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第二卷 出击 第六十八章 血屠草仓村[五]改好了

冷眼望天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土肥原君,这王伟真就是我们国内忍道第一人,服部贤清的长子服部天一吗?”

“是的,武藤大将阁下……”

奉天城鬼子宪兵司令部……

“二十多年,四十岁的服部贤清为了修习忍道的最高境界——‘无为忍道’。他便带着他二十岁的大儿子服部天一,偷渡到了中国……”

“土原肥君,请等一等……”武藤信义不解的打断了土原肥:“他们修习忍道的最高境界,为什么要来远渡重洋偷渡到中国?”

“呵呵……武藤大将阁下,您是军人世家出身,当然对我们国家这神秘的忍道不太了解!那……您一定知道,我们日本忍道的开山鼻祖是谁吧?”

在日本,没有人不知道忍道开山鼻祖是谁的,除非他不是日本人!

“这个当然……”武藤信义点头道:“我们日本忍道的开山鼻祖,一直都是我们国家的神话人物——服部半藏,人称:‘鬼半藏’!传说……他领悟了忍道的最高境界,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呼风唤雨、驾电御雷。而且,他竟然活了三百多岁!不过……”武藤信义话锋一转:“这和服部贤清父子,偷渡到中国又有什么关系?”

“我的武藤大将阁下!他们之间有着莫大的关系……”土肥原一脸神秘道:“您知道这服部半藏究竟是什么人吗?”

“这……?”武藤信义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原本是中国人!”

“中国人?!”武藤信义震惊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国家唯一的神话人物服部半藏,竟还是个中国人!

“服部半藏就是中国人,他本姓秦。秦氏家族是在公元三世纪末、四世纪初时从中国的吴国(日本和服的传统称呼是“吴服”,正是取自秦氏家族出身的吴国)渡海定居东瀛的。之后,他又改了个我们日本的姓氏——服部。”土肥原贤二娓娓而谈。

“……他来到我们日本之时,我们当时已经有了忍者。不过,那只是一群被人培养出来的杀手而且。他们除了行踪神秘诡异之外,并无什么惊人之处。”

“那服部半藏刚来到日本,人生地不熟,为了养家糊口,他就凭着一身中国的高超武技,加入了杀手组织,成为了一名忍者……后来,他结合中国的道家学说和我们日本的忍术训练技术,创造出了真正的忍道!”

“他不但把我们的忍道发扬了光大,他自己更是修习到了忍道的最高境界——‘无为忍道’。”

“嗯……照你这么说,这服部半藏的嫡传后世子孙服部贤清父子,远渡中国修习忍道,也是有道理的!”

“武藤大将阁下,您英明!!”土肥原又不失时机的向武藤信义拍了一下。

“二十多年前,他们父子二人来到中国之后,四处寻访高人。不过,当时这些中国人已经对我们日本人,有了很深的介蒂。每一个中国人都不愿理会他们……后来,他们二人便凭着一身忍道功夫,做起了——贼!四处偷盗中国道学的书籍经卷,他们偷盗最多的地方就是中国的道观。”

“他们一边学习中国语言,一边研习书籍中的道家奥意。要知道……”土肥原顿了顿,又道:“要知道,我们日本的字体,几乎全部源于中国。虽然发音和念法不同,但含意是相同的。他们父子二人虽然不怎么会说中国话,但书籍上的中国字,他们是看得懂得!”

“早在中国的秦皇汉武时期,便有很多中国人远渡重洋,来到我们东瀛定居。我们日本的文字文化,几乎全部源自于中国。现在,中国人说我们日本人,是他们遗留下的‘杂种’,也不为过……”

“八噶!”武藤信义闻听,当即大怒:“土肥原君!‘杂种’是中国骂人的话。真正的杂种,是马和驴子交配之后,生下的骡子,骡子才叫‘杂种’!我们是人,不是骡子!更不是中国人遗留下的‘杂种’!你可以用你的大脑袋想一想……骡子的个头和马一样大,而驴子的个头十分的小!如果我们真是中国人遗留下的杂种,我们也应该像骡子一样!和马的个头一样大!但是……你看看我们……”

“嗨!”土肥原立刻站起身形,一个极为正规的日式立正军姿。他极为赞同武藤信义“马与骡子”“合理”的推理定论!

“武藤大将阁下!您十分的英明!!”

高大的马,与矮小的驴子,交配生下的“杂种”是骡子。骡子和马的个头是一样大的!而高大的中国人,和他们五短三粗的纯种东瀛人,结合也应该生出高大的日本人,但是他们仍旧是五短三粗。武藤信义以“马与骡子”断定,他们日本人不是我们中国人留下的杂种或是野种!

“‘杂种’的问题就不要再说了……为什么服部贤清早在十多年前便返回了我们的本地?而他的儿子服部天一为什么至今还留在中国?”

土肥原贤二不愧是日本关东军最高特务机关长!他竟然把服部父子在中国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

土肥原接着道:“他们父子在中国研习道学、苦修忍道十年,服部贤清终于初步领悟忍道,他为了印正自己的实力,便带着服部天一在中国四处寻找高手挑战。他们当时打死打伤中国高手四十余名,把中国武术界搅得鸡犬不宁。就在他们父子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之即,中国武术界出现了一个异人隐士。那隐士将他们父子二人打成重伤,两父子落荒分逃,就此分散……”

“后来,服部贤清竟被我们在中国的日本商人救下,服部贤清便随那商人一同返回了日本……服部贤清回到本土之后。为报答商人救命之恩。竟率领他剩余的八个儿子。和一千多名忍道弟子誓死追随商人。他的长子服部天一就此杳无音信。”

武藤信义闻听就是一震:“你说的那个商人?难道是……”

“不错!正是和我们作对的‘反战派’头目——犬养毅!”

日本国当时有“反战派”和“拥战派”两派。两派之间明争暗斗,双方都有一批神秘杀手,经常对两派的头目,进行暗杀活动。

日本四道中的剑道、拳道和柔道,都属于“拥战派”,唯独忍道被“反战派”所控制。

“这忍道首领服部贤清,也是个嗜杀成性之人,他也早就对中国的各种道学和武学垂涎三尺,而且他时时刻刻未忘记过,在中国的重伤之辱!不过,服部贤清碍于当年对犬养毅发下的重誓,才隐忍在“反战派”一方……武藤阁下,您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服部贤清失踪了十几年的大儿子,突然回到了日本,并且在中国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或者是留下了一生都难以治愈的残疾……”

“嘿嘿……哟西!!”武藤信义大悦:“那服部贤清一定会因为新仇旧恨,来中国复仇!只要忍道撤出‘反战派’,我们便不必整日担心会有忍者来刺杀我们!我们国内的局势,也将完全倾向我们‘拥战派’!‘反战派’那些人失去忍道的保护,他们便再也没有能力和我们对抗……我们全面侵华的宏伟计划,绝对可以提前!而且,那些忍道中的忍者,还能够为我们所用。我们可以依据《支那军队黑名单》上的部队名称和他们领袖的名字……我们可以让忍者把支那人的头领全部暗杀掉!到那个时候……”武藤信义此时说到得意之处,竟摇头晃脑:“中国有句古诗词:‘射人先射马,禽贼……”

“报告!”门外一声高喝,把正在洋洋得意的武藤信义,惊得咽了一口吐沫,那半句诗词,也和着吐沫吞下了肚子。

“进来!”武藤信义没好气道。

一名矮小的鬼子兵推门进入:“报告武藤大将,土肥原机关长。那王伟已经受伤。现在,有三名支那男人和一名支那女人,正在向王伟一起围攻!王伟已经支持不住……”

“已经支持不住?哈哈……”武藤和土肥原闻听,相视大笑。

那名鬼子兵被二人笑得一头雾水,他接着道:“那个支那女人非常的厉害,竟然一脚把土屋的一面土墙踢倒,把王伟踢出十几米远……”

[望天:下一章,明天晚上8点左右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