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一(风云卷南天) 第九十章:通关过卡

王大三 收藏 0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809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滇西南第一军分区派出参加联合营救行动的是由政委周洁和刘忠带领的分区特务连。


这个特务连是由原侦察分队的原班人马加上分区警卫连的部分人员组建而成的,战斗力和武器装备在一分区都是一流的。

全连人员一百四十一人,配备了两挺重机枪和四挺轻机枪,四十支冲锋枪,其余的步枪都是清一色的三八大盖儿。分区唯一的一门六零炮和十九发炮弹也配备给了他们,可谓是一分区精锐中的精锐了。

连长由原侦察分队队长廖天亮担任,特务连受分区司令部直属指挥。


这次出征三合,由分区副司令员刘忠亲自带队,分区政治委员周洁也随队指挥。

届时,刘忠会带着两个排潜入到三合懂城门外四公里外的一个预选高地打阻击,而周洁要带着另一个排和沈一鹏、余满囤的行动队以及王金虎的一个连进攻机场。

这么多部队在敌占区行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们先得经景德才能抵达三合城附近待命,因为要想直接通过头风镇的隘口是不行的,因为头风还驻扎着鬼子,一旦发现异常,马上会对张鸣九部采取措施,这对于正筹划反正事宜中的张鸣九将十分不利。

因此,在此之前必须和张鸣九进行秘密的磋商。


周洁让刘忠、廖天亮把部队由小路悄悄拉到了头风隘口附近,自己换上了便装,带着警卫员骑上马赶到了张鸣九的师部求见,以接洽放行的事。

张鸣九对周洁是一直充满了愧意,毕竟当时他已经答应了周洁把部队拉到安理反正到八路军来,后来却经不住王金虎的诱惑最终还是决定投奔国军第九集团军去了。要不是被调往三合的一个团暂时不易调出的话,张鸣九就要率领头风的这个团和驻高林的那个团正式起义了。


张鸣九见周洁到来,连忙把她让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对卫队长黄正荣道:“没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进我的办公室,明白吗?”

“是,明白了。”

黄正荣亲自守在了办公室门外。其实是防止鬼子的突然来访,也杜绝鬼子安插的眼线进行密报。


“周记者。”

以前周洁在《滇南时报》当记者的时候采访过张鸣九,因此他一时还改不过那时候的称谓。


张鸣九说:“你们过头风奔景德去,这是要去打三合吧?这风险很大啊,三合现在有鬼子两个联队近四千人那,光迫击炮和山炮就有四、五十门,九二式重机枪有六十多挺,歪把子有一百三十多挺。另外我的第三团也在三合,还有周大彬和高旺才的保安团也有二千人,加起来近万人了,你们就算全部的力量加上王司令的一千多人一起上也不过二千号人,根本不是三岛的对手啊。就算你们一时在某个局部能打胜了,完了以后也跑不出三合啊,万一人家把你们围上了想脱身非常之难。就我个人的意见,我还是劝你们另做考虑为好。”

张鸣九从人力和武器上很为周洁他们的行动担心,他真不希望八路军和国军的那点部队陷入三岛的包围里去。


“谢谢张师长,我们有我们的具体对策,不是去和鬼子硬拼去的,仅仅是能救出我们被俘的人就撤了,这些人都是女战俘。我们这次行动的目的并不是去攻打三合。”

周洁明确的说道,她对张鸣九在反正事宜上的反反复复不大满意,但她至少知道张鸣九还不象曹胜元那样对日本人死心塌地的,虽说他把反正的起点站立在了国民党方面,但终究还是不愿意做汉奸做到底,所以该利用软化的时候还是软化,该利用的地方还是尽量的利用。


张鸣九说:“周记者,我听说宫本和平田最近搞了个天网行动计划,是不是就是针对你们的营救行动而来的?我是没参加这个行动计划,鬼子也没让我知道,但我估摸着可能就是针对你们这次行动的,我看你们还是别大意了。”


周洁说:“这个计划我们也已经知道了,就是因为情况还不是很明了,所以才先在大锅山常云山那里探讨一下,然后再决定具体措施,我这次来拜访您,只是希望张师长行个方便让我们带来的部队通过头风的隘口进入大锅山。”

“这个不难办,你们来了多少人?”

“一个连的人,一百四十多人。”

周洁答道。

“那好,我马上安排我的卫队长黄正荣去隘口哨卡上值班,换下其他的人,你的部队晚上七点准时到达隘口直接过卡子。”


张鸣九打心眼里还是敬佩这样的抗日队伍,人数虽然少,武器也不那么完善,但真打起来没一个怕死的孬种。日本即便想打赢了他们不付出重大代价也是不可能的。

他感觉日本人想彻底去战胜这样的一支队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张鸣九更加坚定了及早反正的决心,要是等日本人彻底完蛋了再反正,那时候恐怕机会也就随之没了。


他特地嘱咐了黄正荣带上一批弹药送到隘口卡子上,等周洁的部队过卡的时候送给他们作为自己的支持。


晚上,过隘口的行动很顺利,黄正荣按照张鸣九的意思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并且把张鸣九赠送一分区的十箱手雷和一万发子弹也准备好了。

接到张鸣九奉上的弹药,刘忠不由的对周洁伸出了大拇指。

“小周政委,你真行,不仅让张鸣九送行过卡,还弄了这么些咱们最需要的宝贝来,这下足够宫本那小子好好喝上一壶的了。”

周洁说:“刘副司令员,我想只要是中国人,只要是肯为抗战出力的就是有良心的人,作为我们都该团结嘛,这也是我党抗日战争统一战线的宗旨啊。他张鸣九只要不把枪口对着抗日的队伍,就是我们的朋友,就是我们团结的对象。”


特务连顺利的过了头风,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朝七斗崖而去。

已经是春季了,轻轻的山风刮的格外的爽人心脾。

大队人来往上下爬两和多小时的上崖之路毫无必要,那样做重复劳动既浪费体力也没必要。

于是刘忠命令廖天亮带领战士们在七斗崖下宿营,他和周洁把马匹留下后,带着一个班的战士向崖上蹬去。


七斗崖原先就是刘忠搞“大锅山抗日独立支队”时的大本营,故地重游不仅是轻车熟路,也让他不禁的发出了感慨。

刘忠指着山上对周洁说:“小周政委,您瞧,那朦朦胧胧的崖上的老庙山洞原先就是我的司令部,可惜后来让王金虎那小子耍心眼夺了。多亏了苏亚鹃同志和张司令收留了我们,不然的话当时我们连容身之处都没了。”

刘忠指着的是崖口,在夜色里只能看见象巨人般耸立的山崖。


周洁带着笑说:“刘副司令员,以往的事过去就过去了。这王金虎虽说在手段上是卑鄙了点,但是咱们想想大锅山这么重要的地方,几乎是滇缅公路上的一个致命的软肋,还是由正规军把守着更有把握些,我这么说你不见气吧?”

“呵呵,不,不。不见气。现在我也想过来了,抗战时期要把个人的利益放在后面,国家的利益重于一切嘛。再说了。要不是发生了这个变故,没准儿七斗崖已经被鬼子占住了,那我刘忠不就成了民族的罪人了吗。说不定我到现在还是在哪儿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儿那,哪儿能成让老百姓拍手称赞的八路军指挥员那,还有,那里让我一下子就懂得了这么多的革命道理那。”

刘忠透着月色看着周洁那俊俏的脸庞说,他真的已经逐步的成熟了起来。


微风在山林间穿行着,把山路两边的松枝带动着摇摇曳曳,时尔发出轻而低沉的呼啸。

风儿时而把周洁军帽外半长的黑发卷起遮盖住她不算很大但明亮乌黑的眼睛,可以看到她鼻下唇线在笑起来或者说话时,随着嘴唇幽雅的一隐一显,显得格外性感,也格外的能引起人遐想。


刘忠开始在心里骂起自己,因为他只要多看周洁两眼,下身就控制不住的会产生膨胀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一直在压抑着的,他担心这种感觉也许有一天会使自己走向一个深渊里去,他尽力压制自己,但却有时候未必能压制下去。

他为自己感到了无形的羞愧,便用话来打起了岔。

“小周政委,你顺着我的手看崖上的那棵松树,那叫万年松。从它拐杖一样的垂直的地方朝上看,北斗七星和七斗崖的几块突出的石头都是一一对应着的。”


周洁停了一下脚步:“哎呀,还真是的,太神奇了,刘副司令,这是不是就是七斗崖名称的来历啊?”

“对,听老一辈的讲,就是这样的。俗话说:七斗崖,七斗崖,老鹰不过,山羊不爬。其实却不是这样的,其实山上动物很多,有野鹿,麂子,还有野猪,山鸡,不过也有狼和豹子,毒蛇也不少。小周记者你怕吗?”

刘忠又望了一眼周洁说。


“我才不怕那,我做记者外采的任务很多,常常是一个人背着照相机到处跑,要是怕这些还怎么出去啊。”

周洁拍了拍自己腰上的手枪微笑着说道。

“哦,对了,上次从思茅回小锅山的路上你正要讲你当记者时遇见危险的事那,结果被刘弘那畜生给搅合黄了,现在你说说吧。”


周洁想了想说:“呵呵,那些啊,其实很多外采记者都会或多或少的遇见危险,有人为的也有自然的,这很正常。”

刘忠说:“自然的我知道,就是遇见什么野兽啊,毒蛇毒虫之类的,你也一定遇见了不少吧。”

“那肯定啊,我要是再把这外采记者做下去的话,没准儿都成了半个生物学家了那。”


“那就说说你遇见到人为的危险吧,可以吗?”

“好啊,既然刘副司令想听,那我就说说。”

周洁放慢了一些脚步,边走边说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