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你现在还想抵赖,那么多证人都说那天晚上看见你在地里偷瓜。”

嫌疑犯:“大人,冤枉啊!他们都是胡说。那天晚上根本没有月光,地里一片漆黑。那些人根本不可能看见我。”

法官:“真是这样的话,他们是在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