毅飞表面上随和副政委的问话,心里却在盘算,怎样向副政委反映连队问题。

副政委亲切的问:“小孙啊!工作组来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找你谈话,有什么想法没有?”

孙毅飞不假思索地说:“我觉得找谁谈话都很正常。工作组是为连队建设来的,不是为哪一个人来的,我能理解。”

副政委笑笑,说:“你们连不少同志在谈话中,都提到你。看来你和指导员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了。”

孙毅飞说:“是的!但不是我不想调和,是他不愿意调和,因为我影响到他的既得利益。我和他的矛盾,不再是个人恩怨,实际上是对连队建设的根本分歧。连队是全连一百多号人的,不是属于一个小小江苏帮的,更不是他指导员一个人的。”

听到孙毅飞提起江苏帮,副政委的眉头皱了起来,不快地瞟了孙毅飞一眼。

看到副政委突然变脸,孙毅飞猛然醒悟到,副政委也是江苏人。不由的心里蒙上一层阴影,赶紧解释道:“其实,江苏兵也不都是这样,多数还是不错的。只是有少数几个人,做得有点太过分。”

副政委显然是被孙毅飞对江苏兵的成见,刺激了一下,脸色阴沉,沉默不语。

孙毅飞对副政委由晴转阴的变化,心里不免有些自责懊恼。

正当孙毅飞不知道这场谈话,是否还能继续下去时,副政委把话题一转,神情专注地看着孙毅飞问:“小孙啊,你对军人是怎么看的?”

副政委突然改变的话题,有些出乎孙毅飞意料,他一愣,不得不佩服副政委的老练和自我控制能力。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对副政委的不快给自己造成的心理压力,孙毅飞便很快抛弃,稍加思索说:“我觉得一个好军人,应该是个性鲜明、桀骜不驯、不拘一格,但又忠于职守,纪律严明的人。应该敢于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在不违反上级的命令和意图,在个性和整体中,既不丢失自我,敢于发挥,又不损害整体利益。当然还有不怕牺牲什么的,那些更是必备的品质。如果只会机械的执行命令,在战场上,必定不是一个优秀的军人,未必能够最终取得胜利,还有可能成为无畏的牺牲品。”

“个性和整体本身是矛盾的,有时候需要牺牲个人利益去服从整体利益。关键是在他们中间寻找一种平衡,在整体利益中,最大限度地发挥主观能动性。”

孙毅飞面对一个团级领导,自信地侃侃而谈,竭力想为自己以前的表现,找出合乎逻辑的理由,更想得到上级认可。他看副政委饶有兴趣听自己阐述,说:“不知道我的观点对不对?但我觉得一个军人应该是这样。”

副政委听完孙毅飞的讲述,笑着说:“看得出来,你是一个个性很突出的人,你们连队的很多同志,在谈话中也都这样认为。个性突出,说明你有棱角。关键是这种棱角,应该如何发挥作用。”

“你看,咱们铁路钢轨下的石渣,都是一些棱棱角角的小石头。也正是因为这些小石头有棱有角,它们首先相互支撑,然后一起承载重量。所以无论多重的列车,怎样碾压,他们都能支撑住。换了没有棱角的石头或单个的石渣,恐怕不是这样了。”

“棱角不过是个性展现,我也喜欢展示自己的棱角。可是如果仅仅保留棱角,强调个性,没有包容,没有尊重他人,这种棱角最好别有。因为没有了包容,也就没有支撑,最后只能剩下孤家寡人。千万不要忘记,只有在群体中才会有自我,才能体现出个人价值。尊重群体,爱这个群体,才可能找到自我,找到个人价值。”

副政委并不直接的批评,使孙毅飞脸上一阵发热。这样深刻的比喻和批评,对孙毅飞来说还是第一次。包容和支撑两个词,从此深深印在孙毅飞的脑海里。

孙毅飞脸上露出的不自然,显然没有逃过副政委的眼睛。他笑了笑又问道:“小孙啊!你说和平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军队还是生机勃勃,充满斗志,富有战斗力?”

刚刚接受批评的压力还没完全缓解,又要接受大考,而且是个从没复习过的考题。孙毅飞心里不由一阵紧张,同时又激起强烈好胜欲望。思考一下说:“我觉得,我们部队有明确建军宗旨,有着光荣传统,有一代代同志把好传统传承下去,有严密的组织和严格的条令纪律,还有细致的思想工作,加上支部建在连上,形成坚强的领导核心,所以才有无坚不摧的战斗力。”

副政委看看孙毅飞,说:“你说的不错,这些都是部队战斗力的保证,但都是表面形式。人不能没有灵魂,国家不能没有国魂,否则民族气节从何谈起?同样,军队也必须要有军魂。战争年代,民族的存亡,你死我活的残酷现实,国魂军魂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和平了,没有了刀兵相见的对手,失去了需要战胜的敌人,精神支柱被人们淡忘了,难免会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而且和平时间越长,松懈麻痹越严重。要想继续保持部队战斗力,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行业,甚至一个群体,都会形成自己的文化。毛主席说: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战胜不了敌人的。我理解毛主席在这里说的文化,不是简单的会写几个字,能读几本书。军队必须要有自己的独特文化,这就是战争文化,是部队建设的灵魂。没有民族危患意识,没有战争观念的军队,训练不出会打仗,能打仗的战士,自然没有战斗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平时练兵时,要有一个假设敌的原因。不管敌人是否存在,一个真正军人,心里时刻要有敌情,有一个必须战胜的对手,这是保持旺盛斗志的动力。我并不是说我们好战,世界任何国家的军队都一样。心里没有敌人,兵还怎么练?斗志怎么保持?失去战斗力的军队,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道理并不深奥,却耐人寻味。孙毅飞发现,自己需要重新认识的问题太多了。

副政委接着说:“军人接受并执行命令,既意味着承担起责任。在某种意义上,接受命令是承诺,也是誓言,一种用自己生命承诺的誓言。”

“战争是门艺术,智慧的艺术,是人类智慧直接的生死较量。正像人们描述的那样,战场上分分秒秒都在瞬息万变,发挥主观能动性极为重要。任何犹豫和失误,都会直接或间接导致失败。”

“战争中,敌我双方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第二即意味着灭亡。不管哪一个国家,军队都承担着保卫国家的责任,是国家利益的守卫者。他们的成败,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存亡。军人,是一个输不起,也不允许输的职业。”

“和平年代里,可以说我们铁道兵,仍然处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从接到命令的那一刻起,输不起,不允许输,是对我们的职业要求。对军人来说,接受命令只有一个选择:不惜一切代价,夺取胜利。”

“军人最高的荣誉,不是去献身,尽管牺牲是不可避免的。军人的存在,夺取胜利,都是为了国家民族的最终存在。服从,是为了胜利,凯旋,才应是军人的最高荣誉和最终目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才能真正理解,‘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含义。我们只有理解军人这个称呼里包含的全部责任,才能做个优秀的军人。”

失去残酷战争环境,对上级命令的执行,更多是参杂了对上级个人印象的好恶。对天职的理解,自然也被打了折扣。

军魂、职业、命令、荣誉,…等等,副政委对这些大多数人已经麻木,从未深入想过问题的理解,让孙毅飞忽然感到自己的幼稚和无知,感到自己对一些问题的理解,过于肤浅,太多个人情感的东西左右了自己。甚至把敢于顶撞上级,当成个人炫耀的资本,竟习以为常。

内心的惭愧和自责,使孙毅飞对副政委的话听得更加专注。对副政委刚才反映出来的不快,也忘到了脑后。

“一个优秀军人,还有很多突出特点,不仅要有强烈的爱国主义,严明的纪律,全局意识和牺牲精神。还要像艺术家一样,在允许的条件下,充分发挥自己的丰富想象和聪明才智。机械执行命令,不是一个好军人,起码是不懂得战争规律。”

“生存博弈中,商人的资本是金钱,科学家的资本是知识,艺术家的资本是天分,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生存资本,都可以有多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军人所处的环境,是用人生只有一次的生命做资本。残酷战争中,每次面对敌人,注定在生与死,胜与败之间,只有一次选择机会。”

“战争,不仅仅是勇敢的比拼,实力的比拼,更是智慧的比拼。你死我活的战争游戏中,在稍纵即逝的机会面前,需要更多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整体和个体的平衡,是由最后能否取得胜利决定的。没有整体的胜利,个体发挥得再好,也失去意义。”

“许多经久不衰的东西,存在一定有他合乎逻辑的必然性。同样,被放弃的,且不论它是否正确,但一定是被前人验证过的。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需要深刻反思的东西。比如,我们都在讲突出政治,军人最该突出的政治是什么?----是爱国主义!离开这个最基本的基调,离雇佣军还差多远?还谈什么英雄主义?谈什么忠诚?我们唱军歌时,有一句歌词你是不是记得?‘背负着民族的希望’,其实讲的正是爱国主义。有多少人在唱的时候,会去真正想过歌词含义?军歌歌词唱到今天还在唱,基本没做改动,为什么?其实,越是人们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事,越是容易产生思维惰性被忽略,也越是值得我们思考。”

“……”

副政委是部队里为数不多的正牌大学生,他渊博的知识,对事物富有哲理深入浅出的分析,让孙毅飞暗暗佩服,同时也收益非浅。副政委讲的很多道理,在连队这个小天地里,算得上是真正的大道理。即使是自认为出生在北京,见多识广,对农村干部多少存在偏见的孙毅飞,也觉得耳目一新,不得不在心里俯首称臣,自叹差距巨大。

副政委用许多生动的比喻,把大道理通俗化,简单化,听起来更容易让人接受。使孙毅飞领悟到,一种能使自己聪明起来,一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思想方法。

两个多小时的谈话,涉及内容几乎包罗万象。许多以前在工作中,只是感觉正确的东西,孙毅飞好像找到理论上的依据。

工作组刚离开连队,副连长碰到孙毅飞,说:“你小子够厉害的!几句话,把团工作组都招来了,我看你是真的别想走了。”

“副连长,瞧你说的!哪是我招来的?工作组哪年不来?”孙毅飞嘴上说着,心里却在想副连长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